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薄荷轻轻摇了摇头:“老公,你就瞧着吧,这只是万年龟的诡计而已,接下来他肯定要忽悠着,要让飞狐军对我父亲他们出手!就看胡力作何抉择了。不过我觉得,能为我妹子出头的人,怎么着也不可能再掉过头对她动刀吧?”

    事不关己,关己则乱。事关自己的至亲之人,胡薄荷已经完全失去了以前那种敏锐的判断力。

    我心中却是五味杂陈,但还是以肯定的语气说道:“胡力虽然犯了大错,但是并没有你想象里的那么傻。他现在也许后悔自己引狼入室了,所以他会极力弥补。纵然是弥补不了,我相信他也不会对岳父大人他们动手的!”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丢了面子,肯定是要找回来的,他对胡力一拱手道:“胡力王子,做大事者千万不能心软,你如今与胡笳已成死仇,你今日如果不杀他,等他养好了伤,就没有你的好日子过了。本族长愿意替胡力王子代劳,斩杀老贼胡笳!”

    胡力摆了摆手说道:“本王子与胡叔叔接下来是战是和,就不劳蟹族长费心了。根据本王子与你们水族之间的约定,你们已经圆满完成了任务,我非常感谢!”

    胡力说着一挥手,早有飞狐军兵丁抬上来好几大箱蒜条金。胡力笑道:“这是当初说好的酬金,请各位族长笑纳。”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笑了:“这么快就想打发我们走,没那么容易吗?”

    胡力脸色一变:“蟹族长,酬金我已经给你们了,你们不走又是为何呢?”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的表情很张狂:“小子,你未免也太天真了一些。你以为我们水族这一次几乎是倾巢而出,为的仅仅是这一点儿蒜条金吗?”

    胡力哼了一声:“那你们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握紧了拳头:“胡力,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我们在水里呆腻了,所以想要的是青丘的花花世界!”

    胡力怒极反笑:“简直是痴心妄想,你要问一问,我的飞狐军答应不答应?他们手里的神鸦火筒答不答应?”

    “胡力,痴心妄想的人是你吧!你以为就凭这么几根神鸦火筒,难道就想挡住我们水族占领青丘的脚步吗?”横行无忌蟹哈哈大笑起来:“龟甲军、飞蛟军、飞蛇军、龙虾军,还有我的横行无忌军,我们五支大军,好几千号人吗,你的神鸦火筒又能杀死几个?”

    胡力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宁为玉碎不为瓦全,杀死一个是一个,既然你们水族背信弃义,那么我们狐族就拼一个鱼死网破了!”

    霎那间,大厅内的形势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!胡笳、胡一刀等人尽管身上有伤,但还是挣扎着站了起来。整个狐族的生死存亡之际,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每个人都要站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,万年龟乐呵呵的插在了胡力和横行无忌蟹中间:“胡力王子,买卖不成仁义在,我们刚刚还在并肩作战,怎么这么快就要翻脸了呢?”

    胡力恨声道:“都说我们狐狸狡猾,但是和你这老龟比起来,差得远了。都怪我当时听信了你的蛊惑,这才犯下大错,如今是追悔莫及!所以少说废话,我们直接开打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胡力王子消消气!年轻人就是火气大!”万年龟笑道:“你想啊,我们水族这一次来了这么多人,又死伤不少,你仅仅给这么一点儿蒜条金好像有点少吧。我看不如这样,我们把青丘城一分为二,你我两家各占一半,从此以后井水不犯河水,胡力王子你看如何呢?”

    万年龟此言一出,胡笳急声道:“胡力,只要打退水族,老夫愿意把族长之位让给你来坐。但是青丘城乃是我们狐族的圣地,千万不能让出一半给水族呀。”

    胡一刀也沉声道:“胡力,你如果卖地求荣的话,只怕会留下千古骂名。等百年之后,看你怎么去见狐狸王廷的列祖列宗?”

    万年龟呵呵笑道:“胡笳族长,胡一刀长老,你们当然是不希望让出一半青丘城了,可是决定权如今在胡力王子手上,你们二位还是少说两句,有那功夫还是赶紧养伤吧。不过话说回来,养不养伤都无所谓了,反正等一会儿都得死!”

