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我又一想,既然书上说,女人是水做的,那么不变的话,那就不是女人了。再者说,看着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妹妹,成了这个样子,胡薄荷心里肯定不好受,那么我作为她的男人,替她多承受一些,又怎么啦?

    这样一想之后,我的心里顿时好受多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觉得自己刚刚太过蛮横了一些,胡薄荷趁着胡如是不注意,悄悄在我的额头上喯了一口:“老公,你的运气一向很好,这一次说不定还会走了狗屎运,从而让胡力大哥恢复人形了呢?”

    我拍了拍她的香肩:“老婆,没事的,你就放心好了。这件事交给我了,不管想什么办法,我一定会治好胡力大哥的!”

    别看我嘴上说的好像挺有谱的样子,其实也只能是走一步说一步了,现在这个情况,我也只能等着狗屎运的降临了。

    妖界的马匹脚力很强,毕竟马车还是这里的主要交通工具。好在我们坐的马车很大很豪华,里面铺着厚厚的垫子,足够我们三个人躺着。而且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法子,在车上竟然一点儿也感觉不到震。还有就是,这里虽然没有信号,玩不成手机,但是吃的喝的倒是应有尽有。我们在路上走了一天一夜,终于到了我的老家狮子坪。

    我爸是个有眼力价的人,看胡薄荷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,就悄悄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,还说什么如果是我欺负了胡薄荷,那么他就和我没完,脱鞋打我的小屁屁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我自然不能实话实说,如果我爸知道胡薄荷和胡如是都是来自狐族,还有胡如是怀里的那只小白狐狸,就是青丘集团曾经的掌门人胡力的话,只怕会被吓出病来的。

    我就打了一个马虎眼,半真半假的说道:“我那小姨子的丈夫得了一个怪病,怎么治都治不好,所以连带着一家人心情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!”我爸松了一口气:“你小姨子才多大?怎么就结婚了吗?昨天刚见她的时候,我还想着把你姨家的雷子介绍给她呢,谁知道还是晚了一步。”

    农村的老人就是这样,一见到适龄的年轻人,不管男女,就想着给人家保媒拉纤。

    我苦笑着说:“雷子?还是免了吧。别说如是现在心里有人了,就是没人,就凭雷子那个老实疙瘩,还想做如是的男人,门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真是的,出去几天,就这么埋汰自己的表弟,你对得起你姨吗?”我爸说了我几句,忽然眼前一亮:“咱们狮子坪的雪狮子可灵了,不行的话,你明天带着她们姐妹去狮子庙许个愿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爸!”经我爸一提醒,我想起来了。在我们村边上,有一座狮子庙,庙里供奉着一尊雪狮子,传说前些年有求必应。但是后来有人触怒了他老人家,所以近几十年都没有显灵了。不过传说终究是传说,在乡下,特别是以前文化生活极度匮乏的时候,一传十,十传百,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儿能够传说称大事,稍微大一点儿的事情能够说成神话。反正我是半信半疑的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去狮子庙碰碰运气也行。

    不过这件事我并没有告诉胡薄荷姐妹俩个,毕竟这种不靠谱的事情,我一点把握都没有,如果带着她们去了,到时候屁用没得,那让我这个做姐夫的,面子往哪儿搁?

    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,本来还是晴朗的天,突然就下起大雪来了,而且一下就是好几天。我们几个闷在屋里,心情都快发霉的出毛了。

    后来天总算是晴了。那天,胡薄荷为了逗妹子开心,他们带着那只小狐狸出去打雪仗去了,而我则悄悄去了后山。大雪初晴,阳光打在半尺厚的积雪上,白花花的,直晃人眼睛。我这些年很少回来,好久没见过这样的雪景了,索性沿着村路,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我走了约莫一个多小时,发现半山腰的小庙前,有一头用雪堆成的狮子。块头不大,小模样惟妙的,就那么乖巧地趴在路边,可惜的是最后没有点睛。

    旁边刚好盛开着一树红梅,我就上前摘了两朵梅花,镶进了雪狮子的眼眶里。说来也奇怪,好端端的大晴天,突然就开始电闪雷鸣了,炸雷接二连三地劈了下来,狂风大作,吹得人站不住脚。我心里直发慌,急忙躲进了庙里。

