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就那么站着,带着一脸的微笑,仿佛这么多人不是在看我一样。

    油猫的眼中冷芒一闪:“你是从哪儿蹦出来的?我在滨海市混了这么久,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呢?可你知道我是谁吗?知道惹了百猫集团的后果是什么吗?趁着猫爷心情好,你小子赶紧消失,猫爷可以不和你一般计较!”

    说着,油猫指着舞台上的李洁又喊了起来:“说你呢,赶紧下来,猫爷要听自己的女人唱歌。当然,如果你能跟着猫爷的话,那样就不用被赶下台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李洁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合,小脸一时间羞得通红。

    我冷冷哼了一声:“你配吗?你算是什么东西?百猫集团算什么玩意?你知道李洁是谁吗?那是我妹妹,谁敢欺负她,就是和我过不去!”

    我既然扫了油猫的面子,那就索性一扫到底,又对着李洁说道:“妹妹,你只管在台上呆着,想怎么唱就怎么唱,没有人能把你怎么着!”

    油猫笑了,“小子,你真的是活腻歪了,竟然看不起猫爷,看不起我们百猫集团,来呀,好好教教这位兄弟,今后该怎么说话!”

    随着油猫的一声令下,那几个彪形大汉眨眼之间就围了上来,从他们的反应速度来看,很显然每个人都是高手。

    这几个人个个身材高大,我被他们围在中间,就像是一只老鼠在面对五只大猫,从酒吧里里那些旁观者,脸上的表情来看,没有人认为我会赢,只怕我不被他们当场打残,已经算是祖坟里冒青烟了。

    叶莹急忙说道:“油总,不管这位先生的事儿,他毕竟是我们超云酒吧的客人,你把他打了,只怕我们董公子的面子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董贤算个屁!我如果给了他面子,那猫爷的面子何在?我们百猫集团的面子何在?”油猫贪婪的看了看叶莹,“怎么?心疼这个小白脸了?姑娘爱俏,我当然可以理解。想救这个臭小子可以,只要你单独和我聊聊就可以了。美女的面子,我还是要给的。”

    叶莹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油猫,忽然猛地一咬牙:“只要我叶莹还做着值班经理,那就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客人挨打!油总,我答应了,你快叫你的人住手!”

    我没有想到,叶莹竟然这么有勇气。按说我和她今晚是第一次见面,没有想到,她竟然为了我,而屈身于油猫。

    “这才乖嘛!”油猫一把将叶莹揽在怀里,然后对青青说道:“猫爷我有事要办,你赶紧上台唱歌,给猫爷助兴,唱的好了,猫爷有重赏!”

    说着,那小子吹了一声流氓哨,围着我的几个彪形大汉顿时离开了,为首的那一个还吧唧了一下嘴唇:“小子,你今天走了狗屎运,否则的话,哥几个非得把你屎打出来不可。不过,让一个女人舍了身子救你,你小子和吃软饭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这几个人哄堂大笑着,就要离开,而青青则是往舞台上走去,看那架势,只要她上了舞台,肯定会把李洁赶下来不可。

    我身影一晃,鬼魅般地拦住了青青的去路:“青青姑娘是吧,我说过要听李洁唱歌,所以你还是请回吧,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哟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哟?你以为自己是老几?去死吧!”这个女人看叶莹为了我而献身油猫,心里面嫉妒死了,所以一把竟然抓向了我的咽喉。

    我如果是个平凡人的话,只是这一下,纵然是不死,只怕是喉结也得让她给抓碎了。

    真的是不知死活的蠢女人,如果不是看在她青丘狐族出身的份上,我才懒得和她多费口舌呢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,但可惜的你不知道珍惜,那就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我连躲都懒得躲,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,轻轻点在青青抓过来的手掌上。

    只听得哎哟一声惨叫,青青的一只手如同触电一般,垂了下去,却是再也使不上力气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蠢是蠢,但是眼力价还是有的,她看了看虎口上的兰花心里,不由得惊叫道:“兰花烙印,你是胡力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道:“这是你该问的事情吗?我如果是你,就趁早混的远远的,否则的话,我会在你另一只手上,也烙上一朵美丽的兰花!”

