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天下午,我先和红红交流了一下,商量好了为鱼泡泡治病的方案。然后约了鱼泡泡在滨海雅筑见面。那天晚上,我收拾了一下,然后去滨海雅筑见鱼泡泡。

    我们刚一见面,没想到又在大门口碰到了董贤。在我的认知里,董贤这小子一见到我,就应该屁颠屁颠地过来打招呼,可是这小子显然是记吃不记打,不但没有打招呼,而且还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。事出反常必为妖,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,不由多看了一眼董贤的同伴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女人,非常的冷艳,我从她身上嗅出了一种熟悉而危险的味道。不由得一愣,这个女人不知道是什么来路,但是董贤跟着她,翅膀股硬了不少,看来这个女人的本事,至少不在董和之下,甚至比董和还要牛逼。可是,滨海市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女人了,看样子不会是那位富豪的女儿,毕竟如果比钱多钱少的话,没有谁能够比得上我们青丘集团。

    难道是那位达官显贵的女儿?不像呀,这个女人给我的第一感觉,就是一定是一个高手,高手中的高手。虽然我感觉不出来她身上灵力的波动,但是她给我的感觉,和当初寅将军给我的感觉,没有什么两样。而且,我感觉,她甚至比我那位大哥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董贤瞪了我一眼之后,鼻子里还不屑一顾的哼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位女人就像一只骄傲的孔雀,眉宇间露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势:“怎么?董贤,你认识这一男一女吗?”

    按说她的声音非常好听,但是我却觉得异常刺耳,而且听着她讲话,觉得心里非常不舒服,就像是被猫抓了一样。

    董贤一指鱼泡泡,然后说道:“敖姐姐,那个女人我本来挺喜欢的,可是她却看上了这个男人。更可恨的是,这个男人是有老婆的。他老婆还是我们青丘狐族族长的女人,你说气人不气人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可气人的?大不了我替你们教训他们一顿就是了。什么青丘狐族的女婿,还放不到我的眼里。”

    那位敖姐姐大咧咧的说道:“本姑娘这辈子最看不惯朝三暮四的男人了,吃着碗里的,还看着锅里的,对得起我们女人吗?”

    敖姐姐越说越气,竟然叫了我一声:“那位青丘狐族的女婿,过来一下,本姑娘有话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这位姑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呀。

    我心里有气,说话也不好听:“你是谁。我们认识吗?我为什么要听你的?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?”

    我话音刚落,鱼泡泡就轻轻拉了我一下:“李明,别惹事好吗?那个女人看上去并不好惹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就好惹了吗?”我对着鱼泡泡笑了笑,一副完全不把那个女人放在眼里的架势。

    那个敖姐姐看样子受尊敬惯了,被我这么夹枪带棒的说了一顿,那里还能忍的下去,大步走上前来,捏着拳头就要动手,但是这个时候正是饭点,滨海雅筑门口的人不少,过来过去的,她还是忍住了,瞟了我和鱼泡泡一眼,然后趾高气扬地说道:“这滨海市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我今天上午还听董贤说起过你们两个,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。我听董贤说了,你为了抢这个女人,利用自己的权势压人。却完全忘了,你自己能有今天,完全是看裙带关系得来的。至于这位姑娘,啧啧,长的挺不错的,可惜就是眼睛不好使,看上了一个有妇之夫。有句话说的好,叫做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,说的大概就是你们两个了。”

    我真服了,这样一个女人,这么一张嘴,那是何等的尖酸刻薄。常言说得好,好男不和女斗,她如果只是说我,那我大不了打个哈哈,就当没听见,然后一走了之,可是她竟然对鱼泡泡说出这种话来,我心里的火气,蹭的一下,窜起来多高。无论是谁,就算是天王老子,也不能当着我的面,羞辱我李某人的女人。

    我指了指鱼泡泡,然后沉声说道:“姓敖的,道歉,马上给她道歉!”

    “道歉?道尼玛歉?李明,别以为你有胡笳族长撑腰,就可以为所欲为了?你竟然敢叫我敖姐姐道歉?你知道她是谁吗?别说你了,就算是胡笳族长亲自来,也不敢对敖姐姐这么说话!小子,怎么,在青丘集团里耀武扬威惯了,都想着自己能够平躺滨海市了。在我敖姐姐面前,你算是什么东西。她挥一挥衣袖,都能够让你灰飞烟灭!”