    这座庙就是传说中的狮子庙,很有些年头了,庙如其名,庙里供奉的不是山神,而是一头狮子,由于这个缘故,我们村子就叫狮子庙。

    庙正中央的大堂上雄居着一头银光闪闪的狮子,就像是牛犊子一般大小。听村里的老人讲,这头狮子是用镔铁打造,外面镀了一层银粉,有三千多斤重,距今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。

    我刚进庙门,忽然雪狮子的双目射出两道红光,就像是墙外的红梅花一样鲜艳。

    我觉得双眼一痛,脑海里多了一本金光灿灿的线装古书,封面上用小篆写着两个大字——《狮经》。但是却怎么也打不开。

    这时,我耳边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:“你是山下村子里的李明吧,十几年前还在我身上撒过尿呢?没想到现在长成大小伙子了。而且还在青丘做出了那些惊天动地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雪狮子竟然开口说话了!不过被人家当面说起小时候的糗事,我惊诧之余,脸也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雪狮子呵呵一笑:“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你刚刚在门外送我一对眼睛,我现在就还你一本《狮经》作为见面礼,就此别过,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只见那头雪狮子一声吼叫,竟然把庙顶穿了个大洞,瞬间腾空而去。

    我惊讶得嘴里能塞进去一个完整的鸡蛋,雪狮子的种种传说,早就塞满了我的耳朵,但我毕竟没有亲眼所见。如今一见,才知道传言不虚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趟青丘之行,我见多了稀奇古怪的事情,所认识的几个红颜知己都不是人类,所以心理承受能力还是有一些的。

    我猛地想起来,自己的正事还没办呢,只是雪狮子已经腾空而去,我又没学会腾云而起的本事,想追上它是不可能的了,只得运足了力气,大声喊道:“前辈既然知道我的过往,那么可有解救胡力大哥的方法吗?”

    要知道我如今拥有了老狐狸王数百年灵力,这一喝非同小可,声音在群山之中回荡,久久不去。但是雪狮子并没有作答,看来它已经远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扼腕叹息的时候,一个声音远远传了过来,是雪狮子!我竖起耳朵仔细一听,他只给了我四个字答案:“滨海有鱼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滨海作为国际大都市,就在东海之滨,渔业相当发达,如果没有鱼的话,那就是个天大的笑话了。我琢磨了很久,始终想不通雪狮子话里的意思。就回家和胡薄荷商量,毕竟青丘狐族见多识广。

    胡薄荷一听又惊又喜:“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雪狮子,就在你们村子边上?”

    我不禁一愣:“怎么?你也听说过雪狮子?它的来头很大吗?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很大?而是非常大!”胡薄荷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:“九灵元圣你总该听说过吧,而这头雪狮子就是九灵元圣的亲孙子,它的来头大不大,你自己考虑去。”

    “九灵元圣?九灵元圣是谁?”我觉得九灵元圣非常耳熟,但是一时半刻的,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?

    “老公,你不会连九灵元圣都没听说过吧?”胡薄荷刚刚是在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说话,而现在呢,换成了不可思议的眼神,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。

    我心里直发毛,越发的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胡薄荷摇了摇头,苦笑着说道:“算了,老公,我也不难为你了。就给你提个醒,西游记你总看过吧!”

    这不是废话吗,《西游记》作为四大古典名著之一,再加上电视剧的不断翻拍,摸着脑袋热热的人,只要不是傻子,谁不知道《西游记》呀!可是西游记里最有名的是一个猴,还有一只猪,什么时候有狮子的戏份了?

    不对,取经团队路经玉华州的时候,不是碰上了大难题吗?那里最大的boss,就是一只狮子,不过人家是九头狮子,是太乙救苦天尊的坐骑,这个书上说得很清楚,关雪狮子和九灵元圣什么事?对了,正因为长着九个脑袋,九头狮子好像就叫九灵元圣啊,而且这个九灵元圣还有好几个孙子呢,其中一个好像就是雪狮子。

    那层窗户纸一经捅破,我的记忆大门也随之开启了。

    我记得小时候看过一本书,好像叫什么《太一救苦护身妙经》,在书里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在一起聊天,说起了救苦天尊,当然也少不了那头神通广大的九灵元圣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