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瞅着后面没人了,就悄悄拉了她一把:“你什么时候,揣了一颗夜明珠在身上?”

    胡薄荷撇了撇嘴:“我们女人家的事情,用得着向你汇报吗?”

    我顿时无语了。刚刚因为走的匆忙,要不我也捎几颗夜明珠带身上了。随便弄上一颗到现实世界里,那还不拍出个天价。

    钱财虽然是身外之物,但是无论在妖界,还是在现实世界,它都在起着无与伦比的作用。就拿刚才的事情来说吧,如果不是送给了大螃蟹一颗夜明珠的话,那么我和胡薄荷就没这么容易,就通过横行无忌军的防线了。

    我的小心思当然瞒不过胡薄荷,她瞟了我一眼:“老公,你这种格局也未免太小了些。我如果是你,就把胡力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杀了,然后把水族的人赶出去,这样的话,密道里那么多宝贝,不都是咱们两口子的吗?”

    “有野心,不过我喜欢!”我郑重地点了点头,这倒不是奉承胡薄荷。而是我突然觉察到,自己的性格里有那些缺陷,比如说我就缺乏男人的那种进取心,有胡薄荷在身边时常敲打些,绝对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轻车熟路,又转过了两道回廊,只要再走个一百多米,就到了总舵大厅了。

    忽然,只听得两声呼啸,直奔我和胡薄荷的后心,我得了老狐狸王的数百年灵力之后,眼神很是厉害,隔这么老远,就瞧见那是两枚蛇头镖。

    我听胡薄荷说过,水族有五大族长,分别为万年龟、大龙虾、横行无忌蟹、两头蛇和三头蛟,这五人麾下都有自己的势力,互相之间并没有隶属关系。而这次暗算我们的,想必就是两头蛇的人。

    既然是敌人,就凭这种下作的行为,那我就不能跟他们客气,因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。

    我右手拉着胡薄荷,并没有停住脚步,而是左手轻轻一挥,虽然是轻描淡写,但是我已经用上了依葫芦画瓢。要知道它可是当面狐狸王廷压箱底的东西,可以说当面狐狸王廷能够和虎族分庭抗礼,就全靠着依葫芦画瓢,它的厉害之处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那两枚蛇头镖顿时毫无征兆地倒飞回去,忽然听到两声惨叫,回廊的屋檐上摔下来两个人来。均是人头蛇身,后心中镖,连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依葫芦画瓢第一重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就是这么拉风,想打我,那我举着双手欢迎,到头来就让你们死在自己最拿手的技艺之下。

    这时廊下突然钻出来一个人来,身材矮小,背上带着厚厚的龟甲,飞起一脚,正好踹在我的小肚子上。

    当时我正在沾沾自喜呢,没想到死了两个蛇头人之后,暗地里还藏着一个龟甲人,再加上这厮距离我很近,所以我根本来不及躲闪,至于依葫芦画瓢也没机会施展了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没事吧?”胡薄荷惊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笑话,我能有什么事?”我站着没动,那个龟甲人却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飞出去一丈多远,然后重重地撞在回廊柱子上,不但踹我的那条腿已经断了,而且七窍流血,想要活命,得等到下辈子了。

    其实,仔细琢磨之后,这也没啥好惊奇的,毕竟我身上拥有了老狐狸王的数百年灵力,一旦遇到外力袭击,会自动发出反击,那个龟甲人虽然实力不错,但在这数百年灵力面前,着实是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此处距离总舵大厅,仅仅只有一墙之隔了。忽然听到大厅那边传来闷哼之声,看来是有人受了伤,胡薄荷脸色一变,失声叫道:“不好,是父亲大人!”

    我急忙拉着她,到了大厅门口,只见那里密密麻麻地站着几十个龟甲人,闲得蛋疼的聊天。

    这个说:“我靠,为什么蛟人能够在大厅里面,而我们龟甲人只能站在门口守着呢?要知道我们族长可是水族里资格最老的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说:“兄弟,你还是太天真了。老资格算个屁呀!我们龟甲军虽然实力并不弱于惊蛟军,但是这个世界是以实力说话的,总得来说,我们族长要稍稍弱于三头蛟一筹。”

    还有一个*龟脑的家伙摇了摇头:“朝中有人好做官,三头蛟的亲戚没人能惹得起,所以其余四族都要给他几分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天真龟甲人问道:“三头蛟的亲戚是什么人?怎么谁都得给他面子?”

