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一次,我就用两只蛟爪,也照样赢你!”三头蛟做事并不喜欢拖泥带水,说打就打,抓向了我的右肩。我呵呵一笑,不躲不闪,也是照方抓药,抓向他的右肩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人所用的招式,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没有一丝一毫的差别。

    但是招数虽然一样,威力却有差别,我的龙爪手后发而先至,在那电光火石的霎那间,抢到了先手。

    三头蛟的手指距离我的肩膀还有一寸光景,而我已经抓实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依葫芦画瓢何等了得,不管是别人给你一个芝麻,你还他一个西瓜,还是受人滴水之恩,应该涌泉相报,听听这话的意思,就知道三头蛟绝对不好受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我完全可以生擒三头蛟,但是人家可是海龙王的亲戚,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。况且这个人还挺对我的脾气,不能让他过于难看了。所以,我的并未有发出灵力,而是轻轻触碰了一下,就立即收回了。

    “你只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而已,咱们再来!”三头蛟愣了一下,这一次双手一起发出,抓向我的两边太阳穴。

    这时的我,已经看透了龙爪手的奥秘,所以不管三头蛟的招数如何的凌厉,但是在我的眼里,就像是老太太过马路一般,慢吞吞的,我至少有几十种方法,可以赢过他。

    但我还采用了让其心服口服的方法,照方抓药,后发而先到。不过,我的双手还是快了那么一点儿,抢在三头蛟之前,蹭了一下他的两边太阳穴,然后就又收回去了。

    太阳穴是人体最重要的部位之一,就算是蛟类天赋异禀,但是在我数百年灵力的攻击下,只要我想,三头蛟不起也得重伤。但是我却没有伤他分毫。

    而且我的速度很快,就算是大厅里有那么多的高手,但是除了身怀依葫芦画瓢的胡薄荷之外,也没有一个看出来其中的猫腻。

    三头蛟一时间呆若木鸡,他是个明白人,当然知道,我如果存心伤他的话,他早就应该躺地上了。

    过了好久,他才缓过神来,惊讶的问道:“李明,你一个凡人,如何会懂得龙族的龙爪手?要知道这可是龙族的不传之秘呀!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道:“老蛟大哥,这是你教我的呀!虽然我人聪明,学得快,但是你教的也好呀!”

    我嘴上说的轻松,其实心里也是暗自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龙族武学果然是非同凡响,虎族的虎爪和其一比,差的就有点多了。这一次,如果我不是先是得了依葫芦画瓢,后来又示弱在先,趁着三头蛟不设防,这才侥幸得到了龙爪手的奥秘,否则的话,如果我一上来,就用依葫芦画瓢和他硬碰硬的话,那么最多也就是一个两败俱伤之局。

    要知道当初的约定是五打三胜,如果我和三头蛟战成平手,那么接下来青丘狐族就要一败涂地了。三头蛟低头沉思,呆呆不语,议事大厅之内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的身上,看他如何变态。因为到了后来,我们两个一触即分,没有人知道到底是谁胜谁败。

    三头蛟突然笑了一下:“这一次是我败了,虽然起初有些难以接受,但是后来我仔细一想,更多的就是欣慰了。毕竟这个龙爪手到了李明兄弟手里,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,也让我这一次收获不小。”

    说句实话,三头蛟如此坦荡荡,也让我有些意外,急忙深施一礼:“谢谢老蛟大哥成全,大恩大德,小弟永记五内。”

    我这番话并没有什么新意,但是胜在发自肺腑,情真意切。

    “输了就是输了,这个面子是你自己挣来的,并不是我的成全!”三头蛟说着,沉声喝道:“愿赌服输,我们水族的人不能让人家看遍了。所以,听我的号令,立即撤出青丘!”

    三头蛟说话还是非常管用的,他一声令下,水族的大队人马就开始撤退了。

    他们来得快,去的更快,不过半个多小时,就全部退出了青丘城。

    三头蛟这么够意思,我也不能没有任何表示,就去密道里弄了十八颗夜明珠给他。他咧着大嘴直夸我,还说这一次青丘之行,能认识我这样的朋友,绝对是不虚此行。以后,只要有他在的一天,水族就不会再打青丘的主意。

    胡薄荷真是个人精,在旁边说道:“蛟大哥,既然你和李明是不打不相识,那么不去索性结拜为兄弟,此后必定会传为一段佳话。”

    三头蛟并不是扭扭捏捏的人,当即大笑道:“我也正有此意!”