    这个万年龟难得硬气一回,看来他这也是看胡笳和胡一刀受了重伤,已经没有能力出手了,这才有些得意忘形了。

    万年龟话音刚落,胡力沉声道:“不错,青丘城乃是我们狐族的圣地,一寸土地都不可能让出去的,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!要战便战,不敢再战的话,就赶紧带着蒜条金离开吧!”

    胡薄荷点了点头道:“胡力这时候还算是一条汉子!”

    我默然了,因为我不知道等水族退了之后,如何去处置胡力。按照他刚才的表现,那绝对是没说的。可是那么多狐族人的鲜血,又不能白流。我如果不给他们讨回这个公道的话,心里实在难安。我想来想去,也没想到一个妥善解决的办法。这真是一件烦心事。不管了,还是等水族走了之后再说吧。

    万年龟看来也是没想到胡力的态度如此强硬,他和三头蛟、横行无忌蟹等人商量了一会儿,然后出声道:“胡力王子,经过刚才的一场大战,我们双方已经流了不少血。我们五大族长认为,不管是狐族还是我们水族,都不能再白白流血牺牲了。”

    胡力这个时候竟然还能笑得出来:“那好办,你们乖乖退出青丘城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让我们走了,好像并不妥吧!”万年龟说着,突然话锋一转:“我看不如这样,我们五大族长轮番出阵,你们狐族随便选人,我们单打独斗,连比五阵决出输赢,最终赢下三阵者为赢。如果你们狐族赢了,我们水族掉头就走,如果我们侥幸胜出的话,那么你们狐族就要让出一半青丘城给我们安家。”

    胡力摇了摇头:“不行!”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针锋相对道:“你说不行就不行呀,这是我们最后的底线了。不答应的话,那就开战吧。胡力王子你是个明白人,你应该清楚一场混战之后,你们狐族将在妖界除名,而我们水族也将元气大伤。所以说,五阵赌输赢才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胡力皱着眉头没有说话,胡笳站了起来:“好,咱们就五阵赌输赢,五局三胜!”

    “胡叔叔,万万不可!”胡力急忙阻拦,我知道他的想法。如果胡笳和胡一刀等人没受伤的话,那么还能与水族五大族长一战,可是如今胡族高手个个带伤,谁又能是五大族长的对手呢?

    胡笳轻叹一声:“这是没有办法之中的办法了,除非胡力你能想出更好的办法来。我们狐族这一次死伤严重,我作为一族之长,不能保的他们周全,实在是羞愧难当。所以,哪怕是拼上我这把老骨头,也得保住我们青丘狐族的火种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胡力大步流星走到了横行无忌蟹跟前:“此事由我而起,那么就让我来打头阵吧!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?”横行无忌蟹仰天长笑起来:“胡力王子,你做生意是一把好手,只怕无论是狐族还是水族,都没有那个人能比得上你,但是单挑吗,你只怕是差得远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把人看扁了!”胡力轻笑道:“到底行不行,只怕只有打过之后才知道!怎么?蟹族长,你不会是怕了吧?”

    胡薄荷看了我一眼:“老公,我担心胡力不是横行无忌蟹的对手,不如还是你出手吧。因为父亲大人他们身上都带着伤呢?”

    我轻轻叹了口气,然后摇了摇头:“这一阵胡力非打不可!这是胡力自己的选择。我很了解他,凡是他做出的决定,任何人都改变不了。哪怕是我下去了,也难以拦得住他!”

    胡薄荷也是叹了口气:“我明白了,他是想赎罪。胜败是小,可是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横行无忌蟹杀了啊!”

    “生死有命富贵在天,就像胡力刚才所说,他到底行不行,只有打过才知道。”我的声音更加低沉了:“难道我们连赎罪的机会都不给他吗?”

    别看我嘴上说的好听,其实我心里明白,以胡力的实力,想要胜过横行无忌蟹,只怕连一成的胜算都没有。胡力尽管犯了大错,可是他这个人却偏偏让人恨不起来。女孩子心软,再加上胡力刚刚替胡如是讨回了尊严。我这些话如果说给胡薄荷听了,他非得逼着我去替胡力出战不可。我又何必这样给自己找不自在呢?

    在我看来,作为一个男人,就要有所担当。既然犯了错,特别是这种无法弥补的大错,那么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。所谓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,那是对受害人的不尊重罢了。

    却说横行无忌蟹冷哼了一声:“胡力王子,既然你自己找死,那么这第一阵,就由我亲自来打发你上路算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