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头蛟不吭声了,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,看样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与横行无忌蟹和双头蛇相比,他这个人还算不错,最起码懂得廉耻。毕竟事实摆在眼前,这件事就是水族背信弃义,做得不地道,没什么好辩解的。就连号称水族第一嘴的万年龟也没有出来替三头蛟开脱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子,三头蛟突然上前来,对着青丘狐族那边深深施了一礼:“诸位,这件事情是我们水族的不是,在这里向大伙赔礼了。老蛟在这里以海龙王的声誉立誓,只要李明这一次能够赢了我,那我们五大族的人,永生永世绝不踏进青丘一步!”

    我听胡薄荷说过,海龙王是水族的至高存在,他的声誉对每一个水族人来说,都是比死亡还要重要的存在。三头蛟之所以能够成为五大族的首领,除了他有一身出类拔萃的修为之外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那就是他是海龙王的远房表弟。所以说,三头蛟立下这样的誓言是完全可信的。只要战胜了三头蛟,岂不是可以换得狐族至少数百年的安宁?

    这样的结局只是想想都令人兴奋!我打了一声哈哈:“蛟族长自然是言而有信之人,那咱们就一言为定了。”

    三头蛟是何等人物,我自然不敢托大,亮出了柴刀,就那么随随便便拿在手里。

    三头蛟赞了一句:“不愧是胡一刀的传人,不拘泥于形式,我喜欢。听说你已经练成了无形之刀,我从来不用兵刃的,但是如果空手对敌,也有些不妥,那我就随便找一样东西陪你玩玩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解下了腰带,迎风一抖,竟然如同铁棍一样,直奔我的面门。

    我大吃一惊,没想到三头蛟竟然如此了得。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但是我得到对方的消息实在是有限,只知道他是一个武痴,喜欢凭借着招式上的优势压制对手。

    我不敢怠慢,急忙用柴刀一挡,把三头蛟的铁棍挡开了。

    三头蛟咦了一声:“李明,没想到你一介凡人,竟然有如此高深的灵力,别说别人了,只怕你师父胡一刀也不如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走了狗屎运而已。”我明白三头蛟是个劲敌,所以就主动攻了出来。右手将胡家刀法发挥的淋漓尽致,而左手也没闲着,抽空子就是用兰花烙印招呼,再夹杂着一些虎爪的招式。

    一时间,竟然攻势如潮,和三头蛟打得难分难解。

    一旁观战的万年龟看了大龙虾一眼,讶声道:“这个李明能够击败老蛇,靠的并不全是阴谋诡计,手底下果然有两下子。老虾你看,他们两个谁赢谁输?”

    大龙虾哈哈大笑起来:“老蛟可是龙王爷的表弟,得了龙族的绝学龙爪手,可以说是妖界无敌,区区一个李明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

    万年龟点了点头:“也是,如果当面的老狐狸王还在的话,他的依葫芦画瓢还能与龙爪手一战,可惜如今的狐狸王廷,早已经星落人散了。”

    我得了老狐狸王数百年的灵力之后,耳目相当灵光,虽然在剧烈的打斗之中,但是万年龟和大龙虾的对话,我还是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万年龟虽然并没有一万岁,但是年纪已经很老了,像他这样的聪明人,年龄并没有活到狗身上,可以说,他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应该别有所指。

    那么他和大龙虾的这段对话,意欲何为呢?难道只是随便说说,或者是有意无意地指点我,让我小心三头蛟的龙爪手。该说什么只有老狐狸王的依葫芦画瓢,才能和龙爪手周旋一二。可是他怎么会知道我学了依葫芦画瓢呢?难道说那个神秘的大鲶鱼是他的人,所以他知道我在密道肯定大有收获,否则的话,不可能如此轻易地从密道脱身?

