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着,只见熊山君肥大的熊掌轻轻一挥,已将我掌中的单刀拍落,紧接着又是一掌,挟着劲风击向了我的小腹。这一掌,如果拍结实了,我纵然不粉身碎骨,也得五脏俱裂。说时迟,那时快,我身子滴溜溜一转,然后单掌击出,挡住了熊山君那足以开碑裂石的一掌。

    只听“砰!”的一声巨响,我只觉得左掌生疼欲断,一股不可阻挡的劲力顺着他的胳膊侵入了五脏六腑。我急忙用依葫芦画瓢的第三重受人滴水之恩,理应涌泉相报,反击回去。可是依葫芦画瓢虽然厉害,但是有一个弱点,那就是如果敌我双方修为差距太大的话,就没有丝毫的作用了。毕竟说一句夸张的话,如果敌人用一滴水都能把你砸死的话,那么你后面的涌泉又从何而来呢?

    按说我得了老狐狸王的上百年灵力之后,修为大增,当日在青丘城一战,无论是双头蛇还是三头蛟,自身的灵力比我高深,但是差距还不是太大。但是熊山君和特处士就不同了,他们两个都修行了千年之上,比我强的太多了,所以那个依葫芦画瓢竟然在仓促之间,起不到任何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都说五行山凶险无比,看来果然如此,这一次只怕我就没有那么好的狗屎运了。只是就这么挂了,未免心有不甘!”生死攸关时刻,我觉得小腹丹田处一股熟悉的清凉之气油然而生,瞬间行遍全身经脉,干净利落地将熊山君的掌力逐出体外。顿时,一股锐利的杀伐之气散发开来。

    “寅大哥的锐金真气!”熊山君连退五步,方才稳住身形,失声叫道:“没想到这个古怪的小子竟然在短短的一个时辰之内,完全吸收了寅大哥的露珠!”

    我一招得手,但是不敢怠慢,毕竟双拳难敌四手,一个熊山君就已经胜负难料了,况且旁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特处士,还是三十六计,走为上策。我几个箭步,跨过了石板桥。

    这时,背后传来了熊山君惊讶的声音:“莫不是天意如此!特贤弟,这小子既然已经吸收了寅大哥的那棵露珠,你我纵然将他碎尸万段,也是于事无补,还不如得饶人处且饶人,放一条生路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他妈的天意!哥哥,须知你我兄弟修炼妖道,本就是逆天而行,还在乎什么天意?”特处士疾声道:“况且,把那小子的鲜血让寅大哥喝了,也能挽回百年的道行,聊胜于无吧!”

    “寅大哥会喝那小子的血吗?”熊山君摇着头,涩声道:“寅大哥不但不会喝那小子的血,说不定还会和我们兄弟翻脸呢?”

    “莫说是翻脸,就算是寅大哥取了你我的性命,某家也无怨无悔!”特处士使劲擂了自己一拳,发自肺腑道。

    “特贤弟所言极是,当初要不是寅大哥舍命相助,你我兄弟的骨头如今只怕都要化成灰了。”熊山君也是深有感触。

    特处士沉声道:“既然如此,你我兄弟还等什么?莫要让那小子逃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初来乍到,路又没我们熟,又能逃得了多远呢?”听着熊山君、特处士的大笑,我脚下的速度变得更快了。几乎把体内的灵力还有最近得到的锐金真气发挥到了极致,整个人就像是一股青烟飘出了双叉岭。

    可是我快,那只黑熊和那头也不慢,说话间,只听一声声熊吼和一声声牛嚎接连传来,响彻群山。听着声音越来越近,他们两个沉重的脚步声,仿佛就是两面战鼓,在不停敲打着我的心灵之窗。

    只见熊山君伸出肥大的舌头,舔了舔发干的嘴唇,嘿嘿笑道:“好久没有吃到新鲜的人心了,没想到能在这里犒劳一下腹内的馋虫。哈哈!也算是某家此生一大快事!”

