敖当当更是气坏了:“泡泡,你休要胡言乱语,鱼泡泡算是哪门子的公主呀,我敖当当才是如假包换的东海公主。”

    泡泡已经困住了敖当当,带着我就往外走,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这事儿你说了不算,东海龙王说了才算。”

    我们已经走出酒吧了,还能听到敖当当的咆哮:“泡泡,你竟然敢插手我们东海龙宫的家务事,我母后是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母后?我好怕怕呀!她又不是我老婆,我为什么要怕她呢?李明,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人家救了我的小命,就算是想装逼,我也得配合不是,更何况泡泡做为神器,人家有装逼的资格。所以,我就只能顺着他的意思说了:“那是当然。”

    泡泡呵呵笑道:“李明,我怎么觉得你有些言不由衷呀!有你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?”

    “发自肺腑,绝对是发自肺腑。我以我老婆的名义发誓!”

    说曹操曹操就到,说胡薄荷,胡薄荷也来。我话音还没落呢,一抬头,就看到了胡薄荷,在她的身旁,站了好几个大美女,有鱼泡泡、叶莹,还有李洁和红红,有种各类美女争奇斗艳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一愣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泡泡在一旁说道:“说句心里话,如果不是她们的话,我老人家也被困着出不来了呢?”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呢?我没想到就叫神器泡泡都有吃瘪的时候。

    问了一下,才知道,原来东海龙婆既然让敖当当过来对付鱼泡泡,肯定也想出了办法,来对付泡泡。毕竟,鱼泡泡如今的灵力还没有唤醒,还不能使用泡泡这种神器。所以,当敖当当用漩涡封住817房间的门的时候,也封住了泡泡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不得不说叶莹的功劳了。她带着李洁到了青丘集团总部,见了胡薄荷之后,说了这边的情况,三个臭皮匠,顶住一个诸葛亮,这三个女人绝对能唱一台戏,一台好戏。

    叶莹就直接去了816房间,忽悠油猫,而胡薄荷等人就在门口接应,接着趁着油猫洗澡的时候,冲进去制住了他。然后出人意料的打通了816房间和817房间之间的隔墙,这样就让敖当当设在门口的漩涡没有用武之地了,再然后,就解放了泡泡,让他去超云酒吧带我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马又虫的操作,真的是让人叹为观止。我到此时才发现,自己给胡薄荷找的这么一个首席秘书是多么的英明,有她们两个联手,九尾狐董和父子就别想掀起什么风浪来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说了一会话之后,胡薄荷就说公司里有事情,然后带着叶莹她们离开了,而我和鱼泡泡则去了她家,这不是胡薄荷高风亮节,而是需要我用五行草来治疗鱼泡泡的先天不足,因此上,时间和空间总得留给我们两个吧。

    就当屋子里只剩下我和鱼泡泡两个人的时候,竟然还是有些放不开。也许这是鱼泡泡,知道我是有妇之夫之后的正常反应吧。

    不过让我欣慰的是,她虽然被敖当当掳走了两天,但是精神状况还算不错。我想了想,就开了一瓶红酒,和她边喝边聊起来。

    半瓶酒一下肚,我们之间的小隔阂就消失了,好像又回到了从前那种无话不谈的地步。我觉得是该告诉鱼泡泡这一切了。

    当她听到自己是东海龙王的私生女的时候,眼珠子都快惊掉了,然后我说了她的病情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一下子紧张起来了,死死地抓住我的胳膊,嘴唇紧紧闭着,没有说一句话,可是那种无助的眼神,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,担心自己的父母要打她似的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!”我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头。

    她却脖子一梗说道:“你是我什么人?为什么知道这些?”

    我耸了耸肩说道:“我不是和你说过了,我有一个兄弟需要你的帮助,所以当然要调查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我以为像鱼泡泡这么坚强的女人,就算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和病情,也会从容应对的。可是没想到她听了我的话之后,整个人突然变得激动起来,而且情绪相当的不对头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如何劝她,只是把她的小手,放在了我的掌心。可是却被她挣脱了:“别碰我,你这个花心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严格说起来,我的确是花心,虽然我没有辜负任何一个女人,但是同时爱几个女人,对有爱情洁癖的人来说,也是绝对不能够接受的。

