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当我看到鱼泡泡那张花容失色的俏脸事,顿时改变了主意,因为我如果那样做了,鱼泡泡不知道要有多担心呢。为了不让她为我担心,那么就只能让这些小伙子吃点苦头了。

    “董亮队长,我请你吃花生米!”话音声中,我随手轻轻一甩,筷子夹着一颗花生米飞了出去,以选雷不及掩耳之势,正好打在他的鼻子上。

    按说对董亮这样的高手来说,别说一颗花生米了,就算是一颗子弹,打在他的鼻子上,只怕也不会对他产生任何的伤害。

    但是很可惜,这颗花生米是我李某人用灵力打出去的,那么就比子弹还要厉害。董亮根本就撑不住。只见他一个趔趄,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鼻子又痛又酸是免不了的,眼里脸上更是一把鼻子一把泪的。

    我笑了起来:“董亮队长,我只是请你吃花生米而已,你就算是不喜欢吃,可以说出来呀,为什么要哭鼻子呢?你这么大的人了,这样坐在地上哭鼻子,弄的我很没面子哟!”

    董亮不是笨人,当然明白我不是一般人,最起码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对付的,这小子当即就喊了起来:“兄弟们,并肩子上呀,不行的话,就把神鸦火筒亮出来,这小子只要不想被烧成灰烬,那就只有乖乖听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神鸦火筒!”说句实话,我也没有想到,这个山寨飞狐军,身上也带着神鸦火筒。可是这里不是青丘,而是人类世界,一旦神鸦火筒烧起来,水火无情,那影响可就大了。到时候,我和胡薄荷作为青丘集团的法定代表,责任可就大了。所以说,我不能给这些家伙动用神鸦火筒的机会。

    既然这么想了,那就这样去做。

    “各位兄弟,你们急匆匆赶过来,想必连晚饭都没吃吧,我请大家吃花生米,你们队长都吃了,你们不吃的话,那也太不像话了。好像我这个人看人下菜碟一样!其实,我这个人最喜欢一视同仁了!”

    我这段话很长,但我的语速很快,等这番话结束的时候,那十二个飞狐军已经全部坐在了地上,他们和董亮一样,都是鼻子上挨了一颗花生米,所以现在都坐在地上哭鼻子呢?而且一时半会儿根本坐不起来。

    鱼泡泡眼睛一亮:“你这招不错,可以教给我我吗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:“只要你想学,教给你也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我们两个这么一唱一和,可把董贤给气坏了,拍着桌子骂那些飞狐军:“你们不是一向自诩多么厉害吗,怎么现在让一颗花生米给撂倒了?”

    我实在是看不惯董贤狐假虎威的样子,就拿起来一颗花生米,放在手里左看右看,一边看还一边说:“董贤,你也别埋怨他们,听你话里话外的意思,好像你自己就能顶住一颗花生米似的,要不是咱们当场实验一下怎么样?”

    董贤傻眼了,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,连忙说道:“你神乎其技,我当然就更不是对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。”我放下了花生米,然后说道:“你服还是不服?服的话就过来给鱼老板道歉,并保证今后不来骚扰她,不服的话,可以打电话继续叫人,反正今天晚上有时间,就陪你好好玩玩。”

    我之所以这么说,是我知道董贤是不可能低头的,特别是当着鱼泡泡的面。不见棺材不落泪,这句话可以准确的概括,这厮此时此刻的心理。更何况,董和是他最大的依仗,在董和没有吃瘪之前,他是绝对不会放下自己的骄傲的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我的所料,董贤呵呵一笑道:“那好,既然你想和我玩,那咱们就索性玩到底。和你说句实话,我这一次叫我父亲亲自来一趟,你虽然厉害,但是那要看和谁比,和我父亲比起来的话,应该还是稍逊一筹的。”

    董贤看了看我,又说道:“你既然是个修行者,应该听说过青丘狐族吧,而我父亲就是青丘狐族的长老,你说那是你能惹得起吗?听我良言相劝,你最好乖乖的把鱼泡泡让给我,本公子可以既往不咎,咱们可以做个朋友,我可以把你引荐一下,只要我父亲肯指点你一二,那你的修为还不得飞起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事情呀!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父亲是青丘狐族的长老?可是我前些时日也去过青丘,怎么没听说过有姓董的长老呢?”

