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当然看得出来,这个横行无忌蟹是个小肚鸡肠之人,又非常爱面子,刚刚胡力逼着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给胡如是道歉,让他失了面子,所以我估摸着,他一定会对胡力痛下杀手的。

    “光说不练假把式,蟹族长,你倒是请啊,你远来是客,所以我让你先出手!”胡力在现实世界呆久了,说起人类的俗语来,真是一套一套的,张嘴就来。

    “那好,既然是你自己找死,那本族长就只好勉为其难,送你上路了!”横行无忌蟹说打就打,挥动着两个大钳子,八条腿里最少有六条腿都参与进来了。一时之间,议事大厅内仿佛全是螃蟹腿。

    我看横行无忌蟹攻势相当凶猛,担心胡力有失,就拉着胡薄荷又往前走了十几米,几乎是站到了他们两个的头顶。由于我和胡薄荷是从房梁上进来的,特别是学了依葫芦画瓢之后,轻身功夫增强了许多。虽然大厅内高手众多,但是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人发现我们两个。

    我居高临下,观看两个人相斗,几乎是没有任何死角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承认,作为狐狸王廷的嫡系传人,胡力虽说没有学到依葫芦画瓢这门最高深的技能,但是兰花烙印却被他用的出神入化。尽管横行无忌蟹腿影如山,攻势如潮,但是短时间之内,还是伤不了他一根汗毛。

    要知道对伤兵满营的青丘狐族来说,五局三胜制的任何一局的胜负都非常关键,也都输不起,所以胡力将自身的实力简直是超常发挥了。而水族那边虽然兵强马壮,按说输一场也没什么大碍,但是横行无忌蟹一向自视甚高,怎么也不会允许自己输给一个后生晚辈。所以两个人越打越打出了火气,越打越快,仿佛走马灯似的乱转。

    在一旁观战的两头蛇心里有些不耐烦了,不由得高声道:“蟹兄,你到底行不行呢?是不是昨晚又干什么坏事了?怎么成了软脚蟹了,连一个区区的胡力都拿不下来?你不行的话,干脆认输算了,兄弟我马上给你找回场子!”

    我听的出来,这个两头蛇看来和横行无忌蟹不怎么对付,所以才出言挖苦他。

    “蛇老弟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你着什么急哟?哥哥我只是和胡力这小子好好玩一玩而已。”话虽然是这么说,但是霎那间,横行无忌蟹明显加强了攻势。看来是明显受到刺激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老蟹我陪你玩了这么久,也该结束了!”只见他大喝一声,腾空而起,八条长腿蹬向了胡力的下三路。

    “不见得吧!”胡力眉头一皱,双手祭出兰花烙印,十朵兰花陡然盛开,挡向了哪八条大长腿。

    没想到横行无忌蟹这一招是虚的,就在胡力已经出尽全力的时候,他的八条大长腿突然鬼魅般收了回去,然后一把大钳子闪电般夹向了胡力的脖子。他的大钳子足有一米多长,上面全是锋利的锯齿,如果真的夹上了,胡力的脑袋非的落地不可。

    其实就连我也没想到,看上去大大咧咧的横行无忌蟹,竟然用上了这么阴损的招数,所以当我看出来形势不对的时候,已经错过了救援的最佳时机。更何况,按照赌局的规则,在双方单打独斗的时候,是不允许第三者插手的,否则就会被视作投子认输。而在我的潜意识里,胡力应该不会这么着就输了。

    胡薄荷狠狠拧了我一下,我知道他的意思,是怪我眼睁睁看着胡力人头落地,我也没解释,一是时间上来不及,二来呢,我想让事实说话,这样要比我的解释更加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我的所料,就在横行无忌蟹的大钳子距离胡力的脖子只有几寸远的时候,胡力突然一张嘴,一个鸽蛋大小的珠子从他嘴里飞了出来,竟然挡住了横行无忌蟹的大钳子。

    这个珠子我认得,当初在河洛悦来大酒店,我和胡力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我最先看到的就是这颗珠子,后来还阴差阳错地帮了他,而他也投桃报李,把家传的兰花烙印传给了我。而在我此后的曲折人生里,兰花烙印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可以说,如果没有兰花烙印的话,我也许都死了好几回了。

    我想起往事,不由得感慨万千。那时候,我根本没有料到,我和胡力的关系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。我知道这颗珠子就是胡力的本命珠,也可以叫做内丹。它是每一个修行者最关键的存在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是不可能展露在外面的,因为本命珠一旦受到损害,那么珠子的主人的灵力就会严重受损,如果本命珠碎掉的话,那么珠子的主人甚至被打回原形,把数百年的苦练成果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因此,当胡力祭出本命珠的时候,大厅内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叹声,当然更多的是惋惜之声。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哈哈大笑道:“废材就是废材,竟然连自己的本命珠都祭出来了。但是这有用吗?胡力小子,你就算是祭出了本命珠,这一场赌局还得输,而且会输得更惨!”

