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随着时间的流逝,老狐狸王的身影也越来越淡,渐渐地快要看不见了。虽然说我们刚刚认识,但是我觉得他是个爽快人,为人处事非常对我的脾气,有这么一个师父陪在身边,那该有多好。况且他对我这么好,刚见面就把自己的所有全部给了我,可我根本来不及对他有一丝一毫的报答。

    我越想越伤心,到了后来,眼泪都忍不住出来了,流得满脸都是。可是我还在接收他渡过来的灵力,根本没有机会抬手去擦。

    忽然,老狐狸王长身而起,收回了他的手掌,哈哈大笑起来:“小子,你能为我流下泪水,也算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,我能寻着你这么一个传人,岂不是走了狗屎运?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为师这就去了,对付水族、保护狐族的重担就要落到你的肩上了。看在你那一脸泪水的份上,老夫就送你最后一件礼物,把我们狐狸王廷压箱底的东西依葫芦画瓢教给你!”

    话音声中,老狐狸王的一根指头往我额头上一点,我的脑海里顿时多了两样东西,吃了一套功法之外,还有一张地图,我用自己的神识看了看,原来是这个密道的地图,各种方位以及出口、入口都标的清清楚楚,有了这份地图,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会迷路了。

    最后,老狐狸王还给了我一枚青玉戒指,这个戒指一看就很气派,上面雕刻着那朵兰花很有仙气,更关键的是,这还是一枚纳戒,虽然没有海纳百川的功效,但是戒指之中,另有一个一百平米左右的小世界。我靠,这岂不是随身带着一个三室一厅的小仓库吗?

    我喜滋滋地把自己身上带的杂七杂八的东西,一股脑地放了进去,那么多的蒜条金,放进去之后,我竟然感觉不到一点分量,真的是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我正在这边兴奋呢,但是片刻之后,半空中的老狐狸王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,而躺在床上的老狐狸王的尸体,也在那一瞬间,变成了一具白骨。

    我跪倒在床头,又是一连磕了三个响头:“师父,你就放心吧。只要有我一口气在,狐族就不会有事。水族的人从哪儿来的,我就打发他们回到那儿去。如果他们不回去,那就埋骨在青丘吧,这么可是一个好地方,到处都是风水宝地。至于你的子孙胡力,说起来以前还是我的兄弟,我一定好好管教他,让他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问我,是否把老人家的尸骸带出去厚葬,我想了想,摇了摇头说道:“既然师父让老人家喜欢这里,那就让他永远留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我拔出柴刀,在地上挖了一个大坑,然后把老狐狸王的尸骨埋了进去,末了有拆了一条床腿,当作石碑立在墓前,上面用柴刀刻上了一行字:恩师老狐狸王之墓,不孝徒儿李明立。

    胡薄荷真的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,知道我心情不好,所以这段时间并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的陪着我在墓前跪着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我终于缓过神来,一跃而起道:“老婆,我们两个该出去会一会那些水族的人,我倒要看一看,他们有胆子来青丘撒野,到底有什么本事?是谁给他们的勇气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梁静茹了!”胡薄荷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,然后摇了摇头说道:“水族的人个个非同小可,听说他们有五大族长,万年龟,横行无忌蟹,大龙虾,三头蛟,两头蛇,本事一个赛一个的大,你虽然得了老狐狸王的全部灵力,但是要想胜过他们五个,并不容易。所以,你现在要尽快领悟依葫芦画瓢,这样才能够战而胜之。”

    “依葫芦画瓢?”我这才想起来,老狐狸王临走之前,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一套功法,据他说,好像是狐狸王廷压箱底的东西。但既然是压箱底的东西,想必威力非凡,只是这个名字听起来就不怎么高大上,明显落了下乘。毕竟依葫芦画瓢的东西,怎么着也胜不过人家本尊。

