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泡泡一边走,一边看着我温柔的说:“明明,能够碰上你这么一条鱼,真的是我的缘分。你记着我的名字哟,我叫鱼泡泡,小名叫泡泡,这个世界上,除了我的家人之外,你是第一个可以喊我小名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懵逼了,果然是苦尽甘来呀!可是我除了点头,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已经沸腾的情感。毕竟,按照这样的进度,我短时间之内,应该就可以说服她给胡力大哥治病疗伤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不是人,你只是一条鱼而已。”

    鱼泡泡的声音伤感起来,“据说鱼只有七秒记忆,也许过了七秒,你就忘记了你自己叫什么,我叫什么了?”

    我急忙大声喊道:“不会的,我不是那种傻里吧唧的鱼,我的记忆可是一辈子的!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我就觉得自己挺好笑的,因为无论我叫的多么大声,鱼泡泡都听不见,也不会明白我在说什么。可我没想到的是,鱼泡泡竟然完全听明白了:“明明,你真的很特别哟,你的记忆竟然有一辈子?我养了这么多年的鱼,可是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!”

    鱼泡泡带着满脸的兴奋,把鱼缸抱得越来越紧了,后来直到上了出租车,她也不愿意松手。

    车子在路上走了大半个小时,后来到了一个别墅区,才停了下来。看得出来,住在这个别墅区的人,都是滨海数的着的富豪。我这才明白,难怪张小曼买鱼的时候,出手那么大方,原来家里面相当有钱吶。

    鱼泡泡住的房子很大,但是好像就她一个人住。她把我直接带进了卧室,然后放进了那个若大的浴缸里。这个鱼缸我见过好多次了,她经常在朋友圈里展示的。而这个鱼缸里还有一个主人,就是鱼泡泡最喜欢的红红。

    鱼泡泡对着鱼缸柔声说道:“你们两个乖乖地,千万不要打架哟,我先去洗个澡,然后再过来陪你们玩。”

    鱼类的世界弱肉强食,我隐隐约约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,说不定等鱼泡泡一走,那位红红就要对我下手了。我的个头虽然比起之前长大了不少,但是和红红比起来,差距还是相当明显的,它如果对我下手的话,我又该如何应对呢?

    要知道我上一次之所以能够反杀,是凭借着大蒜的味道,可是那条极品红龙鱼对大蒜过敏,并不代表着所有的极品红龙鱼都对大蒜过敏哟。况且,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我嘴里的大蒜味恐怕已经挥发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,鱼泡泡刚一离开,我就提高了警惕。好在这个鱼缸够大,里面还有一座小小的假山,实在不行的话,我就和红红打游击,只要能撑到鱼泡泡洗澡回来,或者撑够十二小时,等我重新变回人形的时候,那么就根本没有任何理由,要惧怕这样一条鱼了。

    我想的够多,可是我没想到红红对我的态度却是另外一个样子的。这不,鱼泡泡前脚刚走,她后脚就摇着尾巴贴了上来。我感觉得出来,那位漂亮的红红对我不但没有敌意,而且还带着超乎寻常的热情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娇滴滴的:“小兄弟,我寂寞了很久,难得主人送你这么一个大帅哥来和我作伴。你还在等什么呢?趁着主人不在,你和我去假山后面吧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,一边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往我身上打量,看那样子,只要我和她去了假山后面,那么她肯定在第一时间把我生吞活剥了。当然,这种生吞活剥是另一种形式的。

    俗话说,住了三年监,老母猪赛貂蝉。而这位红红想必是一个道理,她孤单了这么久,好不容易看到我这么一个异性,采取一些超常规手段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一直到现在,我还不知道鱼的性别是如何鉴定的,她就是再风情万种,我也不会有那方面的想法。

    我就索性装起了糊涂:“美女,去假山后面做什么?有什么事直接说吧。反正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,又不熟!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,见外了不是?叫我姐姐就成了。”红红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,一句话没说完,就又黏在了我身上,“小弟弟,大晌午的,主人又在洗澡,这个地方也没外人来,难道你不想和姐姐我一起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按照鱼的眼光来看,红红当然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美女,可是我的眼光是人啊,所以想一把推开她,可是一抬手,却有一种正好碰到了那处高高的山峰的感觉,不会吧,一定是幻觉,红红只是一条鱼而已,于是我只能是不住地后退:“别这样,你是美女吗,就应该矜持一点儿!”

