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打满算,狐族这边唯一能够出战的人,就是灵力已经大打折扣的胡笳了。虽然看上去他已经伤的不轻,但是好歹还能行动。不像胡一刀和虎一剑等人,连动都动不了啦,至于胡美丽和胡如是两个姑娘家家的,伤倒是不重,但是以她们的修为,实在是不够看。

    的确,她们都说狐族的后起之秀,在狐族年轻一代里,也是出类拔萃的存在,但是那要看和谁比。

    和胡薄荷相比,她们只是稍逊一筹罢了,但是和实力强劲的水族五大族长相比,那就要被甩下十八条街了。说句不好听的,她们之中的任何一个,到了双头蛇面前,只怕是连一招都递不出去。

    我看了胡薄荷一眼,她点了点头,是到了李某人出马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我吭声,只听一个声音说道:“我,胡力,愿意代表狐族应战双头蛇族长!”

    胡力,又是胡力,你如今就剩下最后一口气了,竟然还敢逞能?

    双头蛇笑了:“胡力,你虽然手里拿着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,但是伤不了我老蛇。可以说,赢一个手无缚鸡之力,即将现出原形的狐狸,实在是胜之不武,所以你们狐族还是换个人出战吧!”

    胡力还要再说,胡如是已经扑了过来,一把堵住了他的嘴:“胡力大哥,你别说话好吗?我真的不想让你现出原形!”

    胡如是那么坚强的一个姑娘,竟然满脸都是泪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哭什么?我们狐族向来都是流血不流泪。”胡力艰难的抬起手,替胡如是拭去了脸上的泪水,然后坚定地说道:“好妹子,我罪孽深重,你就让我战斗到最后一刻吧!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!”胡如是拼命地摇着头。

    我看的出来,这个小妮子似乎对胡力有好感,只不过胡力这一次勾结水族进攻狐族总舵,让她很不理解。

    不过刚刚胡力不惜一切代价,坚持让横行无忌蟹给她道歉,看样子她从心底里已经原谅了胡力。只不过众目睽睽之下,她不好意思站出来而已。可如今胡力朝不保夕,她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胡薄荷轻轻叹了口气:“没想到如是情窦初开,却喜欢上了胡力。今后有她受得了。”

    我倒是没说话,但是心底里已经有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这边胡如是还在劝说胡力,那边的双头蛇已经不耐烦了:“我们的时间宝贵的很儿,没功夫在这儿看你们卿卿我我,或者是生离死别,你们决定好了没?到底是哪一个出战?老蛇我已经手痒难耐了!不过话说回来,其实你们无论是谁出战,结果都是一个样子,那就是输!”

    双头蛇话音刚落,三头蛟已经拍起了手:“兄弟,够嚣张,够霸气,我喜欢!”

    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:“癞皮蛇,你真是欠打,信不信小爷我分分钟打得你叫爷爷!”

    双头蛇勃然大怒:“谁?是谁?敢来趟这趟浑水?”

    那边的三头蛟还有胡笳,都把目光扫向了房梁上。

    三头蛟的笑声非常刺耳是:“哦,原来是两个年轻人,不错,竟然能瞒的过我老蛟的耳目,狐族真的是藏龙卧虎呀!”

    胡笳的声音也随之传来:“薄荷,李明,你们怎么来了?两个傻孩子,你们应该躲得远远的,何苦要来陪着我们一起送死呢?”

    我拉着胡薄荷从房梁上一跃而下,然后对着胡笳深深施了一礼:“岳父大人,您们都在这里,我和薄荷又怎么能够独善其身呢?就算是同赴黄泉,大家一路上好歹有个照应不是?”

    我的话音未落,胡一刀浑厚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:“李明,我胡一刀的徒弟,可不能那么没出息,你既然来了,那就代表狐族出战吧。而且一定要赢,否则小心我将你逐出师门哟!”

    “您是师父,您老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了。”我笑着上前见礼,看丑猫就坐在胡一刀身旁,神情委顿,好像见了我连声招呼都懒得打了,这可与他昔日的秉性完全不符呀。

    我急忙问道:“大哥,您怎么样?伤的重不重?”

    丑猫摇了摇头:“死不了。我们兄弟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,三弟,这一次你一定要替大哥把面子找补回来!”

