横行无忌蟹话音刚落,只听胡如是冷笑一声:“怎么?水族的人都不要脸吗?你们是想用车轮战吗?刚刚两头蛇已经和父亲大人大战了一番,落了个两败俱伤,你怎么要乘人之危吗?”

    “青丘狐族看来真的是没人了,那些男的不敢应战,所以让你这个小娘皮出来,是不是要对我使什么美人计呀?”横行无忌蟹这一次笑得很猥琐:“再者说,乘人之危又怎么啦?这个世界就是谁的拳头大,谁说了算。而如今的青丘,可是我们水族说了算。小娘皮,你说话最好客气一点儿,否则的话,我就擒了你,然后我们一起找个地方好好叙叙,也让你领略一下什么叫做横行无忌!看你那样子,应该还未经人事吧,*的滋味我给你,免得就这么死了,也是人生一大憾事!”

    水族来的都是清一色的男人,横行无忌蟹的污言秽语引发了哄堂大笑,每个人都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望着胡如是。胡如是年纪尚小,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场合,一时间羞得面红耳赤,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横行无忌蟹,你休得猖狂,老夫还没死呢?你就这么羞辱我的女儿!”胡笳气得胡子直翘,挣扎着想要出来替自己的女儿讨回公道,可是他刚刚与两头蛇一战,看样子受伤不轻,还没站起来,就又倒了下去,嘴角已经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胡如是急忙扶住了他:“父亲大人,您不要生气,我没事的!”

    胡薄荷气得牙齿咯咯作响,紧紧握住了拳头,看样子随时都要跳下去殴打横行无忌蟹的可能。我急忙拦住了她:“老婆,有老公在呢,哪里轮得到你出手了?我向你保证,这个劳什子的横行无忌蟹死翘翘了!”

    胡薄荷咬牙切齿地说:“今天你不把这厮的八条腿都给拆下来,你就不是我胡薄荷的男人!”

    我立马把胸脯擂得震天响:“老婆,你就放心吧,这件事交给我了!”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我跳下去动手,大厅里已经有人说话了:“横行无忌蟹,我们青丘什么时候轮到你们狐族说了算啦,当初我们可是约定好的,你们出力帮我恢复狐狸王廷,而我付给你们蒜条金,怎么不会这么快变卦了吧?”

    我有些惊讶,没想到这个时候站出来的竟然是胡力。整个议事大厅内,也发出了此起彼伏的惊叹声,看来不仅仅是我,其他的人也都没有想到,胡力会在这个胜券在握的出来说话。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显然是没把胡力放在眼里:“胡力王子,你未免也太天真了一些!你以为我们水族欠你那一点儿蒜条金吗?我们看中的是青丘的花花世界,还有狐族那数不清的绝世美女,否则的话,我们是不会兴师动众倾巢而出的!”

    “狼子野心!更是痴心妄想!只要有我胡力在,你们就休想得逞!”胡力猛地一摆手:“飞狐军何在?神鸦火筒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只听得数十声呼喝,胡力身边的那些飞狐军兵丁齐刷刷地取下了背上的竹筒,对准了横行无忌蟹等人。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哈哈大笑道:“胡力王子,你大概忘了我们水族是玩水的,可是你却傻乎乎地想用火来对付我们,这不是脑残是什么?”

    胡力哼了一声:“谁是脑残谁知道,不过蟹族长,我可要提醒你,我这些神鸦火筒可是改良版的,我在其中参杂了人类世界的汽油等一系列易燃物品,一旦发射,不把目标烧成灰烬就不会熄灭,一般的水根本浇不灭!”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一愣:“原来你小子早就有了对付我们的心思!”

    胡力沉声道:“我们彼此彼此,如果不防着你们一点,那么我胡力这么多年也算是白混了!”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什么时候吃过这种瘪,不甘心的说道:“你……你吹牛,我就不信了,这个世界上还有水浇不灭的火,要知道三头蛟族长和他的飞蛟军个个都是玩水的高手!”

    三头蛟听了,也是不以为然道:“蟹兄弟说得对,我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我们飞蛟军浇不灭的火!”

    “不相信没关系,我们可以当场做个试验如何?”胡力看来早已经成竹在胸:“你们派出五名飞蛟军,我这边派出五个飞狐军,飞蛟对飞狐,我们就让事实证明一下,到底是你们飞蛟军的水厉害,还是我们飞狐军的火更胜一筹!”