    “罢了,老蟹我也不欺负小辈,就这一个大钳子就把你解决掉了!”在横行无忌蟹的狂笑声中,他的大钳子突然光芒四射,锋利的锯齿好像一下子长了一尺多,又是狠狠地夹向了胡力。看来他这一次是想把胡力的脖子和本命珠一起夹断。

    然而,让人大跌眼球的是,胡力的本命珠也泛出了月亮一般的光辉,竟然把横行无忌蟹的大钳子挡住了,任凭横行无忌蟹如何暴跳如雷,他的大钳子就是不能越过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时间僵持住了,没过多大一会儿,两个人的头顶都冒出了热气,雨滴一般的汗水竟然打湿了地面。就连我也没有料到,胡力竟然和横行无忌蟹比拼起了灵力。

    在妖界,对于修行者来说,比拼灵力是最凶险的事情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没有人胆敢这么做。可是如果较技的话,如果灵力不如对方的话,完全可以用招数和法宝来取胜,但是灵力比拼却惨不得任何虚假,行就是行,不行就是不行。

    谁都看得出来,横行无忌蟹比胡力多修炼了一百多年,灵力远在胡力之上,胡力选择与其比拼灵力,无疑是以其之短对敌之长,因此上,用不了多长时间,胡力一定会灯灭油枯而死。但是话说回来,刚刚胡力已经在生死边缘上走了一遭,他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可是任谁也没想到,胡力竟然又坚持了一盏茶时间,虽然他浑身上下都是汗水,但是本命珠的光华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弱。

    那边观战的双头蛇有沉不住气了:“老蟹,你到底行不行呀!区区一个胡力,你都耗费了这么久的时间,如果是胡笳这个老狐狸亲自出手的话,你只怕早就嗝屁了。”

    我以为两头蛇的热嘲冷讽会让横行无忌蟹暴怒,这样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,因为比拼灵力的时候,最忌讳的就是心神不宁了。没想到横行无忌蟹反而静下心来,一副不骄不躁的样子。这两个人宛如两尊石像,只是衣服和须发无风自动。

    我琢磨了一下,算是明白了。这样下去的话,胡力非得被他熬死不可。毕竟横行无忌蟹的灵力修为要比胡力深厚得多。怎么办呢?可是急切之间,我却想不出任何办法来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盏茶时间,胡力本命珠上面的光华突然开始减弱了,这分明是灵力难以为继的信号。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等得就是这样的时机,他大喝一声,体内灵力如潮水一般,连绵不断地通过大钳子,向胡力的本命珠发出攻击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我心头刚刚冒出这个字眼,只听啪啦一声,在横行无忌蟹的暴力攻击线之下,胡力的本命珠竟然被他的大钳子夹碎了,碎片散落了一地。胡力整个人倒飞出去好几丈远,最好背靠着柱子,才缓缓坐了下来,可是脸色苍白如纸,眼中、鼻子还有嘴里全部渗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“拿命来!”横行无忌蟹刚要赶尽杀绝,大厅内想起了胡笳的轻叹之声:“蟹族长手下留情,你赢就是赢了,何苦要伤人性命呢?”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哈哈大笑道:“老狐狸说的有理,胡力这小子愣是逞强,如今连本命珠都碎了,只怕等会儿就要现出原形了,这样一只狐狸,对我们水族来说,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。”

    胡力背靠着柱子,却是笑了起来:“不错,我是马上就要现出原形了。不过我们的赌局还没有结束,你并没有赢!”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:“我没有赢?哈哈,胡力,你这厮是不是晕了头了?竟然敢说我没有赢?那好,你站起来打我呀!难道青丘狐族的人就是这么输不起吗?你是不是非得逼着我当场杀了你呀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