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青面獠牙的家伙笑了:“有种!小子,我希望你的拳头能像你的嘴巴一样硬!”

    我冷冷哼了一声:“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,个子大看着吓人,但也可能是中看不中用哟!”

    那人气的哇哇大叫,而那位敖姐姐早就听的不耐烦了:“十三夜叉,你磨磨唧唧地干什么?赶紧替本公主收拾这个臭小子呀!”

    公主?姓敖?难道这位敖姐姐是东海龙王敖广的女儿?而这位十三夜叉就是东海龙宫的巡海夜叉?

    我心里暗暗叫苦不迭,不曾想这一次竟然踢到铁板上了。我当然不会想到,一个堂堂的东海公主竟然和董贤混在了一起,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吗?

    可能是十三夜叉看到我的脸色变了,就哈哈大笑起来:“李明,我听说过你的事迹,也知道你在青丘狐族的影响力,可是再怎么说,我们东海龙宫只要打个喷嚏,你们青丘狐族就不复存在了。所以说,听我良言相劝,你赶紧对我们的敖当当公主陪个不是,再扇自己几个耳光,我们当当公主大人有大量,可能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被十三夜叉亮明了身份,那敖当当公主就更加摆谱了,指着我说道:“李明,想要我放过你们两个,可以!但是本公主这口恶气必须得出,只要你答应我两个条件,我就放你们两个一条生路!”

    我不动声色道:“哦?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敖当当伸出了一根手指,“第一,你先要跪在我的脚边,然后扇自己十个耳光;第二,还亲手打这丫头三个耳光。这两个条件,已经是本公主的最低要求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:“敖当当,我如果不答应呢?”

    敖当当恶狠狠地说道:“不答应的话,只有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我捏了捏鼻子,满不在乎地说道:“想让我死,没那么简单,最起码你们得付出沉重的代价才行。东海公主又怎么啦?小爷我打便打了,岂有赔礼道歉之说?”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这位人高马大的十三夜叉我并么有放在心上,我好奇的是敖当当作为东海龙宫的公主,修为肯定不同凡响,怎么我刚刚打她耳光的时候,她连躲闪的能力都没有呢?也不知道这中间有着什么古怪?

    当然这句话我也是硬着头皮说的,毕竟就凭我们青丘狐族的力量,去招惹东海龙宫无疑是不明智的。可是我就是我,既然已经做出了的事情,那就没有后悔这一说。

    敖当当气的脸色都白了,指着我跺着脚地喊道:“十三夜叉,你的耳朵塞驴毛了吗?难道没听见这小子一直在羞辱本公主吗?我命令你马上动手,最好把他大卸八块!”

    十三夜叉一脸的苦笑:“小子,我本来很想帮你的,可是你也太意气用事了,这可能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吧!”

    我对着十三夜叉拱了拱手道:“多谢你的好意了。作为回报,等会儿我不伤你的性命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十三夜叉气极反笑道:“小子,你的口气也未免太大了吧?别说是你了,就算是你们青丘狐族的族长胡笳,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不以为然道:“我们族长之所以给你面子,那是他老人家有修养,懂礼貌,而我就不同了。我这个人做事情有我的原则,你如果和我讲交情,讲道理,那咱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,可是如果你想仗势欺人的话,那么对不起,我不会给任何人好脸色的。别说一个东海龙宫的公主了,就算是东海龙王亲自来了,我也不伺候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多说无益,那你就接我一叉!”

    十三夜叉说着,大喝一声,如同半空之中响了一个霹雳,然后挥动着三股钢叉,恶狠狠向我攻来。这一叉,看样子,他要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我没有硬接他这一招,而是来了一个赖驴打滚,才惊险无比的躲开了。我真的不在乎招式的美观程度,在我心里,能够躲开的都是好的,所以我有必要的话,也会用一用赖驴打滚,这种看上去好像是低人一等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在外人眼里,我可能躲得很狼狈,而且还能惊险,其实不然,我还有很大余地尚未发挥呢。

    一旁的敖当当乐了,还不忘给董贤显摆:“十三夜叉是我们东海龙宫的高手,力大无穷,你就放心吧,这个劳什子的李明,碰到他只有受虐的份儿。”

    董贤自然而然地跟着拍马屁:“那是,东海龙宫出来的高手,岂是我们青丘狐族能够相提并论的?”