    就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,鱼泡泡竟然双手抱头,在沙发上颤抖起来,紧接着径直躺到了地上,整个人蜷缩着,就像一个和家人走失了的小孩。

    “不要碰我!”我急忙走过去,想把她搀起来,没想到我的手还没碰到她,她就大叫着往后退缩着,仿佛我就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。

    “泡泡,别害怕,我对你没什么恶意的,只是想扶你一把。”我轻言细语地解释着。

    虽然我们曾经非常亲密,而且也得到了鱼泡泡养母的默许,但是此一时此一时也,如果我逼迫的太紧,如果她忽然大喊大叫,那么红红就会冲进来,当场和我翻脸也说不定。毕竟,男女之间的关系,有时候是非常微妙的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稳妥起见,还是起身把门给打开了,这样也能消除一下鱼泡泡的戒心。

    我掏出来五行草,递给了鱼泡泡:“其实你的病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只要把这东西吃了,就能够药到病除,而且你还有了自保的能力,就算是敖当当以后再想对你不利,只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”

    鱼泡泡瞪了我一眼:“我不吃,你这个伪君子,谁知道你会拿什么药来忽悠我呢?”

    在我本来的设想里,在鱼泡泡救治胡力大哥至少,尽量别让她和胡薄荷见面,可是人算不如天算,胡薄荷如果不来的话,仅仅凭借着她们几个,就算是再加上红红,只怕也对付不了油猫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伪君子,你心里清楚。”我做了一个深呼吸,继续说道:“泡泡,现在我和你不谈感情,只谈病情。我刚刚发现,你的病情已经有了发作的迹象,如果不尽快治疗的话,只怕是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鱼泡泡小嘴一撅道:“大不了一死而已,有什么好怕的?反正我是一个无人疼无人爱的人!”

    不管是多么通情达理的女人,一旦马虎起来,竟然会这么不讲道理,我不知不觉得声音有些大了:“你怎么就没人疼没人爱了?东海龙王虽然隐瞒了你的身世,可是无时不刻不再牵挂着你,否则也不会让红红姑娘跟着你这么多年,而且还把东海龙宫的神器泡泡给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用不着在这里装好人,我想休息了,请你离开这里吧。”鱼泡泡冷冰冰地说道。

    我无可奈何的笑了笑,这件事看来是急不得,只有等鱼泡泡的心情缓下来了,再和她讲道理,而她现在明显什么话都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可是我又不能离开,毕竟敖当当随时都有可能再来,而鱼泡泡不能操纵灵力,无法随时唤醒泡泡之灵,我如果离开了,难保她不会重蹈覆辙。如果她再落到敖当当手里的话,那么再想救她,就比登天还难了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打算在大厅里找个沙发睡一会儿算了,于是就说道:“那好,我就在楼下,你有什么事就直接叫我。”

    鱼泡泡一脸的冷淡:“你烦不烦呀,赶紧出去,我真的是要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我轻轻叹了口气,只得往门外走,而鱼泡泡跟着走过来,看样子是要关门。

    我走到门口的时候,突然想起来那株五行草还放在茶几上,就想让鱼泡泡把它收好了,可是一转身,却碰到了身后的鱼泡泡。看来她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停下来,所以我们两个人就这样撞到了一块。

    眼看着她就要人仰马翻,我急忙去扶,而她也不由自主地去找东西抓着,这是一个人在快要摔倒的时候的本能反应。谁知道这样一来,就尴尬了,我的左手是搂住了她的*,但是右手却触碰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。

    这一次是软着陆,因为那座山峰软绵绵的。鱼泡泡的身躯就像是触电了一般,哼了一声,更关键的是她的套裙经我一搂之后,往上面扯了一下,于是乎,春光无限。

    我鬼使神差的,就离她更近了一步,而且嘴巴一下子吻上了她的樱唇。鱼泡泡挣了一下,没有挣脱,只是用一双粉拳捶打着我的胸口,可是她嘴巴被我堵着,听不清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我顺势往后一勾脚,把门关上了,然后和她一起倒在了地摊上。

    一阵狂风暴雨之后,鱼泡泡又恢复了以前娇羞的样子,刮了一下我的鼻子,然后说道:“李明,你这个坏东西,就这么把人家给欺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能全怪我呀,谁让你这么漂亮呢?还有你如果不同意的话,我也是没有办法可想的。”我厚着脸皮说道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