    我一个大男人,竟然被她活活逼到了假山后面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只听她咯咯笑了起来,“小弟弟,什么矜持不矜持的?话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吗?姐姐我是真心和你过日子的,你还有啥闹心的呢?你这人咋这个样子,姐姐我一个大美女,怎么倒贴着你还有啥不乐意呢?和你说句实话吧,如果不是这个浴缸里只有我们两个的话,你以为我能看上你吗?”

    我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了,心里面欲哭无泪,自己如果真的让这么一条鱼给强了的话,到哪儿说理去?

    正在这时候,红红突然变身了,竟然变成了一个人,一个具备着魔鬼身材的红衣女子,难怪我刚才推她的感觉不同。

    可是她在变身的同时,说话的语气和对待我的态度也变了,她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对分水峨眉刺,顶住了我的咽喉:“小子,说吧,到底是谁派你来的?你这么费尽心机接近我们泡泡公主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傻眼了,没想到鱼泡泡还是什么公主,而这位变身为极品红龙鱼的红红,有可能就是她的保镖。

    看我不说话,红红手里的峨眉刺又往前送了一下:“你说不说?不说的话,本姑娘直接废了你!”

    我连忙摇起了头:“美女,你说什么呢?我听不懂。我不就是一条鱼吗?还能是谁派来的?是鱼泡泡姑娘,刚刚从鱼市场把我带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装蒜!你虽然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灵力的迹象,但是但本姑娘刚刚的亲热态度下,你这么一条血气方刚的鱼,怎么可能扛得住?”

    红红看来并不好骗,呵呵笑道:“所以说,仅仅凭借着那一点,本姑娘就敢断定,你不是一条鱼,而是别的生物,甚至可能是别有用心的人!”

    我不得不佩服这位红红姑娘的直觉,但是这种事打死也不能承认呀。毕竟女人心,海底针,我现在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,一旦承认了,万一她为了鱼泡泡的安全,直接把我灭了怎么办?所以说,这种事情打死都不能认的。

    于是,我冷笑了两声:“美女,人都说胸大无脑,我以为你是个例外呢?没想到是自己走了眼。人?你见过像我这样怂的人吗?你见过有人会乐意变成一条不能自保的鱼的吗?”

    红红半信半疑地说:“你真的是一条鱼?不可能呀,那我怎么会从你嘴里闻到了一股大蒜味?我只听说人会吃大蒜,可是还从来没听说过鱼还会吃大蒜呀!”

    成也大蒜,败也大蒜!正因为我嘴里的大蒜味,让我在鱼市场绝处逢生,但还是我嘴里的大蒜味,竟然让红红起了疑心。没办法,没想到这一次的蒜味如此持久,这么长时间,竟然还没有散去。

    打死都不能承认!虽然说这个谎并不好圆,但是我至少也得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个吗……”我的脑袋瓜子迅速的转动着,突然眼前一亮:“这件事说起来,连我自己都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红红俏脸一沉:“哦?既然连你自己都不相信,那么本姑娘就更不会相信了,那样的话,你还是不要说了。让本姑娘直接送你上路得了!”

    红红越是这样说,我心里反而越是有底。因为咬人的狗不叫,她如果真的想把我解决掉的话,直接把手往前一送就可以了,用不着和我废话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这么说,就是想听我说出一个子丑寅卯来,因为谁都有好奇心,而且女人的好奇心更甚。

    可是女人都是好面子的,越漂亮的女人越是好面子。而红红既然好面子,那我就给她,反正面子又不要钱。

    我连忙配合道:“美女上下留情。俗话说,上天有好生之德,像你这样的美女,怎么能乱杀无辜呢?”

    红红冷笑起来:“你还说自己不是人?你如果是一条平凡的鱼的话,那么怎么会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?”

    不过她有来言,我有去语:“美女,你知道吗?我以前的主人说话就这么喜欢吊书袋子,所以我耳濡目染的,就学会了一些。还别说,我以前的主人真是一个奇葩,一个世所罕见的奇葩,我嘴里的大蒜味就是拜他所赐。如今想起来,我还是心有余悸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