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前辈,晚辈两人冒昧到此,打扰了前辈清梦,还望海涵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能够出现在这里的,肯定是这所密道的主人,说不定就是传说中的狐狸王,所以就把姿态放的很低。

    可是床上的人没有走搭理我,我又问了几声,他还是没有任何反应,我大着胆子把手伸到了他的鼻子前面,却感觉不到一点呼吸。摸了摸他的脉门,也没有跳动的迹象,看来早就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人死为大,长者为尊,不管此人到底是谁,生前是善良或者奸恶,我既然碰上了,都应该拜上一拜。

    所以我就在床头跪倒,对着尸体拜了三拜。

    三个响头磕在地上之后,只听见呼呼啦啦的声响,我面前的地上突然裂开了,从里面托出一个铁盒子来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铁盒子,觉得用料非常熟悉,隔这么远,我都感觉到了一丝寒气。

    我靠,又是万年寒铁,据说这玩意非常珍贵,怎么在这地方,就像是不要钱似的,随处可见呢。

    这个铁盒子密封的非常严,只是在正中间有一个小孔,就像是钥匙孔似的。可是,如果说是钥匙孔的话,这么小的盒子,这个钥匙孔也未免太粗了些。

    我担心里面有什么机关,所以并没有轻举妄动。而是喊胡薄荷过来看一下,让她给我参谋参谋。

    女孩子到底心细如发,胡薄荷看了一会儿,突然说道:“老公,我怎么觉得这个钥匙孔,就像是一朵兰花呢?”

    “兰花?”我琢磨着这个信息,似乎想起来了什么,但就是想不起来,那种感觉就像是被谁蒙上了一层窗户纸,怎么也捅不破。

    胡薄荷看我皱着眉头的样子,就笑了笑,继续说道:“据说,这个兰花是狐狸王廷的标记,凡是出现兰花印记的地方,就代表着那是狐狸王廷的所在。”

    兰花印记?我心里的那个窗户纸被一下子捅破了,我扭头看了一下胡薄荷:“谢谢你,老婆!”

    难怪胡力把青丘集团的标记也设计为兰花呢,原来是为了纪念自己的先祖,更是为了完成狐狸王廷的复国大业。

    我猛地想起来,当初胡力教给我兰花烙印的事情,就把右手中指伸出来,用指头肚上的兰花图案,对着那个钥匙孔轻轻一点,只听哗啦一声,铁盒子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被狐狸王藏的这么严实,应该是个好东西才对。可是奇怪的是,铁盒子里竟然什么都没有,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难道是被人捷足先登了?是胡力还是大鲶鱼?

    不可能呀,看胡力当初的架势,他并不知道这里的密道,否则的话,他也不会把我和胡薄荷关在那间屋子里了,难道他就不担心,以我们两个的聪明才智,万一找到这条密道,然后脱落而出呢?

    至于大鲶鱼,这个神秘的家伙,对这条密道自然是特别的熟悉,可是他却不会兰花烙印啊。没有兰花烙印,是根本打不开这个铁盒子的。

    难道说,这个铁盒子里本来就什么东西也没有?不可能呀,狐狸王那是什么身份,没事做这种恶作剧意欲何为,难道是闲得蛋疼吗?

    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忽然听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:“小伙子,你能得到我狐狸王廷的兰花烙印,又能来到这里,面见老夫,就足以证明咱们两个有缘呀!”

    我抬头一看,只见半空之中,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,就那么站着,有一种说不出的霸气和潇洒。

    天呐,这不是刚刚躺在床上的那个人吗,难道他死而复生了?不会吧,我刚刚看得很仔细,既没有呼吸,又没有心跳,怎么可能死而复生呢?

    那个老人呵呵笑道:“其实我早就死了三百多年了,现在的我只是我生前留在铁盒子里的一道神识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还没有吭声,那边胡薄荷已经叫出声来了:“三百多年?这是怎么回事?狐狸王廷不是在一百多年前才覆灭的吗?”