    “吃你麻痹!”眼看是逃不了啦,那我就拼死一战。我猛地一咬牙,站定了,然后拿出了碧玉虎弩,搭上了两支伤心小箭,猛地一回身,射向了熊山君。

    熊山君猝不及防,他根本没有想到我会来这么一次突然袭击,再加上我们之间距离太近,让根本没有躲闪的余地,只听“蓬蓬”一连两声巨响,两支伤心小箭正中他的面门,只不过这厮皮糙肉厚,那么厉害的伤心小箭,竟然也没有击破他的护身灵力,而是跌落在草丛里。

    不过听那厮嗷嗷直叫的反应来看,他肯定是受了伤的,而且还不会轻。趁你病,要你命。我双手一晃,龙爪手急出。

    龙爪手是来自龙族的东西,自然是凌厉无比,但是那要看你的对手是谁。如果是先前的我,就算是施展龙爪手,很大可能自然是伤不了熊山君,但是如今我平白得了寅将军的锐金真气,那么这个龙爪手的威力,就不可同日而语了。

    “龙爪手!”熊山君倒是个识货之人,不敢硬挡,身形急退,我如影随形,狂风暴雨一般,一连攻出了三十六招。

    熊山君用猫戏老鼠的目光,望了一眼我,然后笑道:“小子,本山君就陪你玩玩!龙爪手是厉害,但是未必伤的了本山君!”说着,展开身形,一连躲开了我的漫天爪影。也真难为了他,偌大的身躯施展开了,竟然也是身轻如燕。

    等我的一波攻势过去,熊山君开始反击了,偌大的熊掌竟然也能接二连三地拍了过来,而且速度之快,令人咋舌不已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非比刚才,我知道自己有了锐金真气的缘故,和熊山君之间的差距已经么有刚刚那么大了,那么如今正是施展依葫芦画瓢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我一上来就是第三重,受人滴水之恩,理当涌泉相报。心法一出,我就觉得能成,因为熊山君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,对我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。

    可是熊山君就没有我这么轻松了,只听得他一声惨叫,然后倒飞出了一张开外,张口吐了一口鲜血,涩声道:“怎么可能?你小子的实力怎么会突飞猛进?就算是寅大哥完好无损的时候,也不可能有你这样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特处士瓮声瓮气地说道:“好小子,你敢伤我二哥,拿命来!”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他冲上来,就被熊山君喊住了:“兄弟,你估计也不会是他的对手,还是算了吧,好汉不吃眼前亏!”

    我刚才被这两位欺负的够呛,如今逮着了机会,当然要连本带利地捞回来,就哼了一声:“看在寅大哥的面子上,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了。黑炭头,大野牛,还不快滚,小爷我还要赶路呢?”

    别看刚才熊山君和特处士趾高气扬的,仿佛我已经成了他们碗里的菜,可是现在实力陡转,他们纵然是心里有气,也得憋着了。熊山君狠狠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对特处士说道:“兄弟,我们走!”

    特处士是大野牛修炼成精,自由一身的牛脾气,沉声道:“哥哥,这小子如此地侮辱咱们,老牛是忍不下去了,不管了,先打上一架再说,就算是死,也不能受这种窝囊气。”

    这厮狂叫一声,刚要上前,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你们两个,怎么连大哥的话都不听了吗?”

    竟然是寅将军的声音,不过他失了一半的内丹,所以中气并不是很足。我抬头一看,只见他大踏步而来,只是脸色有些苍白。难怪就连东海龙王都弄不到五行草,原来这五行草这么难弄,就算是再多的珍宝和钱财都是换不来的。我这一次如果不是机缘巧合的话,根本不可能得手。

    寅将军走到了跟前,向我拱了拱手:“李兄弟,你受惊了。是我这两位兄弟不成器,回去我一定好好的管教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寅大哥客气了。”我连忙还礼。寅将军越是对我执礼甚恭,我的心里就越是不好受。我是可以一拍屁股,一走了之,可是他将来如何应对天劫呢。就这么不声不响走了的话,我心里肯定会过意不去的。可是,我又能想出什么办法呢?

    我捋了捋思绪,我身上虽然宝贝不少,但是能帮上寅将军的好象没有,什么碧玉虎弩和伤心小箭,还有蒜条金,以及那五种毒物,甚至包括纳戒,都对寅将军没什么大用处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小雪突然提醒我道:“主人,泡泡之灵不是送你一个面具吗?那东西用来抵御天劫真是再好不过了,美中不足的只能护住一张脸。但是对渡天劫的人来说,护住一张脸的用处已经很大了。”

    经小雪这么一提醒,我想起来了,原来自己身上还有这么一个宝贝。于是,我向寅将军施了一礼道:“寅大哥,这一次承蒙你的厚爱,小弟感激不尽。可是我就这么走了,万一寅大哥在渡天劫的时候,有所闪失的话,那我这辈子就不可能原谅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寅将军哈哈大笑道:“我没有那么脆弱,李兄弟既然是想用五行草救人,那还是不要耽误时间了,还是赶紧赶路吧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