    董贤急不可待地跳了出来,不知廉耻的在旁边不停的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我看的出来,董贤之所以这样,一来是为了出气,二来呢,好像是担心他这一位敖姐姐不一定替自己卖力,所以要把我们之间的仇恨彻底挑起来,这样才能够借着敖姐姐的手,要我难看。

    看透了这小子的心思之后,我不由得摇了摇头,本来我还不想寻他的霉气,但是既然他主动跳了出来,那么也就不客气了。不把他们父子连根拔起,始终是一个祸害。

    “想让本姑娘给这种小贱人道歉还是等下辈子吧!”敖姐姐不屑一顾地说道:“像她这种贱女人,有什么资格让本姑娘道歉。呵呵,把本姑娘惹急了,不但不道歉,反而会给她一巴掌,让她知道知道厉害!”

    这一位敖姐姐看来是飞扬跋扈惯了,说干就干,说着往前走了几步,手掌一张,朝着鱼泡泡的脸蛋恶狠狠地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种女人之所以这样,我知道是因为妒忌。因为她的容貌一下子就被鱼泡泡比下去了,所以她就是要出气,用另一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啪!只听一声清脆的声音,然后整个大门口就是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就在敖姐姐的手掌打过来之前,我抢先一步挡了过去,一只手挡住了她的手掌,然后另一只手开始了反击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

    没有人想到我会出手,而且还打得这么干脆利索,这一下,有好戏看了,敖姐姐的脸上顿时多了几道指头印。

    我真的不想对女人动手,但是像敖姐姐这样的女人,是非打不可。不打的话,我心里就会不舒服,就像吃了一只苍蝇那样,不舒服。

    所以我打起来,不但没有任何心理负担,而且还觉得很爽。

    “这种女人该打,不打白不打,打了也白打!”鱼泡泡那么好的脾气,也彻底被激怒了,不但没有阻拦我,而且还在一旁大声地为我叫好。

    “李明,你竟然敢打我敖姐姐,你死定了,这一次,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啦!”

    董贤冲着我喊了几声,然后急忙跑到敖姐姐身边:“敖姐姐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敖姐姐没有搭理董贤,竟然对着我笑了起来,她捂着自己的脸,眼神里全是仇恨:“你是叫李明是吧,我敢打包票,你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,因为今天晚上,你必须死!”

    “是吗?难道你是阎王爷的女儿?”我毫不在意的说道:“想让我死,并没有那么简单!”

    敖姐姐看样子觉得我非常可笑:“是吗?那咱们就拭目以待了!等你知道我是谁之后,会把肠子都悔青的,因为有的人你惹不起!”

    我不以为然道:“不管你是谁,只要你敢招惹我的女人,那么你就该打!”

    我的眼神一下子冰冷起来,敖姐姐本来还想冲上来的,可是看了我的眼神之后,竟然胆怯了。然后色厉内荏道:“小子,你等着,马上让你后悔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冲着身后喊了起来:“你们几个都是死人吗?没见到本姑娘被人欺负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是谁吃了熊心豹胆?”只听一连串的声音想起,接着天空突然风云变色,几道闪电之后,乌云密布,狂风大作,街上的行人纷纷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也觉得不对头,看来自己这一次惹了不该惹的人了。但是既然惹了,那也没什么好后悔的。我急忙把鱼泡泡揽在怀里,柔声道:“泡泡,没事的,只要有我在,一切都会没事的?”

    “你算老几,你说没事就没事?”我话音刚落,只见眼前出现了一个人,青面獠牙,面目狰狞,手里提着一把三股钢叉,身高足足有两丈开外。

    我吃了一惊,看来这个敖姐姐果然不是凡人,因为寻常人的身边,不会带着这么凶猛的保镖。

    我虽然吃了一惊,但是却丝毫不惧,个子大又怎么啦?个子大不见得战斗力强。熊山君和特处士比这位仁兄的个子还大,但是照样不怕。

    所以我哼了一声:“我在家里面排行老大,你说我算老几?”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!”那个青面獠牙的东西又笑了:“呵呵,小子有点性格,如果不是你惹了不该惹的人,我一定交你这个朋友,不过很可惜,这件事我也做不了主,你就只能认命吧!”

    “任命?偏不!”我头一胎,与其针锋相对:“我的座右铭是,我命由我不由天。就凭你,还改变不了我的命运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