    那个老人也有些惊讶:“什么?狐狸王廷已经在一百多面前覆灭了?小丫头,你给我仔细讲讲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胡薄荷就把狐狸王廷覆灭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,当那个老人听说到王庭后裔胡力勾结外族,如今正在攻打狐族总舵的时候,不由得摇头叹息道: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我这个后人还是执念太深。”

    原来,这一位老人乃是其中的一任狐狸王,因为要参悟一种狐狸王廷的至上功法,所以就把自己关进了密室之中,谁知道出了岔子,弥留之际,就把自己的一抹神识留在了铁盒子里,以供有缘者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那个在半空中的老人,虽然只是一抹神识,但是也会思考,也有喜怒哀乐,就像是他本人还活生生的一样。

    他长吁短叹了一阵,然后沉声道:“虽然说儿孙自有儿孙福,但是我怎么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后代毁了狐族,那么我狐狸王廷就是狐族的千古罪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扭头看了看我说:“小伙子,你人挺不错,体内灵力也还勉强能看,相逢即是有缘,你能答应我,出去替狐族消灾除难吗?”

    其实不用这位老狐狸王讲,这件事情也正是我要做的。于是我点了点头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前辈放心,我答应你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老狐狸王很开心: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既然答应了,还不过来拜师,传我衣钵,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拜师?我又是一愣,急忙说道:“承蒙错爱,晚辈感激不尽。不过好叫前辈的得知,我已经走了两个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嘛,哪有嫌多的道理?况且我相信你这样的人品,你师父也不会是不讲理的人,多我这样的一个师父,他们也不会说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晚辈名叫李明。”拜师就拜师,反正拜老狐狸王为师,肯定是有见面礼可拿的,这么好的事情,我还有什么可犹豫的,再者说老狐狸王又不是什么坏人,就算是受了他的衣钵,他也不可能让我去干坏事。

    于是,我乐呵呵地跪倒在地,又规规矩矩的磕了三个响头:“徒儿李明,拜见师尊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老狐狸王和颜悦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等我站起来之后,他突然让我伸出手指,亮出了自己的兰花图案,然后把自己的手指往上面一搭,我只觉得浑身上下一股热流,就像是翻腾的岩浆,奔流不息,瞬间已经流遍了我的奇经八脉。

    “不错,很好,有天赋!”老狐狸王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低头看了看,只见自己指头肚的兰花烙印已经完全消失了,这是怎么回事呢?要知道兰花烙印也是赖以自保的一门技艺,就这么消失了,我还真有些舍不得呢?

    老狐狸王哈哈大笑起来,“那一丁点的兰花烙印,消失了就消失了,有什么值得留恋的。况且,从现在开始,你浑身上下,已经全部拥有了兰花烙印的能力,如今你随便举手投足之间,就能发挥出兰花烙印的威力,而且比起之前,要强上十倍有余。”

    我又惊又喜,要知道兰花烙印强上十倍那是什么概念,而是还是浑身上下都是兰花烙印,有这么一个大杀器,我还怕什么水族的高手?

    我长身而起,顿时感觉体内灵力流转,宛如惊涛拍岸,一波还未平息,一波又来侵袭,无穷无尽,然而让人不爽的是,这么凶猛的的波涛,却偏偏被一条大坝给挡住了,根本无法做到一气贯通。我接连尝试了好几次,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老狐狸王本来苍白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笑容,他冲着我招了招手:“小子,到这边来,我有话要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我来到老狐狸王面前面前,施了一礼:“请师尊教诲。”

    老狐狸王的目光慈祥,让我想起了爷爷,他在弥留之际的眼神也是这样的。难道我和师尊仅仅说了这么几句话,他的神识就要消失了吗?

    “小子,记着遇到我的后辈子孙,就替我好好管教,免得他们走错了路。说起来,你也算是他们的长辈了!”

    老狐狸王说着,突然一掌拍向了我的头顶,我躲闪的念头刚在心底泛起,只觉得头顶百会穴里涌进了一股气势磅礴的激流。

    和胡力当初传给我的一样,是狐族灵力。但是又和胡力不同,甚至和胡薄荷、胡一刀他们都不一样,老狐狸王的灵力没有勇猛,也没有锐利,就放佛是一个看透人生的老人,在传授你社会经验一般。

    我突然明白了,这是老狐狸王要把自己的灵力渡给我,可是他的神识原本就是靠自身灵力撑着,如果把灵力全部给了我,那么他岂不是要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想要拒绝,可是根本无从反抗,我就像是一只被吹的气球,只觉得体内越来越膨胀。不过并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疼痛,而是觉得就像是猪八戒吃了人参果,全身上下几乎都爽到了汗毛眼里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