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本书中记载了太乙救苦天尊的诸般变化,到但不管救苦天尊如何变化,他的每一个化身都带着九头狮子,由此可见这个九头狮子的重要性。正所谓九灵元圣喊一声,上通三圣,下彻九泉。也就是说人家只是一声吼,就能够打开九幽地狱的大门,也就是地狱的最深层。这是何等的威风八面。

    我还记得,在《西游记》里,九灵元圣还有几个孙子,猱狮、雪狮、狻猊、白泽、伏狸、抟象,一个个都本事不小。

    听我这么一说,胡薄荷笑了起来:“这不就是了嘛,我胡薄荷的男人,怎么可能孤陋寡闻呢?”

    胡薄荷想了想说道:“以雪狮子的身份,不可能骗你,这样吧,我们明日启程,就去滨海,肯能不能碰上雪狮子嘴里的那条鱼。”

    说来也巧,我们接下来的目的地本来就是滨海。因为滨海作为国内最大的城市,胡力当年就把青丘集团的总部,安在了那里。我和胡薄荷作为青丘集团的最高领导,不可能不去总部和大家见个面,然后熟悉一下环境,再安排一下接下来的工作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胡力对这个侄子还是很爱护的,恢复狐狸王廷那么大的事情,都没让他参与。所以,他还能继续待在青丘集团独善其身。

    我和胡薄荷一行到了滨海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先把胡飞叫了出来,把胡力的事情给他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当初我在寻找青丘之路的时候,他帮了我不少忙,我们两个也一起同甘共苦过,以我对他的了解来说,这个小伙子还是比较有正义感的。

    他在了解事情的前后经过之后,先是看了一眼胡如是怀里的小白狐,然后垂泪道:“我叔叔这个人什么都好,就是做事太过执拗了,狐狸王廷早已经烟消云散了,如今的狐族在胡笳族长的治理下,有什么不好,可他偏偏还要搞什么复国?幸亏他这一次及时悬崖勒马了,否则的话,只怕我们青丘狐族已经不复存在了!”

    我的心情也是前所未有的沉重:“我身负老狐狸王的大恩,又与你们叔侄交情深厚,所以说无论如何,我都要让你叔叔恢复人形,否则的话,我这个小姨子这辈子都不好过了。而她如果不好过的话,我老婆这辈子只怕也难得开心了。谁让他们两个姐妹情深呢?”

    毕竟胡飞已经在滨海待了许多年,称得上是见多识广,所以当我把滨海有鱼这四个字说给胡飞听的时候,他愣了一下,重复了一句:“滨海有鱼?不会这么巧吧?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喜,脱口道:“怎么?你听说过滨海有鱼?”

    胡飞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:“我是认识一个姑娘,她的名字叫做鱼泡泡,微信昵称就叫做滨海有鱼。只是不知道她是不是你们要找的滨海有鱼呢?”

    胡薄荷心细如发,一眼看出来胡飞表情有异,不禁打趣道:“这位鱼泡泡姑娘是不是你的女朋友呢?”

    胡飞大大方方地说道:“我是很喜欢她,一见面就喜欢上了。只是人家不喜欢我,还警告我如果敢在微信里撩她,就会毫不犹豫地把我拉黑。所以,这一个多月来,我都没敢越雷池一步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笑了:“她不让你撩,你就不敢撩呀!瞧你没出息的样子,简直把我们狐族帅哥的脸,都给丢尽了!”

    胡薄荷在青丘狐族那是什么身份,况且如今又成了青丘集团的掌舵人,虽然她说这话的时候,是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的,但是胡飞依然不敢辩解,急忙躬身道:“姑姑教训的是,我实在是没出息,有时候甚至连我都看不上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像胡飞这样优秀的年轻人,可不能把锐气给磨没了,是时候该给他一些鼓励了。

    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胡飞,你是狐狸王廷的后人,听没听说过依葫芦画瓢呢?”

    胡飞的眼里泛出了兴奋的神色:“当然听说过了,那可是狐狸王廷压箱底的东西。正是因为依葫芦画瓢的失传,我们狐狸王廷才会一代不如一代了。”

    我饶有趣味地问:“那你想不想学依葫芦画瓢呢?”

    胡飞又惊又喜:“怎么?李叔叔连我们狐狸王廷失传已久的东西都会吗?”

