这还不算,她说着紧紧搂住了我,不停地吻我,然后用炙热的话语催促我:“老公,要了我吧!”当然,比起话语更加炙热的是,是她的凝脂一般的娇躯。

    我几乎要傻眼了:“要了你?开什么国际玩笑?现在是什么处境?也许暗中不知道有多少敌人虎视眈眈呢?我可不想让他们免费观摩和欣赏!”

    胡薄荷呵呵笑道:“是你没有自信吗?”

    我哼了一声:“以我的本钱,我怕观战者自惭形秽而已!”

    “闹够了没有?”我推了推胡薄荷:“赶紧起来办正事!”

    可是胡薄荷的眼神已经迷离:“老公,难道我说的不是正事吗?”

    鱼水之乐,生儿育女,当然是正事,天经地义的正事。但是这种事情毕竟要分场合。毕竟这种事情没有人去广场上做。胡薄荷今天这是怎么了?难道是摔出毛病来了吗?

    可是不管我怎么好言相劝,胡薄荷却是更加疯狂了。事出反常必为妖,我看了看她迷离的眼神,是那种意乱情迷的样子,但是胡薄荷是什么人,我非常了解,别说如今她的族人还有父亲、妹妹生死未卜,就算是我们前几日刚刚相见,在洞房里洞房的时候,她也没有这样的饥渴,难道是有人暗算我们?可是为什么受到暗算的只有胡薄荷一人,而对我却没有任何影响呢?

    我一边和胡薄荷演着戏,一边不停地打量着我们所处的这个环境,只见这里好像是一个很大的书房,各类书籍应有尽有,而且书柜好像是用檀香木制成的。虽然没有点蜡烛,但是每一格书柜上,都镶嵌着一个夜明珠,熠熠生辉,就算是皇上的御书房也不过如此了。

    而在一个书柜的顶端,好象有东西一闪一闪的,自从得了五族灵力之后,我的眼力果然不错,竟然看到那是一支香,一支刚刚点燃不久的香,而我闻到的那种幽香,正是从那个方向传过来的。

    看书柜上那层厚厚的灰尘,这个地方应该是许多年没有人打扫了,可是谁又能在不久前点燃一支香呢?那么这个人只能是刚进来不久的大鲶鱼了。对,一定是这厮,想用这支奇怪的香来暗算我和胡薄荷。只不过我的体内有了五毒之力,所以这样的香对我没起任何作用而已。

    我又悄悄环视了一会儿,可是这里的书柜实在是太多了,谁知道大鲶鱼藏在什么地方呢?

    我想了想,还是引蛇出洞,将大鲶鱼一举拿下,方为上策。否则让这厮躲在暗处,谁知道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呢?毕竟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。

    可是大鲶鱼狡猾得很儿,想要引蛇出洞也并没有那么容易。这件事必须要胡薄荷配合才行,可是胡薄荷如今这个样子,一旦她到时候发了狂,假戏真做可就糟了。

    于是我悄悄地在怀里打开了红盒子,想把五种毒物放出来,给胡薄荷解毒。但想了一下觉得不妥,又把盒子关上了。毕竟五毒乃是天下至毒之物,由于我体内有五毒灵力,才没有中毒身亡,而胡薄荷能抵挡住这些吗?如果解了迷香,反而让她身中剧毒的话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终于想出来一个好法子。那就是用我的血来替她解迷香之毒。因为我已经被五毒咬过了数次,我的血液里肯定有了五毒的毒性,但是这种毒性又是经过改良的,应该没有什么危害性。

    于是,我咬破了自己的中指,然后塞进了胡薄荷嘴里。胡薄荷吮吸了几口,果然清醒过来,看到自己衣冠不整的样子,不由得嗔道:“李明,这个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想这个?听话呀,乖,等我们赶走了敌人,随便你怎么样都成。”

    我傻眼了,这分明是大鲶鱼做得好事,怎么到头来还是我背锅呀!

    我装出一副要和胡薄荷耳鬓厮磨的样子,然后在她耳边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。胡薄荷当时就恼了:“这个鸟人,竟然胆敢暗算本姑娘,这一次一定要把他引出来,剥皮抽筋不可!”

