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很老套,但我不得不感叹了一句:“知我者,胡力也!”

    胡力此人自然是天资聪慧,料事如神,但是未免太过执拗,将家族的利益置于狐族之上,从而铸成大错。

    幸好他当机立断,及时与水族决裂,还在弱势的情况下,击杀了水族的重要人物横行无忌蟹,这才得到了胡如是等人的谅解。但自己也落了个如此下场。

    我望着胡如是的泪眼,和胡力逐渐长出毛发的身子,顿时心里有了决定,只等把水族赶出青丘,我一定会再回到密道,找出一个让胡力恢复人形的法子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被晾在一旁很久的双头蛇,已经等的不耐烦了:“我说你们狐族,怎么办事这么磨叽呢?到底是谁前来送死,决定了没有啊!”

    我心里正憋着一肚子火呢,正好拿双头蛇出气:“双头蛇,好好活着不行吗?既然你活的不耐烦了,那小爷我就送你一程!”

    双头蛇哈哈大笑起来:“狐族什么时候出来这么一个疯子,竟然敢对老蛇这样说话?你问问你们族长,他敢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族长之所以对你不出恶言,那是他有修养,不和你一般见识而已!”

    我捏了一下鼻子,冷声道:“但小爷我就不痛了,因为我喜欢痛打癞皮蛇!”

    这时,万年龟凑到了双头蛇耳边,低声说了几句,双头蛇冷笑道:“我当是谁的的裤裆没拉紧,把你给露出来了呢?原来你就是那个凡人李明,就是你战胜了豺族少主柴志军?”

    “如假包换。你是不是怕了?怕了话就跪下来给小爷磕上三个响头,那么还可以活着离开青丘!”

    对双头蛇这种人,绝对不能客气,所以我很少见的张狂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?一个借着女人上位的家伙?希望你的手底下能像你嘴巴一样犀利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双头蛇真是一个高手,到了这种时刻,竟然很反常的冷静下来,然后气定神闲朝我招了招手:“你进招吧,我让你先出手!”

    此人绝对是个劲敌,别看我看上去似乎对他不屑一顾,其实身上的所有神经已经绷紧了。毕竟,这是我从密道出来之后的第一战,而且关系着狐族的生死存亡,所以我不但要赢,而且还要赢得漂亮。这样才能打击一下水族的嚣张气焰。

    我正要往双头蛇那边走,却被胡力叫住了:“兄弟,水族五大族长每一个都非同小可,而这个双头蛇的实力更是在横行无忌蟹之上,据说他的两颗蛇头,左边那颗蛇头能喷火,是那种能够溶金化银的海底赤焰,而右边那颗蛇头能够喷出寒冰,能把人冻成冰块,万年不化,所以说你一定要小心啊!”

    胡力说着把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高高举了起来:“兄弟,千万不能近他的身,拿上这个,用远程攻击,这样才能有机可乘。”

    我摆了摆手:“胡力大哥,这东西我既然已经送给了你,岂有再收回来的道理。你只管放心好了!”

    我说着压低了声音,说了句:“胡力大哥应该听说过依葫芦画瓢吧,不管是以其人之道还之彼身,还是他给我一个芝麻、我还他一个西瓜,或者是受人滴水之恩、应当涌泉相报,都够那条癞皮蛇喝上一壶了。”

    “依葫芦画瓢!”胡力又惊又喜,眼神里焕发出了异样的神采:“也只有兄弟这样福缘深厚之人,才能够得到我们老祖宗的眷顾。真是苍天有眼,天不灭我青丘狐族呀!”

    胡力作为狐狸王廷的嫡系传人,当然听说过依葫芦画瓢的厉害。

    我拍了拍胡力的肩膀:“大哥只管放心,等我赶走了水族这些强盗,一定想办法让你恢复人形,否则的话,我那个小姨子是饶不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兄弟了。”尽管此时此刻,胡力的脸上已经长出了毛发,但是却仍然在笑,因为现在他对我已经走了百分之一百的信心。

