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泡泡笑了,笑了满脸都是泪花,拿着小拳头不停地捶打着我的胸膛:“明明,你这个坏东西,你骗得我好苦!我说呢,刚和你见面的时候,就觉得你时曾相识的感觉,闹了半天,原来你就是明明哟!”

    把话说开之后,我只觉得和鱼泡泡的感情更近了一步,我们两颗心贴得更近了。我一把捉住了她的粉拳,然后望着她的樱唇,不由自主地吻了下去,而鱼泡泡没有丝毫的抗拒。

    虽然暖香温玉入怀,但是我并不敢百分之百地投入进去,毕竟红红姑娘近在咫尺,万一惹得她不高兴了,直接跳出鱼缸,拿着分水峨眉刺往我身上招呼的话,那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好在红红姑娘知趣,知道做电灯泡的感觉并不怎么好,所以拿着尾巴拍出了一个水花,然后躲到假山后面去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后顾之忧,我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以来,然后直接把鱼泡泡抱了起来,往那张大床走去。

    鱼泡泡小脸涨的通红:“明明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这个时候,应该属于传说中的良辰美景了,你说我想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鱼泡泡轻轻点了一下我的鼻子:“明明,原来你是这么一个坏东西。”

    脸皮厚,吃块肉,脸皮薄,吃不着。这句话说的应该就是这种关键时候了。薄脸皮在这个时候是吃不开的。于是,我厚着脸皮说道:“有道是,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把鱼泡泡放到了床上,随便脱掉了她的一双高跟鞋,然而,就在我正准备做下一步的动作的时候,屋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惊,不会是敖当当和董贤打上门来了吧?不应该呀,今天既然是敖当当不舒服的日子,那么在零点之前,她是不可能恢复灵力的,至于那个董贤,接连在我手里吃瘪,只怕已经成了惊弓之鸟,我不去找他的麻烦,他已经算是烧高香了,哪还有胆子过来找打?

    近了,越来越近了,而且那个人并没有敲门,而是直接推门进来了,多亏我反应快,及时离开了鱼泡泡,要不非得被抓个现行不可。

    走进来的是一个有些富态的中年女人,衣着很时尚,一看就像是个有钱人,不过她并么有给我一副雍容华贵的感觉,因为我从她的眉宇间,感觉出来这个人的修养不怎么好,很像是势利眼那种。

    什么叫做势利眼呢,就是凡是对自己有用的人,可以笑脸相迎,那么对自己没有用处的或者是用处不大的人,会被她弃如敝履。

    以前我没这样的感觉,但是自从体内多了寅将军的锐金真气之后,我觉得自己越来越懂得观人相面了,也许寅将军就是这上面的高手呢?

    我又打量了那个女人一番,又看出一些门道出来,那就是这个女人贪图安逸和享乐,而且还爱慕虚荣。这么样的一个女人,和鱼泡泡是什么关系呢?我不但没有听鱼泡泡说起过,而且也没听红红姑娘透露出一丝一毫的风声。

    就在我暗地里琢磨的时候,鱼泡泡已经有些不好意思地迎了上去,亲热地拉住了那个女人的手:“妈,这么晚了,您过来也不打电话说一声,好让我去接您。”

    “妈?”我愣了一下,原来这个女人是鱼泡泡的母亲。不过看这个女人的模样,不像是那一位让东海龙王都念念不忘的美人鱼,而应该是鱼泡泡的养母了。

    泡泡妈看了我一眼,然后皱了皱眉头:“泡泡,你忙的很吗?就算是妈给你打电话,只怕你也没时间去接我吧!”

    鱼泡泡本来就有些不好意思,听她妈这么一说,脸更红了:“妈,你说什么呢?我就是再没时间,也得去接您老人家呀!”

    说着,她指了指我,说道:“妈,我给你介绍一下,他叫李明,是我一个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好朋友?仅仅是好朋友吗?”泡泡妈皱紧了眉头,说话也开始不中听了:“丫头,这里可是你的闺房,怎么能让一个好朋友就随随便便进来呢?要知道你搬到这里之后,出了你爸,还没有别的男人来过,更别说什么好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被她这么夹枪带棒的一顿讽刺挖苦,我也有些火大,但是人家毕竟是鱼泡泡的长辈,该讲的礼数还是要讲的,所以我微微一笑:“伯母,既然今天让您老碰上了,那我就实话实说了,其实我并不是泡泡的好朋友,而是她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李明,你怎么乱说话?”

