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薄荷点了点头,我们两个就在甬道里往前狂奔。我觉得再远的路,也有走到尽头的时候。有时候,笨办法才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往前跑了大约一百多米,出现了一个三岔路口,不知道那一条才是通往外面的路。我和胡薄荷商量了一会儿,最后她让我随便选择一条路算了,反正我随时随地都有走狗屎运的可能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忽然听到左边这条路上好像有人咳了一声,虽然声音很小,但是甬道里太静了,所以我听得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大鲶鱼!我顿时笑了,之前我的无形之刀正好砍在他的喉咙上,这小子肯定忍得很难受,不过他能忍到现在才发出声来,已经够可以得了。

    我拉了胡薄荷一把,然后超大鲶鱼那边努了努嘴,胡薄荷明白了我的意思,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大鲶鱼虽然受了伤,但是还是有一战之力的,所以我抢先一步,让胡薄荷跟在我身后。

    和刚刚不同,这条岔路的路况并不好,脚下并不平整,忽高忽低的。仿佛是一个陀螺的形状,往地下旋转,到了后来竟然越来越窄,只容得下一个人通过了。大鲶鱼如果突施暗算的话,我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,看来只能是硬扛了。

    因此,我只能期望他没有发现我和胡薄荷追过来,所以尽可能的把脚步声尽量放轻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无论大鲶鱼放出多少暗器,都只能打到我,而伤不了我身后的胡薄荷一根汗毛。

    正走着走着,忽然,我感觉头顶轰轰隆隆一阵巨响传来,不用说,肯定是一块大石头滚下来了。

    大鲶鱼得意洋洋的声音,伴随着大石头滚动的声响,也远远传了过来:“李明,胡薄荷,大爷心肠好,就让你们做一对同命鸳鸯了。一起被压成肉泥,这样的话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是多少男女梦寐以求的事情呀。只是可惜了胡薄荷这个小娘皮,那么白嫩的皮肤,火辣的身材,就这么香消玉殒了!”

    生死攸关,我像钉子一样定在了地上,催动着浑身的灵力,然后沉声道:“老婆,我来当着这块石头,你有多远赶紧走多远!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胡薄荷不但没走,反而一把搂住了我的腰:“自从嫁给你的那一天起,我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。你如果死了,我岂能独活?”

    听着那块大石头越来越近,我有些急了:“老婆,你的族人如今生死不明,他们还等着你出去搭救他们呢?多想想你的父亲和如是妹子!”

    胡薄荷犹豫了一下,就在我以为她要改变主意的时候,她反而把我搂的更紧了:“我管不了那么多了,反正无论如何,我是不会丢下你逃走的!我们夫妻这一辈子生死与共!”

    有妻如此,夫复何求?

    我一咬牙,柔声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夫妇今天就齐心协力,与大鲶鱼一战!与大石头一战!”

    毕竟,我们这一次不是与大鲶鱼直接交手,而是和顺着斜坡滚下来的巨石一战!

    近了,越来越近了!只见这块大石头呈圆球状,少说也有四五百斤重,如果加上旋转的力量,绝非是人力所能抵挡的。

    我吐气扬声,一声大喝,一记虎爪抓向了那块大石头。置之死地而后生,反正我既不能躲闪,又不能借力打力,只有死扛这一条路可走了。

    胡薄荷和我心灵相通,把手掌往我的后背一按,把她的灵力都送到了我身上。

    哪怕是为了胡薄荷,我也得拼了。我一时间信心百倍,五族灵力蓬勃而出,这一记虎爪可以说是我这辈子发出的最厉害的招数。威力无比,竟然一下子把那块石头抓裂了。

    裂成了五块,等于是下落的力道一分为五,这样我和胡薄荷活命的机会就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但那块石头的确是太大了,虽说是一分为五,但是每一块的个头还是不小。说时迟那时快,眼看着那五块石头已经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我一左一右,两记虎爪击出,击碎了两块石头,与此同时,一头往前一撞,撞碎了一块石头,然后飞起一脚,又踢碎了一块。

    但是我还剩下的那一只脚却是再也没机会踢起来了。最后的那块石头,连带着那些无数的碎石子一股脑儿地打在我的胸膛上,我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。正好喷在正前方的墙壁上,是那样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胡薄荷大惊失色:“老公,你怎么样?伤的重不重?”

