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寅将军这么一说,我有些不好意思了。不管怎么样,这位寅将军总的来说,还是一位性格豪爽的好汉,我好歹也得给他几分面子。再者说了,如今五行草还没有到手,我如果连一碗酒都不肯喝的话,也未免太小气了一些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只得笑道:“恭敬不如从命,反正我赶了好几天的路,正口渴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样才爽快嘛!”寅将军兴奋的一拍桌子,然后大声喝道:“小的们,把我珍藏的那一坛子猴儿酒拿上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猴儿酒我听说过,但是还没有喝过。据说是这种酒是猴子酿造的,味道醇香无比,而为非常难以得到,想不到寅将军这里却有一坛子。这样一来,我不但顾全了寅将军的脸面,而且也随便让自己解解馋,简直就是两全其美嘛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坛子猴儿酒拿了上来,一开封,果然是酒香扑鼻,我和寅将军一边聊,一边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喝了大半个时辰,酒坛子基本上快要见底了,我觉得尿急,就和寅将军说了一声,可是这个山洞又深又大,我根本不知道茅厕在什么地方,想找那个狐妖带路,却又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并没有在一边伺候着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寅将军已经有了七分醉意了,我也没有问他,就自打算随随便便找个疙瘩一解燃眉之急算了。

    可是走了一段路之后,还真的让我找到了茅厕,要不怎么说我这个人一直在走狗屎运呢?

    我刚完事,却听外面传来了狐妖的声音:“小狼,走快一点儿,得赶紧把另外两位大王请回来,否则的话,等咱们寅将军把五行草交给了李明那个臭小子,他的千年修为就全完了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是狼妖的声音:“骚狐狸,寅将军不是一向很听你的吗?你也不去好好劝劝他?”

    狐妖吧唧了一下嘴:“你还不知道咱们将军的脾气,那是一言九鼎的主儿,想让他失言,那可比杀了他还要难受,所以咱们两个只能去找另外两位大王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非常诧异,我不就是求一株五行草吗?怎么会让寅将军失去上千年的道行呢?看来这件事情,一定有古怪。我想了想,决定悄悄跟着狐妖和狼妖,看他们要去见谁,会想出什么法子来对付我?

    可是不管为什么,我既然历尽辛苦来到了五行山,那么五行草是势在必得,如果空手而归的话,我也没脸去见胡薄荷她们几个了。

    我悄无声息地出了茅厕,这个时候天已经大亮了,我一抬眼望过去,却看到山洞后面别有洞天,有一处庄园,一大半掩映在绿柳荫里,四周全是亭台楼阁,还有数不尽的假山飞瀑,如果不是有狐妖和狼妖在前面带路的话,我肯定是会迷路的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会儿,忽然听到狐妖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我说老狼,你回头看看,是不是有人在后面跟着咱们两个呀?”

    这厮声音很小,多亏我在灵力大进之后,耳力很好,否则的话,还真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厮倒是一个鬼机灵,我反应很快,狐妖的话音未落,我就已经躲在了一座假山的后面。我刚躲好,却见狼妖回头看了一下,笑道:“骚狐狸,你真的是江湖越老,胆子越小。这里是什么地方,难道还会混入奸细不成?而李明那小子如今正在陪着我们将军喝酒呢,哪里能够脱的开身?再说了,那猴儿酒酒劲很大,他们两个喝完一坛子,肯定得睡上一大觉的。”

    猴儿酒的确酒劲很大,但是我体内有小雪在,那么就算是再喝两坛子酒,我也不会醉的。

    听了狼妖的一番话,狐妖挠了挠头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看来我真的是多心了!”

    一场虚惊之后,我跟着他们两个又往前走了半里多地,终于见到了一溜顺的大堂屋,看上去非常气派。

    堂屋正中的椅子前面,坐着一条黑汉,正在摩拳擦掌,时不时还嘿嘿笑上几声,露出那满口的獠牙,黑白更是分明。看来定是碰上了什么喜事,让他的屁股都难以回到石椅上去。

    狼妖和狐妖一路小跑过去磕头:“参见二大王!”