    “不敢说!不敢说!”*龟脑的家伙摇了摇头:“传说那一位神通广大,水族不管是谁,只要胆敢提到他的名字,他就会知道,而且会在眨眼之间宰掉多嘴多舌的那个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说我对*龟脑说的那个人也很好奇,但是如今我的岳父大人危在旦夕,我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去问胡薄荷,那样的话,纯粹是放着自在去找不自在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胡薄荷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老婆,要不咱们杀进去算了!”

    胡薄荷瞪了我一眼:“这么多龟甲人,一个个皮糙肉厚的,咱们两个杀的过来吗?就算是把他们杀光了,可是等咱们冲进大厅,只怕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吭声,知妻莫若夫,胡薄荷既然这么说,肯定有了更好的想法。

    果然,胡薄荷拉了拉我,然后下巴朝上面伸了伸:“这里的房梁是和大厅相连的,我们不如从上面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走上面好是好,可是也有风险,因为万一有一个龟甲军兵丁抬头发现了我们的话,那么我和胡薄荷就有变成活靶子的危险。但是大厅那边,我的岳父大人只怕是已经危在旦夕,所以冒些风险绝对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所以,我就痛痛快快地拍了板:“就走房梁。你知道的,我这个人一向有狗屎运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拉着胡薄荷轻轻一跳,就到了房梁上,然后我们就像过独木桥那样,施施然走了过去。我甚至都能看到脚下那些龟甲人丑恶的嘴脸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等我们进入大厅之后,我才发现有个龟甲人抬头看了看天,如果他提前一两秒钟的话,那我和胡薄荷就要暴露了。这便是常走狗屎运的妙处了。

    大厅之内和厅外那是两个世界,因为我知道,大厅里没有一个酒囊饭袋,所以我和胡薄荷尽量放轻了脚步,哪怕是一点点的灰尘,也不敢让其落下房梁来。

    前几天我在这个大厅里装逼的时候,觉得这个大厅也不是很大,如今站在房梁上,居高临下,才发现它要比想象中大多了。

    大厅内站满了人,东边、南边是水族的人,除了数百名蛟头人之外,最内圈渊渟岳持的站着五个人,仅仅凭借那种气势,我就知道那是一等一的高手,每一个拉出来,都不会在胡一刀之下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一个蛟头人,身材高大,长着三颗脑袋,看上起相当的凶猛,想必就是水族五大族长之一的三头蛟了。

    和三头蛟站在一起的是一个蛇头人身的家伙,奇怪的是它有两个脑袋,说话的时候,蛇眼扑闪着,长长的蛇信吐着,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良善之辈。

    正中间站着一个龟甲人,须发皆白,龟甲成绿色,上面长着长长厚厚的绿毛,想必就是以防御著称,水族的老资格万年龟了。

    紧挨着万年龟的是一个虾头人,身材比三头蛟还要高出一头,那长长的虾须都快顶上房梁了,幸亏我和胡薄荷离他的距离有些远,所以绝对有被其发现的风险。

    最边上站着一个人头蟹腿人,与其说是站着,不如说是趴着更合适,因为他一个人至少占了五个人的位置。总舵大门口的那个大螃蟹已经够大了,可是和这位一比,就成了小螃蟹娃了。不用说,这一位肯定是名字拉风,战斗力更是爆棚的横行无忌蟹了。

    胡薄荷的眉头皱了皱:“想不到水族的五大族长一下子全来了!”

    大厅西边站着百十号人,为首的正是胡力,他身旁的人大多穿着飞狐军的制服。按说人数已经不少了,不过和实力雄厚的水族一比,就立刻被比下去了。没办法,水族的这个阵容,只怕执妖界之牛耳的虎族都比不上,也难怪人家如此嚣张。

    可叹胡力聪明反被聪明误,连引狼入室的道理都不懂,看他这一次该如何收场。

    大厅最北边的人数不多,而且大多数人的身上都挂着彩,有十几个还躺在地上,这些人我大多都认识,有胡笳、胡如是、胡一刀、胡美丽、丑猫、飞天猫等等,甚至虎一剑和张山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按说他们的战斗力应该极强的,可是因为大多数人伤的不轻,所以给人一种不堪一击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时,只见横行无忌蟹越众而出,哈哈大笑道:“胡笳,听说你的胡笳十八拍很是了得,可是刚刚并没有用出来,未免令人遗憾。所以,择日不如撞日,今天我想领教一番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