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薄荷将他们一个个搀了起来:“免礼,我来迟了,让兄弟们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黑衣虾头人一时间目瞪口呆起来:“你是飞狐军统领胡薄荷?”

    “你的眼睛还算是没瞎,本姑娘就是胡薄荷!”话音未落,胡薄荷刀出如风,眨眼之间,刚刚还在张狂的十几个龙虾军,已经做了她的刀下之鬼。

    这就是胡薄荷,不出手便罢,只要一出手,那是刀刀见血。更何况,这一路走来,狐族已经死了太多人了,以牙还牙,以血换血,才是妖界的生存法则。

    场中只剩下黑衣虾头人和那个挡在我面前的高大威猛大牛了。

    黑衣虾头人狞笑道:“你就算是胡薄荷又如何?不过是一个女流之辈而已,本大统领正好拿了你,送到我们大龙虾族长那里邀功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冷眼一瞟,看上去并么有把黑衣虾头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黑衣虾头人也从背上拔出了一把大钳子,人家到底是统领,待遇就是和那些小兵不一样,他的这把大钳子竟然是用黄金打造,看上去金光闪闪的。

    我在一旁笑了:“哟嗬,没想到你还是位大款,只是不知道你这把大钳子是不是中看不中用呢?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?”黑衣虾头人被激怒了:“我乃水族龙虾军统领皮皮虾,大龙虾是我的亲叔叔,而我手里这把黄金钳乃是水族至宝,能卡断世上任何兵器!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以为然:“是吗?再厉害的兵器也得会用呀,我老婆更不会傻乎乎的站在那儿等你来夹。”

    末了还招呼了一声胡薄荷:“老婆,这玩意不错,你就把人杀了,然后把黄金钳抢过来自己用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哈哈大笑道路:“知我者老公也,本姑娘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我们夫妻两个一唱一和的,把皮皮虾气的脸都青了,冲着大牛喝道:“你还傻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把那个鸟人给宰了,本统领今晚上要用他的脑袋当夜壶用!”

    我听出来了,这小子明显没有把我李某人放在眼里呀,以为这位大牛三下五除二就能把我给打发了。

    那位大牛也挺有意思,耍了两下大钳子,冲着我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小白脸,瞧你那弱不经风的样子,老子一钳子下去,就能把你的腰给夹断了。我如果是你,就自杀算了,这样还能够落一个全尸。”

    我懒得搭理他,脚下一晃,鬼魅般近了他的身,他还没反应过来,我的右手中指已经摁在了他的脑门上,大牛偌大的身躯,连吭都没吭一声,就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我哼了一声:“如你所愿,我就给你留一个全尸!”

    “兰花烙印!你是狐狸王廷的人!敢问和胡力王子如何称呼?”皮皮虾望着大牛脑门上的兰花烙印,惊叫了一声:“这位小哥是不是狐狸王廷的人,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,我们是胡力王子请来,帮助他恢复狐狸王廷的!”

    我冷冷哼了一声:“按照规律,胡力应该叫我祖爷爷,这厮不学好,把你们这些强盗招惹过来,无异于引狼入室。”

    我说的是真话,因为从老狐狸王那边算起来,胡力还真的得叫我一声祖爷爷。可是听到皮皮虾耳朵里,他并不相信,毕竟我的年纪看上去比胡力年轻多了。

    皮皮虾脸色一变,转身想溜,胡薄荷脚下一晃,却是挡在了他的身前:“杀了这么多飞狐军的人,你还是把命留下来吧!”

    皮皮虾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胡薄荷,色厉内荏道:“以多欺少,两个打一个,难道这就是你们狐族的一贯传统吗?”

    我耸了耸肩,一脸无辜的说道:“什么两个打一个?你们两个大统领交手,我这个无名小卒当然会在一旁看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皮皮虾又惊又喜: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当真!”胡薄荷冷声道:“出招吧,这一次,我要用你的黄金钳夹断你自己的脖子!”

