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子,你可别和我玩虚的,我的眼里可揉不得沙子!”泡泡妈半信半疑地和我一起到了大门口,看了看满满一大车路易十三之后,真有些傻眼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并没有接受失败:“李明,你是不是弄得是假酒呀,或者是空酒瓶兑了水的。”

    我早就知道她会这样说,就让她任意挑选一瓶,当面打开了。她仔细品了品,然后砸吧了一下嘴:“李明,还真的是路易十三哟!”

    她不信邪似的又打开了三瓶,亲自尝过之后,就默不作声了。

    鱼泡泡真有意思,这个时候了,还有心逗她:“妈,还要不要再接着拆几瓶呀!”

    泡泡妈顿时羞红了脸:“泡泡,你是不是我女儿呀!”

    过了很久,她厚着脸皮走了过来:“李明,是伯母瞎了眼,有眼不识金镶玉。你可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呀!”

    “伯母,您说什么呢?您是长辈,面子我当然是要给的。”我存心逗她:“只是赌场无父子,不知道咱们刚才的赌注还算不算数了?”

    泡泡妈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:“李明,伯母我绝对是一个愿赌服输的人,只是我得留着这双眼睛给你和泡泡做饭,还有到时候你们两个有了小孩,我还得照顾呢?如果没有眼睛的话,就什么都做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泡泡顿时羞红了脸:“妈,你瞎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瞎说什么了?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这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吗?”不是想不到,这个世界真奇妙,刚刚还看我不顺眼的泡泡妈,现在竟然和我站在了同一个战壕里。

    我心里明白,有些事情适可而止就行了。况且泡泡妈已经率先伸出了橄榄枝,我再端着就没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于是,我连忙说道:“伯母,你说什么呢?我怎么听不明白呀!我只记得刚刚我们两个打赌,如果我一个小时之内,弄来了一千瓶路易十三的话,那么这些酒就全部归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酒全部过我了?”泡泡妈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:“对,归你了。既然是我们立下的赌注,那么就必须得遵守。更何况,向您们这种的年纪的,适当的喝一些红酒,对皮肤还是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有你的!”泡泡妈背对着泡泡,悄悄朝我伸出了大拇指,然后说道:“只是这么多的酒,我也喝不完呀!”

    “喝不完好说!”我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泡泡的滨海雅筑不是有饭店和酒吧吗,你就把这些酒送到那里。没销售出一瓶,就记在你的账上,就当我送您一些零花钱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好意思呢?”泡泡说的是不好意思,但是脸上已经眉开眼笑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自己人,有什么不好意思呢?”我一指胡飞:“伯母,不如你带着我这位朋友,把这车酒送到滨海雅筑,你看如何呢?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!”泡泡妈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泡泡:“李明,我知道你啥意思了,你是嫌伯母留在这儿,碍着你们小两口的好事了。好了,我也不在这儿做电灯泡了。”

    泡泡妈说着,坐上胡飞的车走了。

    泡泡笑脸羞得通红:“李明,没想到你这么厉害,三言两语就把我妈给摆平了。”

    听鱼泡泡这么一说,我夸张的大叫起来:“什么三言两语?那可是一千瓶路易十三呀,好大一笔钱的!”

    鱼泡泡柔情似水的说道:“怎么心疼了?那就喝回去呀!反正这儿刚刚拆了好几瓶,不喝的话都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喝就喝,谁怕谁呀!”我拎了两瓶拆开的路易十三,然后和鱼泡泡又重新回到了她的卧室里,开始开怀畅饮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再喝起酒,和之前的意境已经有所不同了,以为那么强势的泡泡妈已经同意了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,那么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,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不过这样的酒,我再麻烦小雪替我喝,就有些不好了。我以为等喝尽兴了,然后借着酒劲,就和鱼泡泡一起就把生米做成熟饭了。

    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,我竟然真的喝醉了。等我醒来的时候,太阳已经能照到屁股上了。而鱼泡泡也不见了,不过茶几上有她留下的便条,说是她要去滨海雅筑那边处理一些事情。而红红姑娘也没在鱼缸里,看来是一起跟着去了。不过有红红跟着,鱼泡泡的安全问题,最起码还是有保证的。

