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你个胡薄荷,我再也忍受不下去了,猛地将她按倒在办公桌上面。

    别看刚刚胡薄荷柔情似水的,可是我一来真格的,她就有些慌了:“老公,你疯了吗?来真的?这里可是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我满不在乎地说道:“办公室又怎么啦?和咱自己家一样!”

    “不嘛,让秘书看到了,那该有多难为情?”胡薄荷挣了一下,但在我的坚持下,她也只得退而求其次了:“老公,那你把窗帘拉上行不行?”

    我笑了:“你这调虎离山之计,对我没用。要知道这里可是十八楼,谁还能长着翅膀飞上来不成?”

    胡薄荷这一次彻底没辙了,不过除了顺从,她仍然还有别的选择,那就是主动出击,因为主动才是她喜欢的风格。莫道不销魂,十面埋伏一出,我就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还手之力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真的是很奇妙,我以为十八楼很安全,不用拉窗帘也没事,然而事情的发展却是让我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关键时候,突然有人敲了几下窗户,声音不大,很有节奏感,而且那个人还非常有礼貌:“对不起,打扰了!”

    我一听,竟然红红姑娘的声音,大脑顿时飞快地转动起来:她怎么会来听我的墙根?是她自己的主意?还是鱼泡泡让她来的?我仔细一想,只能是前者,因为她在鱼泡泡眼里,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宠物鱼而已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红红姑娘为何而来呢?替鱼泡泡抱不平?她应该没有这么冲动,思来想去,我突然一惊,会不会是鱼泡泡出事了?

    虽然我和胡薄荷已经是老夫老妻了,但是被一个外人这么看着,她还是有些难为情的。在我开始琢磨问题的时候,她已经穿戴整齐,然后把窗户打开了:“这位漂亮的妹妹,要不要进来坐?”

    胡薄荷那是什么人,当然知道红红姑娘不是一般人。仔细想想也是,一般人谁能到十八楼外,来敲打我窗,坏我的好事。

    红红姑娘摇了摇头道:“多谢姐姐,我就不进去了。我之所以冒昧前来,是有件急事想要告诉李明,我们公主不见了!”

    石破天惊!虽然我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一些,但是当红红姑娘把消息实锤了的时候,我还是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红红姑娘继续说道:“当时我就在隔壁,可是我们公主竟然无声无息地失踪了!”

    “无声无息地失踪了!”我只觉得一阵接一阵的头大,因为红红姑娘绝对是个高手,要不也不会被东海龙王委以重任,能在她的眼皮底下,人不知鬼不觉地把鱼泡泡弄走,那么这个人至少是具备万年龟那样的修为才能够成功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我并没有听到万年龟来滨海的消息,那么在如今的滨海市,有这种本事的人,只有三个,一个就是实力高深莫测的九尾狐董和,还有一位就是东海龙宫的公主敖当当,那么第三个就是我了。

    我自然不会去做这种事,至于九尾狐董和,估计也不会出手。虽然他极有可能暗中投靠了敖当当,不过他始终是个老狐狸,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急不可耐的跳出来,那么怀疑对象只剩下一个人,那就是敖当当了。

    可是敖当当为什么会把鱼泡泡掳走呢,难道这是东海龙婆的意思?或者是她自作主张?而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我?

    我思来想去,眼下我能做的就只有等待消息了,因为敖当当如果是为了对付我的话,那么很快就会有消息传过来的。如果不是的话,那就是没有消息。那么,只要等到明天一早,我就能够基本确定她掳人的动机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红红姑娘,然后说道:“你先回滨海雅筑等着,只要有消息传过来,立马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红红点了点头,然后一扭身,跳跃如飞地走了。