    “胡吹大气!一对一,看我如何收拾你这个小娘皮!”话音声中,皮皮虾的黄金钳就像长了眼睛似的,闪电般夹向了胡薄荷的脖子,速度之快,力度之猛,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但是我一点也不紧张,胡薄荷作为狐族族长的爱女,修为本来就不弱,后来又和我一起被柴娟特训,反应速度更上一层楼,特别是这一次密道之行,她机缘巧合,学会了依葫芦画瓢的第一重,以其之道还治彼身,像对付皮皮虾这种二流货色,绝对是手拿把攥的事情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我所料,皮皮虾的黄金钳还没碰到胡薄荷的脖子,不知道怎么回事,却到了对方的手里。胡薄荷恨极了这厮,所以下手很干脆,说到做到,真的一钳子就夹断了皮皮虾的脖子。

    那几个飞狐军兵丁看自己的统领如此厉害,一个个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胡薄荷把黄金钳收了起来,然后问了问,知道水族的主力已经攻进了总舵大厅,而胡笳自己胡一刀等人都在大厅死守。

    “快去总舵大厅!”胡薄荷招呼了我一声,然后抢先一步,往总舵大门口飞奔而去。我担心她有失,急忙跟在身后,而那几个飞狐军兵丁身上都带着伤,他们几个就算是和我们一起进去,也帮不上什么大忙,所以胡薄荷就让他们几个找个隐蔽的地方,好好养伤去了。

    广场很大,但是我们两个的速度太快,转眼之间,已经到了总舵大门口了。

    我依稀记得,几天之前,我来这里的时候,还和当时的飞狐军统领起了冲突,被他撵得鸡飞狗跳,如果不是后来碰到我师父王涛自己胡美丽的话,我的小名说不定就没了。

    可是短短几天过去,已经是物是人非,当初的飞狐军统领已经死去,胡薄荷接替了他的位置,而且在大门口把守的,却换成了一大帮人头蟹腿人。

    刚刚碰到的那些虾头人已经够恐怖了,而这些人头蟹腿人看上去更加的诡异。只见他们除了一颗脑袋之外,全身上下和大螃蟹没有什么两样,特别是那两只大钳子和八条大长腿,锋利如刀,相信能够轻易刺穿人的身体,难怪在神鸦火筒失去作用之后,狐族最精锐的飞狐军会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站住!再不站住的话,我们就要放箭了!”

    那些人头蟹腿人警觉性很高,我和胡薄荷刚刚靠近门口,就被发现了。我瞅见有几个家伙已经在张弓搭箭了,这些怪物能够手脚并用的,如果放起箭来,还真是一件麻烦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有一个好老婆就是省心,就在我琢磨着该如何应付的时候,胡薄荷已经笑语盈盈地走了过去:“别放箭,千万别放箭,自己人!”

    那些人头蟹腿的家伙一看到胡薄荷这个大美女,眼睛都直了,有几个家伙口水都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个又高又大的人头蟹腿人叫了起来:“你们能不能有点出息呀,八辈子没见过美女呀,真是丢尽了我们横行无忌军的脸!以后出去别说是本统领手下的兵!我丢不起这个人!”

    “让你站住,听到了没有?”这厮看来是个统领,大摇大摆地走到了胡薄荷面前:“你谁呀,我怎么不认识呢?谁和你是自己人!”

    胡薄荷就是胡薄荷,这个聪明的女人,立即把皮球又踢了回去“我?你说我是谁?你一个小小的横行无忌军统领,竟然连我都不认识了吗?只怕你们的老大横行无忌蟹族长,见了我也不敢这么说话吧!”

    这一下有好戏看了,刚刚还牛逼哄哄的大螃蟹,顿时怂了下来,陪着笑脸说道:“你难道是美人鱼公主吗?”

    “恭喜你,你都学会抢答了。”胡薄荷笑了笑:“听说里面的大戏已经开场了,我想进去瞅瞅。”

    说着,胡薄荷指了指我:“这一位是我的侍卫,我们一块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大螃蟹点头如捣蒜:“既然是公主想看热闹,那就请便吧!”

    胡薄荷朝我摆了摆手:“愣什么愣?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公主,这就走!这就走!”我慌不跌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走了十几步,眼看着快要走进大门口了,身后却响起了大螃蟹的声音:“公主,听说你们美人鱼部落里,夜明珠随处可见,不知道公主能不能让小的开开眼界呢?”

    大螃蟹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,就是想要一个夜明珠做小费。可是胡薄荷身上并没有什么夜明珠,早知道这样的话,在密道里的时候,就弄几个夜明珠揣身上算了。

    我握紧了拳头,一看时机不对,就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没想到胡薄荷嫣然一笑:“不就是一颗夜明珠吗,对本公主来说,自然是小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说着,就像变戏法地掏出了一个夜明珠,递给了大螃蟹。

    大螃蟹接过夜明珠,连忙道谢:“多谢公主,多谢公主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点了点头,带着我屁颠屁颠地进了大门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