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曾想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人算不如天算,眼看着我半截身子已经进了鱼缸,却突然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候,力气用完了,我整个身子就那么担在了鱼缸沿儿上,就像跷跷板似的左右晃动。看上去很好玩,其实很残酷,因为我如果一头栽进浴缸里,肯定能捡回一条命,反之,如果栽在鱼缸外面,那就小命不保了。

    是生是死?我在等着这个关乎着我命运的跷跷板,给我一个最终的答案。正所谓,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。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鱼泡泡的一个无心之举,救了我一条小命。

    就在我快要窒息的时候,那个鱼老板可能是替鱼泡泡解答了一个问题,这丫头很兴奋,使劲一跺脚,吓了我一大跳,全身肌肉一收缩,身子就摔进了鱼缸里。能够活着真好,我在水里呼吸着,觉得浑身上下每一个汗毛孔都是舒服的。晃动尾巴,自由自在。

    可是,我仅仅享受了半分钟,危险就来了。只见那条极品血红龙鱼耀武扬威地游了过来,冲着我大喊大叫道:“哪来的丑八怪,竟然敢到本大王的地盘上讨野火,我数三下,立马滚蛋,否则你就会成为本大王的腹中之物了!”

    我现在刚刚死里逃生,称得上是惊魂未定,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,如果有别的选择的话,这口气我忍了。可是鱼缸里就这么屁大一点地方,我又能往哪里躲呢?别说数三下,它就是数三百下,我也出不去呀!

    狭路相逢勇者胜,可是我也得能勇得起来呀!

    它越来越近了,人家可是二十多厘米长的身材,而我还不到五厘米,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。

    我心里暗暗叫苦,这么小的鱼缸,我逃都没地逃的,和它对着干吧,无异于鸡蛋碰石头。这就好比把一个幼儿园小朋友和拳王一起关进铁笼,谁赢谁输,一目了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眼下,能够解救我的,只剩下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了。我对自己的口才还是挺满意的,想着以自己的见识,忽悠一条没见过什么世面的鱼,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

    生死攸关,我使出了浑身解数,说得天花乱坠,引经据典,甚至毫无下限地去拍这条鱼的马屁,可是没有任何作用。对牛弹琴想必就是我这如今这样的感受吧,绝望之中带着一些不甘。

    相信柴志军、两头蛇、三头蛟这些败在我手下的猛人,怎么都不会想到我最终的下场是成为鱼饲料。

    我想起了父母,我还没有好好的孝敬他们。我想起了胡薄荷,我还没有爱够她,我本来打算一直爱下去的。我想起了胡力大哥,我答应让他回复人形的。我想起了回归明月城的柴娟,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?她肚子里的宝贝,可能会一生下来就见不到我这个爸爸了。还有如今人在青丘的胡美丽,我还欠她一个承诺。还有臭猫大哥,虎骏二哥,我还欠着他们很多,可是已经没有机会去报答他们了。

    我真的不想死,可惜的是,这里的主宰并不是我。虎落平阳被犬欺,龙游浅滩遭虾戏,想必就是我如今欲哭无泪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极品红龙鱼用一种王之蔑视的眼神瞅着我:“丑八怪,别拿肉麻当有趣了,在我们鱼类世界里,从来就是弱肉强食,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米,你就认命吧!其实,给本大王做食物,也是你的荣幸!”

    说着,这个庞然大物闪电般地扑了过来,我想躲闪,和它打游击,只要激起水花来,让鱼泡泡或者是那个鱼老板看到就好了。那样说不了我还有一线生机。但是我全身就像一下子被锁定了,连一个鳞片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好强大的控制力!我很快就被它一口咬住了的脑袋。完蛋了,谁能想到,我李明那么大的块头,竟然会葬身在一条小鱼的肚子里!

    胡薄荷肯定会满世界地找我,以青丘集团在滨海市的影响力,警方也会根据监控找到这家鱼铺,说不定这个鱼老板还会被带走询问,我的死肯定会被列入灵异案件,任人解读。

    就在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,但是怪事发生了,那条极品红龙鱼竟然把进嘴的食物吐了出来,冲着我连吼带叫:“丑八怪,怎么搞的,你嘴里什么味道?呛死本大王了!”

