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道是胡薄荷的消息有误?不可能呀,我们两个人结婚这么久了,她就不是那种不靠谱的人。如果这个消息不确切的话,她是不会让我过来的?

    那是怎么回事呢?难道是敖当当提前得到了消息,所以吧鱼泡泡转移走了?这种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的。因为飞狐军的暗探,是不可能这么轻易就露出马脚的。

    我思来想去,还是百思不得其解,所以就打算进去看看,反正是赌一把,如果敖当当在屋里,那么就做一个了断。如果她不在屋里,那么我就看一下情况,然后再做道理。

    好在六楼只有两户人家,而西门的屋里好像也没人,所以我并不担心有人偷看什么滴。

    我伸出手,兰花烙印,只是在门锁那边轻轻一弹,门无声无息地就开了,我并没有急着走进去,而是看了一下地面,很干净,我踩了一脚,地上没有留下任何的脚印,然后再关门,仔细听了一下,屋里竟然没有任何人,包括敖当当在内。

    我走进去观察了一下房间,四室一厅全都收拾得干干净净,我嗅了一下其中一间卧房的被褥枕头,好像有敖当当的气味,不过很淡很淡。而在地上发现了一些细短毛发,卷的,这个懂的人自然懂。垃圾箩,清空了,窗台有两个杯子,一个是干的,一个还有一部分水,干的前不久才喝过水,因为杯子里没有灰尘,很干净。装脏衣服的篮子里没有关于男性的任何衣物,用鼻子嗅了一下,没有任何男性气味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敖当当和另外一个男人,在这里做了什么愉快的事情,而这个男人很有可能就是董贤。因为那根毛发不像是普通人类的。

    我紧接着打开衣柜,也没有任何衣物,除了一些换冼衣服。打开抽屉,没有发现套子包装盒之类的东西,当然也没有伟哥,这足以证明,董贤是一个健康的男人。

    厕所,也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。晾衣服的阳台,也没有其他东西,整间屋子都收拾得非常干净。看来,这位东海龙宫的公主,并不是一个邋邋遢遢的人。

    最后,我走到鞋柜前,把给客人穿的拖鞋拿出来,捏了一下鞋底,还是湿润的。

    我接着又去了另外一间卧室,闻到了熟悉的味道,是鱼泡泡的,她在这间屋里呆过,不过时间很短,看样子已经被敖当当转移走了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觉得虽然鱼泡泡被转移走了,但是敖当当和董贤有可能会回来,所以我觉得应该在这里做点什么。要不就是浪费这样的的好资源了。

    不过以敖当当的修为,凡是带有灵力波动的东西肯定瞒不过她,那我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突然,我眼前一亮,既然有灵力波动的东西不行,那我何不用现代高科技的东西呢?这样的话,敖当当就防不胜防了。

    因为我知道,凡是灵力高深的修行者,都会迷信自己的实力,从而对高科技的东西有些不屑一顾。从我和敖当当短暂的接触来看,她是一个高傲的人,所以她肯定不会提防有人竟然会用那些小玩意来算计她。

    主意打定之后,我迅速离开了这间屋子,然后到附近买了一个很小巧的录音笔,然后返回来,把它装在了床下面。

    说是装,其实就是用双面胶往床帮下面一沾就行了,这样只要不把头钻进床底下,是不会发现这种东西的。

    我把一切搞定之后,又再三观察了一下,发现没有任何细节错漏后,就把之前我走动的线路,以及所有痕迹都弄掉,乱的地方摆好,被子褶皱弄回一样的,然后又钻进床底,记下时间,打开录音机,录下的第一段话就是我读出来的时间,方便后面定位时间。

    接着我退出房间,把门重新锁了。至于门锁,刚刚我并么有损坏,这就是兰花烙印的神奇之处了。

    我下了楼,然后在小区门口简单吃了饭,这期间,红红姑娘没有任何的消息传过来,而敖当当也没有主动联系我。至于胡薄荷那边,也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。

    我汇总了一下自己所得到的所有信息,觉得只有够守株待兔了。我在九栋对面的偏僻处,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,就死等着敖当当和董贤,看他们两个到底回不回来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八点多钟,已经有人在小区里也跑了,为了不让自己那么显眼,我也跟着慢跑起来。当然,我选择的路线都在九号楼附近,最起码可以远远盯着楼下入口的。

