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得了便宜还卖乖!”然而厚脸皮换来的代价也是非常惨痛的,鱼泡泡狠狠拧了一下我一下。

    我这一次学乖了,连忙说道:“泡泡,你放心,我会负责到底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就是这样,只要她把自己的一切给了你之后,那么一切东西都好商量了,我几乎不费吹灰之力,就说服她服下了五行草。

    五行草果然不愧是寅将军的内丹,鱼泡泡服下去没多大一会儿,整个人就变了,比以前精神了不少,而且气质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我肉眼可见她身上的灵力波动,竟然和敖当当比起来,也是丝毫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这张的话,她就能随时唤醒泡泡之灵了。有这个防御神器在,敖当当如果再来找麻烦的话,就只能是自讨苦吃了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我带着鱼泡泡去了青丘集团总部,给胡力大哥疗伤,竟然是手到病除。

    鱼泡泡的事情虽然没有摆到明面上说,但是胡薄荷很知趣,尽量的给我们留下时间和空间,这样我的小日子过得很是滋润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突然有一天,我的办公室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,我觉得有些面熟,却一时之间,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。

    可是从我感受不到他灵力波动的情况看,这个人绝对是一个高手,而且还在九尾狐董和之上。

    后来他做了自我介绍:“我叫柴长兴,从柴娟那里算的话,你还得叫我一声叔叔。”

    柴娟的叔叔!这不就是柴志军的父亲吗?也就是豺族的族长!

    我一时之间吃惊不小,不知道他这一次找上门来是为了什么?不过,我从他身上没有感受到任何杀机,看来不像是给他儿子报仇来的。但是,柴长兴做为一族之长,也不可能来滨海市游山玩水。

    我琢磨了一会儿,实在是想不出来,只好直接问了出来:“原来是柴叔叔,不知道柴叔叔大驾光临,所为何事呢?”

    柴长兴呵呵一笑道:“李明,其实我是恭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恭喜我?难道是柴娟真的产了?

    这一次还没等我问出来,柴长兴已经抢先一步说话了:“柴娟生了一个男孩,我打算让他做我们豺族的下一代继承人,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呢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行呢?”我话一出口,就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些过于强硬了,连忙笑道:“柴叔叔,我儿子还小,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如何?或者等我见了柴娟之后,和她商量一下,再给你答复,您看如何?”

    柴长兴点了点头:“这样也好。”

    我真的是坐不住了,这段时间,我之所以没去明月城把柴娟接回来,就是担心自己和豺族矛盾激化,那样的话,柴娟夹在中间,实在是难做人。可是如今,我的儿子已经出生了,我绝不可能把她们母子两个撇在明月城了。

    因此,我一脸郑重地说道:“柴叔叔,请您理解我初为人父的心情,我想马上到明月城去,把柴娟母子接到身边来,从此以后,再也不分开。”

    我以为自己的要求并不过分,没想到柴长兴把脸一沉:“李明,你现在知道一个做父亲的心情了,那么,你对我的儿子突施辣手的时候,想过我这个做父亲的心情吗?再者说,我明月城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一听到柴长兴提起柴志军,我就觉得事情要遭,但是事到如今,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:“柴叔叔,柴志军的事情是我的错,无论你想要什么赔偿,我都会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赔偿?再多的钱我也不在乎,因为我的儿子已经废了!”柴长兴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你知道,他是我们豺族数百年来的修炼奇才,可是如今呢,已经和平常人没有什么两样了。你如何来赔?”

    我没有做声,心里琢磨道,柴长兴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他既然不是来兴师问罪的,那么肯定会提出自己的条件的。所以,我就忍住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果然,柴长兴继续说道:“就凭你喊我一声叔叔的份上,我也不忍心看着你们骨肉分离。这不,我来的时候,各位长老商量好了,给你三年时间,只要你能在三年之内,把黑石城治理好,那么就可以去明月城接柴娟她们母子两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年?”我摇着头说道:“柴叔叔,非常抱歉,我等不了这么久。你不要逼我杀上明月城去,到时候,就只能让柴娟左右为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威胁我?”柴长兴哈哈大笑起来,“李明,我知道你的手段,可是我明月城能够在妖界屹立数百年,也不是谁都可以来去自如的!”

