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呀,道理就是这么简单。可是大石头是死的,不会听,也不会说,更没有喜怒哀乐,我就算骂它一千一万句,它也不会恼羞成怒地朝我出手,这可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我曾经以为,自己得到了老狐狸王数百年的灵力,再加上学会了依葫芦画瓢之后,这天底下哪儿都可以去的了。在区区一个妖界更是可以横行无忌了,谁知道一块大石头就把我给打败了。

    于是,我一脸歉意的对胡薄荷说道:“老婆,都是老公不中用,连累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要知道你我可是夫妻,本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,况且严格说起来,应该是我连累你才对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嫣然一笑道:“老公,闲着反正也是闲着,我给你唱支歌吧。”

    这婆娘,心有多大,眼看都要困死在这里了,她还有心情唱歌?不过事情既然到了这步田地,总不能连唱歌的权利都给剥夺了吧。苦中作乐也是好的,我一脸苦涩地点了点头:“好,你唱,我听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没心没肺地坐到了我的身旁,开口唱了起来,我以为她要唱什么狐族的小曲什么滴,没想到她却唱了一首现实世界的老歌《海阔天空》。

    这首歌听过的人都知道,歌词积极向上,对未来充满了信心,更难得的是,胡薄荷的歌声大气磅礴,让我心头的烦恼一扫而光。忍不住说道:“老婆,你唱的真好听,我觉得那些知名的歌星也比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就知道哄我开心。你爱听的话,我就多唱几首。”胡薄荷说着,又唱了一首《明天会更好》。

    我明白她的良苦用心,只是歌中那些美好,真的会实现吗?我以前绝对是个乐观的人,那时候并没有什么本事,如今可以说是身怀绝技了,却没那么乐观了。

    不行,就算是不是为了自己,哪怕是为了胡薄荷和整个狐族,我们也得脱困而出。可是哪怕我绞尽脑汁,却想不出有效的法子,来挪开眼前那块巨石。

    人比人气死人,我这边都要急的焦头烂额了,胡薄荷却是微微一笑:“其实,大石头也会发火的,就看你如何去做了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明摆着说胡话吗,别以为你姓胡就可以说胡话,大石头怎么会发火呢?它又没成精,更不是神通广大的孙猴子。

    就算是传说里,也只是说精美的石头会唱歌,也没听说过石头会发火呀。我连忙伸手摸了摸胡薄荷的额头:“老婆,你没发烧吧?”

    “去,你才发烧了呢?想不到我胡薄荷这么聪明的女人,怎么找了你这么一个笨蛋瓜老公?”

    胡薄荷娇嗔着道:“把装*的竹筒给我两个,我就要让你看看,这块大石头如何发火?”

    “那好,那我就拭目以待了。”两口子过日子,其中一个脸皮一定要厚,这样的日子才有乐趣。

    我从纳戒里取出来两个大竹筒,连带着两根引线,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看我半信半疑的样子,胡薄荷懒得理我,只是冷哼一声,把两个大竹筒塞到了大石头地下,一边塞着一根。

    我不禁摇了摇头,这些*虽然说有些威力,但是这块石头太大了,想要把它炸开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胡薄荷点着了引线,然后和我躲到了一边,只听轰隆接连两声巨响,那块大石头只是晃了几下,飞出了一些石屑,完全没有伤着根本。

    刚刚胡薄荷牛逼吹得震天响,可是结果却难如人意,我担心他的脸上挂不住,连忙说道:“我纳戒里还有呢,要不这一次多用点儿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因为事情已经解决了。”胡薄荷笑语盈盈道:“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,不信的话,你再打这块石头一拳试试?”

    “试试就试试!”这一次我只是用了三分力道,但是那块大石头却晃动了好几下,这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看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,胡薄荷又笑了:“刚刚我用*已经炸坏了它的根基,根基不稳的话,它当然就站不住脚了。而且你可以利用它晃动的机会,施展依葫芦画瓢的第二重,他给你一个芝麻,你还他一个西瓜了。”

    听胡薄荷这么一解释,我总算是明白了,原来她说的石头会发火,原来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可是问题又来了,仅仅凭借着第二重他给你一个芝麻,你还他一个西瓜,对付这块巨石还是不成,毕竟石头晃动的力量太小了。

