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顿时哑口无言了。本来我在胡力的帮助下,已经接近拿到了证据,可是由于知道了柴娟的可怕,所以我才放弃了这场赌约,悄然离开。谁曾想柴娟竟然紧追着不放,而且到了这种时候还有脸提起那个赌约。

    人要脸树要皮,可是一旦人如此不要脸了,那就堪称无敌了。

    我轻叹一声,微微摇了摇头:“柴娟,你又何苦旧事重提呢?我这一次离开省城,就已经表明自己已经放弃那个赌约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柴娟乐了:“我怎么觉得,你分明是眼见取胜无望,又不想履行赌输之后的责任,所以才逃之夭夭了呢?小黑,敢做不敢当,这可不是男子汉所为吶!”

    我哼了一声:“我怎么会取胜无望?那天其实我几乎已经讲证据攥在了手心里,只不过事到临头我又放弃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柴娟拂了拂长发,动作甚是撩人:“你有这么傻吗?要知道放弃胜利就是放弃曾经的薄荷!”

    我斩钉截铁地说:“笑话!条条大路通罗马。没有你柴屠夫,难道大家都吃带毛猪吗?青丘我是一定要去的,薄荷和柴志军的亲事我也一定要阻止!”

    “哦,以前我怎么没看出来,我们家小黑还是这么有志气的人。”柴娟一副很惊讶的样子:“你以为青丘是市中心广场呀,只要长着两条腿,摸着脑袋热热的人,想去都能去。不仅仅是狐族,那里甚至是我们整个妖族的圣地,有多少人不得其门而入呀!”

    柴娟突然话锋一转:“男子汉大丈夫,一言既出驷马难追。拿你们家乡的话来说,就是吐沫星落地砸个坑。我记得你当初可是签了协议的,难道想不认吗?”

    柴娟说着,把当初我签的那份协议扔了过来:“小黑,按照协议上的要求,你必须在三天之内拿到我出轨的证据,否则的话,就算你输。如今三天时间已到,不知道你还有何话说?”

    “愿赌服输!”果然是焦不离孟,孟不离焦,我斜眼一瞧,看到了焦岩枪杆一样笔直的身影,知道自己想走也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好,敢作敢当,我喜欢!”柴娟秋水一样的眼睛转了几转:“我的好老公,既然你愿赌服输,那么就随奴家回家吧!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俏生生的柴娟,又看了看远处帅气的焦岩,不由得觉得一阵恶心:“我说柴娟,你既然已经和焦岩好上了,为什么还非得要拉上我呢?难道你不知道,脚踩两只船,是十分缺德的行为吗?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也会吃醋哟!真的是少见了!”柴娟恨声说道:“不过愿赌服输,男子汉大丈夫,爽快一点,你如果再唧唧歪歪的话,那我就会看不起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硬着头皮说道:“我可以被任何人看不起,但就是不能被美女看不起。好了,我应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柴娟看着我的样子,噗嗤一声笑了起来,好看的那个劲儿,甚至把绚烂的晚霞都给比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不得其解地挠了挠头,像她这么好看的小姐姐,为什么整天喜欢打打杀杀呢。

    我想起来在火树银花的那一夜,不由得心一软,难听话却是再也说不出来了,只是嘟囔了一声:“娟姐,你的赌约对我不公平,所以我输得并不心服口服。你现在就算是强迫着我回到省城,那也只是我的人回去了,而我的心会永远留在外边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意思。”柴娟自顾自向前走去:“小黑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,你敢不敢去?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别是在玩什么阴谋诡计吧。可是我又一想,柴娟对我绝对是实力上的碾压,人家用不上耍什么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我还在犹豫着呢,柴娟头也不回地说:“你不如跟来,就当给你我彼此一个机会,难道这样不好吗?”

    也许是感觉我还是站这么动,柴娟继续加大了筹码:“我答应你,你要你跟我走,我会给你一个合理的答案。来不来,由你!”

    扔下这一句话之后,她径直望大山深处走去。看样子不管我去还是不去,她都会一直走下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来不来都由我,那我就勉勉强强跟着你走这一遭了。”我终于给自己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,一路小跑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其实,我并不是没有想过悄悄溜走。只是柴娟在前,焦岩在后,我又能逃向哪里呢?

