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然不出我的所料,这一次,红红被我彻底勾起来了好奇心,竟然不知不觉得把分水峨眉刺挪开了一些:“你以前的主人,到底有多奇葩,说来让本姑娘听听!不过我可警告你,你如果敢骗我的话,本姑娘就要了你的小命!”

    “像你这么漂亮的大美女,我怎么可能骗呢?”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所以该服软的时候必须得服软。

    我缓了缓,然后说道:“我以前那个主人最喜欢吃大蒜了,每天最少吃七八头大蒜,称得上是无蒜不欢。而且不但他一个人吃,还逼着家里的所有宠物都吃,还美其名曰,打算杀毒,吃了多身体有好处。你说你让狗呀猫呀吃大蒜也就罢了,可是他竟然每天都在我的鱼饲料里也拌着大蒜。美女,你说摊上一个这么奇葩的主人,你说我命苦不命苦?”

    为了让画面更加逼真一些,说着说着,我的眼泪都下来了:“幸亏遇到了现在这个主人,把我买了下来,她也是怕你寂寞,说要我回来和你做个伴。主人待你很不错,可惜的是她并不知道你不仅仅是一条极品红龙鱼呀!”

    红红的心软,被我这么一说,她的眼圈也红了,当即就把分水峨眉刺收了起来:“那是,小公主是个善良的人,不管她知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,可是她对我真是没说的,简直比亲姐妹还亲。”

    红红说着,抹了一把眼泪,然后又对我说道:“你是叫明明是吧,既然你被泡泡公主从外面带了回来,那就说明我们有缘,只要你以后乖乖的,那么我就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既然危险已经解除,我一见到美女就管不住嘴的毛病又犯了:“美女,怎么样才算乖乖的?是不是答应和你一起去做那种有意义的事情,才算是乖乖的呀?可是我刚刚没答应,实是不是就不乖了呢?那我反悔行不行?像你这样的大美女,说句心里话,拒绝起来也是非常困难的。”

    红红的脸红了,啐了我这一口:“原来你这条鱼,也挺不正经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香!”我索性把厚脸皮进行到底:“美女,各凭各良心,我们两个到底是谁先不正经的?”

    红红的脸更红了:“本姑娘刚才只是在试探你而已。你最好把那件事忘了,要不有你的苦头吃。”

    开玩笑也要适可而止,毕竟真要把红红惹急了,吃亏的绝对是我。所以这个时候,我非常明智的选择了闭嘴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红红嘟了嘟嘴。不得不说,她的烈焰红唇,真的是非常带感。

    这时,门响了,看来是鱼泡泡已经洗完澡了。红红急忙摇身一变,又变成了极品红龙鱼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,然后一把把我摁在了地上:“小子,本姑娘警告你呀,不该说的话千万不要乱说,要不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,让你做一条哑巴鱼!”

    “千万别!人家是靠脸吃饭,而我是靠嘴吃饭,我如果成了一个哑巴鱼,那么就没人陪你聊天了。那你岂不是要寂寞死?”看红红又要发飙,我连忙笑了笑:“红红姑娘你就放心吧,我是不会多嘴的。况且,我就是想多嘴,主人也听不懂我说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门被推开了,鱼泡泡裹着一条大毛巾就走了进来,一头乌黑的长发湿漉漉的,嗯,传说中美人出浴的样子,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等她走得近了,因为我的半边脸贴在鱼缸底部的沙子上,只看到一截滑若凝脂的小腿,还有一双粉红色的拖鞋,式样很漂亮,但更漂亮的是脚趾,修长而白皙,看上去那么可爱,按照书上写的,应该是希腊脚,艺术家或者心灵手巧者的专用脚。

    可能是红红也没想到,鱼泡泡头发也没擦干,就在鱼缸前蹲了下来,连忙松开了我,然后悄悄使劲拧了我一把:“你这一条流氓鱼,再敢胡看乱看的话,信不信本姑娘把你眼珠子抠出来?”

    我撇了撇嘴:“美女,你虽然长得漂亮,但是也未免太男人婆了。像你这样的,小心嫁不出去哟!”

    红红郑重地说道:“我这辈子就没打算嫁人。反正公主在哪儿,我就在那里,不离不弃!”

