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既然是你自己找不自在,那就随便你了。”双头蛇完全被我迷惑了,彻底放松了警惕,随随便便往那儿一站,然后指着自己身上的鳞片说道:“只要你长鳞片的地方,你随便打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这话可是你说的,等会儿可千万别后悔,或者是哭鼻子哟!”我像风车一般抡起了胳膊,一轮就是几十圈。这是乡下孩子打架的时候,惯用的招数。当初这一招我也没少用,那时候,我们想当然的认为,这样出拳才会有力。后来等到长大了,我才知道,这样出拳只是看着拉风而已,其实消耗了力气,只是中看不中用而已。

    看着我这样操作,狐族那边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动静,但是大多数人的眼神都非常不自在。而水族这边的观战者都发出了哄堂大笑:

    “这个李明是不是脑瓜子不灵光呀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呀,如果他的脑瓜子不灵光的话,貌美如花的胡大小姐怎么会看上他呢?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人家那方面厉害呢?再说姑娘家都爱俏,这小子长得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那方面能够厉害到那里去,不过是银样蜡枪头而已,我只是没那个机会,如果胡大小姐给我一亲芳泽的机会,那么如今我就成了狐族族长的乘龙快婿了!”

    “就你这样,还是等下辈子吧!不过,你猜一下,这小子还打算轮几圈,你说他的胳膊酸不酸呀?”

    “这一会儿功夫,都轮了上百圈了,肯定酸了,你们说到时候他一拳打在蛇爷身上,咱们蛇爷会不会笑出声来呀!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吗,咱们蛇爷最喜欢英俊的小伙子了,你说他会不会看上这个家伙了。哈哈,如果说,狐族族长的女婿成了我们蛇爷的玩物,那青丘狐族那还有脸在妖界混下去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水族的人议论纷纷,我听的明明白白,双头蛇当然也听得清清楚楚,他突然冲着暧昧地笑了笑:“小子,说真格的,你有没有兴趣跟着蛇爷我混呀。到时候,吃香的喝辣的。反正我们水族已经大军压境,青丘狐族马上就要不复存在了,难道你还要跟着他们陪葬吗?还有,我们哪儿的蛇女哥哥貌美如花,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,你喜欢谁都成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道:“蛇爷说的是,青丘狐族这一次看上去是在劫难逃了。蛇女?肯定挺刺激的。可是我上小学的时候,老师说过,做任何事都有始有终,还是等我这一拳打完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话音刚落,胡如是愤怒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:“李明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,你对得起我姐姐吗?”

    我依旧在风车一般轮着胳膊:“如是呀,这可怪不得我,正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来时各自飞。”

    双头蛇那是一阵眉开眼笑:“这话我爱听,这天底下,漂亮的姑娘多的是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厮放松了警惕,我已经准备出手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么半天,我把胳膊风车一样轮了好几百圈,除了虚张声势之外,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在往拳头上灌注灵力。这就是老狐狸王数百年灵力的怪异之处。

    其实,往细了说,我根本没打算用拳头,因为我从来没练过任何的拳法,拳头对我来说,是最弱的一种攻击方式。

    无论是虎爪还是兰花烙印,都颇有威力,但是我还是决定用胡家刀法,用无形之刀。

    毕竟双头蛇的海底赤焰和万丈寒冰都挺厉害,若是任由他施展的话,到时候鹿死谁手还真的不好说,因此我就设下了这么一个圈套,等着双头蛇往里钻。

    再者说,就算是我用依葫芦画瓢赢了双头蛇,可是还有最关键的一战等着我呢。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,水族连输两阵之后,最后出马的一定是三头蛟,他的实力绝对在双头蛇之上,依葫芦画瓢用来对付他,才能够做到出其不意,令其不备。

    当然我知道双头蛇这个时候,该不会对我完全失去戒心,所以我还要更进一步,这样才能够毕其功于一役。

    突然,我哎哟一声,摔倒在了地上,手捂着胳膊大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狐族这边没有人吭声,反倒是双头蛇一脸的关切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才怪呢?”我的表情很痛苦:“我胳膊扭着了,看来这一拳是打不成了。你赶快过来扶我起来,然后我就认输,今后就跟着蛇爷您混了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蛇爷喜欢听这个!”双头蛇一个箭步,就要踏过来扶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距离我有两米多远,应该已经放下了所有的警惕之心了。

    我筹划这么久,等的就是这一刻。机不可失时不再来,我手掌一划,出刀如风,无形之刀,就在双头蛇距离我一米多远的时候,腹部被我的刀锋硬生生劈中了。

    这厮惨叫一声,飞出了一丈开外,然后望着腹部的那条巨大的口子,一连声的说道:“怎么可能?小子,你使得是什么招数?隔着一米多远,竟然还能够穿透我身上鳞片?”

