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忍不住抬头一看,只见歌唱者是一位留着披肩长发的明美少女,一副青春无敌的样子,看面积也就是十八九岁的样子,最让我感到亲切的是,她的那一双纯真无邪的大眼睛,长长的眼睫毛,这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妹妹李丽。可惜的是,她在好几年前,出车祸去世了。

    “丽丽如果还活着的话,应该也像她一样的年纪了。”我喃喃自语道。一想起自己的妹妹,我的眼角顿时湿润了。因为我妹妹和这个女孩真的很像,妹妹小时候也喜欢唱你的样子,而且声音也是如此的纯净甜美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李洁这姑娘唱歌越来越好听了,而且非常走心,像她这样的年纪,已经是十分难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很多人都是专门来听这丫头唱歌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丫头什么都好,就是命不好,真的是可惜了!”

    “嘘,小刘,你声音小一点儿行不行,如果让董公子听到了,我们两个就吃不了兜着走了。”

    离我不远的,有两个服务生,在小声嘀咕着,如果不是我的耳力过人的话,还真听不清楚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呢。

    不过,当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,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,按说我现在急的火上房一样,是不应该多管闲事的,毕竟我如果找不到鱼泡泡的话,无法给别人交代,更无法向自己交代。

    但是听了那两个服务生的话之后,我的心里就像刀割一样难受,原来这个名叫李洁的姑娘过的并不好。想想也是,像她这样的年纪,如果过的好的话,如今应该在大学课堂里呢?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唱歌?

    酒吧再好也毕竟是酒吧呀,像她这么年轻的姑娘来到这种地方,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。更关键的是,董贤是什么人,那是一个见了漂亮姑娘都走不动路的家伙,像李洁这样的鲜花,那厮找到机会肯定不会放过的。

    当然,董贤的心思如今全在敖当当身上,有敖当当在,他现在也不敢出来偷吃,不过敖当当毕竟是东海龙宫的公主,迟早是要离开的,只要敖当当一离开,难保董贤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我正在想如何帮助李洁的时候,酒吧的人变得越来越多了,因为夜幕降临之后,这里的生意更加红火,各色人等一窝蜂的聚了过来,多多少少卸下白日里的伪装,在这种地方宣泄着。而酒就成了最受欢迎的东西。当然,出了酒之外,就是漂亮女人了。

    除了酒吧的陪酒女之外,还有人带着花枝招展的女伴,就像我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这不,就在我的附近,就有一个女人,紧紧贴在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身上,非常的风骚。我一样就看出来了,这个女人是狐族的。

    青丘集团的总部就在滨海市,这里出现狐族的女人并不奇怪,我奇怪的是这个女人的态度,对男人的那种态度,完全不是在逢场作戏,而是她骨子里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也许在外人看来,风骚是狐族女人的标签,但是作为狐族族长女婿的我,却知道,事实上并非如此,除了那些身背任务的密探之外,每一个狐族女人,最起码在公众场合,还是非常庄重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那种密探,有时候不得不出卖自己,但是也不会像眼前这个女人这张犯贱,她和李洁无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于是我本来就不好的心情,一时间更加不好了。如果不是我有急事在身,不能打草惊蛇的话,我肯定亮明身份,让这个女人有多远滚多远了。

    我本来打算忍忍就过去了,可是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开始变本加厉了,她不知道和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嘀咕了几句什么,反正这两个人腻歪着一起去了唱歌的吧台前面,又过了一会之后,竟然像一个泼妇一般,吵了起来,而且矛头看样子是指向了李洁那小丫头。

    要知道,我和李洁虽然还没有说过一句话,但是在我心里,已经将这丫头当做了自己的亲妹妹。如果有人侮辱她,那比侮辱我还要严重。

    我的眼神一下子变的阴冷起来,嘴角随着勾勒起一抹冷冷弧度,熟悉的我的人都知道,这是我发飙的前兆,可惜的是,红红姑娘,并不知道我有这么一个习惯,所以我还在静静地品着红酒。

    “红红姑娘,酒等会再喝,我们到那边看看,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?”我说着,丢下酒杯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红红不是傻子,听出来我语气里不容置疑的味道,也顺从地站了起来:“好呀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过去看看也行,说不定这件事情和我们公主有关呢?”