    我笑了一下,又说道:“我听说青丘狐族有个叫胡一刀的长老,非常厉害。而且他还有个徒弟,叫做李明,也是非常的了得。这一次接连击败了好几个高手呢?”

    董贤干笑了两声,不过他的笑容有些小小尴尬:“你说的不错,胡一刀长老和李明如今是青丘狐族的风云人物,而我父亲因为要在滨海管理青丘集团,所以没有回青丘城,也错过了出手的机会。不过胡一刀胡叔叔和我父亲交情莫逆,那位李明公子也和我父亲关系不错,只要你识相,会来事,到时候这些人,我都可以给你们引见。”

    我存心逗他玩,故意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唉,说起来我也叫李明,和胡一刀的徒弟同名同姓,只是不同命,同样都是叫李明,为什么我们之间的差距会那么大呢?”

    董贤又笑了:“这个世界上,叫李明的人最少也有好几万,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好的命,不过这一次你能碰上本公子,也是你的福气,就看你会不会操作了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:“是吗?不过很可惜,马又虫式的操作我李某人还是不屑一顾的。我再次重申一下,鱼泡泡是个人,并不是什么商品,所以任何人都没有权利,把她让来让去。你如果有本事把她追到手的话,算你厉害,否则就免谈!所以说,你如果不死心的话,就让你父亲亲自过来,到时候我说不定还会教训他一下,让他明白一下养子不教父之过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癞蛤蟆打呵欠,好大的口气!你什么身份,竟然敢如此看待一个青丘狐族的长老?我看你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董贤摇着头,然后好像是拨通了他父亲董和的电话,叽里咕噜说了一通之后,他把手机挂了,然后说道:“李明,你这一次惨了,只怕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啦!因为我父亲已经发飙了,你就准备着接受一个青丘狐族长老的怒火吧。”

    我哼了一声:“有什么大惊小怪的,不过是一个长老而已,比起天王老子差得远了。”

    董贤轻蔑地看了我一眼:“井底之蛙,没见过大天,别看你现在狂的要命,到时候只怕你哭都来不及呢?”

    看来董和很紧张自己这个宝贝儿子,时候不大,他就出现在滨海雅筑的大厅之内。

    用一句入乡随俗来形容他,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。因为他的外边和远在青丘的那些长老比起来,有些不同。他的外表非常干练,从衣着和气质来看,他更像是一个事业有成的中年男人,帅帅的那一种,对少女非常有杀伤力的那种大叔。如果不是看到他眼神里的那股杀气,我根本想不到,这个人就是青丘狐族的长老。

    我和董和只是匆匆见过一面,当时他的注意力全在胡薄荷身上,所以他记不记得我的相貌,还是一回事呢?

    我想试试这个人,所以就把自己外露的灵力波动展现了一些,这样的话,在他的眼里,我只是一个修为在董亮他们之上,但远远比不上他的人。

    从一进门,董和的目光就一直没有离开我,甚至没有去看他的宝贝儿子一眼。他观察了我很久,突然笑道:“你这个人太狂了,其实以你的修为,也不过够格做一个飞狐军大队长的职位而已,比起天王老子差得太远了。”

    看来董贤这小子已经把我刚才的话告诉他了,否则他也不会这么一上来就反戈一击。

    我连站都没站起来,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是吗?我怎么不觉得自己有多狂呢?”

    董和一点儿都不和气,“既然你没有自知之明,那就没什么好说的,年轻人,动手吧!”

    我一脸诧异的说道:“动手?这么快?难道你不想听听,事情的前后经过吗?”

    董和一字一句的说:“不需要了!因为不管事情的起因如何,只要你敢对我儿子和我的飞狐军动手,那就必须得付出应有的代价,否则的话,我青丘狐族的颜面何在?”

    我笑了:“今天我真是长见识了,原来青丘狐族的颜面是这么来的?看来你这个长老看来做的并不怎么样啊!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董和阴森森的说:“其实,我在青丘还有一个外号,叫做九尾董和。也就是说,我是非常罕见的九尾狐,所以说,在我手里吃瘪,并不是什么难为情的事情。如果不是胡笳嫉妒我,把我发配到这里的话,青丘狐族在我的领导下,也不会差一点就被外族灭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