    我哈哈大笑着,长身而起,然后指了指胡一刀,朗声说道:“这功夫是我师父教的,你得问他。”

    胡一刀带着一脸的骄傲:“双头蛇,枉你修行了这么久,难道连我胡某人的无形之刀,也没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“无形之刀,好一个无形之刀!李明,我记住你了!你等着,我们之间的账还有的算!”

    双头蛇一声大喝,纵身而起,竟然将议事大厅穿了一个大洞,然后腾云而起,看来应该是回大海治伤去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我那一记无形之刀,用上了老狐狸王数百年灵力,端的是厉害,我以为能够一击致命呢,谁知道只是重创了双头蛇而已。

    胡一刀看了我一眼,眉飞色舞道:“虽然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但是你小子进步也未免太快了一些,纵然是我不受伤,只怕也劈不出你刚才那一刀的风情!”

    那一刀的风情!有意境,足以把我此前的猥琐掩盖过去了!师父就是师父,知道怎么样才能向着自己的徒弟。

    我连忙过去,深施一礼道:“师父,你又何必谦虚呢?刚刚那一刀如果有你来劈,只怕那条癞皮蛇早就死翘翘了。”

    胡笳咳了一声:“虽然双头蛇铩羽而归,对我们来说,后患无穷,但是对如今的狐族来说,能够连赢两局,实在是最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笳老儿,你们有什么可得意的?要知道五局三胜,你们还得再赢一场!只不过,你们好像没这个机会了,因为这后面三场,都有老蛟我亲自出马!”

    果然不出我所料,水族连败两场之后,三头蛟亲自出马了,而且还要连战三场。

    胡笳脸色一边,一脸庄重的说道:“三头蛟的实力犹在双头蛇之上,这第三场还是由我亲自出马吧!”

    我连忙拦住了他:“岳父大人,杀鸡何用宰牛刀?这第三局还是让我来吧!”

    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,我虽然用无形之刀胜了双头蛇,但是有投机取巧的嫌疑。再去面对实力更强的三头蛟的时候,故技重施已经没有可能,那么就只能真刀真枪的较量了。可是硬碰硬的话,我能挡的住三头蛟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势吗?

    看胡笳还在犹豫,胡一刀说道:“族长,就让李明这小子去试试吧,反正我看好他。再者说,就算是他输了这一局,我们还有两次机会呢?”

    胡笳看了看我,然后涩声道:“我不是怕他输,而是怕这孩子为此丢了小命。当初,我是我拆散了他和薄荷,可是这孩子不但没走记恨我,反而以德报怨,救我们狐族于危难之中,每当回想起往事,我就觉得对不起薄荷,对不起李明这孩子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更是一阵接一阵的感动,我没想到,外边冷漠的胡笳,内心的情感世界如此丰富,对我和胡薄荷如此的真情流露。我知道他是一个爱面子的人,就算是自己做错了,也从来没有认过,可是这一次,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向我道歉。这在以前,是我万万不敢去想的。

    胡薄荷连忙说道:“父亲大人,你说什么呢?我和李明都是你的孩子,这天底下没有做错的父母。还有你只管把心放进肚子里,李明今天说什么都不会输的!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说什么都不会输的!够豪气!”三头蛟冲着我招了招手:“那你就放马过来吧,最好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真本事。我承诺,只要你用真本事赢了我,那么我们水族的人,永远不再踏进青丘一步!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妖界的人虽然残暴,但是他们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信守承诺,背信弃义的人很少。

    三头蛟看上去很不乐意:“小子,你竟然敢质疑我?”

    我针锋相对道:“有什么不敢的?你们能够利用胡力急切复国的心理,攻进青丘,那么说话不算数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