    于是,我和胡薄荷的动作就更加激烈了。毕竟刚刚我只是在逢场作戏,如今两个人演戏,当然要比一个人更加逼真了。

    随着剧情的不断深入,果然有人沉不住气了。我瞧见,就在第三个书柜后面,探出了一个脑袋,那么大的嘴,不是大鲶鱼还会有谁?这小子也是太机灵了,他把香放在第九个书柜上,而他本人却躲在第三个书柜后面。如果我刚刚没有沉住气,直扑第九个书柜的话,那么就打草惊蛇了。

    大鲶鱼一脸贪婪,嘴角流着口水,眼睛都直了,看来胡薄荷的杀伤力不是盖的。

    趁你病,要你命!如果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在就好了,我保证一击毙命。但是如今那个宝贝已经被胡力拿走了。我想了想去,也只能用无形之刀试一试了。可是距离有些远,我并没有十分的把握。

    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。我凝聚了全身的灵力,然后右手猛地一挥,一股无形之力飞了过去,目标就是大鲶鱼的大嘴,因为这个目标好认。

    无形之刀,快速如闪电。大鲶鱼猝不及防,挨了一记,应声而倒。我和胡薄荷一左一右飞了过去。没想到这厮见机得快,在我们赶到之前,爬起来就跑。等我们两个赶到的时候,留给我们的也只是两块鱼鳞片而已。

    虽说他受伤之后,步履有些蹒跚,但是这小子对地形熟悉,书房里又如同迷宫一样,所以我和胡薄荷距离他始终都有三丈距离,怎么也缩短不了。我好几次想故技重施,用无形之刀伤他,却都被他躲开了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大鲶鱼作为水族的人,之前应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才对。可是他竟然对这里非常熟悉,拐了几个弯之后,已经出了书房,来到一个甬道里。这小子一边跑还一边对着我和胡薄荷叫嚣:“李明,你还敢追我吗?你再追得的话,老子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”

    这厮说话的时候,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,看来体力已经接近了临界点。

    我大声喝道:“大鲶鱼,你跑不了的!想要活命的话,就乖乖带我们两个出去!”

    甬道也非常豪华,两边全是坚固的花岗岩,而每隔一米,都有一颗巨大的夜明珠,我们很快追出了好几十丈远,可是明明快要追上了,大鲶鱼猛地一转身,却突然消失不见了。看来这厮触动了机关,然后躲进了附近的屋子。

    在夜明珠的光亮下,我和胡薄荷在大鲶鱼消失的地方找了许久,却没有找到机关。只见这里四处光滑如镜,根本没有任何凹凹凸凸的地方,更别说什么缝隙了。

    胡薄荷作为狐族族长的掌上明珠,可以说是见多识广,此时也是忍不住赞叹:“想不到青丘狐族的总舵附近,还有这么一处所在,别的不说,仅仅是这里的夜明珠,拿到外边的话,价值已经无法估量了,更别说那些书柜和书籍了。可问题是,我们必须得尽快出去才行,否则的话,我们青丘狐族就要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我理解她的担心,谁能想到胡力的背后有这么巨大的财富呢?难怪他能把青丘集团经营的风生水起呢?在这么大的财富支持下,又有水族高手作为外力,再加上有心算无心,只怕胡笳等人是难以抵挡的。

    我也是没别的办法了,就聚集了所有的灵力,然后对着大鲶鱼消失的地方,忽地一击过去。这是虎族的虎爪,也是我第一次全力使出,威力果然非同小可,那么坚硬的花岗岩上,竟然被我抓出了一个好几寸深的指头印,但是并没有想象中的洞口出现。

    我几乎都有些泄气了。胡薄荷却是又惊又喜:“老公,我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,你再在这边猛地打一下试一试!”

    胡薄荷是不会逗我玩的,特别是这种时候。反正我身上别的没有,力气和灵力有的是。

    我使出了吃奶的劲儿,照着胡薄荷所说的地方,又是一记虎爪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刚刚那一招,我还能抓出几个指头印,而这一次却是没有一丝痕迹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,胡薄荷却让我使劲推那块墙壁。

    听老婆的话有前途,我又是使劲一推,天呐,那块花岗岩石壁竟然被我推动了,而且出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洞口。

    胡薄荷刚要进去,却被我拦住了,我担心大鲶鱼会躲在里面暗算,就用灵力神识扫视了一下,那边没什么危险,这才带着胡薄荷过去了。

    过了这个洞口之后,还是刚刚那种甬道,一眼望不到头的那种,可是根本看不到大鲶鱼的踪影,这小子不知道躲到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我看了胡薄荷一眼:“不管大鲶鱼了,他毕竟是个小角色,我们两个还是尽快找到出口才行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