横行无忌蟹迈开大步,一步步走向了胡力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就算是不提往日的情分,还有老狐狸王的授艺之恩,哪怕只是胡力刚才为青丘狐族血战到底的姿态,我都不能坐视不管!可是就在我准备出手的时候,变故又突然发生了!

    “你杀不了我!我说你没有赢,就是没有赢!”胡力说着,突然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,喷的好远好远,竟然喷到了刚刚散落一地的碎珠子上面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那些碎珠子沾上胡力的鲜血之后,突然弹地而起,飞向了横行无忌蟹。力道之迅猛,并不亚于强弩劲矢。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本来以为胜卷在握,胡力已经是待宰的羔羊,没想到他还会这一招,所以说根本没有躲避的可能,被那无数碎珠子打了个正着,只凭嘭嘭之声不绝于耳,那些碎珠子打在他身上,就像是爆炒豆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米粒之珠,也放光华?老蟹我刀枪不入,他们根本伤不了我一根汗毛!”不过横行无忌蟹的身上带着一层厚厚的防护甲,这点打击根本给他造不成任何的伤害,他大笑声中,抖了抖身子,想把那些碎珠子抖落。谁曾想那些碎珠子就像带着胶水似的,牢牢地黏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米粒之珠,光华依旧!”胡力又是一口鲜血喷出,只见黏在横行无忌蟹身上的那些碎珠子,又泛出了月色一样的光华,而且是越来越盛,到了最后随着砰地一声巨响,他们竟然爆了,在横行无忌蟹的身上爆了。

    万年龟失声叫道:“狐狸王廷的爆珠!外加虎族的隔空虎爪!没想到你小子竟然深藏不露?不过你想过后果没有?难道你不知道,使出了爆珠之后,你今后都不能再修炼了吗?”

    在万年龟的一连串问题之中,刚刚还在大言不惭的横行无忌蟹一声惨叫,倒在地上,当场断了三条腿和一只大钳子,前胸后背上更是被爆出了无数的伤口,虽然伤口不大,但是每一个都在往外流血。看样子是伤得不轻,连动都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修炼又算了什么呢?我只要赢,这是我欠青丘狐族的,所以哪怕是粉身碎骨,我也要还上,否则死也难安,无颜去见我狐狸王廷的列祖列宗!”胡力哈哈大笑道:“大螃蟹,你不是眼高于顶,自号横行无忌吗?那么请过来杀我呀!”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缓了这么久,才终于能说话了,但是相当虚弱:“胡力王子,我承认看低了你,这是我的错。但是我不能动,你就能动了吗?我的确杀不了你,但是你也杀不了我。这第一场赌斗我看就以平局结束了吧。不过很可惜,等一会儿你就要被打回原形,而且再也不能修炼,这就是说,你的寿命只剩下了短短一二十年,而且不能修炼,不能说话,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呢?而老蟹我调养个几个月之后,照样活蹦乱跳,照样能在你们青丘的地盘上,吃香的喝辣的,甚至可以天天晚上蹂躏你们狐族的女人,大丈夫不外如是!”

    胡力摇了摇头:“大螃蟹,你未免想得太美了一些!平局?呵呵,你竟然想要平局?可能吗?我胡力为青丘出战的第一局,怎么可能不赢呢?我不但要赢,而且要看着你死!”

    “你要我死?你有这个本事吗?”横行无忌蟹也晃了晃偌大的头颅:“你能站得起来吗?就算是你能站得起来,但是你能提得动刀吗?还想杀我,真的是满口胡言!”

    还没等胡力说话,胡薄荷已经惨然一笑,低声说道:“这一战胡力赢了,但是付出的代价太大了!不过能杀了水族的五大族长之一,他已经能够将功赎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杀得了横行无忌蟹吗?他拿什么杀?”我心如刀割,满脸都是泪水。早知道这样,哪怕是这一局早早认输了,我也不能让胡力收到这样的伤害?可是话说回来,这第一局如果输了的话,胡力就更加自责了。只怕到时候他也没脸再活着了。求仁得仁尚何语,对胡力来说,这也许是最好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胡薄荷轻声说道:“老公,你真是忘性大于记性。难道你忘了,当初胡力从你手里拿走了两样东西,除了虎族的虎爪之外,另外就是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了。有了它们,他就算坐着不动,也能要了横行无忌蟹的命!”

