旁边的几位看上去是滨海雅筑的熟客,看不惯马成龙仗势欺人的架势,所以都纷纷站出来说话了。

    只听?啪的一声,马成龙当即就拍了桌子:“怎么啦?你们知不知道扰乱执法是要蹲大牢的。你们吃你们的饭,吃饱了就立马走人。我们的闲事可不是谁想管就能管的!”

    那几个客人看马成龙搬出来执法机关的架势,又扣了这么一大顶帽子下来,顿时吓得不敢吭声了。自古以来,民不与官斗,这个传统在民间还有相当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别人不吭声可以,但是鱼泡泡作为当事人,她不吭声是不行的:“马副队长,你一口一个我们滨海雅筑违规经营,请把证据拿出来再说。如果没有证据的话,我会去上级机关投诉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,这个鱼泡泡能够撑起滨海雅筑这样的产业,说她一句巾帼不让须眉也不为过。不过这个马成龙肯定是收了董贤不少好处,他既然胆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找茬,那么肯定是做足了功课。这就叫不打没把握之仗。

    果然,马成龙冷冷一笑:“鱼泡泡,你这分明是想要顽固到底呀,我警告你,和我们对抗是没有好结果的。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,从现在开始,你们滨海雅筑的营业执照被吊销了,什么时候能够重新营业,等我们的处理结果下来再说。这也就是说,你们滨海雅筑从现在就可以开始歇业了。”

    鱼泡泡当然一千一万个不服: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马成龙傲然道:“就凭我们是执法者!鱼泡泡,请把营业执照拿出来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鱼泡泡语塞了。不管怎么样,她终究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,社会经验并不是那么丰富,也没有胆量和勇气和执法队对着干。

    鱼泡泡这么一示弱,却给了马成龙勇气,只见他把手一挥,厉声喝道:“鱼泡泡,你这是不合作不配合吗?来呀,给我仔仔细细地查,请无关人员离开,吊销这里的营业执照,把这里封了!”

    一看马成龙要玩真的了,那些客人嘴里嘟囔着,都不情不愿的走了出去,但是来这里的客人最起码的素质还是有的,纷纷去吧台把账结了才才离开。

    鱼泡泡有些傻眼了,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了我。

    马成龙这才发现了我的存在,他的眼光很是老辣,大概是看我没穿这里的制服,就不客气地说:“你应该不是这里的员工吧,难道没听见我刚才说的话吗?无关人员请离开!”

    “听见了啊,本人的耳朵也没塞驴毛!”我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可我并不是什么无关人员啊,为什么要离开呢?”

    马成龙被我一连串夹枪带棒的话呛得心里有气:“那你是谁?报上你的名字!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管得着吗?你又不是警察!”

    马成龙气坏了,刚要发作,却见董贤乐呵呵地走了过来:“这不是马大队长吗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董科长,我在这里执行公务。怎么,你来这里吃饭吗?非常抱歉,这里已经被我们执法大队查封了。”

    马成龙的表情非常严肃,两个人一唱一和地演着戏,真的是非常蹩脚的演员。

    董贤笑得很开心:“哎呀,马副大队长,不要这样认真吗,这位鱼老板是我的朋友,你就给我个面子,这件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马成龙故意装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:“董科长,你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?刚好你来了,之前有人举报,说滨海雅筑非法经营,有出售假烟假酒现象,所以就带人过来了。既然这位鱼老板是你的朋友,那你就去劝劝她,让她配合我们调查,尽块营业执照拿过来。你是我们内部领导,应该知道和我们对着干的严重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麻烦马副大队长稍等片刻,让我过去问问情况再说。”

    董贤这厮说着,假惺惺的走了过来,对着鱼泡泡笑逐颜开:“泡泡,听我一句劝,你还是把营业执照拿出来再说吧!”