    有道是多个朋友多条路,多个兄弟的好处,那就更加不用说了。先不说三头蛟的背景和实力,这个人本身也是我非常看中的。

    我和三头蛟结拜之后,他又在青丘待了三天,方才依依惜别,临走的时候,叮嘱了我好几次,让我有空了,就去水族看他。

    三头蛟走了之后,丑猫和飞天猫也告辞回了猫族,胡薄荷本来还想撺掇我纳了胡美丽的,可是这一次狐族伤亡很大,青丘城几乎每天都有人在办丧事,这种事情也不好提,只好暂时放到了一遍。

    胡薄荷把胡美丽弄到飞狐军里担任了佐领,有她管理飞狐军的日常事务,而我们两个空闲下来之后,就重新去了密道之中,费了大半个月时间,把那间书房的藏书翻了个身底朝天,却没有找到让胡力变成人形的方法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我心里相当郁闷。毕竟胡力和我关系不错,如今他和胡如是的关系,已经摆到了台面上,迟早会正式成为我的连襟。这不,那个小妮子三天两头往我这边跑,打听情况的时候,两只大眼睛泪汪汪的,让我每一次,都是狠着心才把真实情况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,胡笳把我和胡薄荷叫了过去,说是现在胡力成了这样,但是青丘集团不能群龙无首,所以他想让我们两口子,接替胡力去掌管青丘集团。胡薄荷担任总裁,我任总经理。至于飞狐军,就完全交给胡美丽了。她虽然年轻,但是有胡一刀在后面站着,还没有人不敢不给她面子。

    我明白岳父大人的意思,青丘集团需要人管理不假,但并不见得非要我和胡薄荷亲自去,肯定是他老人家看我出来久了,所以想让我带着胡薄荷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我和胡薄荷准备了一下,就启程了。没想到刚出青丘城,却碰上了胡如是,她怀里抱着一只纯白色的小狐狸,正是胡力的原形。这个小丫头说什么非得跟着我们去现实世界不可,该说什么既然在妖界不能让胡力恢复人形,那么不如到现实世界碰碰运气呢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一个好理由,不但是我,就连胡薄荷也没法反对,只得说道:“如是,你就是想和我们一起走,也总得和父亲大人说一下吧。我看不如这样,我和你姐夫在这里等着,你回去和父亲大人告个别,然后我们三个再一起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说错话了!”胡如是指了指怀里的小狐狸:“不是三个,是四个!还有胡力大哥呢?”

    小丫头说着眼珠子一转:“姐,你别想甩开我,我出来的时候,已经给父亲大人留书一封,所以我就不用特意回去告别了。反正他知道我和你们在一起,应该会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聪明,胡如是也不笨,坐看她们姐妹两个斗法,倒不失为一件赏心乐事。

    别看胡薄荷对付别人的招数很多,但是面对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妹子,却是束手无策了,只能强笑道:“妹子说的有理。”

    身边多了一个人,我和胡薄荷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,随时随地地卿卿我我了。

    自从胡力出事之后,胡如是这个小丫头明显成熟了很多,本来喜欢热闹的她,如今就闷在马车里,我和胡薄荷不问她,她也不和我们说话,只是呆呆着望着怀里的那只小狐狸,时而笑笑,时而落泪。

    胡薄荷就这么一个亲妹子,非常担心她急出病来,就使劲拧了我一下,低声说道:“如是的事情就交给你了,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,必须在短时间内让胡力恢复人形!”

    我傻眼了:“老婆,你讲不讲理呀?这种事情讲的是机遇,如果机遇不到的话,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没辙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笑了:“老公,你傻了吧,竟然和漂亮的女人讲理,而且这个漂亮女人还是你的老婆?”

    我彻底无语了,不过胡薄荷后面这番话,我还是非常赞同的。女人喜欢自己的男人面前,往往是不讲理的。漂亮的女人更是如此。如果这个漂亮的女人,有幸成为你的老婆的话,那么最终的结果,当然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。否则的话,这个世界上,怕老婆的男人怎么会那么多。而我只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。

    我记得胡薄荷以前不是这样的,怎么现在却变了呢?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