    我把自己的推测给胡薄荷说了下,她主意挺多的:“这件事情就算是董和没有出手,但是他儿子董贤一定知道内情,而敖当当一个外人,想在东海藏住一个大活人,绝对少不了董贤的帮助。因此我觉得守株待兔不是办法,只要能够在短时间内找到董贤,就基本能够找到鱼泡泡姑娘的下落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妻如此,夫复何求?”我茅塞顿开,拿出手机刚要联系胡飞,却被胡薄荷拦住了:“这件事情你找胡飞没用,因为董贤也知道胡飞是我们的人,所以他一定会瞒过胡飞的耳目的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:“那该找谁?董和在滨海市待了好多年了,肯定有不少靠得住的手下,而咱们两个初来咋到,如果胡飞逗帮不上忙的话,那就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的人!”胡薄荷咯咯笑着,拿出了手机,“董和狼子野心,和总舵一直面和心不合,所以父亲大人早有防范,在他身边安插了不少耳目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说着,拨通了一个号码,问了几句话之后,她拿起办公桌上的签字笔,在一张纸上写下了一个地址,交给了我:“据我们飞狐军的暗探透露,鱼泡泡应该被关在了这里,而且极有可能在傍晚之前就转移走,所以你现在就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就去!”我深深吻了胡薄荷的额头一下,然后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老公,把我的车开上。小心一点!”胡薄荷扔过来一串车钥匙,我劈手抓在手里,回头一笑:“老婆,你就放心吧,我办事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胡薄荷笑颜如花:“早点回来,晚上我们还在这里,把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完。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我笑了笑:“上小学的时候,老师就教导我,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半途而废,更别说这种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贫嘴,找打!”胡薄荷把签字笔扔了过来,我轻轻一躲了过去,长叹一声道:“人们都说,做女人不容易。其实我们男人更不容易。你不说话,老婆会说你闷葫芦一个,不解风情。你会说话了,她又说你贫嘴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便离开了她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其实,我是故意这样的,因为这样,我才能够营造出来一个轻松的氛围,这样的话,胡薄荷才不会为我担心。

    但是我明白,敖当当作为东海龙宫的公主,一身修为绝对不是十三夜叉能够相提并论的,她说不定就是我出道以来,碰上的最危险的敌人。我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把握能够赢她。

    但是她既然绑了鱼泡泡,那么就算是不敌,这一趟我也必须得去,因为无论是为了胡力大哥的伤势,还是为了我和鱼泡泡之间的感情,我都不能退缩半步。

    胡薄荷给我的那个地址是白沙路二十六号九栋六楼东门,我打电话问了胡飞一下。胡飞不愧是地理鬼,立马就把情况给我简单介绍了一下。我才知道这地方距离鱼泡泡家并不远,只有七八百米的样子。而且这里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属区,如果不是胡薄荷有内部消息,打死我也不会想到,敖当当竟然会把鱼泡泡藏在这里。

    胡薄荷的火红色法拉利跑车太过惹眼,所以我远远就停了下来,而自己溜达着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我这个人朴素惯了,穿衣打扮和住在这里的普通老百姓没有什么区别,再加上我那张人畜无害的脸,所以门口的保安看都懒得看我一眼,就放我进去了。

    我一路找到了九栋,往上面看了看,只见六楼东门窗户紧紧闭着,从外面看,并没有什么异常。我本来打算乘风上去。可是左右看了看,这个时间点不对,前前后后全是人,在这个智能手机已经普及的年代里,我如果不注意的话,那么很可能一夜之间走红网络,到了那时候,只怕有关部门就会把我请去,当做小白鼠研究了。所以说,我必须低调,这里毕竟是现实世界,太高调了容易遭雷劈。

    于是,我溜达到了楼下,仔细一看,坏菜了,玻璃门禁竟然锁了,我又不知道密码,随便试了一下,不对。就在我打算用特殊手段的时候,却发现旁边有个阿姨正在搞清洁。

    我连忙过去问道:“阿姨,这楼的密码换了吗?为什么我输了好几次也打不开呢?”

    由于我的相貌太像是个好人了,外加上文质彬彬,所以那个阿姨没有丝毫的怀疑:“没换呀,小伙子,可能是你记错了,阿姨给你说一遍,这一次要记清楚了,197431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阿姨,这世界还是好心人多呀,祝您越活越年轻。”我轻而易举地得到了密码,然后大摇大摆地直接开门上楼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六楼东门的门口,我闭着眼睛,用灵力感受了一下,奇怪了,竟然感受不到屋里有任何的灵力波动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就算是敖当当灵力高深,我感觉不到,但是无论是董贤,还是鱼泡泡,我都应该感觉得到呀。特别是鱼泡泡,我和她亲密接触了两次,她的气息和味道已经很熟悉了,但是我就是感觉不出来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