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以带着这样的心理,我毫不迟疑的上了二楼,当然不会是鱼泡泡刚才洗澡的那个房间,毕竟那样的话,也未免太明目张胆了一些。我刚要走到楼角的时候,忍不住往楼下看了一眼,只见鱼泡泡半躺在沙发上,她本来穿的就不多,如今用这种销魂的姿势一躺,我的乖乖,这不是要人命吗,我的小心脏又扑腾扑腾的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离谱的是,可能是背上有些痒,鱼泡泡伸手挠了一下,就这么一挣,就露出了大片大片的春光,我急忙收回了眼神,再看下去的话,说不定我的鼻血都出来的。虽然来这边和鱼泡泡约会之前,我和胡薄荷刚刚疯狂过,但是毕竟春兰秋菊,风景各有不同,那种诱惑根本不是一个健康男人所能够抗拒的。

    “再看是小狗,谁再看谁特么滴是小狗!”

    眼不见心不乱,?我嘴里念叨着,发着这种不着边际的誓言,然后就近走进了一个房间里,一边走着一边往下扒拉衣服,等到我脱干净了走进浴室里,就急忙冲向了淋浴,我要用最冰冷的水,来平息自己那棵骚动不安的心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我靠近呢,只听哇的一声,有个人大叫起来:“李明,谁让你进来的,赶快出去,否则本姑娘就对你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怎么回事?这简直就是屋漏偏风连阴雨嘛,我千算万算,根本没想到红红姑娘会在这间屋子里洗澡,而且这边的春光更加的一览无遗。我一时之间傻眼了,脚步也挪开了,只是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人家看,没办法这是一个正常男人最正常的反应。

    红红的脸真叫一个红,简直比红布还红,她狠狠地踹了我一脚,扔下一句“待会儿再给你算账!”然后就像小鹿似的一阵风地跑了出去。我挠了挠自己的脑袋,觉得自己今天不知道是运气好呢,还是运气好呢,竟然连着看了两位大美女最最宝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管他呢,反正看已经看了,至于什么后果,到时候再说吧,红红如果打我几下的话,李某人皮糙肉厚的,还能接得住。如果她实在不像话,比方说要用分水峨眉刺挖我的眼睛的话,那我不介意和她好好打上一架。什么好男不和女斗,那话是对文静柔弱的女孩子说的,像红红姑娘这种女汉子,还是拳拳到肉要来的更加爽快一些。

    当然,红红姑娘并不是敌人,能不动手还是不动手为好。我打开纳戒,把五行草拿出来看了看,心里顿时有了主意。以红红和鱼泡泡深厚的感情,如果我拿出千辛万苦得来的五行草,交给红红的话,只怕到时候这场架打不成了,这丫头没准还会激动的亲我几下呢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之后,我宛如吃了一个定心丸。把五行草放回了纳戒之中,然后点了一根烟,站在窗户前面,一边抽一边望着瞧着光怪陆离的夜景,嘴角勾勒出了一抹好看的笑纹。

    “李明,好了没有?下来喝一杯如何?我这里有上好的红酒。”我刚刚抽完一支烟,楼下大厅里传来了鱼泡泡的声音,这丫头真的是死不改悔呀,前几天刚刚和我喝醉,今天又来。她到底要干什么?是要和我纯粹的喝酒,还是要借着酒劲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我。

    都说女人心,海底针,这句话一点不错,就连鱼泡泡看上去这么单纯的姑娘,我都觉得有点猜不透她的心思了。艺术来源于生活,就像那首老歌唱得:“原来每个女孩都不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孤男寡女,我随便裹着一条浴巾,可能就下去了。可是旁边有红红姑娘在虎视眈眈的,我可不能随便,所以还是穿戴整齐了,才施施然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等我到了大厅的时候,鱼泡泡已经将红酒打开了,看到我的时候,满满斟了两杯,她把一杯酒递到了我的面前,然后说道:“李明,和你喝酒的感觉真好。今天我有些伤感,所以请你来陪我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伤感?为什么?”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。像鱼泡泡这样的,颜值和金钱,要什么有什么,她有什么好伤感的?至于她复杂的身世,她自己并不知道,因为在滨海市,有疼她爱她的养父母呀!

