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使劲摇了摇头说道:“寅大哥的事情没有处理好,我是不可能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寅将军苦笑道:“傻兄弟,这种事情,你又帮不上忙,留在这里只是徒增烦恼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见得,三个臭皮匠,还顶个诸葛亮呢?”我微微一笑:“寅大哥见多识广,可听说过东海龙宫的神器泡泡?”

    “泡泡?”寅将军点了点头:“据说那是天底下最好的防御神器,和定海神针铁一攻一防,难分轩轾。”

    我又问道:“如果寅大哥手里有泡泡在的话,能有多大把握渡过这次天劫呢?”

    熊山君在一旁说道:“说这些屁话有什么用?画饼充饥吗?你既然知道泡泡乃是东海龙宫的神器,我们又什么法子得到呢?”

    特处士更是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这小子就是玩嘴皮子的,办不了什么实事,我老牛一看见你火大。”

    这两兄弟一个在我手里吃了亏,另一个和我的一场架没有打成,自然是憋了一肚子的火。我心里好笑,但是并没有搭理他们。

    寅将军怒喝道:“你们两个休得胡说,我与李兄弟虽然刚刚认识,但我知道他是什么人品!”

    一看寅将军发怒了,熊山君和特处士不敢再吭声了,但是看我的眼神明显的非常鄙视。

    “李兄弟,他们两个性情粗鲁,你就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了。”寅将军说着,又回到了刚才的话题上:“如果我有泡泡在的话,渡过天劫当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。不知道李兄弟为什么这么问呢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寅大哥,完整的神器泡泡我是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句话还没说完,特处士已经蹦了起来:“你这家伙,着实可恨,你既然没有泡泡,何必提起,分明是在这里消遣我们兄弟三个!”

    寅将军怒了:“老三,我刚刚已经警告过你了,难道你连我的话也敢不听了吗?还不掌嘴?”

    “寅大哥,我错了,你别生气,不就是掌嘴吗,反正老牛皮糙肉厚,打几下就打几下呗!”别看特处士性情暴躁,但是对寅将军那是没说的,当即就自己扇起了自己的脸,而且不玩虚的,打得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我忍住笑,继续说道:“寅大哥,我虽然没有完整的神器泡泡,但是机缘巧合,有幸碰到了泡泡之灵,我们两个一见投缘,所以他送了我一个面具,想必对你来说有些用处。”

    我说着,从纳戒里掏出来那个薄如蝉翼的面具,捧到了寅将军面前。

    寅将军又惊又喜:“李兄弟,真的是泡泡之灵的面具吗?”

    熊山君哼声道:“这么一个小玩意,会是泡泡之灵拿出来的东西?小子,你不会是在忽悠我大哥吧?”

    可是熊山君话音未落,特处士已经停止了自打耳光,而且,两眼放出光来:“大哥,二哥,真的是泡泡之灵的面具!”

    熊山君也乐呵呵道:“老三惯于识别奇珍异宝,你既然说是,那就真的是了。”

    寅将军真是豪爽之人,也没推辞,就把面具接了过去:“就是三弟不吭声,我也知道这个面具是真的,因为我相信李兄弟的人品。只是这件礼物太过贵重了。”

    我连忙说道:“寅大哥说哪里话来,再好的东西毕竟也是身外之物,与寅大哥的内丹比起来,这东西是在算不了什么。别的不说,我只问寅大哥一句话,如果我刚来的时候,拿着个面具和您换五行草,你会答应吗?”

    寅将军摇了摇头说道:“自然是不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我大笑道:“这不就是了。所以严格说起来,还是我欠着大哥的人情,那大哥您收下这个面具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?”

    “李兄弟说得好!”寅将军拍了拍我的肩膀,带着一脸的赞赏。

    这时候,熊山君和特处士这两个家伙凑了上来。熊山君挠了挠头说道:“李兄弟,刚才多有得罪,请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特处士也说道:“还是寅大哥有眼光,李兄弟果然是仗义之人,幸亏你没被我吃了,否则的话,老牛的肠子都要悔青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三个一笑泯恩仇,心中再无芥蒂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我刚要告辞的时候,又被特处士拦住了:“李兄弟,说句心里话,你给的那个面具是个好宝贝,不但对寅大哥有用,而且对我还有熊二哥都有用,有了它在手,我们兄弟三个渡过天劫的机会增大了不少几率。我老牛是个粗人,投桃报李的道理还是懂得的。”