    我使劲点了点头:“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了!”

    至于胡美丽和飞天猫,我并没有出声打招呼,而是用眼神交流了一下,然后走到了胡力身旁,没有说话,只是一个劲儿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胡力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你这个臭小子,怎么我脸上有花是不?”

    胡力毕竟是胡力,到了这种田地,竟然还能笑得出来,还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我反而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花倒没有!我只是想看一看,你到底有没有做我妹夫的潜力。”

    胡力的俊脸红了一下,随之绷紧了:“你小子别乱说话会死呀,我和如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还没说完,已经被胡如是打断了,这丫头胆挺大的,走上前来一把挽住了胡力的臂弯:“姐夫,我亲自选的人,难道还会有错吗?除非你是在怪异妹子的眼光!”

    我回头望了一眼胡薄荷,连忙说道:“你们姐妹情深,我敢吗?”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胡如是竟然在这种时候把话挑明了。要知道胡力过不来多久就会变回原形,而且这辈子再也不能修行,这也就是说,他的寿命只剩下短短十几二十年,胡如是这么做,需要多么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胡笳咳凑了一声,看样子是想阻拦,但后来还是什么话都没说,等于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胡力是那种挺爽快的性格,这种时候,居然也没推辞,只是刮了一下胡如是的鼻子,笑道:“这辈子能找到你这么一个红颜知己,我就算死,也算是值得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胡力朝我招了招手:“李明,能过来一下吗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走到了胡力面前,然后蹲了下去,只见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,而手腕上已经长出了长长的毛发,看样子,很快就会变回原形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修成人形是妖界修行者的标杆,为了这一天,他们不知道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罪,被打回原形,就意味一切要重新再来。而且最关键的是,胡力爆了本命珠之后,已经失去了重新再来的权利。

    我吧唧了一下嘴,觉得心里非常不好受,想说些什么,来安慰一下眼前这个人,但是却突然发现,所有的词汇在这一刻都是那么苍白。因此,我除了“谢谢”这个词语之外,就说不出别的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?”胡力笑了:“我把你和大小姐关了起来,你应该恨我才对,为什么要谢我呢?”

    是啊,我为什么要谢胡力呢?他拼着性命不要,来维护青丘狐族,那是他在赎罪而已。他之前逼着实力高超的横行无忌蟹给胡如是道歉,也是他应该做的,因为他们彼此都看对方比较顺眼。所有这些,轮着我出来说着一声谢谢吗?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?反正就是要谢谢你!”其实连我自己,也找不到为什么要谢谢他的答案,但我还是说出声来了,而且我还觉得自己做的没错。也许是因为,胡力在骨子里还不失为一个男人吧。

    “能得到你的一声谢谢,是我今天除了如是之外的,第二个收获。”

    胡力的笑容很好看,甚至比现实世界里,那些影视剧里的小鲜肉,英俊多了。这也难怪,狐族向来出美女和帅哥,别的不说,唐朝武则天的外甥贺兰敏之,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胡力说着,突然话锋一转:“我记得你还欠我一个条件呢,不知道还作数不作数?”

    “当然作数!无论你让我做什么事,不管我能不能做到,都一定会尽力而为!”

    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自己答应过的事情,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反悔的。

    我以为胡力是想让我帮他恢复人形,这种事情肯定有难度,之前也很少有人做到过,但是我想到狐狸王廷的密道里有那么多的藏书,说不定会有这方面的记载呢。别的不说,就凭胡如是是我小姨子的份上,我也不能不答应啊!

    然而,胡力再一次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,他一脸郑重的望着我:“兄弟,答应我,接下来我们还得赢两局,就全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!”我点了点头,却又问道:“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情交给我去做呢?要知道我虽然学会了胡家刀法,但之前的实力,好像并不能打赢水族五大族长这样的绝顶高手呀!”

    胡力的智慧看来并不在胡薄荷之下,我的遭遇竟然被他准确的预料到了:“我们狐狸王廷有传言,说是那一处住宅天大的秘密,可是只能是有缘者才能找得到。兄弟你既然能够从万年寒铁所制的铁栅栏中脱困而出,应该是得到了我们狐狸王廷的传承,这样的你如果还打不赢水族五大族长的话,那就不是我胡某人一直看中的兄弟了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