    三头蛟不以为然道:“比就比,谁怕谁!可是水火无情,到时候丢了性命,可别怪我没提醒你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把大手一挥,有五个飞蛟军走到了场地中央,只听胡力一声令下,其余的飞狐军兵丁退了下去,只留下了五个。

    胡薄荷看飞狐军如此训练有素,不禁轻轻摇头道:“胡力真是个人才,只是走错了路!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其实我也很好奇,想看看胡力到底想怎么做。

    双方的对决结束的很快,那五个飞蛟军兵丁很快就被烧成了灰烬,他们的水在改良版的神鸦火筒面前,根本没起到一丝一毫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胡力,你大胆,竟然敢杀我们水族的人,你不要命了!”横行无忌蟹脸上挂不住了,跳出来色厉内荏的喝道。咋听上去,他还没把胡力放在眼里,其实已经很忌惮神鸦火筒了。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,按他的脾气,只怕早就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胡力丝毫不惧,针锋相对道:“愿赌服输,除非是你们输不起!”

    眼看着一场大规模的争斗就要爆发,这时候,万年龟乐呵呵的站了出来:“说起来,大家都是盟友,如今大事未成,就先窝里斗了起来,岂不是要让别人耻笑?如果我们斗一个两败俱伤的话,那么渔翁得利的就是胡笳族长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狡猾的老乌龟,一句话说到了正点上,横行无忌蟹心有不甘,却也无可奈何的说道:“好了,胡力王子,看在龟族长的面子上,我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了!”

    胡力却是不依不饶地说道:“那好!不过,你得先打自己两个嘴巴,向如是妹子道歉!”

    万年龟有些惊讶:“胡力王子,要知道胡笳的女儿如今可是你的对头,而我们才是你的盟友呀!你不会敌我不分了吧?”

    胡力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:“盟友还是对手先不谈,我现在要谈的,就是要替一个女孩子讨回公道,这是我作为一个男人的底线!”

    万年龟回头看了看横行无忌蟹,面有难色道:“胡力王子,你这样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了吧?”

    “强人所难,又吗?”胡力一字一句道:“以横行无忌蟹的身份和地位,刚刚对一个女孩子口出污言秽语的时候,就应该想到后果。这是他必须付出的代价!”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冷笑道:“胡力,你未免太自以为是了。你的神鸦火筒是厉害,但是恐怕伤不了我们五个,如果我们五大族长一起出手的话,你的飞狐军全军覆灭只怕是迟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不错,区区的神鸦火筒当然伤不了你们五大族长。”胡力说着,突然话锋一转,一指三头蛟身后的飞蛟军:“但是在飞狐军全军覆灭之前,肯定是要先拉着飞蛟军来陪葬的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胡力这一招非常厉害。因为水族内部并不是铁板一块,飞蛟军可是三头蛟赖以生存的资本,如果这一次全部搭上了,那么此消彼长,他在水族的话语权可就打折了,这可是三头蛟不愿意看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傻眼了,只是用眼一个劲儿地看万年龟。看样子,他有些害怕三头蛟,所以想让万年龟来解这个困局。

    万年龟捋了捋胡子,半晌才面有难色道:“胡力王子,你可是志在天下之人,而这些飞狐军是你的根本,如果这一次为了一个女人,而把他们全部搭上,值得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值得!”胡力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:“我们狐族可以流血,可以战死,但是任何人都不能冒犯我们狐族女人的尊严!蟹族长必须要向胡如是道歉,这件事情没得商量!”

    “这?”万年龟语塞了,悄声和横行无忌蟹商量了半天,也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,反正把横行无忌蟹给忽悠住了。

    这厮看样子是不要脸了,屁颠屁颠地走到了胡如是面前,先是扇了自己两个嘴巴子,然后说道:“如是姑娘,刚刚多有得罪,希望你能够大人不计小人过!”

    “算了!”胡如是把手一挥:“本姑娘就只当苍蝇嗡嗡了。”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闹了个没趣,灰溜溜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胡笳大声道:“胡力,纵然是你我等一会儿要大战一场,老夫还是要谢谢你,是你替我女儿讨回了公道,替我们狐族女人讨回了尊严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胡力心里是怎么想的,但是他的神情也有些黯然:“胡叔叔客气了,这是我应该做的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