    俗话说,一心不能二用,我的脑子一开小差,手上就慢了下来。三头蛟岂能放过这样的机会,腰带突然变成了一条软鞭,不停的在画圈圈,把我一层层地套在圈圈中间。

    大厅那边,传来了胡笳的声音:“竟然是海底乾坤圈,这个三头蛟果然是水族千百年来的奇才。”

    然后是我师父胡一刀的声音:“这个海底乾坤圈端的是厉害,如果是我和三头蛟放对,那么就只能用地趟刀了,这样运气好的话,也许能够逃过一劫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我李某人的师父,非常有意思,竟然这样堂而皇之的指点我,如果严格说起来,这样是不允许的,三头蛟绝对有一千一百个理由反对。如果他真的提出了抗议,那么我就不能再用地趟刀了,而胡一刀也会受到警告。

    然而三头蛟并没有提出抗议,而是呵呵一笑道:“李明,你已经连战两场,这上面是吃了亏的,再者说你是后生晚辈,就是别人指点一二,也没什么,就当我们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当然我也有别的选择,那就是直接施展依葫芦画瓢,不过三头蛟的龙爪手还没出,我不想让他有所防备。就像三头蛟所说,我只是一个后生晚辈,用一用地趟刀,也没什么丢人的。

    主意打定,就在那些圈圈即将把我套牢的时候,我一个后仰,就躺在了地上,然后施展出了地趟刀,招招不离三头蛟的下三路。

    像三头蛟这样身材高大的人,往往下三路是弱点,他也没有例外。这样一来,场上形式陡然发生变化,由于我躺在地上,三头蛟的海底乾坤圈失去了一半目标,威力大打折扣,

    双脚上蹿下跳,显得十分可笑。

    但是三头蛟毕竟有着三颗脑袋,六只眼睛,没过多大一会儿,就已经适应了我的攻势,随口赞了一句:“想我老蛟自出道以来,还没有被人逼的如此狼狈过,李明,你很不错。但是很可惜,今天必须得输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三头蛟竟然悬在半空之中,不再落地,而他的两条腿变成了一条巨大的尾巴,居高临下不停的朝我抽打过来。

    好家伙,如果说,刚刚他的腰带像一条软鞭的话,那么此时此刻,他的尾巴就像是一万条软鞭绑在一块,任何一下只要抽结实了,我皮开肉绽都是小事,全身筋骨尽断也是非常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我聊招架的余地都没有了,只能是躲闪,不停的躲闪。而躺在地上受力面积大,所以我早就跳了起来,瞅准了三头蛟尾巴甩动的间隙,极其狼狈的躲闪着,看上去每一下都是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“李明,小心!”这是胡美丽的声音,小妮子看来挺紧张,声音都有些颤抖了。没想到这丫头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,可是我听的出来,她这一次是真的害怕了。

    胡笳和胡一刀的表情非常严峻,但却没有再出口指点我了。因为我知道,就算是他们,面对这样的局面,也只有避其锋芒这一条路可走。

    我在等待着三头蛟力竭的那一刻,再伺机反击,可是没曾想,他尾巴甩下来的力道竟然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开始还只是甩的地面啪啪作响,到了后来,竟然每一下,都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一尺多深的壕沟。这样的话,对不停跳跃的我来说,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。

    幸好我体内的灵力还是相当充沛,所以虽然看上去非常狼狈,但并没有到一败涂地的地步。

    三头蛟得势不得分,心中也是有些焦躁,突然之间,一声大喝,竟然收回了尾巴,重新化为两条人腿,然后四爪齐出,抓向了我的天灵盖。

    四爪为蛟,五爪为龙,这就是蛟和龙的区别。

    伴随着他的爪影,是万年龟的惊叫声:“龙爪手!”

    “天呐,竟然是龙爪手!”然后是议事大厅之内所有人的惊呼之声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在妖界之内,几乎所有人都听说过龙爪手,但是从来没有人亲眼看到过龙爪手。

    因为龙爪手可是龙族的绝学。龙族是什么,那可是至高无上的存在,正所谓神龙现首不现尾,很多人一辈子连龙都没见过,更别说什么龙爪手了。

    这个龙爪手是货真实价的龙爪手,现实世界里的那个给人家提鞋都不配,毕竟,这是真正来于龙族的绝学。

    我刚刚听万年龟说过龙爪手的厉害,但是听说归听说,只有身临其境之后,才会明白龙爪手有多么可怕。

    刚刚三头蛟用尾巴发出的攻势,已经够牛了,可是和如今的龙爪手相比,那是一个天上、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龙爪手不但凌厉无比,而且还带着一种异乎寻常的控制力,也许些就是传说中的龙威吧,在他的爪影之下,我觉得自己似乎连抵抗的信心都没有了,只觉得浑身乱颤,似乎全身的肌肉,甚至是灵力,都不受自己控制了,更别说施展什么依葫芦画瓢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,却突然觉得一颤之后,我的身躯轻盈了许多,甚至比一片树叶还要轻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