    听我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轻视,胡薄荷不由得做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:“老公,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。要知道依葫芦画瓢可是狐狸王廷最厉害的玩意,非王庭嫡系血脉不传,而且自从老狐狸王失踪之后,这玩意已经失传。否则的话,我父亲他们也根本赢不了以前的狐狸王。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胡薄荷不会忽悠我,但我还是半信半疑的问道:“真的有这么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要比你想象中还要厉害一百倍!”胡薄荷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据说,依葫芦画瓢最厉害之处就是,它不仅仅只会模仿,而是在模仿的基础上进行创新。比如说,我打你一掌,你照方抓药地打回来,虽然看上去一样,但是却要比我刚刚打你的那一章,要更加精妙,威力也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夸张?”听胡薄荷这么一说,我也有些心动了。这么说来,只要我学会了依葫芦画瓢,那么只要不碰上到神仙,那岂不是立于不败之地了。

    这下子,我也顾不得再和胡薄荷说话了,急忙用神识观看那个依葫芦画瓢的功法。我本来以为这玩意很难学,毕竟在一般人的认知里,越厉害的东西往往越难学。但是这个老狐狸王却是反其道而行之,我只是看了一眼,就学会了第一重:以其人之道还治彼身。

    把胡薄荷看得眉开眼笑:“老公,要不怎么说你李某人的脚下,遍地都是狗屎呢?你身上有了老狐狸王数百年的灵力,又有着狐狸王廷的标识兰花烙印,再学这个依葫芦画瓢,当然是事半功倍了。”

    被人夸的感觉本来就很爽,但是如果被自己的老婆,那感觉就更爽了。如果这个老婆还很漂亮,晚上在床上也不那么保守的话,那么就表明你的性福生活即将到来了。

    我正在想入非非的时候,胡薄荷却是话锋一转:“老公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依我看来,你仅仅学会第一重是不够的,起码得把第二重学会了。”

    一人乐不如众乐乐,况且我如今本事这么大,我老婆怎么着也得水涨船高吧。反正老狐狸王既然把依葫芦画瓢传给了我,那么就任由我做主了。所以,我把练功的法门告诉了胡薄荷,我们两个一起练。这在某种程度上,也可以叫做另类的夫妻同心、其利断金吧。

    第二重的名字更加有意思,叫做你给我一个芝麻、我还你一个西瓜。光听名字的意思,就说明第二重很厉害了。你想想看,当你和对手放对的时候,你用芝麻打你,你用西瓜砸他,谁比较惨一些呢?

    不过第二重要比较难学一些,我用了整整两个时辰,才总算是学会了。而胡薄荷也不差,在没有老狐狸王灵力和兰花烙印的加持上,这么短的时间,竟然也练成了第一重。

    我和胡薄荷商量了一下,就打算出去了。我本来以为有了地图之后,要出这个密道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没想到几个出口都被巨石封死了,不用说,肯定是大鲶鱼干的好事。不得不说这厮心细,担心我们没被石头砸死,所以想把我们困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厮大概不知道,虽然我们刚刚打过照面不久,但是李某人我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了。我就不信了,我得了老狐狸王数百年的灵力之后,还推不动这么一块石头。然后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我就算是多了数百年灵力,但毕竟还不是神仙。就算是神仙,能力也有大小,并不是所有的神仙都能排山倒海的。

    我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,可是不管我如何催动灵力,那块大石头就像是被焊死在那里一样,一动也不动。还是胡薄荷主意多,眼珠子转了几转说道:“老公,你用依葫芦画瓢的第二重,你给我一个芝麻、我还你一个西瓜试一试再说!”

    对呀,一一个西瓜是一个芝麻的多少倍,我就不信了,我的灵力再加上这么多倍之后,还推不开这块大石头?可是当我信心满满的再去推的时候,结果还是外甥打灯笼——照旧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老狐狸王教给我的东西,应该不会忽悠人吧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有一个聪明而漂亮的老婆跟在身边,就是好。一来呢,可以养眼,二来呢,可以帮你解决任何难题。都说有困难找警察,既然这里没有警察,那么我就只好有困难,找老婆了。

    老婆就是老婆,胡薄荷想了想说道:“老公,你先别急,我知道问题出现在什么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我连忙催她:“快说,快说,别卖关子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白了我一眼,继续说道:“依葫芦画瓢的第二重,是你给我一个芝麻,我还你一个西瓜。说起来对手得给你东西,朝你发力呀。他如果什么都不给你,你也没辙呀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