    鱼泡泡在鱼缸面前蹲了下来:“你们两个在聊什么呢?这么热火朝天的?明明,怎么我刚刚好像感觉你在说嫁人什么滴,你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看上我们家红红了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鱼泡泡竟然真的能感觉到我说的话,这真的是太神奇了。不过听鱼泡泡这么一说,红红被闹了一个大红脸,用尾巴拍了一个大水花,就躲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鱼泡泡摇了摇头:“没想到红红还挺害羞,没关系的,等你们混熟了,只怕不等我这个媒人撺掇,你们两个就自己看对眼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突然外面客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,鱼泡泡出去接了之后,就回来开始换衣服,一边换一边对着鱼缸说道:“你们两个在家里乖乖的,我出去有点事,等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刚刚是美人出浴,现在有事每人大换衣,这福利也未免太好了。而且面对这一切,我还是心安理得的,毕竟就算是以后被胡薄荷知道了,也怪不到我头上。因为前前后后,我都是被动的。

    鱼泡泡一走,屋里顿时静了下来。而红红可能是不好意思了,躲在假山那边也没过来和我聊天。没过来就没过来吧,我正好借着这个机会,好好的睡上一觉,我算了算时间,说不定等我一觉醒来的时候,已经能够变回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我刚刚闭上眼睛,却突然想起了一个棘手的问题,如今我和红红同在一个屋檐下,到时候我如果变成了人,那么红红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如果是别的事的话,我大不了一走了之,可是现在求鱼泡泡治病救人的事情,八字还没有一撇呢,就这么走了,岂不是前功尽弃?重新再变成明明这条鱼吧,红红肯定不会答应。那我是不是,应该提前向她坦白一切呢?

    不行,如今我还没有自保的能力,这件事还是到时候再说吧。实在不行的话,就把她拿下,送到胡薄荷那里呆上一段时间,等我把事情办妥了,再送她回来。反正鱼泡泡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,只知道她是一条叫红红的鱼。

    我就那么琢磨着,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我睡得正香呢,忽然只听轰隆一声,被惊醒了。我睁开眼一看,只见鱼缸里水花四溅,就连假山都开始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大跳,如果假山倒了的话,我非得被砸成肉泥不可,还是赶紧跑吧,至于红红,我并不担心,以她的本事,这个假山就是再大上一百倍,也伤不了她一根毫毛。

    可是等我跑到边上的时候,才发现并不是假山要倒塌了,而是鱼缸里突然跳进来一个不速之客,胖胖的大头,大大的嘴,长长的两根胡须,还有一对活灵活现狡猾的眼睛,竟然是一条鲶鱼!

    鱼缸里怎么会进来一条鲶鱼?这里又不是在河里?难道是鱼泡泡回来了,又买了一条鲶鱼回来?不可能吧,我还没见过谁拿鲶鱼做宠物的。

    等等,这条鲶鱼个头不小,而且我怎么看上那么眼熟呢?可是我绞尽脑汁,就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。毕竟,在我们人的眼里,所有的鲶鱼几乎都长得是一个模样。

    这时,红红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你是谁?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那条鲶鱼看了看红红:“你就是鱼泡泡养的那条红红吧,果然长得和她朋友圈里显示的一个样。像你这么漂亮的鱼,如果被我吃了的话,实在是可惜了。可是没法子,我只有吞了你,变成你的模样,才能够零距离接近鱼泡泡呀!”

    一听这声音,我立马就想起来了,因为这个声音太有特点了,就像是拿着铁锹在铁皮上划拉的声音,要多难听有多难听,要多刺耳就有多刺耳。

    而这条鲶鱼,正是我在青丘碰到的那个大鲶鱼,就是他把我引进了狐狸王廷的密道里,差一点儿用大石头把我和胡薄荷砸成肉泥,幸亏我时常走狗屎运,福大命大,不但没死,反而因祸得福,得了老狐狸王的数百年灵力和狐狸王廷的依葫芦画瓢,这才解了青丘的危难,把水族大军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大鲶鱼从密道消失之后,就不见了踪影。后来我问起结拜大哥三头蛟,竟然连他都不知道大鲶鱼的什么来历,可是没想到他竟然也来了滨海,并且和我一样,也打起了鱼泡泡的主意?不过我的本意是请鱼泡泡治病救人,而他看样子是要对鱼泡泡不利了。

    红红冷冷哼了一声:“哪里来的丑八怪?真是敢大言不惭?要知道这里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!你如果不怕硌着牙的话,就过来吞我呀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