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真的很无耻吗?本公主并不这样认为!”敖当当一脸严肃地说道:“男女平等已经喊了很久了,可是还是难以改变大多数人的观念。就拿你李明来说吧,据我所知,你除了胡薄荷之外,还有好几个情人,甚至打上了我那个同父异母妹妹的主意,否则的话,你也不会如此费尽心机的去救她,你的这种行为和我有什么区别?如果我无耻的话,那么你李明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

    没想到敖当当还有一张利嘴,一番话说得我,一时之间哑口无言。过了良久,才不自信的说道:“我们不一样的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一样,只不过你是男人,而我是女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敖当当突然说道:“算了,好不容易碰上了一个优秀的男人,不能放弃了。这样吧,我今后只对你一个人好,不再沾染任何的情人,你看如何呢?告诉你,李明,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。”

    我几乎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喊道:“休想!敖当当,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,你我之间是没有任何可能性的!”

    敖当当这一次也沉不住气了,咆哮道:“为什么?难道我敖当当真的比鱼泡泡差了那么多吗?要知道我才是东海龙王的嫡女!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:“你才知道呀,你比鱼泡泡差得远了。她是一个善良的姑娘,而你呢,残暴成性,乱杀无辜!”

    “李明,如此说来,那我就只能先杀了你,然后再杀鱼泡泡,让你们两个在黄泉路上做一对同命鸳鸯!”

    敖当当盛怒之下,又是一抓一大把劈面而来。这一击,威力比起刚才要大多了,甚至连酒吧的大理石地板砖都被她的爪风,掀起来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一次只怕是在劫难逃了。”我明白,我这辈子已经走了太多的狗屎运,是不可能再一直走下去的。而且敖当当的实力,完全出乎了我的想象,死在她的手里,也没啥好委屈的。我死不打紧,只是鱼泡泡还没救出来,我纳戒里那一株费尽千辛万苦才弄回来的五行草,只怕也用不上了。还有我答应胡如是的事情,只怕也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还有柴娟,她现在应该已经生产了吧,只是不知道我的孩儿是男是女,可叹她一来到这个世界上,就再也见不到我这个父亲了。

    我以为自己已经必死无疑了,因为遍数滨海市,已经没有人能救得了自己,就算是九尾狐董和患了失心疯,反过来帮我,也不成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忽然我脑海里闪过一道光亮,那本《狮经》竟然打开了,而且我看到了四个字雪泥鸿爪,然后我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轻了许

    多,比施展乘风时还要轻,而且还从敖当当龙爪手的缝隙中躲了过去,然后我再看了看自己,除了至少的伤势之外,竟然完好无损。更关键的是,至少的伤也仿佛好了许多。毕竟,我刚刚全身上下都不能动的,而现在呢,不但能动,而且动若脱兔一般。

    “有趣!李明,看来我还是小瞧了你,你不但会用龙爪手,而是还躲过了本公主势在必得的一招。真有你的!不过你也不要太得意,因为仅仅是龙爪手,我还有三十多招没用呢。这样吧,本公主刚刚的提议,你不妨再考虑一下。只要你答应了,那么本公主就像你们人类世界的女人一样,对你体贴有加,你看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我一声冷笑:“我看不怎么样!对你,我还是用刚刚的两个字答复你,休想!其实四个字也可以,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做为堂堂的东海公主,敖当当可以说是姿态放的够低了,可是竟然三番两次被我拒绝,一时间暴跳如雷,双爪接二连三的击出,大有把我撕成碎片的架势。

    其实,她用的也是三十六招龙爪手,其中每一招我都会用,但是那种碎天灭地的威势,却是我无从见过的。

    幸好狮灵小雪在我危机之时,教会了我一套雪泥鸿爪,所以我才能在敖当当的爪影之中闪转腾挪。

    也就是几个呼吸之间,敖当当的三十六招龙爪手已经用完,而我虽然累得气喘吁吁,甚至衣服已经被她抓的一条一条的,但庆幸的是,我的身上并没有多添任何一道伤口。

    而偌大的超云酒吧,就像是被洗劫了一样,遍地都是断砖残瓦。

    “李明,厉害,竟然能躲过我的三十六招龙爪手。”

    敖当当拍了几下手,然后看了看我健壮的身材,喉间动了几下,好像是在咽口水。由此可见,不仅仅是男人,女人马又虫起来,也是相当可怕的。

    我心里想,这位敖当当公主眼下春心荡漾,对我来说,也不知道是福是祸呢?但是,起码有一点,她可能不会再对我下狠手了。

    果然,敖当当娇声笑道:“李明,我如果把三十六招龙爪手再使一遍的话,你的底裤是不是也该不复存在了,到那个时候,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勇气和本公主过招呢?”

