忽然我眉头一皱,失声道:“既然水族已经大举入侵,怎么四处没听见喊杀声,难道他们这么快就已经稳定局势了吗?”

    在密道里时间长了,猛地出来,在阳光照射之下,我的眼睛有些不适应,过了一会儿,才算看清了眼前的景致。

    只见此处乃是一座山脚,前面不远处就是青丘河了。只是本来清澈见底的河水,如今已经快要被染红了,河边横七竖八地躺着不少尸体,有许多是飞狐军的服饰,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人,应该就是水族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胡义,你醒醒!醒醒啊!”胡薄荷看其中一个飞狐军兵丁还有气,急忙把他抱在了怀里。可是他受伤颇重,胸前被开了一个大洞,不停的往外渗着血水,眼见是救不活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听到了胡薄荷的呼唤,那个胡义竟然神奇般睁开了眼睛:“统领大人,胡力是内奸,你快去……总舵……救……族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力,为了一己私利,而残杀同族同僚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胡薄荷本来多么冷静的一个人,此时此刻却抓狂了,从地上捡起一把刀来,然后发疯一般,往总舵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把她拦下来的,可是又一想,她如今心里悲愤异常,必须得让她发泄一下,要不非得憋出什么好歹不可,所以就不声不响地紧紧跟在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胡薄荷已经练成了依葫芦画瓢的第一重,灵力运转比起之前大有长进,更加上全力而为,那身形就如同闪电一般迅即。但是无论她再快,我都如闲庭信步,不被她拉开半步。

    一路上只见死尸遍地,死者大多都是狐族的人,毕竟水族有胡力做内应,有心算无心,自然是明显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这些死者大多都是胡薄荷的熟人,她见的死人越多,情绪越是控制不住,脚下越是快,恨不得插上翅膀,一下子就赶到狐族总舵去。

    我心里也是非常焦急,也不知道胡笳和胡如是,还有胡一刀、胡美丽他们怎么样了。这些人我不想让他们任何一个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,否则的话,胡力百死都赎其罪。

    我本来还想着如何教化胡力,毕竟他还不是一个坏的彻底的人,人性里还有些闪光的地方,别的不说,就是看在老狐狸王授艺之恩的份上,我都得留他一条性命,可是当看到这么多狐族的人,都为了胡力的一己私利而命丧黄泉的时候,我心里的怒气值已经到了顶点。这一次,胡力必须死,否则的话,这么多狐族的人岂不是白死了。

    胡薄荷拼进全力飞奔,当然不能持久,

    我们又跑了一程之后,她终于停了下来,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只见路边有几个飞狐军兵丁的尸体,已经被卸成了好几块,死状惨不忍睹,也不知道是被什么兵器伤的。

    奔跑了这么一阵,胡薄荷终于冷静下来了,她缓了缓,然后皱着眉头道:“这应该是横行无忌蟹的手笔,听说他的横行无忌腿端的是厉害,可以说是水族的大杀器,尤其是擅长群战。”

    水族的人越是残忍,我就越是担心胡笳他们几个的安危,抓着胡薄荷的胳膊就继续飞奔起来了。我希望自己哪怕是早赶到一秒,说不定就能挽救一条鲜活的生命。

    好在这个地方距离狐族总舵并不是太远,没多大一会儿,我们两个一前一后,已经到了总舵门口的大广场边。

    只见偌大的广场上,打斗之声不绝于耳,相当激烈。我稍稍把提着的心放了下去,连忙安慰胡薄荷道:“只要战争还没平息,那就说明父亲大人他们就没有生命之危。”

    想来也是,胡笳他们是整个狐族的主心骨,如果他们全部战死的话,那么在胡力的蛊惑下,只怕狐族的人都已经放弃抵抗了。

    我拉着胡薄荷穿过广场,来到了打斗之处,只见几个身穿飞狐军服饰的兵丁,正和一群虾头人杀的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本来飞狐军的神鸦火筒乃是杀敌的神器,只可惜他们碰上了水族的人,那么神鸦火筒就起不到一点作用了。如果遇到其他的对手,他们不可能败得这么惨。

    为首的黑子衣虾头人相当凶狠,粗着喉咙喊道:“这几个人伤了我们好几个兄弟,今天必须死!”

    “他们死定了!什么狐族飞狐军,在我们龙虾军眼里,那就是一盘菜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就是一盘菜,我们想怎么吃就怎么吃!”

