敖当当的声音异常冰冷,她身为东海龙王敖广的女儿,东海龙宫的金枝玉叶,在无形中养成了那种上位者的气势,要是连这点威势都没有才叫奇了怪呢。

    她这一发飙不打紧,十三夜叉和董贤立马爬到了地上,磕头如捣蒜。鱼泡泡自不必说,她是东海龙王的私生女,和敖当当一样的血脉,自然是丝毫不惧。

    而我就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奇葩,敖当当这么操作当然不会吓到我。

    不过董贤这厮自由他的过人之处,一边磕头一边说道:“公主教训的是,在下一定铭记在心。您若是心里还有气,那就继续往在下身上撒吧。我心甘情愿做你的出气筒。”

    我敢断定,虽然东海龙宫拍敖当当马屁的人不少,但是能像董贤这样拍到痒处的人,几乎是没有。所以董贤这一番话,逗得敖当当噗呲一声笑了出来,她一笑之后,气也全消了:“董贤,你起来吧。其实这件事情也怪不得你,只怪我小瞧了别人,你知道的,我今日身子不方便,不能使用灵力,还来找李明的麻烦,受点委屈也好,就当是个教训好了。”

    敖当当给我的第一印象,就是一个骄横跋扈的大小姐,可是我越来越发现,她并不简单,能够从失败里找到教训,总结经验,这样的对手相当可怕。

    还有,我真的是走了狗屎运,竟然碰上了敖当当来大姨妈的日子,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我今天很可能让这个女人给教训的灰头土脸的。而龙族也挺搞笑的,女人来大姨妈的时候,竟然不能使用灵力,呵呵,简直比我们人类还要娇气。

    敖当当教训完董贤,然后幽幽地看了我一眼:“李明,你别得意,我们两个的账以后再慢慢算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敖大公主,你看我这个样子,像是在得意吗?其实我心里也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,你说我得罪谁不成,偏偏去得罪一个龙族的公主,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难受吗?可是既然得罪了,开弓没有回头箭,在公主殿下和我化干戈为玉帛之前,我骄傲的头颅是不会轻易低下去的。因为我和董贤不是一种人。”

    我缓了一口气,继续说道:“或者,更确切的说,董贤只是一条狗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李明,你怎么埋汰人呢?”董贤气的脸都红了,但是他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,根本不敢过来和我叫板。

    敖当当忍不住被逗乐了:“我说董贤,李明的话虽然难听了点儿,但是本公主觉得没毛病,你真的好像一条狗哟!”

    当着鱼泡泡的面,董贤被这么调戏,一时之间,看样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可是这小子不要起脸来,也是很可怕的,他一个呼吸之间,已经恢复了正常,对着敖当当笑道:“能够做公主的看家犬,也是小的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敖当当点了点头:“董贤,姐姐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,你可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哟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敖当当还是有些手段的,三言两语就安抚了董贤,然后施施然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却被我叫住了:“公主,虽然你我之间有些误会,但是你可千万别忘了,你还欠我我一条命呢?”

    敖当当停住了脚步,然后把一张花容月貌的脸转了过来:“李明,此话怎讲?我什么时候欠你一条命了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道:“就是现在!”

    非常肯定的语气,这一次不单单是敖当当本人,就连十三夜叉和董贤,甚至是鱼泡泡,都一起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。

    敖当当哼了一声:“李明,你最好说出一个子丑寅卯来,否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则的话,又能怎么样呢?大不了一死而已。”我不以为然道:“可是公主早已经决定要了我的命,下一次见面的时候,只怕就是我的遭难之日,既然是这样,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?”

    我笑了一声,继续说道:“公主,既然你我已经成了你死我活的死敌,那么我是不是应该趁着,你今日不能使用灵力的情况下,杀了你呢?”

    “你敢?那样的话,我父王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敖当当的脸色终于变了,说话的语气都有些色厉内荏了。

    我又笑了笑:“大不了我把你们三个全部杀了,就是东海龙王,又怎么会知道是我杀了你呢?再者说了,就算是被东海龙王知道了,大不了我还是一死而已,又能把我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敖当当不吭气了,因为我这这一席话直接击中了她的软肋。

    这一次就连十三夜叉也慌了:“李明,事情还没到那种地步,你可千万别乱来呀!”