    我还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!我本来想和董贤好好玩玩的,可是那一霎那间,我走了一些想打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我知道鱼泡泡不是笨人,她能够做起这么大的生意,如果很笨的话,是不可能做得起来的。她当然能够看出来,这个马成龙就是董贤的托,如果不是董贤暗中使坏的话,那么这个马成龙就不可能出现。

    况且这个董贤的手段也太拙劣了,你如果是来调解的话,你一个堂堂大科长,随便一句话便就能让马成龙就地消失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欲盖弥彰。有一句话说得好,当你自以为很聪明的时候,却忘了自己却是那个傻逼,最大的傻逼。

    就这还特么滴好意思说是鱼泡泡的朋友?鱼泡泡有你这样的朋友真的是倒八辈子霉了。

    滨海雅筑的员工虽然一个个敢怒不敢言,但是看向董贤的眼神,都充满着鄙视,赤果果的鄙视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他们只是普通人,当然知道董贤不好惹,他自己是科长不说,他老爸还是青丘集团的执行董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青丘集团可是巨无霸,行业龙头,这个集团的领导人那可是和市里的大人物称兄道弟的存在,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。他们能够用鄙视的眼神看着董贤,已经是难得可贵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叫我也没有想到,一向文静的鱼泡泡竟然发飙了:“董贤,你还是不是男人?是男人的话,就明着来。背地里搞这些下三滥的小动作,真是吧你们家八辈子的人都给丢光了。我知道你想干什么,但是想要我的滨海雅筑,门都没有。我就是拼着不要这家店了,也不会好过你这个杂碎!”

    鱼泡泡的突然发飙,一下子震惊全场!

    我也是暗自摇头,能让一个有素质的女人,变得粗鲁起来,看来这个董贤也真够卑鄙的。

    我的眼底猛地闪过一道冷芒,没想到鱼泡泡竟然都有破罐子破摔的想法了,看得出来,鱼泡泡在这里花费了太多的心血,可是与身外之物比起来,鱼泡泡更加在乎的是自己的尊严。

    我看了董贤一眼,你这厮既然自己送上门来了,那我不打你的脸,打谁的脸呢?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董贤的脸上也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马成龙既然是来给董贤撑腰的,那他就不能在旁边看着,当场就发作了:“董科长,不是我不给你面子,不好意思了,这个鱼泡泡实在是胆大妄为,请你让开,今天我一顶定把滨海雅筑查一个底朝天!”

    既然伪装者的面具已经揭下,那么董贤就露出来了本来面目:“老马,这件事你就看着办吧,按照法律法规来,该怎么着就怎么着!最好将这里弄关门,到时候拍卖的时候,我来竞标,到时候咱们也尝尝做老板的滋味!”

    说着,董贤得意忘形地看了鱼泡泡一眼:“泡泡,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,你如果答应做我女朋友的话,什么事都好商量!”

    “做你女朋友?”鱼泡泡一笑起来,大厅里的摆放的各种鲜花仿佛一下子都失去了颜色。

    董贤又惊又喜:“怎么?你答应了?”

    鱼泡泡突然一口啐到了董贤的脸上:“答应你个大头鬼!就你这熊样,本姑娘怎么能看得上呢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无情,那就别怪我无义了!”董贤冷冷的看了马成龙一眼:“老马,就看你的了!”

    马成龙看来做这种事情是一把好手,说话一套一套的,拿起来大帽子就压人:“鱼泡泡,你如此肆无忌惮的威胁公务人员,看来你这个人有问题,滨海雅筑的问题也不小。我现在代表工商局执法大队,勒令你马上交出营业执照,歇业整顿!来呀,大伙挨着门给我查,就是挖地三尺,也要把问题找出来!”这位马成龙一打起官腔,果然是霸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呀?老板,要不就把营业执照给他们算了?”

    “老板,我们就算是全部失业,你也不能向董贤低头!”

    滨海雅筑的员工七嘴八舌地说着,可是不管是他们给鱼泡泡打气也好,或者是宽心也好,但是以他们的身份,却是不敢去阻止马成龙的人。

    鱼泡泡又对我看了一眼,那意思很明显,你看也看够了,到了你该说话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坐在一边的董贤敏锐的捕捉到了鱼泡泡的眼神,他嚣张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笑了起来:“我说鱼老板,你是不是指望着这小子力挽狂澜呢?我看人的眼光很准,我觉得这小子连吭声的胆量都没有。他只要敢乱动,那么扰乱执法的罪名就坐实了!到时候,我就是不动手,也有人请他去吃不掏钱的饭!”

    “董贤,你不是说我不敢吭声吗?那我偏要吭声给你看看!”

    我冲着董贤笑了笑,然后走向了马成龙:“马副大队长是吧,你好大的官威嘛,这么说你是真的要封了滨海雅筑了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