    众龙虾军哄堂大笑着,忽然各自从背上抽出一把大钳子来,把那几个飞狐军兵丁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们手里的大钳子是如何打造的,担心你飞狐军兵丁的刀剑,只要被大钳子卡住,就会马上断为两节。

    本来他们之间的实力就有差距,毕竟龙虾军人多势众,那几个飞狐军兵丁,只不过是凭着一股血气之勇,在苦苦支撑而已,如今失了兵器,就更加不是对手了。

    黑衣虾头人把手一摆:“兄弟们,赶紧把他们这几个小角色料理了,然后去狐族总舵大厅与我们大龙虾族长汇合!”

    “收到!头儿,您就放心吧,倒数三个数,我们保证让这几个家伙变成尸体!”

    一个高大威猛的虾头人答应一声,然后倒提着大钳子,一步步走向了那几个飞狐军兵丁。

    大钳子擦着青石板地面,冒出了一连串的火星,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非常刺耳。

    我刚要动手,却被胡薄荷拦住了:“老公,这几个家伙还是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我点了点头,他们要杀的飞狐军兵丁,胡薄荷这个飞狐军统领正好可以及时出现,上演一出王者归来的好戏。

    可是,还没等胡薄荷出手,那个黑衣虾头人已经听到了动静,回头看了胡薄荷一眼,哈哈大笑道:“从哪儿冒出来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娘皮?真是上天有眼,知道老子好这一口,我先把话说开了,这个小娘皮是老子的人了,谁敢和我抢,老子就和他急眼!”

    黑衣虾头人说着,猛地一挥手,喝了声:“男的打翻,死活不论,对待美女可要温柔一些,如果你们敢伤了她一根汗毛,老子就和你们没完!”

    随着黑衣虾头人的一声令下,那一群虾头人不再进攻那几个飞狐军兵丁了,而是一窝蜂地涌到了胡薄荷身边。

    这个说:“小娘皮,你真的好美呀,敢问芳龄几何呀?一看相貌,就知道你和我们家统领大人,是天上一对,地成一双。”

    那个说:“所以呀,你要乖乖听话,有你吃香的喝辣的。如果不识相的话,哈哈,就有你苦头吃了。万一惹恼了我们统领大人,玩了你再把你赏给我们大伙,你到时候就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。因为我们整个龙虾军,就我们统领大人怜香惜玉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胡薄荷怒极反笑,但是美目中杀气陡现:“很巧,真的很巧,其实,我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统领,所以你们这些小角色还是滚到一边去,让你们那个劳什子的统领大人过来说话!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统领?不会是统领狐娘的吧?我看像!只有你有这个资格。”一个瘦里吧唧的虾头人嘴皮子挺溜:“哟呵,小娘皮,有性格,我喜欢。不过,你如今要做的事情,就是乖乖投降。这样的话,我们统领大人就会过来,好好招待你了。告诉你一个秘密,我们统领大人很棒的,尤其是那方面,真的很棒的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赤果果的调戏呀,我以为胡薄荷要大发雷霆呢,谁知道我还是低估了自己的老婆,她嫣然一笑,然后指了指我:“那位是我老公,你说你们的统领大人那方面很棒,你问问我老公答应不答应?”

    “他答应不答应,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?”瘦子吧唧了一下嘴:“其实,从我们统领大人看上你的那一刻起,你的老公已经是个死人了!”

    胡薄荷扑闪着一双大眼睛:“是吗?你吹牛吧,我老公挺能打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打?有我能打吗?”那个高大威猛的虾头人放弃了自己的对手,转身朝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瘦子哈哈大笑道:“小娘皮,有大牛招呼你老公,他不死都不成了!”

    胡薄荷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:“是吗?如果我说,先死的人是你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小娘皮,你真会开玩笑!这应该是我这辈子听到的,最好笑的玩笑……”

    瘦子的笑声未落,脑袋已经搬了家,只见胡薄荷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半截钢刀,上面沾染着鲜血,看来就是那个瘦子的。

    看着瘦子死不瞑目的样子,胡薄荷冷笑道:“我已经说过,我也是统领了,可你就是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,除了我之外,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,就连大牛也停住了脚步,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胡薄荷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几个飞狐军兵丁急忙走上前来拜见:“参加统领大人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