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有把鱼泡泡的灵力唤醒了,她才能出手给胡力大哥治伤,否则一看到胡如是那不开心的样子,我的老婆也就跟着不开心了。而我老婆一不开心,那我的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。

    可是怎么样才能把鱼泡泡体内的灵力唤醒呢?我想了想,就喊了一声小雪,请她帮忙。毕竟她作为狮灵,赞赏一句见多识广,也丝毫不为过。

    小雪迟疑了一下说道:“主人,说实在话,这件事情比较难办,你想想看,就连东海龙王都没有办法的事情,你能想出什么好法子来吗?”

    我一想,对呀,鱼泡泡是东海龙王的宝贝女儿,东海龙王如果有办法的话,早就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。毕竟再好的保镖,也不如让鱼泡泡拥有自身的实力好。除非是东海龙王想让鱼泡泡过平凡的生活,这才选择压制她的灵力。

    小雪摇了摇头说:“鱼泡泡的母亲是东海最漂亮的美人鱼,她和龙王悄悄相爱,生下了鱼泡泡之后,就死了。鱼泡泡生下来先天不足,如果不是东海龙王一直用灵药养着,还有她身上有着不死神龙的血脉,早就跟着她的母亲走了。还有,东海龙婆非常强势,经常压得东海龙王喘不过气来,据说美人鱼的死,就与东海龙婆有关。而万年龟就是东海龙婆的心腹。”

    听小雪这么一说,我才明白大鲶鱼为什么要来对付鱼泡泡了,那肯定是奉了东海龙婆的命令。

    我越想只觉得越是头大,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牵涉到东海龙宫的家事上面来了,如果让东海龙婆知道是我杀了大鲶鱼的话,只怕我们青丘这边就会有*烦了。

    忽然被我眼前一亮,因为我记得小雪刚刚是说这件事情比较难办,并没有说不能办,听话听音,她好像知道些什么,但是并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在我的再三央求下,小雪才终于说道:“在秦岭的尽头,有一座五行山,山上面长着一株五行草,专治先天不足,只要你能够拿到五行草的话,那么鱼泡泡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。”

    五行山?我觉得有些耳熟,由于东海龙王的关系,我突然想到了西游记里那个五行山。

    小雪在我的脑海里,我的一切想法自然瞒不过她,她点了点头说道:“就是西游记里的那个五行山,不过不在这个现实世界,而是在妖界的尽头”

    我听老丈人胡笳说过,妖界的尽头是禁地,不管你是虎族、狐族,还是翼族、豺族,或者是猫族,甚至是水族,都不能越雷池一步,否则生死勿论。这该如何是好呢?

    我仔细想了想,我和鱼泡泡虽然昨晚上并没有发生什么,但是我看得出来,在她心里,其实已经把我当成了她的男人。而我也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人。否则的话,我也不会和红红据理力争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女人病了,那我就算是吃再大的苦,受再大的罪,也得为她求医问药。所以,这座五行山,我是必须得去一趟了。

    当然这件事情不能瞒着胡薄荷,必须得和她说清楚不可。我相信,哪怕是没有胡力大哥这档子事,就凭她的善良,她也不会拦着我才对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我的所料,当我回到青丘集团,把所有事情都摆到桌面上的时候,胡薄荷还是非常冷静:“老公,既然你已经把鱼泡泡当成了自己的女人,那么她就是我的姐妹,我不但不会拦着你,而且还要和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“和我一起去?还是免了吧。”这件事情我一个人去已经够了,我是绝对不会让胡薄荷跟着我一起去冒险的。

    但是我了解她的脾气,直接拒绝的话,那绝对是自讨苦吃,所以说,夫妻之间的对话,也是得讲究艺术的。

    我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显得更加情真意切一些:“老婆,夫妻同心,其利断金,我当然想和你一起去呢?可是我这一次得罪了东海龙婆,只怕她近期会对我们青丘集团不利。再加上九尾董和与我们夫妻面和心不合,所以,你必须得留在滨海坐镇,我才能放心前去。”

    总的来说,胡薄荷在大多数的时间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,她点了点头,柔情似水道:“老公,那你必须得答应我,不管发生了什么事,一定要或者回来。我只等你三个月,三个月之后,你如果还不回来的话,我就去妖界的尽头找你!”

