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既然你这么急不可耐,那我也就不怜香惜玉了!”大鲶鱼说着,把大嘴一呲咧,露出了两排锋利的牙齿,然后张大了嘴,朝红红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鲶鱼的体型够大只,幸亏这个鱼缸也挺大,但他差一点儿就把鱼缸塞满了,难怪它他进来的时候,那个假山乱晃呢。所以,他只需要轻轻一扑,就几乎把红红锁定了。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大鲶鱼的厉害,如果面对面交手的话,红红想要赢他,只怕并不容易。但是他好像并不知道红红也是一个修行者,红红如果以有心算无心的话,暂时肯定吃不了亏。

    果然,当大鲶鱼的血盆大口就要将红红一口吞下去的时候,红红突然变身了,一对分水峨眉刺横扫过来,打落了大鲶鱼半边的牙齿。

    大鲶鱼气的嗷嗷乱叫:“不知死活的臭丫头,原来你还是一个修行者,这样岂不是更好了,只要把你吞了,爷爷我的修为就会增强不少。”

    大鲶鱼的身手何等了得,当初他在青丘城,也是如入无人之境的。红红虽然也很厉害,但是正面交锋,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。

    两个人只不过斗了七八个回合,大鲶鱼瞅准了一个破绽,飞起一脚,把红红踢飞了出去,重重地撞在了鱼缸上。幸好这个鱼缸很结实,否则如果鱼缸破了的话,对他们两个影响不大,而我只怕就要玩完了。

    不行,绝对不能在让他们继续打下去,再打的话,鱼缸早晚都得被弄破了,可是我如今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鱼,身上没有任何的灵力,我能有什么办法呢?

    再者说了,我来这里,目的是求鱼泡泡给胡力大哥疗伤,如果我眼睁睁看着红红被大鲶鱼吃掉的话,那么自己心里这一关,只怕就过不去。毕竟,我还真的做不到见死不救。

    况且,大鲶鱼吃掉红红之后,迟早会发现我的。那么到时候,只怕我也难逃此劫。所以说,救红红就是救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怎么救?我的确是一个世界性难题,我如果冒冒失失冲上去的话,只怕还不够大鲶鱼塞牙缝的。

    就在我绞尽脑汁,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的时候,小雪突然在我脑海里出现了:“唉,枉你一向自夸自己运气好,可是我怎么觉得你的运气差的要命呢?”

    我苦笑着说道:“可能狗屎被我踩完了呗!”

    小雪叹了口气:“没办法,谁让我摊上你这么一个弱鸡的主人呢?我总不能看着你你死呀!”

    我一时间笑逐颜开:“我的好小雪,你是不是要教我《狮经》上的技法?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。你会的东西不少了,可是你现在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鱼,就算是学会的再多,这时候也用不上。看来,只有本大美女亲自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我脱口而出:“你亲自出手!你怎么出手?你如今在我的脑海里,难道也要让大鲶鱼跑进我的脑海里的和你决一雌雄吗?”

    小雪呵呵一笑:“这就要发挥你的聪明才智了,只要你能把大鲶鱼骗过来,比如说你的嘴巴贴着他的耳朵,这么近的距离,那么我就能用狮子吼将他震晕,然后你再把他吃掉,这样不就一了百了啦!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傻眼了:“什么?把大鲶鱼骗过来?然后还要用我的嘴巴对准他的耳朵?这可能吗?我和大鲶鱼非亲非故的,他为什么要听我的呢?”

    小雪笑了:“这叫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。只要你把大鲶鱼骗过来,那么我就负责把他震晕,如果你没这个本事,那我就爱莫能助了!”

    没办法,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。因为在我和小雪对话,这屁大点工夫,红红又挨了四五脚,这个玻璃鱼缸随时都有破碎的危险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鲶鱼又是一脚,踹在了红红的前胸,只听得她一声惨叫,飞了出去,又是重重撞在了鱼缸壁上,眼看是一时半会儿缓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大鲶鱼这厮心可真够狠的,一点儿也不知道怜香惜玉。

    “美女,对不起了,你那位小公主快要回来了,所以我必须马上吃掉你才行!”

    大鲶鱼说着,一步步朝红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能再犹豫下去了,我急忙叫道:“大鲶鱼,住手,我有话说!”

    “何方高人?是否现身一见!”大鲶鱼吓了一大跳,全身上下都戒备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看到我是一条小鱼,而且身上没有任何灵力波动的时候,不由得磨了磨牙齿,笑道:“没想到假山后面还藏着这么一条小东西?你是谁?为什么会认得我?”