    我能有什么味道?老子头上总不会有脚臭味吧?我嘟囔着,忽然想到了什么,然后扑哧笑出声来。原来这家伙是闻不得大蒜味呀,幸好吃午饭的时候,我多吃了七八瓣生蒜。趁你病要你命,我知道实力和这家伙差距太大,也顾不得什么面子问题了,游过去对着它的嘴不停地吹气。

    “丑八怪……本大王……一定……吃了你……”极品血红龙鱼看来真是对大蒜味过敏,在我这一连串攻击下,很快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真的是死里逃生啊,我靠在鱼缸上,大口的喘着粗气。忽然,我想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,我嘴里的大蒜味已经挥发得差不多了,万一这家伙醒过来,那我还是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我该怎么办呢?如果我有手有脚的话,一定趁着它晕倒的时候,拳打脚踢让它永远都不要醒来,可是现在我只剩下这张嘴了。难道,我要吃了它吗?

    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内陆人,虽然我后来进了省城,吃过各种各样的鱼,也品尝过生鱼片,但是在没有任何调料的情况下,生吃一条活鱼还是第一次。我张大了嘴,感受着自己嘴里那两排锋利的牙齿,一句一句地给自己打气,“老子就要吃了它!”

    奇怪的是,我的内心深处,除了恐惧之外,竟然还有一些激动和兴奋。我磨着嘴里的牙齿,靠近了极品血红龙鱼。也许是对危险的感知,它竟然醒了,眼神里露着乞求,再没有了刚刚的残暴。

    我心软了一下,但很快张开嘴巴朝它的尾巴咬去。以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。我不能拿自己的生命来冒险。因为我敢断定,只要等这条极品红龙鱼缓过神来,那么它一定不会放过我。

    只听咔嚓一声,它的尾巴被我轻而易举地就咬断了,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,但奇怪的是,我并没有呕吐的感觉,反而觉得这是一种从没有享受过的美味。我的个头很小,本以为吃不完这么大的鱼,没想到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,这条曾经牛逼哄哄的极品血红龙鱼,就被我吃得连渣都不剩了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,一股热流在体内窜动,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,骨骼噼噼啪啪作响,眨眼工夫,竟然个头和被自己吃掉的那条鱼,一般大小了。难怪小雪说,这种功法相当了得,灵力增长很快,果然如此呀!

    我从外面的大鱼缸上,看到了自己的倒影,少说也有三十厘米长了,而且身体的颜色也变成了辣椒红,体格也是相当匀称健壮,鳞片整齐,各鳍都有着均匀的排布,整体看来威风凛凛,居高临下,有着无与伦比的王者霸气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这个样子,终于可以堂而皇之地进入鱼泡泡的闺房了,和她一起拍照,说不定她还会亲我一下呢,嗯嗯,夹带这样的私货,那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刚刚在那条极品血红龙鱼的强大压力下,我想到的如何保住自己的小命,但是现在危险过去了,我就开始想入非非了。

    就像警匪片里的警察一样,小雪往往在大结局之后出现:“恭喜了,你果然走了狗屎运,就凭中午多吃的几头大蒜,就能够化险为夷。而且身体内各项指标全部提升,变回人形的时间,也整整提前到了六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哦,这样啊!想想自己如此的牛掰,我也就心满意足了。更何况,我现在也没时间和心情去和小雪了,因为鱼泡泡已经在鱼缸面前蹲了下来,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我:“哟呵,你的鱼鳞竟然这么明亮好看,那我就给你起个名字叫明明吧。”

    明明?真的假的?明明可是我的小名,从小到大,我爸妈就是这样叫我的,后来结婚以后,胡薄荷也这样教过我。但现在从鱼泡泡的嘴里喊出来,还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    我想靠鱼泡泡近一些,再近一些,可是冰冷的鱼缸却不解风情地挡住了我的去路。我只有对着她不停摇尾巴,意思是说自己很喜欢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天呐!难道你能听懂我说的话?”鱼泡泡压低了声音:“明明,如果你能听到我说什么的话,就点点头好吗?”

    听不懂才怪呢?我又不是没长耳朵?尽管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,鱼的耳朵到底长在哪里?我使劲点了点头。鱼泡泡激动极了,好像害怕鱼老板反悔似的,紧紧把鱼缸抱在怀里,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隔着鱼缸,我虽然感受不到她怀抱的温暖,但幸好鱼缸是透明的,我完全可以感受到那两座山峰的雄伟壮丽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