    我们两个并肩走到驻唱吧台前面的时候,正好看到那个女人一脸的蛮横,用看不起的眼神望着那几个服务人员,然后指着舞台喊了起来:“你们几个是吃干饭的吗?难道没听见老娘的话吗?还不赶紧让那个臭丫头下来,我要上舞台唱歌!”

    “实在是不好意思,李洁这首歌是客人点的,等她唱完之后的您再上去行吗?这位小姐,请您谅解。”

    这是刚刚给我上酒的那个服务生,他说话很有礼貌,不管是谁,再苛刻的客人,只怕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。

    但是我还是低估了那个女人的蛮横,服务生的话音刚落,她就一巴掌打了过去,下手真狠,只听啪的一声,哪位帅哥的脸上就留下了五道指头印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会不会说话?你把话说清楚,谁是小姐?你妈你姐才是小姐呢?真的是欠打!”

    她虽然是女人,可是她是狐族人,身上带着灵力的,所以那个帅哥就这样无端遭了殃。

    而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不到没有劝阻,而且还在给她加油鼓劲:“青青,打得好,打得漂亮,就应该这样。你只管打,有什么后果我来扛!在滨海市这个地面上,只要我油猫出面,还没人敢不给我这个面子!”

    油猫!我不禁一愣,难道这厮是猫族的?刚刚我的注意力全在青青身上,所以没注意这个油头粉面的家伙。我急忙看了看,发现这厮竟然是个高手,而且灵力相当深厚,竟然在董贤和胡飞之上,难怪气焰会如此嚣张了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,堂堂猫族,怎么会有这种垃圾。可能是丑猫和飞天猫给我的印象太好了吧。不过看在丑猫和飞天猫的面子上,今天我对这位仁兄也只能够略施惩戒了。当然,如果他不识进退的话,我也就替丑猫他们好好管教他一下了。

    一个看着是领班模样的女人连忙说道:“青青女士,非常抱歉,请您稍等片刻,这首歌马上就要唱完了。”

    这位领班的话也挑不出来什么毛病,毕竟谁都看得出来,这对男女不好惹,况且顾客都是上帝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像酒吧这种地方,能够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是最好不过的了。因此虽然刚刚青青出手挺狠的,但是这位领班也很冷静。

    可是那位青青姑娘并没有给她面子,反而更加变本加厉起来:“为什么要我等?你们知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?我和你们董公子熟的很,只要一个电话就能炒你的鱿鱼!”

    青青这话可能不是吹牛,毕竟大家都是从青丘出来的,和董贤熟悉并么有让我意外。

    而那位油猫也是皮笑肉不笑地说道:“董贤在不在?在的话让他出来见我,我就不信了,只是唱个歌而已,他给我摆什么谱,就算是我把这里砸了,他也不敢说个不字!”

    我看到那个领班身躯一震,我知道她可能要妥协了,毕竟油猫和青青都不是她能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况且严格说起来,青青的要求虽然过分,但如果以礼相待,而不是这样蛮横无理的话,那么也许这个领班早就答应了。毕竟再怎么说,李洁也是这里的红歌手,每天都有不少熟客专门过来给她捧场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由于吧台这边已经乱成了一团糟,虽然李洁的歌声并没有停,但是已经影响了一些客人听歌,有些人已经提出了抗议,更有甚者,直接喊出声来,让青青有多远滚多远吧。

    那个领班又犹豫起来,我理解她的犹豫,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油猫和青青都不是好惹的,就算是我站在她的立场上,都会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但为难归为难,如果是我,那么最终的选择有两个,一个是用缓兵之计,拖着让李洁把歌唱完了,另一个就是直接怼回去。毕竟怎么说也不能为了他们两个人,得罪那么多客人吧。因为能来这里消费的人,往往都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如果因此把超云酒吧的招牌给砸了,那么就是她这个值班经理的责任了。

    看这姑娘长的挺顺眼的,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,眉眼那一块和胡薄荷有几分相似,所以我就想了,如果这姑娘有胆子和油猫他们对着干,那么不论她遇到什么麻烦,我都替她兜着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