    我这才想起来,当初为了让胡力打开胡薄荷身上的万年寒铁锁链,我答应了他三个条件,除了虎爪以及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之外,我还欠他一件事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胡薄荷所料,胡力颤颤巍巍地从怀里拿出了碧玉虎弩,然后搭上了三支伤心小箭,对准了横行无忌蟹:“大螃蟹,你认识这个东西吗?我就算是坐着不动,照样能够杀了你,赢了这场赌局!”

    “弓弩?”横行无忌蟹笑了起来:“胡力,你未免太天真了,你以为就凭这小小的弓弩,就能杀得了我吗?”

    “横行无忌蟹!你看这个名字起得真适合你。都死到临头了,还是这么张狂?”胡力笑了:“一般的弓弩当然杀不了你!毕竟你虽然受到了重创,但是并没有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步,可是你知道吗,我手里拿的是虎族的至宝,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!”

    “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!”议事大厅里顿时惊呼声不断,包括张山和虎一剑在内,都没有想到这两样东西,竟然在胡力手里。

    因为这两样东西在妖界太有名了,称得上是无坚不摧。当然,如果横行无忌蟹没有受伤的话,也许可以在弩箭之下逃出生天,但是如今他已经遭受重创,在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之下,再也不可能生还了!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的脸色变了几变,最后竟然怂了:“胡力王子,胡力大爷,别杀我,我认输,我认输,你赢了还不成吗?求求你,别杀我!”

    这个人虽然一声好强,非常爱面子,但是在死亡面前,什么好强,什么面子,都被雨打风吹去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横行无忌蟹是怎么想的。他这一次虽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失了面子,但是只要养好了伤,照样可以呼风唤雨,谁又敢在他面前耻笑他呢?至于背后的言论,在自己的性命面前,就更加不值一提了。

    看胡力没有吭声,横行无忌蟹继续说道:“胡力大爷,只要你别杀我,要什么我都给你。蒜条金吗,要多少给多少!”

    “你必须死!我什么都不要,只要你的命!”胡力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你双手占满了狐族的鲜血,所以你必须要用鲜血来偿还!”

    万年龟急忙说道:“胡力王子,请手下留情。这一局我们认输就是了!”

    胡力瞪圆了眼睛:“认输就行了吗?除非你们现在就退出青丘!”

    “这?”万年龟看了看三头蛟和两头蛇等人,这样的大事,他一个人做不了主。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急忙道:“我们退出青丘,我们现在就退出青丘!”这厮为了活命,什么都不管不顾了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他的话音被两头蛇打断了:“老蟹,你怎么如此没骨气呢?不就是一死吗?有什么了不起的?做人要顾全大局,你总不能为了你自己,就让我们水族的拓展大吉付之东流吗?那样的话,惹怒了海龙王,死的就不是你一个人了!”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急了:“两头蛇,你说的是什么话?难道你们就忍心看着我死吗?至于海龙王那里,我会向他老人家解释的!”

    两头蛇呵呵笑道:“不用那么麻烦了。死了你一个,幸福千万家。这样岂不是更好吗?”

    这时候,很久没有吭声的三头蛟说话了:“老蟹呀,你放心的走吧,你家里的一切,自然有我们照顾。等我们拿下青丘城之后,自然会给你立牌位的!”

    三头蛟一说话,无疑是判了横行无忌蟹的死刑。本来还想为横行无忌蟹求情的万年龟和大龙虾都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横行无忌蟹愤愤不平道:“三头蛟,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,落井下石的东西!”

    胡力摇了摇头:“大螃蟹,不就是一死吗?有什么好怕的?你刚刚杀戮我们狐族的人的时候,想到过他们的感受吗?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,你就行行好,放过我吧!”横行无忌蟹的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你必须死!”话音声中,胡力摁了一下,三支伤心小箭闪电而出,飞向了横行无忌蟹。

    结局没有任何意外,横行无忌蟹被三支小箭穿心而过,连叫也没来得及叫一声,就躺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处在下狗的胡力竟然击杀了横行无忌蟹。

    兔死狐悲,这一次万年龟的声音里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洋洋得意,而是有些木落落的感觉:“第一局,你们狐族赢。第二局,我们水族由两头蛇族长出战,你们狐族谁来迎战呢?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