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雨来得正是时候,所以我在急切之间,身形轻轻一晃,竟然轻轻松松就躲开了三头蛟的四只蛟爪。这一次,三头蛟攻的精彩,我躲得漂亮,顿时引发了震耳欲聋的喝彩声。但是一声好之后,更多的则是咦的一声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人能想明白,刚刚我在三头蛟尾巴的攻击下,躲得那么狼狈,为何面对更加凌厉迅猛的龙爪手的时候,却变得潇洒自如了。

    “李明,你越来越让我另眼看待了。如果你不是狐族族长的女婿,我可能要交你这个朋友了!可惜的是,你我都改变不了这样的一个现实。”

    三头蛟一击不中,第二抓又来了,就想他刚刚说的那样,他如今也是骑虎难下,虽然对我有惺惺相惜之心,但是今日一战关系重大,他是非赢不可。因此上,他的第二招龙爪手更是来势汹汹,而且比第一招快了好几倍。可是,我的身姿却是更加潇洒,竟然又是轻飘飘的就多了过去,虽然说我自己看不见,但是我感觉的到,传说中的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,也不过如此了。

    三头蛟杀的兴起,又接二连三的发出了好几招。他本来就有四只爪子,这下子可好了,整个议事大厅之内,都成了他的爪影,而他本人也变成了一条黑龙,上下翻飞,片刻之间,无数爪影已经把我团团围住,甚至连一丝一毫的躲避空间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老蛟这一次赢定了,他的龙爪手已经封住了所有的退路,李明除非钻到地底下,否则必死无疑!”我听的出来,这是大龙虾的声音。

    人的眼光是不同的,有句话叫做各花入各眼。一个女人,在一个男人眼里是女神,但是也许他在另一个男人眼里,却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女子。

    人的相貌如此,修为和武功同样如此。在大龙虾的眼里,我这一次已经无路可退,是死定了。可是他没有想到,他看不出龙爪手的空隙,并不代表着我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就算是三头蛟出招的速度再快,他毕竟只有四只蛟爪,根本遮不住这么大的空间,所以,这么多的爪影,其中一部分肯定是虚的,就看你如何判断了。

    当然这里面也有极大的风险,如果判断失误,那无异于自己送死。但是我相信自己的判断。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,他在这个世界上,又能相信谁呢?

    我平静地朝着一处最凌厉的爪影迎了过去,人群里响起了惊叫声,毕竟在旁观者的眼中,我这个举动相当的愚蠢。

    可是,任谁也没想到,我明明迎向了最凌厉无比的爪影,却依然完好无损,而三头蛟的四只蛟爪齐齐扑了个空,硬生生抓在正中间的那根大柱子上。

    那根大柱子是用金丝楠木所制,足有两人合抱粗细,坚硬无比,就是大刀也砍不进去多深,但却经不起三头蛟龙爪手的暴击,只听咔嚓一声,那么粗大的柱子竟然一下子生生断裂了。幸亏这个议事大厅很大,能够容纳七八百人,像这样的柱子还有十几根,否则的话,大厅的顶棚都有倒塌的危险。

    其实,就连我也没想到,三头蛟竟然抓断了柱子。这要是抓在我身上的话,我就算有十条命,也全得挂了。

    可是更让我没想到的是,三头蛟背对着我,竟然还能倒飞着出招,这一次我猝不及防,并没有完全躲开,一条衣袖已经被三头蛟抓烂了,右胳膊露出了大半截,上面带着五条血淋淋的爪痕。

    在水族的喝彩声中,狐族这边全是惊叫。这一次,就连早已经处变不惊的胡薄荷终于沉不住气了,惊呼了一声:“老公,你小心点儿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没事,一点皮外伤而已,你就放心好了。老婆,我向你保证,从现在开始,蛟族长连我的一根汗毛都碰不着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有些大了,三头蛟也有些意外:“李明,你是第一个敢对我这么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我搐了搐鼻子,“是吗?慢慢你就习惯了。其实,整天被人奉承着也不好,因为你听不到真话,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让事实说话吧!”三头蛟刚刚一击得手,正是占了上风,哪里经得起我的讽刺挖苦,只见他大喝一声,又向我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与刚才相比,他的招数又变了。虽然还是龙爪手,但并没有比刚刚更快更狠,而是极慢,慢到了让人觉得烦躁的地步。就像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太太过马路,几十辆汽车在焦急的等待着一样,心里头直犯嘀咕,怎么还没过去?