    黑汉子哼了一声:“你们两个不在山洞那边伺候我大哥,来我的庄园里做什么?不会是看上我这里的那个俊俏的丫鬟了吧?那样的话,你们两个趁早别开这个口。”

    狐妖能说会道,急忙说道:“二大王,你这里的丫鬟都是你的人,小的怎么敢打主意呢?我们两个之所以来这里找你,是因为我们将军要把五行草送人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大哥要把五行草送人了!”黑汉子一蹦三尺高:“你快说说,大哥要把五行草送给谁?大哥也是傻的可爱,难道他不知道,五行草对于我们几个来说,比命根子还重要吗?”

    狐妖连忙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,黑汉子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:“你说青丘狐族的李明来了五行山,而且大哥要把五行草送给他?”

    狐妖点了点头:“二大王,此事千真万确!”

    “哦,事情这就有意思了。”黑汉子又问道:“那个李明走了没有?”

    狐妖急忙说道:“那小子如今正和我们将军喝猴儿酒呢,一时半会儿只怕是走不了啦!”

    “走不了好,走不了妙!”黑汉子又说道:“骚狐狸,你跑一趟,赶紧把你家三大王请过来,就说我有急事要和他商量。”

    黑汉子话音刚落,只听一个声音远远传了过来:“二哥,不用去请了,我已经来了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只见一条胖汉晃动着长而尖的双角,挺着个大肚子,在一个小妖的引领下,一步三摇走进了山洞。

    黑汉迎上前来,把人未到、肚子先到的胖汉引到座位上,问道:“三弟连日如何?”

    胖汉长叹一声,摇动着偌大的头颅道:“不瞒哥哥,小弟这几日嘴里淡出鸟来了,可是这五行山闲人莫入,我就是想找个人打打牙祭,却也是难以找到。”

    黑汉子微微一笑道:“往日里,的确是不容易找到。但据小的们来报,青丘城的李明已经来了寅大哥的洞府,要求大哥的五行草,而大哥已经答应给他了。他如今正和大哥在畅饮猴儿酒呢?如果我们两个联手,把这小子吃了,那岂不一了百了啦!传说这小子灵力深厚,吃了他只怕要比吃一千个凡人还要管用,而且这小子的身上奇珍异宝很多,我们何乐而不为呢?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胖汉拍案而起。

    黑汉端坐没动道:“如此大事,愚兄怎敢儿戏?”

    胖汉伸出粗长肥大的舌头,舔了舔嘴唇,道:“听说修行者的味道非常鲜美,反正大哥一喝猴儿酒就要醉倒,我们两个正好可以趁机行事。虽然传说那小子很扎手,但是他喝了猴儿酒之后,就算是没有醉倒,战斗力只怕也要大打折扣了。这一次既然他自动送到了寅大哥门上,那么我们兄弟自然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贤弟莫要长别人威风,灭自家志气。那个李明就算是再了得,也不会是咱们两个的对手。”黑汉子说着,突然话锋一转:“人世间有句俗话,叫做‘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’愚兄这个时候把贤弟请来,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胖汉笑着,眉头突然一皱,问道:“哥哥,‘不杀妖界中人’的仙规真的不作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事关重大。愚兄岂敢妄言。”黑汉点头道:“听说六百多年前,五行山被画作妖界禁地,尤其是以后山中间的山涧为界,双方皆不能越雷池一步。如若有一方率先违规,那么另一方可以报复,而仙人们则不会介入。如此,我们双方才相安无事了这么多年,没想到今夜却被莽撞的李明打破了平衡。”

    胖汉哈哈大笑道:“既如此,你我还等什么?再等下去,小弟的口水就要留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就是贪吃!比起福陵山云栈洞的猪刚鬣也是不逞多让!”黑汉摇头苦笑道。

    胖汉叫道:“哥哥,千万别拿小弟和猪前辈相提并论,听说那是天蓬元帅临凡,小弟比起人家差的太远了!”黑、胖两条汉子哈哈大笑着,对视一眼,联袂而出,大摇大摆地往寅将军的洞府而去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既然这两个家伙没按什么好心,那我也就不和他们客气了。只是寅将军那人还算仗义,看在他的面子上,我先不和这两个家伙计较,还是提前赶回去,见机行事为好。毕竟,五行草到底是什么东西,放在什么地方,我都一无所知呢。

    我加快速度,提前赶回了寅将军的洞府,我以为他已经喝醉了,谁知道他端坐在大厅正中央,却连丝毫的醉意都没有,见了我说道:“李明兄弟,你回来了?看来事情你都知道了,没想到我那两个兄弟是这种人,不讲丝毫信义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