    青青的脸色变了几变,最终的选择是一声不吭地跑了出去,不管油猫如何喊她,她也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油猫放来了叶莹,大踏步走向了我:“小子,没想到你还有两把刷子。这么说,你也是来自青丘狐族了。但是别以为有些一手兰花烙印就可以为所欲为了,要知道胡力如今已经变成了一条小狐狸,你没有了靠山,如何和我斗。”

    “对付你,我还用得着找什么靠山吗?”我说着,回头看了看李洁:“妹妹,赶紧唱一支歌,给哥哥我助兴,我保证在你这首歌结束之前,将这六个垃圾统统撂倒。”

    我也是这么一说,没想到李洁竟然真的弹着吉他唱了起来。那首歌我没听过,但是曲调萧杀,倒也是非常应景。

    油猫的脸上挂不住了:“小子,你癞蛤蟆打哈欠,好大的口气!你以为猫爷像青青那样,也是不堪一击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对了!”我身影晃动,眨眼之间,已经将那五个彪形大汉撂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油猫惊讶地合不拢嘴:“小子,你竟然会猫扑?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我哼了一声:“我会的东西多了去啦!不过就凭你,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!”

    说着,我也不给这厮废话,一记手刀劈过去,没想到油猫的反应还挺快,急忙架起胳膊来挡,只听得咔嚓一声,他的小臂骨竟然被我一刀斩断了。

    “胡家刀法!”这小子倒也滑溜,一看势头不妙,接连几个转身,就闪电般逃出了超云酒吧。猫族的人身法都快,这小子倒也没有例外。

    给他一个教训就行了,再怎么说,他也是丑猫和飞天猫的族人,我也不能真的灭了他,所以就任由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,李洁的歌声才刚刚开始,一时间,酒吧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。

    我向四周点了点头,以示致意,说句心里话,这样的风头我并不想出,只是对付像油猫这样的人,你如果不给他来点厉害的,他就不知道锅是铁打的。

    我指了指墙角自己的座位:“叶经理,可以陪我过去坐坐吗?喝一杯也行。”

    看叶莹犹豫了一下,我笑了笑:“叶经理不会是把我当成了油猫那样的渣滓了吧?”

    叶莹笑了笑,看了看我身边的红红姑娘,然后说道:“哪能呢?您一看就是好人,岂能是油猫那种人能够相提并论的。再者说了,您身边这位姐姐这么漂亮,怎么能看得上我这种庸脂俗粉呢?”

    “像叶经理这样的庸脂俗粉,看来得多多益善才行!”我说着话锋一转:“那叶经理为什么不痛痛快快答应呢?看来还是心里有顾忌呀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的确是心里有顾忌!”没想到叶莹竟然大大方方承认了,只听她继续说道:“我之所以犹豫,是因为我们酒吧有规定,值班经理不得在当班时间陪客人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规律不成方圆,看来是我冒昧了。”今日的突发事件,令我改变了计划,我本来打算让红红姑娘在这里做驻场歌手呢,可是后来一想,鱼泡泡的事情赶早不赶晚,红红就算是当了歌手,但要打听出有价值的线索来,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。所以我才想请叶莹过去坐坐,她身为超云酒吧的值班经理,相信对酒店那边也是比较熟悉的,说不定从她嘴里,还能打听到有价值的东西呢。

    不过她拒绝的理由,让我无法再说下去,我打算等李洁唱完歌之后,找她谈谈也成。

    可是,让我出乎意料的是,叶莹并没有离开,而是笑颜如花道:“如果是别人,当然是要按照规矩来。可是先生您就不同了,某种程度上说,您可是我的救命恩人,为了您坏一次规矩,有又何妨呢?”

    这个叶莹,真的是一个妙人。我也是哈哈大笑起来:“救命恩人的话休要再提,因为你也打算舍身救我,所以说,我们两个算是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“扯平就扯平,这就叫做无债一身轻。否则的话,万一哪一天,有哪一个救命恩人,要我以身相许的话,你说我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?”

    这丫头,真够可以的,竟然放着红红姑娘的面,调戏起我来了。

    可我并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菜鸟,打了个哈哈,装作没听懂,就把她打发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没接她的招,一来呢,身边有红红姑娘这个电灯泡跟着,二来呢,鱼泡泡危在旦夕,我也没有那种为了爱而鼓掌的心思。

    在红红满脸不情愿的陪同下,我们终于坐到了座位上,喝了两杯酒之后,我便直接进入了正题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