    “我们拉钩,三个月之内,我就是爬,也要爬回来!”我和胡薄荷就像以前那样,来了一次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进入了即将分别的时间,那天晚上,胡薄荷无休止的索取着,异常的疯狂。

    第二天我走的时候,只有胡如是和胡飞过来送我,胡薄荷躲在房里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胡如是看了看我,说道:“姐夫,我姐姐说了,要你一定记着答应她的话,早一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没吭声,只是使劲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胡飞这小子有意思,给我弄了一辆路虎代步,这小子考虑事情很是周全,反正车里只留下了我坐的位置,其余地方全部塞满了汽油。

    我开着路虎上路了,这车虽然说性能好,但是比较费油,我觉得自己今后得抓紧修炼,只要达到了雪狮子前辈那样的实力,那就可以云里来云里去了。

    我走的是大路,所以没有回青丘,也没去明月城,更没有去虎族的总舵,而是直接穿过了妖界大陆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半个月,我终于来到了妖界的尽头,只见前面是一座大山,倒也是山清水秀的,只是觉得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眼前只剩下羊肠小道,路虎是不能再开了,我下了车,刚要把车门锁好,这时候,只见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走了过来:“小伙子,行行好,给点吃的吧。”

    我看他衣衫褴褛,骨瘦如柴的样子,不由得起了恻隐之心,就掏出一半的干粮给他。

    他连声谢谢也没说,反而说道:“我老人家无处可去,你不如把这辆车也送给我得了。这样,晚上我还能在里面挡风遮雨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自己进了五行山,还说不定怎么着呢,况且汽车没有了油,也是一堆废铜烂铁,还不如送给老人家挡风遮雨呢?

    所以我大大方方地就把车钥匙给了他,他这才笑了:“小子,看在你有一副好心肠的份上,我老人家就送你一颗心了。”

    我以为他在开玩笑,谁知道他真的掏出来一颗红心,往我心口一塞,那颗心竟然真的进了我的心房,和原先那颗心一样,开始一呼一应地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出现在妖界尽头的,肯定不是等闲之辈,但是我也没想到,这个看上去像乞丐一样的老人,竟然有这么大的能耐。

    看着我呆若木鸡的样子,他笑了:“想找五行草,需到后山去。我再送你一句话,置于死地而后生,无论对方给你要什么,你都要给他,否则的话,你是得不到五行草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指点!”我急忙深深施了一礼,可是等我直起腰来的时候,才发现那个老人已经不见了,而且连带着路虎车也一起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个老人果然不简单呐,竟然在眨眼之中,将一辆汽车弄的不翼而飞了。

    五行山,我来了!五行草,我来了!我整理了一下心情,然后大步踏入了五行山。

    五行山的前山和别处没有什么区别,这里和风吹草绿,细雨点花红。正是山花烂漫的暮春时节,一个石板桥下面,小河水正在发出欢快的笑声。

    等到一道弯月初上的时候,我已经到山深处,四周开始有了诡异的感觉,我福灵心至,仰天长啸了一声,那声音如雷鸣一般远远传开,悲壮之声,萦绕不绝,就连石板桥下的溪水也似乎失去了刚刚的欢快,开始呜咽起来。

    渐渐的,月亮越来越亮了。

    又往前走了十几里山路,我看到后面有两座山峰,好想要刺破青天一般,双峰之间,有一条山涧,喘急的河水奔腾而下。

    只要跨过这条河,就算到了后山的地界。河上的石桥早已从中而断,但这难不倒我。我从路边拔下了一根又粗又长的毛竹,然后深吸一口气,紧跑几步,把毛竹往地上一撑,便跳过了三丈开外的断桥。

    同样的山清水秀,同样的迷人春夜,但我深入其中之后,还是切身感受到了前山和后山的不同。有一种说不清、道不明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感觉,如影随形,好像随时就要侵入我的骨髓深处。饶是我向来胆壮,此时此刻,也不由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我忽然觉得脚下一软,身子便向下陷去。

    “陷阱!”我虽惊不乱,将手中的毛竹望前方的硬地上使劲一点,一借力,便好像一只大鸟一般飞出了陷阱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就在这时,只见两把亮光闪闪的挠钩随身而至,勾向了我的脚踝,快如闪电一般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