    这小子简直忘了自己姓甚名谁了?他难道不知道他也是青丘狐族的一员吗?

    听他们这么一唱一和的,我身后的鱼泡泡更是紧张的不得了:“李明,没事吧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道:“我好着呢,你就放一千一万个心吧。”

    十三夜叉却是摇了摇头:“李明,见面不如闻名,你比我想象中要弱,弱的多了。让我不明白的是,就你这么稀松平常的本事,哪里来的自信,也敢与我们东海龙宫对着干?”

    我眨巴了一下眼睛,然后耸了耸肩:“没法子,我这个人天生就是这种脾气,天王老子都改不过来!”

    十三夜叉轻叹一声,把掌中这柄钢叉舞开了,卷起了飞沙走石。不过修行者之间的战斗,是有约定俗成的,那就是不能殃及无辜之人,所以不但近在咫尺的滨海雅筑大门没有受损,而且里面的那些客人,根本看不到我们之间的争斗。

    我毅然而立,紧紧地把鱼泡泡护在身后,那么大的狂风,可连我的发梢都没有吹得起来。

    我的目光深邃,不管十三夜叉的钢叉已经幻出了漫天飞舞的影子,可是在我的眼里,它只有一柄,就像要命的毒蛇,忽然之间咬向了我的咽喉。

    我不慌不忙,伸出右手,只是轻轻一抓,就把钢叉抓在了手心。这一下看上去平淡无奇,其实我已经把能用的东西全都用上了。

    这是龙爪手和虎爪集大成者的一抓,而且我几乎用上了所有的灵力,甚至包括了从寅将军哪里得到的锐金真气。

    当然,我也可以用雷霆万钧的态势,摧枯拉朽一般的击败十三夜叉,但是那样给人的感官不同,我就是要营造出这种轻而易举的气氛,让敖当当觉得我是多么的莫测高深。因为我知道,龙族的天赋要远远高于一般的种族,不管敖当当是各种原因,刚刚挨了我一巴掌,但是我绝对不相信,东海龙王的女儿会手无缚鸡之力。所以,我表面上是在和十三夜叉战斗,而真正意图是在对敖当当施加压力。

    随着敖当当咦了一声,十三夜叉脸色大变,急忙去拽那柄钢叉,却是就像是蜻蜓撼柱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这厮难道刚刚是在扮猪吃老虎?”敖当当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绝对不会的!李明前段时间还没这么厉害,怎么可能短短一个多月就突飞猛进了呢?”

    这是董贤的声音,这小子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得意忘形。

    是的,此时的我和一个月之前捉弄董贤的时候,强了不少,毕竟寅将军可是修炼千年以上的妖精,他内丹中的锐金真气,那可真的是万金难求的好东西哟。

    十三夜叉还在拼命拉着钢叉,额头上全是黄豆大小的汗珠子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个人别看外边凶恶,其实要比敖当当和董贤他们好多了,我也不为己甚,就手腕一抖,在化解了他的拉力之后,然后再松开了钢叉,否则的话,我如果直接松开的话,他肯定要摔一个屁股朝下平沙落雁式的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还在不停擦汗的十三夜叉一眼:“我说到做到,饶你一命就是饶你一命!”

    碍于敖当当的面子,十三夜叉没有吭声,只是朝我抱了抱拳,但他的眼神之中,却全是感激,他知道,这一次,我已经给足了他的面子,我如果真的想要他的命的话,还是非常简单的。

    不过,敖当当虽然没有动手的意思,但我已经绷紧了神经,毕竟惹怒一个龙族的后果,实在是难以预料。我担心的是,万一她恼羞成怒现出真身的话,那我就无从抵挡了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,敖当当的脸色虽然铁青,但终于还是没有动手,而是看了董贤一眼,从嘴里蹦出来三个字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“敖姐姐,难道就这么走了吗?这样不是太便宜李明家伙过了吗?”

    真不知道九尾狐董和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儿子,也不知道他的脑子是不是小的时候被驴踢过,怎么这个时候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只听啪的一声,又是清脆悦耳的巴掌声,不过这一次打人是敖当当,而挨打者变成了董贤,

    “董贤,我打你这一巴掌是让你长些记性,因为我做出的任何决定,都不是你这个小角色能够质疑的。如果再有下一次,那么就不仅仅是挨一巴掌这么简单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