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来得好!”我怒喝一声,接连飞起两脚,踢飞了挠钩,稳稳当当落到了地上,竟然是脸不发红,气不发喘。

    “好身手!不过,想要在后山撒野,却还是稍欠火候!”一个狼头人身的妖怪摇头晃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哥哥说的是,这等本事虽然不俗,但比起咱家寅大王来,真是萤火之比皓月!”另一个狐头人身的妖怪好像读过几本书,竟然在这种场合卖弄起了文采。

    寅大王?难道是西游记里的那个寅将军吗?我想先试上一试再说,就冷冷一笑,扬声道:“烦请二位禀报寅将军,就说青丘李明前来拜访!”

    “青丘李明!”狼、狐二妖心中一震,异口同声说了一句,然后齐刷刷地狠狠瞪了我一眼。过了好大一会儿,狐妖才阴阳怪气道:“我道是哪个?原来是青丘城的李明,说起来,你还是我的本家呢?我们这里也听说过你的名声,水族的三头蛟据说也败在你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我淡然道:“只不过侥幸而已。”

    狐妖却是脸色一变:“李明,你既然来自青丘,就应该知道,对于妖界来说,五行山乃是禁地,无故擅入者,生死勿论!特别是后山,就更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我仰天大笑道:“你们后山充其量只是虎穴罢了,又不是龙潭,我为何不敢来?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狼妖也笑了,“只是你此番贸然前来,只怕是有来无回!”

    “有来无回也好,有来有去也罢,只不过这后山还轮不到你们两位当家做主吧!”

    我也不想再和这两个小角色多费口舌,脸色瞬间沉了下来,双手一晃,直接就是虎爪,只见一股不可阻挡的气势喷薄而出。狼、狐二妖站立不住,“蹭蹭蹭——”连滚带爬一连退了十几步方才喘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青丘李明果然名不虚传,我等佩服!”狼、狐二妖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哪里还敢逞强?齐声道:“李公子敬请稍等片刻,待我等前去禀告寅大王。”说着,一溜烟的跑向了不远处的一座山洞。

    不多时,狐妖哼着流氓小曲,施施然而出,到了我面前拱手道:“李公子,我家寅大王有请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们寅大王的待客之道?”我冷哼一声,跟随狐妖进了山洞。

    只见这个山洞颇大,里面火把林立,照得洞内如同白昼。也许是想给刘金刚来一个下马威,洞口处两排小妖分左右而立,舞动着明晃晃的刀枪,鬼哭狼嚎般地齐声呐喊,让人感觉到仿佛是进了幽冥地狱。

    我早把生死置之度外,自然不会裹足不前。不多时,便走到一宽敞所在,只见一把石椅上端坐着一条大汉,电目锯齿,凿牙露腮,满脸的钢须,十分凶恶。若不是身上套着一件锦绣的袍子,当与那下山的猛虎无疑。

    我坦然自若,上前一抱拳道:“寅将军,青丘李明深夜来访,多有打搅!”

    寅将军上下左右细细打量了我一番,突然斥道:“李明,千百年来传下来一个规矩,那就是妖界中人不得踏进我们五行山一步,难道你不知道吗?知道了还敢来,想必是不把本将军放在眼里了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寅将军,我这次来,事出有因,实在是为了求一株五行草,还望将军成全一二。”

    寅将军笑了:“五行草乃是我五行山的天地灵宝,概不送人。你除非把我这一洞的小妖全杀光,否则的话,是得不到五行草的!”

    “寅将军说笑了,别说是这一洞的小妖,就是一对一单挑,李某人那几手庄稼把式,也不会是寅将军三招之敌!”我淡然一笑道。

    寅将军浓眉一挑,沉声喝道: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那本将军就网开一面,你还不快走,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我深施一礼道:“我有一红粉知己,先天不足,急需五行草救命,还望将军成全!”

    “成全?救人?”寅将军哈哈大笑起来:“本将军活了八百多岁,吃人无数,没想到今夜却被人求到门上,让我去救人?哈哈,有趣!有趣!哈哈,有趣之极!”

    “常言道,‘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’。常言又道,‘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’。寅将军既然觉得救人有趣,那何不付诸行动呢?”我本来口才就很好,此时为了鱼泡泡的病,就变得更加口灿莲花起来。

    “七级浮屠吗?本将军不稀罕!立地成佛吗?虽然能够长生,但本将军又受不了佛家的清规戒律,哪里有做妖怪来得爽快自在?”寅将军突然话锋一转道:“不过,本将军长这么大还没救过人,也想尝一尝救人的滋味到底如何?”