    柴长兴缓了一口气:“李明,你是做管理的一把好手,我相信你,才把黑石城交给你治理的。当然,如果你有本事,能够早一点将黑石城治理好的话,那就可以早点去接柴娟母子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看来只能先接受柴长兴的条件了,毕竟柴娟母子还在他们手里,我如果现在就和他们撕破脸的话,只怕她们母子两个的生命安全就无法保障了。

    不过,柴长兴把黑石城交给我治理,看来这个任务非常艰巨,但无论如何,那里就算是阴曹地府,我也得接受了。

    所以,我点了点头说道:“柴叔叔,我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李明,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。”柴长兴把一个豺头黑色腰牌递给了我:“这是黑石城的城主腰牌,你拿着它尽快上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身影一晃,顿时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这个人,怎么不把事情说清楚呢,要知道我现在对黑石城一无所知,连她在什么位置都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就去胡薄荷的办公室了。因为她做为狐族族长之女,应该知道黑石城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到了胡薄荷的办公室之后,只见叶莹正在向胡薄荷汇报工作,看我进去了,这个丫头乖巧的一笑,然后就出去了,当然出门的时候,还把办公室的门拉上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好笑,这个丫头真是想多了,我如今心里就像是猫挠了一样,哪里还有心思卿卿我我?

    到底是老夫老妻了,胡薄荷一眼就看出来我的异样:“老公,出了什么是吗?”

    我轻叹一声,把柴长兴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没想到胡薄荷也是一脸的惊讶:“老公,黑石城乃是妖界鬼蜮,你接下这个差事,真的是烫手山芋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胡薄荷的脸色,就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,只得苦笑着说道:“老婆,我有别的选择吗?”

    “还真没有。这件事情,柴长兴明摆着就是吃定了你,你乐意去也得去,不乐意去还得去!”

    胡薄荷也是一脸的无奈:“可是黑石城乃是妖界最大的凶地,恐怖指数犹在五行山之上,而豺族早就对它失去了控制权,柴长兴此举,就是想把你架在火上烤呀!”

    听胡薄荷一说,我才知道了黑石城的事情。

    原来,黑石城地处妖界的最南端,再往南就是传说中的阴曹地府了。

    这里盘踞着三大势力,其一为孤魂帮,地盘在南城,帮众是全是孤魂野鬼,人多势众,而且来无踪去无影。

    其二是五族帮,地盘在东城,帮众基本上都是虎族、狐族、猫族、翼族还有豺族的弃徒,一个个修为极高,特别是帮主插翅虎,更是难得一见的修炼奇才,实力远在胡一刀之上,手下更是有凶猫、野狐、扑天雕以及魍豺四大高手,非常难以对付。

    其三是火树族人,地盘在北城和西城,据说这一族人全部是由火树修炼而成,悍勇无比,抗击打能力超强,而且天生就会喷银花,就是一块生铁,只要沾上银花,也得给烤化了。

    这三股势力虽然不停争斗,但是如果有外敌入侵,那么他们就会异常的团结。因此上,数百年来,豺族发动了十几次攻势,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但是也没能收回黑石城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我不解的问道:“既然黑石城乃是凶地,豺族为什么还要不惜代价的收回去呢?”

    胡薄荷笑了一下:“无利不起早,这其中当然有利益的纠葛了。黑石城产一种黑石,是妖界最好的灵石,比什么翡翠玛瑙强上百倍,修行者无不为得到一块黑石而欢呼雀跃,这期间有这么大利益所在,你说豺族上下舍得放弃吗?”

    我越听越是头大,整个豺族都做不到的事情,我一个人能够做到吗?我这样一个超级自信的人,也不由对自己即将开始的黑石城之行,充满了忧虑。

    胡薄荷突然把小手塞进了我的掌心:“老公,你我夫妻同心,其利断金。黑石城就算是龙潭虎穴,我们这一次也得把它搅一个天翻地覆!”

    其实在我心里,是不想让胡薄荷跟着一起去的,因为那个地方太危险了。可是我知道,以她的脾气,只怕我是拦不住的,就只能答应了。我觉得这一次无端的让柴长兴当枪使,真的是憋屈。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