    我没吭声,但也没有推辞。毕竟收礼是人生一大快事,我向来都不知道该如何拒绝。况且,也特处士的身份,能够拿出来的一定不是简单的玩意。

    可是特处士并没有朝外掏东西,而是又说道:“李兄弟回去的时候,路程遥远,要不让老牛送你一程吧。”

    我来的时候开的那辆路虎已经送人了,就算是不送人,只怕油箱里也没多少汽油了。所以我回去的时候,不知道还要走不少路呢。而特处士既然这么说,那就说明他有这方面的神通,有他送我一程也好。所以,我连忙道谢,然后问道:“怎么?特三哥会腾云驾雾的神通吗?”

    特处士的脸红了一下:“腾云驾雾的神通我倒是不会,但是我琢磨了三百多年,研究出了一个乘风心法,速度也是不慢,李兄弟如果是回青丘的话,最多半天的时间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半天?”我大喜过望,这么算的话,那么我用一天的时间,就能够回到滨海了。出来这么久了,我还真有些想念胡薄荷他们了。再者说,鱼泡泡和胡力大哥的事情,能够早一天解决就早一天解决,毕竟夜长梦多,迟则生变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我连忙向特处士深施一礼:“特三哥,那就麻烦你送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送你,我要你自己回去。”特处士虽然是个大老粗,但是讲起道理来,还是一套一套的:“常言道,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吗?”

    这个大喘气,能不能不要这么调戏人。本来我还以为这家伙忽悠我呢,但是听了后半句话之后,我算是明白了,原来他要教我乘风之术。这可真的是意外之喜呀!以后有了乘风之术的话,我就像是长了一对翅膀,不管想去什么地方,那可要方便多了。

    我由于体内有了寅将军的锐金真气,再加上特处士的悉心教导,不过半天光景,已经将乘风之术学会了,虽然速度还不是很快,称不上狂风和暴风,但是如果那种微风以及和风,我倒是能够坐上去遨游一番了。

    特处士送给了我这么一件礼物之后,熊山君也坐不住了,他想了半天,从怀里掏出来一块蜂蜜来:“李兄弟,你看这块蜂蜜虽然看上去没什么,但是的确是一件宝贝。你每到一处,只要把这个拿出来,当地的马峰、蜜蜂都要过来报到,听你号令。”

    我靠,能指挥成千上万的蜜蜂也是一桩美事,我连忙把蜂蜜收了,然后向熊山君道谢。

    后来在寅将军的提议下,我们四个重新结拜了兄弟,我年纪最小,自然是敬陪末座。我又在五行山停了三天,最终还是告辞了,因为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。再者说了,我有了乘风之术之后,以后再来这里就会方便多了。

    我也没想到,原本以为危机重重的五行山之行,会以一个这样的方式收场。但是究其原因,我还得感谢那一位乞丐高人。如果不是他另外送我一颗心,那么我很可能已经成了寅将军他们三个的下酒菜了。

    所以离开五行山的时候,我专门去那一日我们分别的地方看了看,并没有找到他的踪影,甚至连那一辆路虎也不见了。我明白,像这种高人,往往都是神龙现首不现尾的,如果没有大的机缘,是不会再碰到他们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之后,我也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开车,回去的时候乘风,这就是经常走狗屎运的好处。路过青丘城的时候,我本来打算停留一下,去探望一下胡笳和胡一刀,当然还有那一位胡美丽,但我想了想,觉得还是把滨海市的事情处理好了,然后再带着胡薄荷回来,好好住上一段时间,到那时,再把胡美丽的事情解决了,这样才算是比较妥当。毕竟我和胡美丽的事情,我自己出面有些不好,而胡薄荷出面的话,就名正言顺了。

    由于不太习惯的原因,我在路上走了两天,到了第三天头上,已经踏入了滨海市的地界。不过经过这两天的磨练,我的乘风之术突飞猛进,虽然不敢说能够比得上特处士,但是那些大风我也能坐上去潇洒潇洒了。

    一进滨海市,我先去见了胡薄荷,她见我平安回来,自然兴奋异常,俗话说小别胜新婚,我们两个自然免不了先来一段柔情蜜意。我问了问鱼泡泡的情况,她说一切安好。至于董和、董贤父子,这段时间也非常安生,并没整出什么幺蛾子来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