    我缓了一口气,顿时觉得体内灵力快速转动,只是在胸口受伤的地方停滞了一秒钟,便很快畅通无阻了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老婆,只管把心放进肚子里,我没事!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吗?”胡薄荷怎么能放心呢,要知道修炼者最怕的就是内伤了,而我刚刚吐了那么一大口血,明显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,怎么可能没事呢?

    甬道上方传来了大鲶鱼得意的笑声:“没事?李明,你以为你是金刚不坏之躯吗?我就不信了,被那么大的石头砸了一下,多么强大的冲击力,你会没事?不会是打肿脸充胖子的吧?”

    我懒得搭理这厮,只是回头吻了一下胡薄荷的额头:“老婆,我真的没事,因为我是个怪胎,不能用常理度之。”

    看我真的没事,胡薄荷破涕为笑了:“你还别说,你真的是个怪胎哟!”

    大鲶鱼在头顶坏笑道:“怪胎?你就是神胎和仙胎,老子也得把你砸成肉体凡胎!不过有这么一个仙女一般的老婆陪着你死,不得不说你小子运气不错!不如这样吧,李明,我给你一个机会,只要胡薄荷陪我一次,那么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两个人的小命,你看如何呢?”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回答,这小子有说话了:“女人嘛,就是那么回事,看开了都无所谓了。陪你是陪,陪我也是陪。又不是米面瓦罐,挖点少点!”

    我气得身体都颤抖了,如果这厮在我跟前的话,我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我刚要一口回绝,胡薄荷却是轻轻捅了我一下,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是:“老公,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反败为胜的机会吗?只要近了这厮的身,本姑娘有一千一万中手段,让他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“不!绝不!”这种时候,绝对不能认怂,否则的话,我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的。

    再者说,事情不会像胡薄荷想的那么简单,因为大鲶鱼并不是好对付的。他既然敢提出这个条件,那么就一定想好了万全之策。胡薄荷如果将计就计,万一落入他的圈套的话,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说了算!”说实话,我从来没有对胡薄荷这么粗暴过,但是作为一个男人,有时候该独断专行的时候,就该果断一些。毕竟,女人有时候看问题,要过于理想化一些。

    胡薄荷把脑袋贴在我的后背上,柔声说道:“老公,我听你的!”

    大鲶鱼哈哈大笑道:“我给你们两个机会,可是你们却抓不住呀!那就对不起了,就别怪我这一次不能怜香惜玉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又听到了撬动石头的声音,然后是大鲶鱼张狂的话音:“不好意思,李明,我知道你力气大,所以这一次为你准备了一块更大的石头。其实,他也没多大,只是刚才那块石头的两倍而已。”

    什么?两倍而已?大鲶鱼这厮真是说得轻巧!要知道石头从高处滚下来,力量成倍数激增,如果本身重量是刚刚那块石头两倍的话,那么滚下来的冲击力至少要五六倍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刚刚那块石头,我是拼尽了吃奶的力气,才堪堪挡的住,这一次又该如何抵挡呢?不管怎么说,肯定不能再用刚才的老办法了,那样只能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我并不是什么犟劲头,打不过就跑的道理我也懂,可是甬道这么长,我和胡薄荷如果往回走的话,也是必死无疑,因为我们跑得再快,也没有石头快,到了那时候死的更难看不说,还心有不甘,毕竟连最后一搏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还在这边琢磨呢,大鲶鱼在那边已经动手了,只听轰隆声又起,动静果然比刚才大了许多。可是这厮还觉得不过瘾:“李明,好事成双,你小子不是自诩力气大吗?那我就买一送你,在免费给你加上一块!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撬动石头的声音,紧接着又是一声响,这第三块石头的声势更大,而且后发而先至,竟然压在了第二块石头上,然后这两块石头一前一后,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我虽然有五族灵力,以及多种绝技在身,胡薄荷也并非是庸手,但是这两块大石头叠加上在一起,根本不是我们两个人所能抗拒的。

    胡薄荷硬是挤到了我的前面,望着我盈盈一笑:“老公,让我好好看看你,记得牢了,免得到了阴曹地府,找不到你,我就成了孤魂野鬼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