    董贤这小子吓得两条腿都一起颤抖起来,他想说些什么,但是嘴巴张了张了张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鱼泡泡好像知道我在玩什么,所以只是一声不吭,一脸微笑得看着我,那个样子,就像是一个热恋中的女人,在含情脉脉地看着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我觉得差不多了,就来了一个大喘气之后,继续说道:“当然,我李明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,是怎么也做不出这种落井下石的勾当的,所以,我才要提醒公主,你欠我一条命!”

    “有着在理,但也符合目前的局势,本公主记下了,等他日你落到我手里的时候,我也可以饶你一命,这就叫做有来有往。”

    敖当当说完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董贤看样子真的被我吓怕了,吓得连头也不敢回,紧紧地跟随着敖当当的步伐。而十三夜叉回头望了望我,眼神里全是欣赏,然后又轻松点了点头,才飞一般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们走了之后,接下来变成了我和鱼泡泡的二人世界,我们找了一个雅间,好好吃了一顿晚餐之后,我以为鱼泡泡又要把我请上顶楼呢。我发誓,今晚上,如果她再给我机会的话,那我绝对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没想到,她却开着车,带着我去了她家。

    那个别墅我以前来过,不过那时候我是以一条鱼的身份来的,还还差一点儿死在了大鲶鱼手里。

    我想起那条叫明明的鱼,不由得笑了笑,不知道小雪找的替身如今混的怎么样啦。

    鱼泡泡领我进了屋之后,说道:“李明哥,你先坐,我先去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虽然说我们是孤男寡女,同处一室,但是鱼泡泡看样子没有对我有任何防范,甚至还特意告诉我,她要去洗澡了。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暗示呢,如果她的卧室里,没有那个烦人的红红的话,那么我很可能和她一起洗澡,随便再耍一次大的。

    那一次我是作为鱼进来的,而且一进来就被鱼泡泡放进了鱼缸里,眼界有限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我是作为人,光明正大的进来了,所以闲着也是闲着,留在别墅里四处走了走,看了看当然如果红红不在的话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这里的设施相当的豪华,几乎一切东西都是用大把的钞票堆出来的。凡是你能想象出来的东西,这里简直是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其实,仔细想想,我也没什么好诧异的,毕竟是东海龙王最宠爱的女儿。

    我这一次,并没有等多长时候,我觉得没过多大一会儿,楼上传来了轻灵的脚步声,也多亏我如今听力好,否则都不一定听得到。

    我抬头一看,眼前顿时多了一条亮丽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才洗过澡的鱼泡泡,上面随随便便地穿着一件小背心,而下面就更加随便了,只是裹了一条大毛巾而已,两条大长腿让我一览无遗,白花花一片,简直快把我的眼睛晃花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够雄伟壮观的!”当我的一双狼眼看到鱼泡泡那个高耸入云的所在时,小心脏不由得剧烈地跳动起来。看那种尺寸,我一只手只怕是难以掌握,虽然我自诩自己的控球之术还不错,但是单手握球一来看技术,二来也得看球的体积大小。

    不愧是东海龙王的女儿,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独有的魅惑,这是夹杂着高贵的诱惑,我相信除了龙族之外,没有任何的女人能有这样的气质。

    可是我毕竟不是初哥,不能一直失态,让人家姑娘笑话,所以我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,才算是回过了神。我知道,今晚上只要鱼泡泡有所表示,那我肯定是抗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李明,我洗好澡了,你毕竟和那个十三夜叉打了一场,身上全是鱼腥味,一点儿也不好闻。”能让鱼泡泡这样的爱鱼人士如此嫌弃,看来那位十三夜叉得注意自己的个人卫生了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我应了一声,其实我本来没有洗澡的意思,可是鱼泡泡胸前那两只调皮的兔子,撩得我有些火气大,所以用冷水冲一下也好。现在还不是时候,我得确认一下那位红红姑娘到底在不在再说。毕竟,做那种有意义的事情的时候,谁也不想边上有一个电灯泡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你,万一她哪根神经不对,用分水峨眉刺对着我来一下,那就不好玩了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