    走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,有辆奥迪车开了进来,最后停在了九号楼下面,这不是董贤的座驾,因为他没有这么低调。

    我仿佛感受到了敖当当的气息,所以更加不敢往跟前去了,在没有见到鱼泡泡之前,绝对是不能打草惊蛇的。

    我停住脚步,远远的望了过去,果然是敖当当,她下车了,向车里的司机挥了挥手,然后独自一人走上了楼梯。

    这正应了那句著名的词句,无言独上西楼,月如钩。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。不过与词里的意境稍稍不尽相同的是,她的身上好像挂了不少铃铛,走起路来,叮叮当当作响,十分悦耳,难怪她的名字叫敖当当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虽然她回来了,可是我只能继续等,因为敖当当一个人是很少自言自语的,我得等董贤回来,只有他们两个人到了一起,才能够谈起来有价值的线索。

    好在董贤并没有让我失望,也就是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吧,他就开车回来了。这小子看来得意极了,一边走还一边吹着口哨,就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如今,我一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,那么我再待在这里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所以就回了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由于鱼泡泡如今还生死未卜,所以我和胡薄荷并没有滚床单的兴致,我们两个都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睡意,就那么聊到了天亮,设想了很多应对突发状况的措施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一直认为,这件事情,赶早不赶晚,如果明天上午我从白沙路这边得不到线索的话,那么就只能和敖当当正面硬刚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胡薄荷去上班之后,我才感觉到了一点睡意,就定了闹钟,一觉睡到了十点,然后又去了白沙路的那个家属院。

    我到了九号楼下面一看,只见董贤的座驾已经不见了,而楼上也没有感觉到敖当当的气息,看来他们两个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我是轻车熟路,到了六楼东门,开门进去,然后爬到床底下取下了录音笔,接着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并没有什么异常,不过从屋里的气息来看,敖当当和董贤昨晚上又不老实了。

    这很正常,毕竟像他们这样的年龄,又是孤男寡女同居一室的,如果不发生点什么,那倒是有些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而且从敖当当对董贤的接受程度来看,说不定东海龙王要和九尾狐联姻了。尽管说,以九尾狐的实力,与东海龙王联姻是高攀了,但是九尾狐董和也不是庸才,他如果有东海龙宫作为后盾,那么击败胡笳,执掌青丘狐族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觉得这件事情非同小可,为了我岳父大人的安危,等我把鱼泡泡救出来之后,必须得想个办法,把董贤和敖当当的事情给搅黄了。

    我把一切都恢复原样之后,就下了楼,然后坐在一个偏僻的花池子旁边,把录音笔取出来,戴上耳机开始放着听。

    最开始是死一般的寂静,然后是一段杂音,又过了很久,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,然后是高跟鞋踩地的声音,然后是淋雨头的声音,看来敖当当回去之后,先是洗了个澡。

    没有声音的地方就快进。

    后来就是董贤回去了,他也洗了个澡,然后就是他们两个的绵绵情话,无比的清晰。这没什么好听的,我直接跳了过去,甚至把他们两个做运动的过程也跳了过去,因为我知道,一般在有意义的事情之后,就是谈事情的阶段了,而且不管男女,在这种时候往往是不设防的。

    我靠,没想到董贤还挺勇猛,是个持久型的,虽然比起我还有些逊色,但也十分难得了。

    终于是完事了,可是还没等仔细听接下来的对话呢,录音笔却断了,我看了看,没想到自己竟然买了一个山寨货,早知道这样的话,就让胡飞去办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不过作为一个修行者,我最不缺乏的就是耐心了。我没有吧录音笔摔在地上,而是继续听,又过了十几分钟,终于有音了,但是我仅仅听到了几个字,好像是超云码头。

    我给胡飞打了个电话,他说这个码头是董和的地盘,码头附近还有一家五星级酒店,叫做超云酒店,也是董和自己的产业。

    我琢磨了一下,觉得敖当当和董贤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提起来这个名字的,而鱼泡泡非常有可能就被藏在那个酒店里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