    根据狐狸王廷记载,凡是身怀依葫芦画瓢的修行者,与人争斗从来还没有失败过。虽然说这一次的对手很强,但我得了老狐狸王的数百年灵力,就更加没有理由失败了。

    双头蛇看了胡力一眼:“没想到我们还是小瞧了你,你竟然把我的底细都打听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胡力淡淡一笑:“有钱能使鬼推磨,再者说,你们水族也不是铁板一块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整个人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纯白色的狐狸,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,那一双眼睛就像是宝石似的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胡如是死死抱着他,无论胡薄荷怎么劝说,她也不肯松手,嘴里不停地说着同一句话:“无论胡力大哥变成什么样子,我都不会撇下他不管不顾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也许就是天底下最美最纯的爱情了,相信如果胡薄荷有一天变回了原形,我对她也会是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我感慨着,一步步走向了双头蛇,心里不爽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双头蛇不知死活的东西,这个时候还来撩拨我:“小子,你找一件兵器吧,蛇爷从来都不用兵器的,但是你就不同了。如果让你赤手空拳的话,只怕是我站着让你打,你都伤不了我一根汗毛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胡吹大气!那不如你就站着让我打一拳试一试,如果伤不了你一根汗毛的话,就算我输怎么样?”话一说完,我觉得有些不对头,因为双头蛇的身上真的没有汗毛,只有鳞片,厚厚的鳞片,就像是上好的盔甲一样,相信就是一般的刀剑,也伤不了他分毫。

    于是我在双头蛇没有答话之前,连忙纠正了自己的错误:“其实,你身上根本就没有汗毛。我看不如这样,你站在那儿让我打一拳,如果我打不掉你三片鳞片的话,就算我输怎么样?”

    蛇类往往都是狡猾的,双头蛇更是狡猾无比,他看了看我的拳头,然后转了转眼睛说道:“你这个提议很好,但是你只能望我长有鳞片的地方打一拳。如果你打不落,就算你们狐族输了第二阵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这样,咱们就一言为定了!”我煞有介事的看了看自己的拳头:“拳头呀拳头,说句心里话,你的个头小了些,如果像一把大铁锤那么大的话,一定能够轻而易举地打下三片鳞片来。”

    双头蛇哈哈大笑道:“就算你的拳头长成了大铁锤,又能怎么样呢?想当初我和万年龟打赌,他的手下有一个龟力士,双膀一晃足有千斤之力,而且善使一柄大铁锤,重达八百斤。我站着没动,让那龟力士打了我三锤,最后你猜怎么样,蛇爷我毫发未伤。最后,万年龟不得不输给了我一百颗珍珠。”

    双头蛇话音刚落,万年龟就接腔了:“是有这么回事,老龟我一想起来这事儿,就觉得肉疼,那一百颗珍珠每一颗都有龙眼大小,是我攒了好几百年的棺材本呀。”

    我哎呀一声:“我说万年龟,你怎么不早说呢?早知道这样的话,我就不立下这个一拳之约了。”

    万年龟呵呵笑道:“小家伙说话蛮有意思,可是你又没问我,怎么会赖在我身上呢?常言道,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百胜。就像我,就知道你是狐族族长的女婿,曾经一战击败豺族少主柴志军,这一次又在赌石大会上大出风头,而你却连双头蛇族长刀枪不入的事情都不知道,这又能怪得了谁呢?”

    我故意哭丧着一张脸对双头蛇说道:“我说蛇族长,刚才的约定能不能作废呀,你好歹也是前辈,不能这么算计我一个后生晚辈吧!”

    双头蛇晃着两个脑袋,得意洋洋道:“小子,泼出去的水能收的回来吗?这个赌约是你自找的,怨不得我!你要么打我一拳,然后认输,或者直接认输,就这么两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,岂不是我输定了?”我挠了挠头,带着一脸的无辜。

    狐族那边,响起了接二连三的叹息声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叹息声中,一个声音格外响亮:“我相信李明,他肯定不会输的!”这是胡美丽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我兄弟,在他的字典中,从来就没有失败这两个字!”这是丑猫的声音。

    胡一刀和胡笳虽然没说话,但是我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到了信任。而胡薄荷则像没听见这边的热闹似的,还在苦口婆心地劝着胡如是。最牵挂的我的人是她,最了解我的人也是她,所以说她并不会担心我。

    狐族这边的反应更是让双头蛇放松了警惕:“小子,别说我没提醒你呀,我身上的鳞片并不简单,你一拳打上去,伤到了手可就不好了。我如果是你的话,早就认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的是,你不是我。再者说,我如果像你这样长这两颗脑袋,还有一身赖皮的话,我老婆早就不让我进门了。”

    我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好看的弧线:“癞皮蛇,你准备好了没有,小爷我要出拳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