    此时不装逼,更待何时?我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我会这个有什么稀奇的?你难道没听说过,经常走狗屎运的那个人就是我了。当然,你姑姑也会。给你说句实话,如果没有依葫芦画瓢助力的话,你说我能够打赢龙爪手吗?那可是来自龙族的武学!”

    一个男人,如果想家庭和睦,那么就应该,随时随地捧一下自己的老婆,就像我现在做的这样。我看出来了,胡薄荷虽然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不屑一顾,但是她那满意的眼神出卖了她。

    这不,我话音刚落,她就跳出来了:“胡飞,依葫芦画瓢我可以教你,而你现在要做的,就是把滨海有鱼的微信号交出来,让你李叔叔给你示范一下,如何有效的撩妹?”

    胡飞一脸的不可思议:“李叔叔不是非姑姑不娶吗?怎么他也是一个撩妹高手吗?”

    胡飞这小子有前途,别的不说,我和柴娟之间的暧昧关系,这小子可是看在眼里的,还有不清不楚的菲菲,甚至在前往青丘的路上,与飞天猫的偶遇,他也是旁观者。但是他竟然能在这个时候做出这种表情,说出这样的话,不得不说这小子是个天才,不折不扣的天才,和他叔叔胡力一样的天才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缺天才。按理说,胡飞的表现已经够天才的了,但是与胡薄荷相比,还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“撩妹高手?岂止是高手?那简直就是高手中的高手!”当着胡如是和胡飞的面,胡薄荷开始敲打我,竟然板着指头数起来了我的红颜知己,从珠胎暗结的柴娟,到差一点儿就水到渠成的胡美丽,再到朦朦胧胧的飞天猫,甚至我的前同事菲菲,也被她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本来心思全在怀里那只小白狐身上的胡如是,都开始用诧异的眼神看我了,看来她也是刚刚发现,原来在她心目中,那么英明神武的姐夫却是这么不堪。

    胡薄荷有一个最大的好处,就是知道适可而止。就在我无地自容的时候,胡薄荷却是话锋一转:“当然,红颜知己多了,也不全是坏事,最起码证明李明这个人有魅力。还有,如果没有李明在的话,我们谁有把握去拿下那个劳什子的滨海有鱼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拿下?老婆,你是不是看我的头还不够大吗?”我正儿八经的说道:“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啊,我提前声明啊,本人这一次之所以接近滨海有鱼,只是为了给帮助胡力大哥,仅此而已!”

    本来我的这个声明是皆大欢喜的结局,没想到胡如是这个小妮子傻乎乎地说了一句:“姐夫,没事的,只要你能够把胡力大哥治好了,就算是把那个滨海有鱼娶回家里来,我姐姐也不会说什么的。是不是呀,姐姐?”

    望着自家亲妹子期盼的眼神,胡薄荷还真的说不出来什么反对的话,可是她虽然嘴上什么也没说,但是手上已经行动了,悄悄地一把揪住了我肋下的痒痒肉,然后使劲一拧,那股酸爽,让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。那意思很明显,就是这一次我如果再敢假公济私的话,那么我的下场会非常惨。

    胡如是话音刚落,胡飞又说话了,这小子惨兮兮地说道:“李叔叔,我难得看上一个女人,这一次,你就不要和我抢了吧。你有我姑姑在,又有柴娟、胡美丽、飞天猫等等,难道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这小子,竟然敢在这个时候阴我一把,还想不想学依葫芦画瓢了?如果胡薄荷和胡如是不在这里的话,我一定好好教教他,应该怎么说话,什么话要分场合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胡家姐妹都在,我不但不能发飙,而且还得装出一副牲畜无害的样子,又做了一次保证:“我保证,接近这个劳什子的滨海有鱼,只是为了解救胡力大哥,只要胡力大哥恢复了人形,那么我就有多远有多远,至于善后问题,就交给胡飞这位大帅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胡薄荷很满意,不过她还没忘了最后警告我一次:“老公,记得你自己说的话。如果说到做不到的话,我一定会让你变成太监。你要知道,虽然我现在打不过你,但是往你碗里下药你也防不住呀,或者是趁你睡着的时候再下手。”

    我被胡薄荷说的有些毛骨悚然,急忙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,让它自求多福吧。

    后来,终于等到胡家姐妹离开了,我刚要向胡飞发飙,可是这小子狡猾大大的:“李叔叔,你可是长辈,不会和我一般见识吧。再者说了,你打我打得轻了不管用,打得重了你也下不去手是不是?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