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我准备找东西擦一擦的时候,门开了,鱼泡泡回来了,指着我大声叫了起来:“你是谁?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是谁?”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突然,我看到水池子里,有两条鱼在游来游去,一条是红红,另一条不就是我吗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这时候,小雪告诉我,那条鱼是我的化身,等我想变成鱼的时候,还可以随时回来。

    这个好!我灵机一动,急忙说道:“我是自来水公司的,来隔壁修水管,发现这边漏水,就从阳台上怕了过来,一看是鱼缸碎了,而这两条鱼在地上快要死了,我就把他们捡了起来,放进了水池子里。”

    我虽然是急中生智,但是这番话还是破绽百出的,然而鱼泡泡竟然相信了。不到让我去她的卫生间洗了澡,而且还给我留了电话,约我傍晚时分,到滨海雅筑坐坐,她要好好答谢我了。

    难得有这么一个好机会,我自然慌不迭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傍晚很快就来了,我也没特意打扮,就直接去赴约了。

    到了大门口,我打眼一瞟,只见滨海雅筑的大门口站着一个女人,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,她身穿一条纯白色的小吊带短裙,一头秀发很随意的盘着,是那种很流行的丸子头,小巧的脚上穿着一双白色水晶鞋,把她的两条大长腿衬托得更加有型,纯真之中还有些成熟,正是约我前来的鱼泡泡。

    鱼泡泡的颜值本来就是最顶尖的,眼睛水汪汪的,但让人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轻浮,反而在顾盼神飞之中,让人心中燃起一种去保护她的欲望。

    我刚要过去打招呼,忽然被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抢了先:“哟嗬,这不是鱼老板吗?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了,这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哟!”

    “董贤,我在这儿约个朋友,你先去忙吧。”鱼泡泡的眼中飘过一丝厌恶,但总的来说,言语还是相当得体的。

    这个不用问,我也猜的出来,这位名叫董贤的家伙,没少纠缠她。

    “等等,鱼老板?”听董贤这么一声称呼,我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,那就是,我一直到现在,还不知道鱼泡泡是做什么的,难道她就是滨海雅筑传说中的那位美女老板。

    我心里不由得埋怨起了胡飞,怎么基本的信息,他也没知会我一声,简直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董贤并没有走开,反而像狗皮膏药似的贴了上去:“鱼老板,我给你开出的条件,你考虑好了没?要么,把滨海雅筑转让给我,要么,你嫁给我,这样你不但能继续做这里的老板,而且我们董家所有的产业,也都有你来执掌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    鱼泡泡的火气上来了:“董贤,你们董家的产业我没有丝毫的兴趣,而且滨海雅筑说什么我也不会转让的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!”

    “泡泡,说真的,你生气的样子好迷人!”董贤厚颜无耻地说道:“你说不转让就不转让吗?要知道,在滨海,我姓董的说话,还是有点用出的。你如果惹恼了我,那么这里的生意就别想再做下去了!”

    这分明是赤果果的威胁呀,这位董贤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,竟然说话如此气粗。

    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董贤,只见他浑身上下都是名牌,脖子上挂着指头粗细的金项链,手腕上带着金表,一看就知道是那位暴发户家里的公子。

    更让我吃惊的是,我在他身上发现有灵力的存在,虽然不是非常高明,但是比起胡飞已经算是稍胜一筹了。

    这厮留着一个大背头,头发上不知道上了多少油,只怕苍蝇在上面都站不住脚,一双色眼不由自主的在鱼泡泡胸前瞟来瞟去,眼神里全是贪婪。

    鱼泡泡被这么一个家伙盯着,肯定不那么舒服,皱了皱眉头说道:“董贤,我还有客人,你走不走,不走的话,我叫保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哟嗬,你们家的保安有多厉害,要知道上门都是客,哪有往外赶人的道理,难道我来这里消费掏不起钱吗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董贤还是有两把刷子的,几句话就让鱼泡泡哑口无言了。

    这时,鱼泡泡一抬头,看到了我,不由得眼前一亮:“李明,你怎么才来?”