    寅将军话音未落,狐妖急忙上前见礼,劝道:“大王,我们与人类乃是不死不休世仇,千万救不得呀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管起本将军了!莫不成你眼红起本将军这洞主之位了?”寅将军冷冷一笑道。

    狐妖一听,不由身上冷汗直流,腿一软便跪倒在地,磕头如捣蒜:“大王,小的便是再借一千个胆子,也不敢对大王不敬,还望大王明察!”

    寅将军面色稍霁:“本将军谅你也不敢!还不退下!”

    “是!是!是——”狐妖如逢大赦,吓得屁滚尿流而去。

    我的眸子中闪过一丝亮色,疾声道:“如此说来,寅将军是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寅将军斟酌片刻,忽地一摆手道:“李明,难得你用情至深,不过若想救你的红粉知己,就必须答应本将军一个条件!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喜,朗声道:“寅将军请明言,只要能给我一株五行草,我什么条件都能答应!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都能答应?”寅将军冷声笑道:“本将军已有多日没尝到过新鲜人心的滋味了,不知李公子是否能让本将军如愿呢?”

    刚一听这话,我把拳头一握,就要上去拼命,可是忽地想起来那个老人所言,知道动手并不是什么好办法,因为就算是我打赢了这些人,可是我并不知道五行草在哪里呀?

    而那个老人之所以送我一颗人心,原来是为了让我对付这个寅将军呀!

    所以说,我不怒反喜,一下子扒开了胸脯,露出了健壮的胸脯,使劲擂了一拳道:“寅将军,请动手吧!李某人若是皱皱眉头,或者喊叫一声,就枉为男人!”

    众小妖呼喝一声,皆是面露喜色,因为大王有了新鲜人心吃,他们这些跑腿的多少也能分点肉解解馋,最不济也能混几根骨头啃啃。

    “李明,纳命来!”狼、狐二妖各握着一把亮光闪闪的牛耳尖刀,狞笑着朝我逼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!很好!本将军喜欢!”寅将军赞了两声,反而喝住了狼、狐二妖,又对我言道:“想要五行草,你就自己把心剜出来,送到本将军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敢不从命!拿刀来!”我哈哈大笑,从狼妖手中抢过一把刀来,挺起胸膛,将左手抹腹,右手执刀往肚皮上使劲一划,只听呼啦一声响,腹皮已被破开,紧接着,我左手探腹,右手跟进使劲一剜,一颗热气腾腾的红心便被他捧在了手中,紧走几步,送到了寅将军的面前,又是朗声一笑:“寅将军,请慢用!只是千万别忘了给我一株五行草!”

    一时间,洞内诸妖面色皆变,就连寅将军也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,一脸庄重地从我手中接过人心,深施一礼,正色道:“李公子真英雄也!您放心走吧,你说要把五行草送给谁,只要你说一个地址,我一定完成你的遗愿!”

    寅将军说着感慨起来:“尝闻人世间皆是见利忘义之辈,趋吉避凶之徒,没想到还有如此人物,尤胜本将军甚多也!”

    这么一番折腾下来,寅将军看上去食欲顿消,长嗟短叹了一番,然后令小妖将我的心放回腹内,遗体厚葬。

    可是他一抬头,却看到我一脸微笑地望着他:“寅将军,您把五行草教给我就行了,不敢劳驾将军相送。”

    寅将军一蹦三尺高:“你没死!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难道将军盼着我去死吗?”我哈哈大笑着:“只可惜,常言道,好人不长命,祸害活千年,我离死还早着呢。”

    在妖界是以实力为尊,在五行山同样如此,寅将军此时此刻,看我的眼神已经完全不一样了:“李公子果然神乎其技,要知道挖出心而不死是神仙才有的法术,公子大才,我不如也!”

    他继续说道:“公子,相逢即是有缘,你我何不坐下来喝个几杯呢?”

    我虽然看出来,寅将军没什么恶意,但是夜长梦多的道理,我还是懂得的,连忙说道:“将军好意,在下心领了。只是救人如救火,我归心似箭,只怕是没有心思和将军喝酒。”

    寅将军有些不高兴了:“李明,没想到你这人好不爽快,我都答应把五行草给你了,可你还在这儿婆婆妈妈的,是何道理?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