    我用神识看了一下脑海里依葫芦画瓢,发现他的第三重名字叫做,受人滴水之恩,理当涌泉相报。一滴水和涌泉相比,这种差距蛮大的,我如果学会了第三重,对大石头这种晃动的幅度加以利用的话,那么足可以挪开这块大石头了。

    依葫芦画瓢共分五重,这第三重承上启下,非常重要,却也十分难练。别看我十分轻松就练成了第一重和第二重,但是在这第三重上却是卡了壳。

    我反复默念着功法心决,催动着全身的灵力。忽然觉得左半边身子冰冷冰冷的,而右半边却是像着了火一样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怎么样啦?”可把胡薄荷吓坏了,过来想拉我,但还是忍耐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毕竟是狐族族长之女,见多识广,知道越是这种关键时候,就越不能打扰我。

    就这样僵持了小半个时辰,我忽然觉得本来堵塞的灵力一下子畅通了,左右阴阳交汇,身体顿时恢复了原样。

    我长身而起,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,大笑道:“老婆,你老公聪明吧,这么快就把第三重练成了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如释重负,捂着胸口叫道:“还贫呢,刚才差一点儿就把我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练成第一和第二重的时候,我就觉得这个依葫芦画瓢是一种巧夺天工的法门,如今练成了第三重,我更是感觉到了它的神奇。

    我本来适逢其会,体内就汇集了五族灵力,又经过豺族少主柴志军的阴阳二气打磨之后,越发的精纯。后来又被老狐狸王注入了数百年的灵力,体内就像一个巨大的*包,威力无比,但苦于没有引线,根本发挥不出来。而依葫芦画瓢就像是一条引线,使我体内的灵力可以收发自如了。也就是从这一刻起,我踏入了顶尖高手的行列。

    胡薄荷也是直摇头,据她说,依葫芦画瓢的第三重非常难练,就是狐狸王廷的嫡传血脉,练成者也是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而我之所以能成功,绝对是走了狗屎运了。

    这个我不否认,毕竟这世上能平白得到老狐狸王数百年灵力之人,只有我一个,能够在举手投足之间,释放兰花烙印之人,还是只有我一个。有了这么多的优势,我如果再练不成第三重的话,那还不如买一块豆腐,一头撞死算了。

    在现实世界里,有练拳不练功,到头一场空的说法。其实在妖界也差不多,一个人招数再巧妙,如果灵力不够的话,也是被虐的份儿,当然,胡一刀和虎一剑这种怪胎得另外算。

    所以说,我仅仅占了灵力深厚这一条,无论练什么,都可以事半功倍了。

    我又盘漆而坐,把第三重又巩固了一遍,只感觉全身上下的灵力没有一丝一毫不听我指挥的,可以说我意念一动,它们就跟着意念而动,收发自如。

    吃水不忘挖井人,我又到了老狐狸王的墓前,一连磕了三个响头:“师尊在上,徒儿李明承蒙厚爱,得到狐狸王廷的独门心法,诚惶诚恐。等徒儿脱险之后,一定尽力而为,救狐族上下于危难之中,请师尊在天之灵佑我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也跟着我磕了几个响头,虽然我听不清楚她在祷告着什么,但猜也能猜的出来。不在乎就是希望她的族人安然无恙罢了。

    我又一次站在了那块大石头前边,把手掌搭了上去,先是向前猛地一推,等大石头回荡之后的力道传来,然后依照刚才学会的依葫芦画瓢第三重,受人滴水之恩,理当涌泉相报,一发力,只听砰的一声,那么大的一块石头,竟然一下子被我震飞到了一旁,顿时,一个洞口出现了,我甚至可以看到外面的阳光。

    记得,我追赶大鲶鱼进密道的时候,还是黑夜,而如今只怕已经快到了第二天的午时了,想不到我和胡薄荷在密道里待了这么久,也没感觉到饿。

    也真是奇怪,本来还不感到饿的,有了这个想法之后,我和胡薄荷的肚子,就像是提前约定好的,争先恐后的叽哩咕噜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让咱们两个是夫妻呢?就连肚子饿也是一起。”我拍了拍胸口,大声说道:“老婆,稍稍忍耐一会儿,待会出去了,我请你吃大餐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?胡薄荷听话的点了点头,不得不说,她如今越来越有小女人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出了山洞,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倍感亲切,特别是那暖洋洋的太阳,照在身上,甭提多舒服了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