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成龙分明不把我放在眼里:“当然,怎么你不服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服!一千一万个不服!”我提高了嗓门,然后掷地有声地说:“这件事情从头到尾我都看着呢,你没有证据,这么执法是不符合规定的!”

    “符不符合规定我说了算,而不是你说了算,再敢瞎逼逼,小心把你抓起来!”

    马成龙不屑一顾地看着我,然后喝道:“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,也拦不住我,我如果不封了滨海雅筑,老子就不穿这身制服了!”

    我笑了:“马成龙,你信不信,你这身制服真的是穿到头了!”

    “吓唬我?老子就是吓大的!”马成龙冲着自己的手下喝道:“都瞎愣着干什么呢?看热闹呢?赶紧给我查!”

    在他的手下开始行动之后,马成龙走到我面前,带着一脸的挑衅:“臭小子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你算哪根小葱?竟然和我老马叫板?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你失去自由,到那时候,只怕你得跪下来求我。就凭你这个熊样,也想英雄救美?还是等下辈子吧!那位鱼老板是我们董科长的,只要是他看上的女人,从来都没有失手过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一声长笑,然后使出了无形之刀,悄悄对着马成龙的膝盖劈了一下,这小子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马副大队长,你知道自己错了,也不能跪下来呀,赶紧起来!”

    我装出一脸惊慌的去扶马成龙,却对着他的耳朵低声道:“识相的,带着你的人赶紧滚,否则我下一次就打的就不是你的膝盖,而是你的脑袋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对着远处的花瓶一抬手,一丈多远的花瓶,顿时就碎了。我冷声道:“不知道你的脑袋有没有那个花瓶结实呢?而且我就算是打碎了你的脑袋,也没人会说我是凶手,因为这么多人都是目击证人,你死亡的时候,我距离你有一丈多远。”

    马成龙吓得面如土色,连忙说道:“小哥真乃神人也,我有眼不识泰山,刚刚多有得罪,这就把人撤走,以后再也不来找滨海雅筑的麻烦了。不过,小哥得提防着董贤,他的父亲可是青丘集团的执行董事董和,在市里非常有影响力。”

    说着,马成龙一骨碌爬了起来,冲着那些手下喝道:“走了,走了,我请大伙喝酒去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面面相觑,其中一个问道:“头儿,不找证据了?”

    马成龙正在气头上,一个耳光就抽了过去:“找你麻痹,我的话没听见吗,我要请你们喝酒,还不快走!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这就走!”那人看马成龙不像是在开玩笑,连忙招呼了几声,带着人走了。

    董贤带着一脸的惊讶,拦住了马成龙的去路:“怎么啦?老马,你这是几个意思?事情没有办好,怎么就把人撤走了呢?”

    马成龙面无表情的说:“董科长,你们两个是神仙打架,就不要让我们这些小人物夹在中间难做了。对不起了,以后你的事我是说啥也不敢再管了!”

    说着,马成龙看都没看董贤一眼,直愣愣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咦!”人群里响起了惊叫声,他们都知道是我做的手脚,可是都不知道我用的是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董贤乐呵呵的走了过来:“哟嗬,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是个高人呀,神不知鬼不觉就把马成龙那帮人给吓跑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不装逼,更待何时?我微微笑了笑:“高人不敢当,只不过是你惹不起的人!”

    “在滨海市,就没有我董贤惹不起的人!”董贤狠声说道。

    我依然还在笑:“那是以前,但是自从我来到滨海之后,这句话已经过时了!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的太特么滴解气了,刚一出口,大厅里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。

    董贤铁青着脸说道:“本来我不想用特殊手段来对付一个凡人,可是你既然如此不知死活,那我就只好破例了。我告诉你一件事情,从来没有人敢在我董贤面前装逼,以为在我面前装逼的人,全都死翘翘了!”

    我知道董贤不是一般人,很有可能也是来自青丘,否则的话,他的父亲不可能成为青丘集团的执行董事。

    我记得我和胡薄荷在入职青丘集团那一天,见过董和的面,是一个深藏不露的老家伙。只不过我们当时只是打了一个招呼而已,并没有什么交情。

    当然,我也可以给董和一个面子,让他过来,把董贤领走,好好管教。

    但是我并不打算这么做,因为我想给鱼泡泡出气,出一口大大的恶气。再者说了,不好好收拾董贤一顿,只怕他今后还不安生,还得惹祸。

    所以,我哼了一声:“是吗?我等着你的破例!看咱们两个谁先死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董贤伸出了手,“小子,敢和我握个手吗?”