    但是这个时候不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最佳时机,我眼下能够做的,就是把她递过来的酒喝掉,就是这么简单。因为酒是个奇怪的东西,哪怕就是陌生人,只要在一起喝了几杯酒之后,爷可能是迅速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己。

    果然,我们一连喝了三杯红酒之后,鱼泡泡说要给我引见一位朋友,然后引着我走向了她的卧室。我心里想,难道是她想把红红姑娘介绍给我认识?不过好像不对哟,因为鱼泡泡并不知道红红的真实身份,在她眼里红红只不过是一条宠物鱼而已。难道是说,她已经把红红这条鱼当成了自己的朋友?当然,她也有带着我进来,直接滚床单的可能。

    这种事想一想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但是人家毕竟是东海龙王的女儿,无论做出什么事来,好像都是应该的。我们两个一前一后走进了她的卧室,这间屋子已经是我第二次来了。不过我第一次是以一条鱼的身份进来的。所以说,故地重游,我的心里还真的有些感叹不已。

    不过鱼泡泡并没有把我往床边领,而是走到了床的正对面,那里有一个大鱼缸,鱼缸里有两条鱼,一条是红红,另一条是曾经的我,如今只是小雪变幻出的一个虚影而已。

    鱼泡泡端着酒杯在鱼缸前面蹲了下来,指着那条曾经我的说道:“这一条鱼叫做明明,是我的好朋友。记得我把它买回来的那一天,我说什么它都能听懂,但是那天之后,它就失去了所有的灵气,无论我怎么和它打招呼,它都是待理不理的。我的心都有些碎了。李明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吗?都是为了明明呀!因为我不知道它遭受了什么?”

    鱼泡泡说着,两行热泪留下了眼眶:“李明,我真的很想帮一帮明明,可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帮它?见到它的那一刻起,我以为它是老天派过来的使者,就那么滴和我心灵相通,可惜的是,只有那么一天,只有那么一天啊!”

    鱼泡泡越说越伤心,到了后来,竟然倒在我的怀里嘤嘤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五味杂陈,不知道该高兴呢?还是该悲哀?我本来以为是自己的魅力征服了鱼泡泡,所以她才一脸两次请我喝酒,说知心话。谁曾料到,当我听到他的知心话的时候,我才知道,原来在她心里,我还不如一条鱼,一条叫明明的鱼,更加可悲的是,那条名字叫明明的鱼,竟然就是曾经的自己。

    我本来打算把这个秘密一直留在心底的,可是却没有想到鱼泡泡竟然会为了这么一条鱼而伤心。我一时间心乱如麻,不知道是把这件事告诉她好呢?还是继续瞒着她比较妥当一些。

    这时候,红红突然对我刺了呲牙,我明白她的意思,当然是告诉鱼泡泡真相了。因为红红名义上是鱼泡泡的保镖,其实她是从小看着鱼泡泡长大的,她们之间的感情比亲人还要亲。所以说,她见不得鱼泡泡伤心流泪。我斟酌了一下,也觉得告诉鱼泡泡真相比较好,毕竟她作为当事人之一,有知道真相的权利。

    主意打定之后,我轻轻拍了拍鱼泡泡的香肩:“泡泡,其实那个明明我认识的,他这段时间遇到了一些小麻烦,所以不能再和你继续交流了。不过值得庆幸的是,他在用另外一种方式接近你,而且好像和你走得更近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明明是鱼,你是人,你怎么会认识明明呢?”鱼泡泡在我怀里抬起头来,睁着一双我见犹怜的大眼睛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我和别人打斗了好几场,应该知道这个世界是非常神奇的,不但人是世界的主宰,而是狐狸、龙等等都能变做人的模样,那么我和一条鱼认识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鱼泡泡半信半疑的样子,我继续说道:“况且,我和明明已经认识二十多年了,这二十多年来从来就没有分开过。”

    “臭李明,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!”鱼泡泡轻轻拧了我的脸蛋一下。

    我一脸柔情的望着她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我说的是真的,没有一个字是编造出来的,因为我的小名就叫明明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知会了一声小雪,眨眼之间,鱼缸里那条明明的鱼就不见了。我轻轻捏了捏鱼泡泡小巧的鼻子:“怎么样?我不骗你吧,其实我就是明明,明明就是我!”

    看她还有些震惊,我就把事情的前前后后,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,甚至是鱼泡泡那天去鱼市场穿的是什么衣服,在哪儿停留了多久,还有她悄悄说给我的话,全都说了出来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