    鱼泡泡刚开口,就被泡泡妈打断了:“丫头,你别吭声,我和你男朋友聊两句。”

    看鱼泡泡不说话了,泡泡妈上上下下好好打量我一番,然后说道:“你和我们家泡泡真的是男女朋友关系?”

    我心想,反正我们两个都到了这种份上,就不需要再藏着掖着了,就点了点头:“伯母,我哪里敢在您老面前玩里个浪?你看看,泡泡的打扮穿戴,而且孤男寡女,同处一室的,不是男女朋友关系,又是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口才不错!”泡泡妈点了点头:“不过我还年轻,你用不着一口一个您老来称呼我,免得我还没老,就被你呀给喊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伯母说得对,你一点都不显老,刚刚你猛一下进来,我还以为是泡泡的姐姐来了呢?”

    我毕竟在五星级酒店工作多年,每天迎来送往的,嘴皮子早就练出来了,这一番话说的泡泡妈心花怒放:“小伙子会说话,我喜欢!你给伯母说说,你在什么地方高就呀?每个月收入多少呀?”

    一上来就问工作和收入,果然够现实的,我想了想,并不想告诉她实情,但是她毕竟是长辈,我也不想骗她,就看了看鱼泡泡:“伯母,我的情况还是让泡泡告诉你吧。”

    鱼泡泡说道:“妈,李明是水电工。”

    虽然我当着鱼泡泡的面打了好几架,她也知道我不是个平常人,但是我从没对她说过我的真实情况,毕竟李明好歹是青丘集团的总经理,在网上一查,就能查出来是个已婚人士。而鱼泡泡还记得他和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我说自己是水电工的事情,所以就这样说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样一说不打紧,泡泡妈的态度当即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:“什么?水电工?一个普普通通的水电工还想泡我的女儿?你脑子没病吧!”

    “妈,你说什么呢?”泡泡刚要说话,却被泡泡妈蛮横地打断了:“泡泡,妈说话,你不要插嘴!”

    泡泡妈这一番话相当的不客气,果然是个货真价实的势利眼呀!

    我憋了一肚子的气,可是却不能爆发,因为泡泡妈是长辈,是鱼泡泡的母亲,就算不是亲生母亲,也是有着养育之恩的,我就算是看在鱼泡泡面子上,也只能是强忍着。

    可是,泡泡妈并没有放过我的意思:“一个小小的水电工,你真有胆量呀?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做门当户对吗?我说句难听的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什么德行?也敢来泡我的女儿?要知道我们家泡泡可是有名的女企业家,有一定的身家的,并不是随随便便一个阿猫阿狗,就能够追到手的,像你这样的,趁早滚蛋,滚的越远越好,免得放着自在找不自在!”

    她竟然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,就开火车一般说了一通,而且措辞激烈,就差拿着拖鞋赶我走人了。

    我还是没吭声,不过既然她是这样的人,那么以前那些拍马屁的话,我是怎么说不出来了。只是抿着嘴巴不说话。

    然而不把我赶走,泡泡妈就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:“你这人怎么没脸没皮的?我说话都到这种份上了,如果有自尊心的话,早就走人了。而你还是死乞白赖地留在这里。是不是一副吃定了我们家泡泡的样子?没门,有我在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!你还来这里喝红酒,你知不知道这种红酒多少钱一瓶啊!你知不知道,你的一个月工资,就只够买一瓶盖的?”

    我还是没有吭声,但是鱼泡泡怎么也听不下去了,大声说道:“妈,李明再怎么说,也是我的男朋友,您怎么能这样说他?”

    “什么你的男朋友?八字还没一撇呢?再者说了,你的终身大事,我不点头,谁来都没用!”

    泡泡妈一下子彻底爆发了:“泡泡,我虽然不是你的亲生母亲,但是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,供你上大学,我容易吗?你怎么能够帮着一个外人,和你妈这样说话呢?”

    遇上这么一个不讲理的母亲,鱼泡泡那么聪明的女人,也没办法了,只得对我说道:“李明,你先回去吧,我再好好劝劝我妈,咱们两个的事情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泡泡妈冲着我大声叫道:“这件事情没什么好商量的,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,你就别想再和泡泡谈朋友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