    “大鲶鱼爷爷威名远扬,水族世界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”我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,我把水族的人捋了一遍,发觉只有那个高深莫测的万年龟,才有可能是大鲶鱼的靠山,因为当初我在议事大厅的时候,他对我的态度非常暧昧,而且他好像知道我已经学会了依葫芦画瓢。

    所以,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说了一句:“大鲶鱼爷爷,我是万年龟爷爷麾下的一个眼线,是被他老人家派到这里监视鱼泡泡的。”

    我虽然说的很像那么回事,但是大鲶鱼非常狡猾,半信半疑地说道:“怎么可能?龟族长麾下怎么可能会有你这种弱鸡?”

    我早就知道大鲶鱼会这么问,所以答案已经准备好了:“大鲶鱼爷爷,我是弱鸡不假,但是弱鸡有弱鸡的用处,我如果身上有灵力波动的话,那么就不可能来到这里,而且还能取得这位红红姑娘的信任!”

    我这一句话刚好被红红听到,她啐了我一口道:“原来你是万年龟的眼线?难怪我觉得你不正常呢?只要我今天不死,一定要把你这厮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红红虽然对我咬牙切齿的,但是她的话无疑给了我一次神助攻,也让我瞬间取得了大鲶鱼的信任。

    大鲶鱼冲我点了点头:“小子,好好干,只要这一次我们顺利抓了鱼泡泡,那么我就在龟族长那里为你庆功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鲶鱼爷爷!”我故意小声说道:“我有一个重大秘密,要向爷爷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!”大鲶鱼嘟囔了一句:“反正这里又没有外人,至于这位红红姑娘,她已经是将死之人,就算是知道了什么秘密,也只有带进本大爷的肚子里了。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说道:“事关重大,再者说,隔墙有耳,万一被听了去,就麻烦了。所以说,这个秘密我只能对着爷爷你的耳根说。”

    大鲶鱼有些不耐烦了,这时候,红红蹦了一句:“你这厮真是悲哀,大鲶鱼根本就不相信你,你还那些热脸蹭人家的冷屁股?就你这弱不经风的样子,就算是心存不良,也不能把大鲶鱼怎么样?别说什么悄悄话了,人家就是站在那儿,任凭你拿刀砍,你也不能伤他一根汗毛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说的在理,这小子就算是想暗算我,也没有那个本事!”不得不说,红红这番话让大鲶鱼撑不住了,他也是个爱面子的人,说话间大摇大摆的走到了我的跟前:“有话快说,鱼泡泡快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这就说!这就说!”我带着一脸的谦卑的笑,然后把嘴巴对准了大鲶鱼的耳朵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一声大吼传了过去,大鲶鱼的七窍竟然被震出血来了,而我更惨,一个跟头栽了出去,半天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小雪叫了起来: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赶紧过去把大鲶鱼解决掉,他只是晕过去而已,一旦等他醒过来,就连我也没有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这就去!这就去?”可是当我爬起来,游到大鲶鱼跟前的时候,才知道他是如何的一个庞然大物,这就是十个我也吃不掉人家呀!

    然而,为了活命,吃不掉我也得硬着头皮吃。当然,还得邀请红红过来一起吃。

    大鱼吃小鱼,并不是天经地义的。就像我和红红现在这样,小鱼也是可以吃掉大鱼的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我大鲶鱼一生好强,竟然死在你这小子手里!”就当我们两个吃了一半的时候,大鲶鱼突然醒了过来,虽然他已经没了半截身子,但是最后一击还是挺吓人的,尾巴一甩,就把玻璃鱼缸打碎了。

    特么滴,这厮临死还想拉一个垫背的。

    鱼缸一破,水不一会儿就流走了,而红红则变成了人形,看着垂死挣扎的我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是为何而来?但你刚刚救过我,那么我也不能见死不救,咱们两个算是扯平了,谁也不欠谁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把我捡了起来,然后扔到了隔壁厨房的水龙头下面,当然,水龙头也被她打开了。

    吃掉了大鲶鱼以后,我觉得浑身上下燥热,就像当初老狐狸王给我数百年灵力一样,当然大鲶鱼的灵力没有老狐狸王厉害,但是至少也有上百年了。

    我觉得自己一下子进化了不少。

    我被水龙头淋了大概半个小时,变身时间到了,我终于变回了人形,可全身就像是落汤鸡似的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