    说着,她走过来亲热地拉住了我的手,然后小声说道:“李明,我被一个家伙缠上了,借你做一次挡箭牌。”

    “乐意为美女效劳!”我拉着鱼泡泡柔若无骨的小手,然后大步走向了董贤:“董贤是吧,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李明,是鱼泡泡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男朋友?”董贤的脸色变了,竟然咆哮起来:“鱼老板,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鱼泡泡笑了:“董贤,你是我什么人?难道我谈恋爱还要向你汇报?你又不是我上司,更不是我老爸!”

    董贤的眼珠子一转,“鱼老板,你从哪里找来的挡箭牌?你看看,这一身穿戴,全是地摊货,大概还不到两百块吧!”

    鱼泡泡哼了一声:“什么挡箭牌,他就是我正儿八经的男朋友!”

    “正儿八经的男朋友?”董贤笑了,走到我面前,很嚣张地说道:“小子,我不知道你是鱼老板花多少钱雇来的托,听我良言相劝,本少爷你是惹不起的,趁早滚开,要不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我存心逗他:“还真让你猜猜对了,我就是鱼老板雇来的托,她给了我两百块呢?我现在如果走了的话,这两百块钱不就打水漂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两百块?哈哈,两百块!”董贤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:“这样吧,我给你两千,你赶紧滚!”

    “两千呀,顶住我在工地搬十天的砖了,可是我娘告诉我,答应别人的事情一定要做到。我不能为了区区两千块钱,就忘了我娘的教导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着,用炙热的眼神盯着董贤的金项链看。

    董贤当然是个明白人,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,呵呵笑道:“闹了半天,你小子是看上我的金项链了。好,今天大爷心情好,你小子也有意思,就让你撞一次大运,这条金项链就赏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董贤说着,把那条大拇指粗的金项链取了下来,递到了我的手里:“小子,这一次满意了吧,满意了赶紧拿着东西滚,省得在这里做电灯泡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金子呀,这恐怕有四五百克,值好几万了吧。说句实话,我这辈子还没拿过这么重的黄金呢?”

    我装作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董贤有些不耐烦了:“你小子赶紧滚,回家好好看,也没人管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条金项链确实不错,不过我娘还说了,狗带过的东西,人是不能再带的,那样晦气!”

    我说着,把金项链丢到了地上,然后大脚踩上去,使劲搓了几个来回,那条链子就有些面目全非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不是找死!”董贤一捏拳头,就要往我身上抡,我等的就是这一刻,他只要敢先动手,那么我之前有十种方法让他摔一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可是,没找到这家伙的拳头到了我面前,却突然收了回去:“当着我们家泡泡的面,我不想和你动粗,这样吧,你要么马上滚,要么立马赔我的金项链!”

    董贤以为这样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,因为看我的穿戴,是不可能一下子拿出来这么多钱的。

    鱼泡泡连忙说道:“你的金项链多少钱,我来赔!”

    “堂堂的鱼老板当然能赔的起这么一条链子!”董贤说着,突然话锋一转,把矛头对准了我:“只是不知道我们这位李明先生,愿不愿意由鱼老板来赔呢?因为鱼老板把钱一拿出来,你小子吃软饭的名声就算是坐实了。”

    这位董贤原来并不是外表上那么鲁莽,竟然知道用激将法来激我,可惜的是,他找错了对象,因为在我的纳戒里,随随便便拿出一样东西来,都够卖几十条那样子的金项链了。

    “吃软饭肯定是不可能的,因为我李某人从来都是自己养老婆。”我说着,拿出了一条蒜条金,递到了董贤的手里:“不知道这块金子,值不值你那条金链子呢?”

    “又想拿假货来蒙我?”董贤拿起蒜条金看了看,不由得脸色大变:“你从哪儿得来的蒜条金?这根本不是这个世界该有的东西!”

    一听他说出这么一句话,我就知道,他已经感受到了蒜条金上面灵气的波动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就算是我捡的好了!你的金项链我已经赔给你了,你是不是该让路,让我们两个进去呢?”

    董贤一撇嘴:“一块金子就想赶我走呀?你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!”

    “一块金子不够,那么十块呢?”我不由分说,从纳戒里拿出了十块蒜条金,扔到了董贤的脚下:“我如果是你,就捡起金子,赶紧滚,省得打扰大爷我的雅兴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