    一身天蓝色的窄裙令柴娟的火爆身材显露无疑,却又使她显示出了一丝丝小鸟依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再加上那我见犹怜的面容,更容易让人心生旖旎之心,而且是油然而生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我是个正常的男人,一个三个多月不知道肉滋味的男人,要说心如坚石那绝对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我跟在柴娟身后,眼神不由自主地停在她火辣的背影上,那里正随着她的走动,而发出请君采撷的邀请。这一种无言的诱惑,要比任何的言语都有杀伤力。

    如果说,在生活里需要用事实说话的话,那么现在,就需要用身体说话了。柴娟这个妖精肯定是这样想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我想起来那一晚的情景,心里不由得感慨万千。如果没那个劳什子焦岩横插一脚的话,我不介意与她重续前缘,可是如今这种情况,我如果臣服在他的石榴裙下面,那叫什么事?

    我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,但是作为一个男人,必须得有自己的底线。而自己的女人如此明目张胆地出轨,更是触碰不得的高压线。想到了这里,愤怒和不甘让我的想法减弱了一些,但是心里还是有一股深入骨髓的痒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是一条羊肠小道,只能容得下一个人的话,我早就和她并肩而行了,这样也省得跟在她身后吃灰。不对,应该是吃味。

    柴娟的实力从她举手投足之间,就显露无疑。比如说,路边那些烦人的花木,都好像要躲着她一样,她人还没懂,就识趣地避开了。而我就没有这样的能耐了,手上和脖子上被拉了好几道红印子。

    柴娟看来是有心逗我,走的忽快忽慢的,有好几次,我都淬不及防,碰到了她。其中一次失手,一次是胯,正是这种不经意间的撩逗,让我忍不住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还有一次,柴娟故意装作滑倒,一下子跌入了我的怀里。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这山水之间也。我故作不解风情,面对她的投怀送抱,却是脚下一滑,躲了一个干干净净。甚至连扶她一把都懒得扶。

    柴娟的身手太过了得,身躯几乎已经摔倒在地了,却不可思议的又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瞪了我一眼:“小黑,你这人懂不懂怜香惜玉啊,难道连扶我一把都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我嘿嘿一笑:“本来是可以的,可是后来我想目睹一下,像你这样的大美女,摔成仰八叉的样子,有多好看,所以就不扶了。再者说,像我这样的懒人,连墙都不扶,不扶你也算正常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常就好。”柴娟没和我较真,不过女人都是小心眼,都是记仇的。仅仅两分钟之后,她的报复就来了。她故意弯了一根有弹性的树枝,啪的一声抽在了我的脸上,留下了一道红印子,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柴娟得意洋洋地大笑起来:“这就是不怜香惜玉的后果,就连树枝都看不过眼了,自动跳出来教训你!”

    也许是柴娟手下留情的缘故,否则如果抽在眼睛上的话,那我就更惨了。我九零后的老脸莫名其妙地红了一下,但是此处无声胜有声,装糊涂是最好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又拐了一个弯之后,只觉得峰回路转,只见这里前面是一处悬崖,站在此处看去,只见前方层峦叠嶂,夕阳下风景如画。我只觉得眼熟,后来一想,原来这里距离我的老家狮子坪已经不远了。小时候,我记得小时候在这里采过草药。

    那一次说起来,还有些耍玄乎。当时我脚下的一块岩石松动了,幸亏我及时抓住了一棵树,否则早就少年夭折了。我实在想不明白,柴娟带我到这里来到底想做什么。但是她不说,我也不想问。况且我笃定她迟早会说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以我的实力绝对是不能再往前走了,但是柴娟这种怪胎另说。我只怕她带着我来一个空中漫步什么滴,那样逼是装了,但是小命却是攥在她的手里,未免让人心里不踏实。

    好在柴娟识相地停了下来。我们两个终于可以并肩而立了。

    还真的是世事难料,我望着眼前的美景,再望了望身旁的美女,真是怎么也没想到,经过了那么多事情之后,我和柴娟还能站在一起看风景。身旁的这个女人真的让我又爱又恨,爱恨有加。我有时候都想不通,自己为什么会遇到她,而且大多数时候都在吃瘪,这让我觉得非常没有面子,但是却又无可奈何。因为无论是自身实力,还是心机计谋,我没有一样能够比得上她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