    “卑鄙!无耻!”我破口大骂,但是心里却是暗暗叫苦不迭。敖当当说的不错,就算我脸皮再厚,但是如果赤果果地和一个漂亮女人对阵的话,心里总是有些放不开的。

    “你越是大声骂我,本公主就越是兴奋,因为这样,就表明你已经心虚了。”

    敖当当得意的大笑着,再看我的时候,仿佛就像是在看一块砧板上的肉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傻眼了,想不到我李明也会有,被一个女人逼到这步田地的一天。

    眼看着是击中了我的软肋,敖当当得意忘形地说道:“想我敖当当,要容貌有容貌,要权势有权势,难道就真的配不上你李明吗?看着你那副难以下咽的样子,我就来气。本公主最后再问你一句,答应还是不答应?”

    这可是原则问题,我摇了摇头:“敖当当,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无数遍了,你不烦我都烦了!”

    “好!那就不好意思了,本公主先解除你的所有武装,然后再来一个霸王硬上弓,你看如何呢?”

    这一次敖当当没再多费口舌,而是猱身而上,又是三十六招龙爪手,不过她这一次的主要攻击目标是我的衣服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对我的考验就更大了。也就是一个呼吸之间,就能听到刺啦一声,然后我就凉快了那么一点点。

    眼看着我身上的布片越来越少,我变得头大如斗,以前都是我用这种马又虫的操作来对付别人,谁曾想天道轮回,这一次会被别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儿工夫,我的身上已经只剩下最后的防线了。这场架打的,真叫一个憋气,如果我真的被这位敖当当公主那个的话,那么我丢人可就丢大了。

    你说小雪也真是的,雪泥鸿爪厉害是厉害,几乎每一寸都计算过的,但是只能保证自己的身体不收到损害,却保证不了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李明,最后一招,你要千万小心呐!”

    敖当当大笑声中,又是一抓袭来,目的地非常明显,就是我最后的底裤,也是我做为一个男人最后的尊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见白光一闪,一个鸡蛋大小的泡泡从远处飞了过来,越飞越大,到了我和敖当当面前的时候,已经足以罩得下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喜:“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呢?”

    在如今的滨海市,如果真的要选一个人与敖当当为敌的话,那就只能是神器泡泡了。

    严格说起来,泡泡并不是一件东西,因为有泡泡之灵的存在,所以你也可以把他当成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看见这个泡泡,我就长长吁了一口气,不管是这个泡泡罩住了我,还是把敖当当罩住,我都会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但最终我还是小瞧了泡泡之灵的厉害,他在我身边突然一分为二,一个泡泡罩住了我,而另一个泡泡罩住了敖当当。

    敖当当那么厉害,可是在泡泡之中,却是怎么也挣脱不出来,只得恨声叫道:“泡泡,你反了吗?要知道你可是我们东海龙宫的神器,怎么欺负起自己的主人来了?”

    泡泡之灵哈哈一笑:“对不住了,当当公主。你虽然是东海龙宫的公主,但是严格说起来,我的主人只有两个,以前是东海龙王,现在是鱼泡泡姑娘。”

    敖当当吃惊不小:“怎么?你已经认主了?早知道这样的话,我应该早点杀了那个丫头的!”

    “当当公主,非常不好意思,有我在,你杀不了她的。”泡泡之灵说着,用泡泡带着我,朝门外飘去。

    气的敖当当直跺脚:“泡泡,你救那个丫头就救那个丫头呗,为什么还要来多管闲事,连我东海龙宫的驸马爷你也要抢走了!”

    泡泡淡淡一笑:“当当公主,不好意思了。李明的确是东海龙宫的驸马爷,只不过他的妻子不是你,而是我的主人泡泡公主!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