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说一个女孩,对一个第一次见面,就这样表示的男人,难保不怀疑我是居心不良什么滴,但是李洁竟然痛痛快快的答应了:“好,我正好给叶莹姐做个伴,”

    我当然看得出来,这两个丫头的关系不错,否则的话,我也不会让叶莹带着李洁去青丘集团了。

    叶莹和李洁走后,偌大的超云酒吧只剩下我一个人,就连那些服务生也都躲开了。想想也够奇怪的,因为这里刚刚还是非常热闹的,就因为我的出现,突然就变得如此的冷清。

    我觉得既然敖当当已经和董贤发生了亲密关系,那么无论如何,她都会替董贤出头的。况且,我还曾经打了十三夜叉,让她堂堂的东海龙宫的公主丢了面子,所以说,就算我不如找她,她也一定会来找我的麻烦的。

    我估算过超云酒吧和超云酒店之间的距离,满打满算也就四五百米,如果敖当当想来的话,应该早就来了。那么她为什么不来呢?难道是看穿了我的计划,所以她就一直在酒店守着,不给红红任何可乘之机?如果她一直不来的话,那么我又该如何呢?是一直在这里等,还是直接杀上门去,要更加爽快一些?

    就在我心思不宁的时候,我突然感受到了空气之中灵力的变化,不由得又惊又喜,敖当当终于还是来了!

    虽然酒吧的灯突然全部暗了,但是我依然一眼看到了敖当当的身影,凹凸玲珑,风姿绰约地走了进来,如果不是知道她是来找我打架的话,那么我就会产生一点儿,这个人是来找我幽会的奇怪想法。

    “李明,别来无恙。”没想到敖当当说话还挺客气。

    然而说话客气,并不代表着别的地方客气,我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的灵力,从四面八方涌向了我,那简直就是一股势不可挡的威压,我如果不是这一次在五行山之行,有了奇遇,灵力大增的话,仅仅就是一股威压,只怕我就得匍匐在地,那得有多丢人呀!

    不在生理期的东海龙宫,没想到竟然如此了得。

    我硬撑着自己,然后打肿脸充胖子的吧唧了一下嘴:“当然,吃嘛嘛香,一口气能上十几楼。”

    敖当当笑了:“能在我的龙威面前,还能这样开玩笑的人,你是第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!客气!”我自己心里的苦自己清楚,这同时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,那就是和敖当当交手,千万不能比拼灵力,除非是用招式取胜,否则的话,我根本就是毫无胜算了。

    “李明,你之所以放董贤回去,只怕是想用调虎离山之计,把我引开,然后再让那位海马姑娘趁虚而入吧。”

    我更没有想到,敖当当竟然一口道破了我的小心思,而且竟然连红红的真身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惊,较忙问道:“敖当当,你千万不要乱来,你把红红姑娘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敖当当拍了拍手:“李明,没想到你一个家有妻室的人,还是一个四处留情的多情种子,不但想要鱼泡泡,竟然对她的侍女也有了想法。”

    我脸一红:“你可别乱说话,我只是担心你杀了她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杀她?那个海马姑娘是叫红红吧,她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,我还没有兴趣杀她!”

    敖当当微微一笑道:“本公主只不过是在817房间门口,布下了一道漩涡,只怕是整个滨海市的人,甚至包括你李明和董和在内,都无法突破,你说就凭红红一个人,能把鱼泡泡救出去吗?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心里顿时凉了大半截,要知道我之前不管碰上多么强悍的对手,从豺族少主到两头蛇和三头蛟,我无不是游刃有余,哪里像现在这样束手束脚,可以说我的任何一个举动,早就被人家看穿了。说句实话,我心里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助过。这个敖当当,真的叫可怕,不但实力强,而且心思之缜密,就连是比起我老婆胡薄荷来,也是不逞多让。

    不行,不能就这么认输了,无论如何,我一定要想办法把鱼泡泡救出来,但是在此之前,我要做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小命,因为我已经感觉到,敖当当对我,似乎是已经起了杀心。她之所以现在没有动手,就是闲着无聊,想和我玩玩而已,就像一只猫在逗耗子一样。

    不行,我决不能坐以待毙,我一定要想出办法来。可是实力决定一切,在两个人进入绝对单挑时间的话,那么似乎所有的计策,都变得无足轻重了。

    我想了下,如果就这么干耗着也不是办法,那么觉得无趣的敖当当说不定就要对我下手了。因此上,我一定把她的成就感逗起来。或者是引起她的好奇也成。

    “敖姑娘,你应该知道,鱼泡泡就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,但让我不明白的是,她既然是你的亲妹妹,那为什么你还要对付她呢?”