    人世间,最后悔的事情,莫过于当准备和一个美女做有意义的事情的时候,却偏偏喝醉了。我有些后悔不迭,如果再有下一次机会的话,那么我一定滴酒不沾,只是苦了我们家小李明了。我有心找上门去,可是给鱼泡泡打了电话之后,她说自己正在会见一个重要的客户,实在是走不开,我没辙了,只得回去找胡薄荷。

    我到了青丘集团总部的时候,胡薄荷正在她的办公室里。有个下属正在向她汇报工作,我进去摆了摆手,就把那人打发走了,然后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当办公室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后,我就笑呵呵地朝胡薄荷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承认,她今天打扮的很漂亮,很性感。只见她穿着一身天蓝色套裙,扎了一个很成熟的职业女性发髻,更加显得魅力四射。雪白细长的玉颈上面,挂着一串珍珠,更加映衬地她的那张俏脸,晶莹剔透,宛如粉雕玉琢一般。

    “老公,怎么?在别处吃饱了,还能想的起我这个黄脸婆呀?”看来胡薄荷没有想到我会在这个点回来,因为我的行踪都在她的掌握之中,所以有些吃惊的张着小嘴,隐约可见其中的小香舌。?是的,我很多次尝过它的味道,但是今天更加的迫切。

    最难得的是,她身上的白色上衣,根本无法完全遮盖她那雄厚的本钱,站起身来的那一刹那间,给我的冲击波异常的炸裂。

    我走的越来越近了,我已经能够看到她套裙下面的两条大长腿了。也许是看到了我眼神中的迫切,胡薄荷笑了。这是一种风情万种的笑,更是一种你懂我懂的笑。笑容里,那一双媚眼顾盼神飞,宛如两波秋水。只是站着没动,她也是一个迷了我这么多年,而且还要你一辈子的,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精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是黄脸婆的话,那也是天底下最迷人的黄脸婆了。”?这句话说完的时候,我已经走到了胡薄荷面前。

    胡薄荷媚眼一转:“是吗?怎么?送了别人一车红酒之后,怎么也没有犒劳你呀,又来老娘这里卖弄风骚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般自称老娘的人,都很漂亮,而且都不老,因为女人最看重的是她们的容颜,还有她们的容貌,就算是胡薄荷这种人,也不能例外。

    作为狐族的第一美人,胡薄荷的魅力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。

    我双手一摊:“老婆,昨晚上我喝醉了,糗大了,也亏大了,所以就只能找你来了,要不,我兄弟不乐意呀!”

    一听我这样说,胡薄荷索性坐了下来,直勾勾瞧着我,眼中媚意如水。她是一个聪明人,懂得如何去吸引我。正因为如此,我们两个的感情,才能够永远都像是在度蜜月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虽然没有说话,但是那种姿态,分明是一种欲拒还迎的架势。不得不承认,这种才是最具杀伤力的。而最吸引我眼球的,是她那不知不觉已经暴露的事业线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我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,呵呵,坐在了她的腿上,顿时,幽香扑鼻而来。一个男人,可以和任何人客气,但是最不能客气的就是自己的老婆。

    什么是家?某种意义上就是说,老婆在哪儿,哪儿就是自己的家。一个人如果在自己家里还不能放飞自我的话,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?因此上,我对胡薄荷从来都不客气,尤其是现在。

    所以,我毫不客气的,抱住了她,然后用嘴唇堵住了她的嘴,过了好久才松开,然后说道:“怎么?我不能来吗?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胡薄荷,脸蛋是粉里通红那种,非常动人,而且风骚入骨。这是狐族女人的优势,可以说是有生具来的东西,只不过胡薄荷的身份,她一般不表露出来而已。只有在面对我,独自面对我的时候,她才能这样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个世界上,只有我才配得上让胡薄荷如此对待。

    这么近的距离,再打量她的时候,我才更能够发现她的美。她的脸蛋称得上是吹弹可破,完美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,当然最吸引我我的还是她的那一双眼睛。记得当初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只是看了一眼她的眼睛,就知道她就是我这辈子要找的人了。

    胡薄荷嘟起了嘴唇:“老公,你是天底下那个唯一的,想什么时候来,就什么时候来的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管了,反正在这个时间段,也没有人敢闯进来,再者说了,我们两个结婚这么长时间,还没有在办事里做过有意义的事情呢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