    按理说董贤的手掌并不大,可是从他的灵力波动来看,他是想用灵力来对我这个他认为的凡人。当然,他也不至于把我的手骨全部捏碎,我猜得到他的目的,就是把我捏的痛的哭爹叫娘,然后发誓不再纠缠鱼泡泡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握个手吗?都是男人谁怕谁?”

    我伸出手,然后我们两个人的手掌紧紧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我并没有暴露自己的实力,因为对我来说,董贤实在是太弱了,我只是让我的手掌变成了鱼一样滑溜,任凭他使劲捏,也捏不住。

    如果董贤聪明一点的话,从这个异常,还有马成龙诡异的离开,以及我身上的蒜条金,都能够让他联想到我的身份,从而悬崖勒马。

    可是这小子非但没有收手,反而变本加厉了。他看捏不住我的手,就想耍赖了,上前一步,一脚踩向了我的脚面。从他的动作来看,这一次他根本没有留手,这一脚如果踩实了,那我的脚面非得骨折不可。

    我心里有气,并不躲闪,而是手腕一翻,反手握住了他的手掌,然后轻轻一捏。这下子就好玩了,董贤的脚不但没有踩过来,而是还哭爹喊娘的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他刚刚想对我做的事情,我得先让他尝尝滋味才成。

    董贤还挺有骨气的,虽然嘴里喊着疼,但就是不求饶,反而恨声道:“原来你也是一个修行者,在这儿扮猪吃老虎,有意思吗?我承认你厉害,可是你有我爹厉害吗?他可是青丘狐族的外派长老,打了我,你承担得起他老人家的愤怒吗?”

    对青丘狐族来说,外派长老的地位稍稍逊色于总舵长老,但是也算是级高的存在了。然而,一个外派长老,还放不到我的眼里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是你自己眼瞎,还反过来埋怨我,青丘狐族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。其实,当你看到我能够拿出来十条蒜条金的时候,就应该知道我修行者的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董贤一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样子:“小子,赢了我全不了什么,你有胆子让我打一个电话吗?”

    我松开了手:“你打吧,随便打,不管你搬什么人过来,我都随时恭候大驾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可是你说的!”董贤揉了揉手,然后掏出手机,先后拨了两个号码,打通以后的说话内容也是如出一辙,大概意思就是,我被人欺负了,赶紧多带些高手,来滨海雅筑给我出气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之后,这下子还瞪了我一眼:“小子,你等着,你虽然比我厉害,但是我喊过来的人要牛逼多了,到时候有你好看。我如果是你,就赶紧把鱼泡泡让出来,然后再给我说几句好听的,否则的话,你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面不改色道:“我正要看看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呢?我希望你搬得救兵要给力一些,不要像你这般窝囊,那样岂不是无趣之极!”

    我说完,伸了一个懒腰,然后对鱼泡泡说道:“鱼老板,你就让大伙散了吧,该做的生意照做,有我在这儿,这个天塌不下来!”

    “谢了!”这两个字已经代表一切,鱼泡泡笑了笑,让众人都散了。

    我突然捂着肚子说道:“刚刚还没吃饱,这个小子就过来搅局,这样吧,你就再做几样好菜端上来,我要一边吃着,一边和董科长请来的救兵过招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,你说了算。”鱼泡泡对我言听计从,当即就吩咐人下去做菜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几个菜就做好了,就在大厅正中间,摆了满满一桌子,另外还有一瓶茅台。鱼泡泡亲自过来给我斟酒,我一边吃,一边喝,真的是惬意。

    董贤看不下去了:“我也要吃菜,我也要喝酒!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:“这个免谈,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,你如今可是我的俘虏,所以最好放老实一些,否则的话,我喝了酒之后,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,比如说捏某人的手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董贤的手现在肯定还在隐隐作疼呢,吃一堑长一智,所以他顿时吓得不吭声了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