    我这样问,是为了提示自己的存在感之外,也是想解开自己的一个疑团。就算是东海龙婆当面吃了飞醋,但是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,如今的鱼泡泡称得上是与世无争,而且还身染重疾,可是东海龙婆她们为什么还要为难这个丫头呢?

    敖当当轻轻叹了口气:“帝王之家,亲情终究是非常淡薄的。其实,我这个妹妹也算是命运多舛,我也不想伤害她的。要怪就只能怪父王偏心,竟然把东海龙宫的至宝泡泡给了她,而且还给她起了一个泡泡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把泡泡给了她又如何?再牛叉的宝贝,终究也不过是一件东西而已。难道一个泡泡,就要能隔断你们之间的骨肉亲情吗?”

    敖当当也摇了摇头:“李明,你是一个外人,当然不明白泡泡在东海龙宫的影响力。在我们东海,其实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,那就是谁拥有泡泡,谁就是东海龙宫的唯一继承人。我们兄弟姐妹四五个,几乎每一个人都在父王跟前长大,无论是才华还是容貌,哪一个不比鱼泡泡强,可是父王为什么还要如此偏心呢?”

    我哼了一声:“敖姑娘,我不得不说,你们兄妹几个是让权势迷住了心窍。其实,你父王之所以把泡泡给了鱼泡泡姑娘,并不是要选定她做继承人,而是她患有先天不足的绝症,必须得用泡泡才能保住她的性命而已。”

    敖当当也哼了一声:“其实为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泡泡留在鱼泡泡的手里,如果我父王有个三长两短的话,那么鱼泡泡就能够名正言顺的成为东海新的主宰。”

    虽然敖当当已经解释过了,但我还是觉得她的话不可理喻:“敖姑娘,你不过是想要泡泡而已,那么你把泡泡拿走,把鱼泡泡姑娘放了,不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敖当当双手一摊:“其实,我也很想放了鱼泡泡。可是没办法,神器泡泡已经择主,所以我只有杀了鱼泡泡,才能永绝后患,这是我母后的意思,我也是身不由己!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身不由己!你不过是在为自己残杀亲妹妹,而所找到的开脱词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本来还想着能把敖当当忽悠走了,是最好不过的事情,但是她的冷漠,让我义愤填膺,也就口不择言起来:“像你这样冷酷到底的女人,根本就不配和我说话,来来来,动手便是,也让我见识一下你们东海龙宫的技艺!”

    “李明,刚才我还想着要放你一马呢,可是既然你想自己找死,那本公主也只好成全你了!”

    敖当当说着,劈手就是一抓,抓向了我的面门。速度之快,令人叹为观止。闪电已经够快的了,但是她这一招的速度,至少是闪电的十倍。

    “龙爪手!”我惊叫了一声,同样是龙爪手,招式看上去也是大同小异,但是这一招龙爪手,从敖当当手里使出来,威力却是大了许多。我根本没有躲闪的任何余地,硬接这一招才是我唯一的选择。

    从兰花烙印到虎爪,甚至是胡家刀法的无形之刀,我把自己会的各种招式过滤了一下,发现除了照方抓药的用龙爪手之外,别的无论是什么招式,根本就和敖当当递不上招。

    所以,我只能是被迫使出了龙爪手,而且又加了一些锐金真气。可是我的龙爪手是山寨版的,再加上我的灵力和敖当当比起来,差的太远,所以一触即溃,我直愣愣飞出了一丈多远,最后是撞上了点歌的吧台,才算是停了下来,但是浑身上下就像是全部折了一样,每动一下,都是撕心裂肺的疼。

    “不错,没找到你竟然能硬接我一记龙爪手之后,还没死!”

    敖当当扑闪了一下明亮的大眼睛:“李明,这样吧,只要你答应做我的驸马,那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:“你不是已经走了董贤了吗?”

    “董贤?”敖当当哈哈大笑起来:“他只不过是我的临时情人而已,哪里有做东海驸马的资格!”

    我咬着牙道:“无耻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