    然而如此慢的龙爪手,却让我生出一丝寒意,觉得更是无从抵挡,只能是倒退了好几步,才堪堪躲开。

    三头蛟慢吞吞的紧逼过来,龙爪手源源不断,虽然怎是一个慢字了得,但我还是找不到反击的破绽,只得又退。

    这样我们两个一个攻击,另一个后退,三头蛟一连出手了十几次,却都是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由始至终面对面相距一米多远,我不能完全摆脱他,他也不能抓到我,就这样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来,我是落在了下风,其实我心里面自有计较。三头蛟一连攻了这么多招,我虽然一招没出,但是已经多少看出来一些龙爪手的奥秘。严格的说,也说不上是什么奥秘,而是三头蛟出手的规律。毕竟,龙族的龙爪手是不可能有破绽的,就算是有破绽,也不是我这个凡人能够看出来的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,做事情如此,打架也是如此。对于三头蛟来说,他的习惯就是喜欢用左边的两个蛟爪,就像是人类的惯用手一样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三头蛟喜欢用前十八招,而后十八招用着不是那么习惯,看样子并没有前十八招那样纯熟。正是因为他的不娴熟,所以才有了一些破绽。当然,如果我不是机缘巧合,得到狐狸王廷的真传的话,那么就算是看出来了破绽,我也抓不住。

    三头蛟也是个老江湖了,只是看了我的一下眼神,竟然明白了我的心思,轻声道:“没想到你这小子真行,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就发现了我的破绽。我承认,龙爪手的后十八招我刚学,所以不是太熟练。刚刚如果不是用前十八招赢不了你,我也不会用后十八招的。”

    我淡淡一笑:“老蛟,其实你这人挺对我的脾气,既然是这样,不如我们两个握手言和怎么样啊?你们水族即可退出青丘。当然,既然我们成了朋友,以后还是欢迎你来做客的。”

    我以为自己这样也算给足了三头蛟的面子,谁知道人家根本不承这个人情:“李明,没法子,既然我是为了水族而战,那就必须得竭尽全力。其实,我还有一个法子,能让我的后十八招毫无破绽,只不过到了那个时候,我希望你和我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场,而不是像刚才这样,一个劲儿逃命,实在是无趣至极!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:“好!那咱们就一言为定了!待会儿,我哪怕只是后退一步,就算我输了!”

    虽然我如今已经胸有成竹,但是在外人耳中,我的这番话说的有些大了。顿时,水族的阵营中,传来了阵阵嘘声。

    三头蛟笑了笑,突然开始摇头晃脑起来,我以为他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呢,谁知道他并没有发动攻击,而是变成了三头十二爪的模样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瞬间,我突然明白了,三头蛟之所以说自己已经没有破绽,正是依仗着自己有十二只蛟爪。这么多的蛟爪,哪怕再多的破绽也能掩盖了。没办法,这是他自身的优势,并不能算是作弊。

    “李明,我们再来!”三头蛟这一次出手很快,快的让我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想想看,刚才他只用四只蛟爪的时候,已经能够幻出满天爪影了,如今用上了十二只蛟爪,威力增强了数倍。

    以其之道还治彼身,我虽然只有两只手,但是硬是挡住了三头蛟的连番攻击,非但如此,他还闷哼了两声,一连退了好几步。就像是自己打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我没退,而此前步步紧逼的三头蛟竟然退了,这样的操作真的很马又虫呀!

    三头蛟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我:“李明,你这是什么路数,竟然能挡的住我的龙爪手!”

    我凡在装逼之前,都会摸一下自己的鼻子,这一次也没有例外:“龙族的龙爪手天下无对,自然不是我能够匹敌的。但是老蛟你的练法有些不对头!”

    三头蛟以为刚刚他之所以被我打退,只是轻敌了而已,于是怒声道:“小子,你未免也太狂了。你如果实打实破了我的龙爪手,那我就拜你为兄。水族和青丘狐族从今互不相犯!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喜,连忙道:“这个主意甚好!我喜欢!”

    只要我赢了三头蛟,从此以后就多了一个如此牛逼的兄弟,而且还能一劳永逸,为青丘狐族除了后顾之忧,还能有比这样更好的结局吗?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