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有就是我和鱼泡泡目前的关系,让她和胡薄荷同行的话,未免大家都有些尴尬。因此,我有些歉然的说道:“泡泡,实在对不起,这一次不行,还是等下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鱼泡泡嘟起了嘴:“我不想听什么对不起,也不要等什么下一次,反正我就是要跟你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头大,只得敷衍道:“这件事等等再说吧,反正我是三天后才走的。”

    我承认自己说了谎,因为按照原定计划,我是明天就要走的,这样做只是为了稳住鱼泡泡,没办法,此去黑石城,带着她的确是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“等等就等等,反正我就死赖着你,看你怎么办?”鱼泡泡耍起了小孩脾气,我还真是没辙。

    我正想和鱼泡泡一起回包间的时候,忽然有人叫了一声:“李明,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我扭头一看,竟然是青青,一个自甘下贱的狐族女人,被油猫视为玩物,简直把青丘狐族的脸都给丢尽了。这个女人虽然长得很漂亮,但是我却觉得很反感,刚想不搭理她,径直走开算了,可是看到她花容失色的一张脸时,还是起了怜悯之心,到底是谁把她吓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我开口询问,只见走过来两个人,一左一右把轻轻架了起来:“小娘子,我家公子等着你陪呢,你怎么说走就走呢?”

    “马上去……马上就去……”青青战战兢兢的说道,然后鼓足勇气回到望了我一眼:“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他们这么欺负一个狐族女人,我还是有些看不下去了。可是好笑的是,还没等我吭声呢,其中一个大汉已经走了过来,冷冷哼了一声道:“我说青青姑娘怎么好端端的就离席了呢,原来是你这个小白脸在外面捣鬼,你小子招子放亮点儿,敢和我们帮主抢女人,是不是活腻歪了?”

    这厮握着钵大的拳头,刚要向我砸来,却突然发现了一旁鱼泡泡,不由得呵呵笑道:“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一个极品。小子,算你运气好,只要把这个女人送进我们包间赔罪,那么你这一顿打就算是免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心里气不打一处来,你们想把青青掳走不说,竟然还打起了鱼泡泡的主意,管你是什么帮主呢,今天既然碰上了我,就算是你们倒了八辈子的血霉。

    当然,我从这两个大汉身上,感受到了强烈的灵力波动,没想到随随便便碰上两个耍流氓的小混混,竟然都是修为高深的修行者,什么时候修行者变得这么不值钱了?怎么好像满大街都是?还有,哪里的修行者如此的好色如命?

    尽管心里有着诸多疑惑,但是他们既然胆敢撩拨鱼泡泡,就已经犯了我的禁忌。我微微一笑,劈手就是一记龙爪手,鬼魅般抓住了那厮的前襟,然后根本不见我怎么使劲,就把那个家伙高高举在了头顶,就像拿一根灯草似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空有一身本事却是无从施展,甚至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,只得出声叫道:“杜老三,救我!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厮竟然敢欺负付二哥,找死!”那位杜老三放开了青青,然后从背后拔出一柄大刀来,亮闪闪泛着寒光,只见他手腕一抖,那把刀如同一道匹练一般,飞向了我的咽喉。此人的刀法独具一格,竟然把大刀当作大枪来使,看来也是一个高手。只可惜他碰到了我,就该他倒霉。

    鱼泡泡惊叫了一声:“李明,小心!”而那位青青姑娘更是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我站着没动,一只手继续举着付老二,另一只手却又龙爪手变成虎爪,一把抓住了那柄大刀,任凭杜老三如何用力,都像是蜻蜓撼柱一般。不一会儿,额头上就渗出了黄豆大小的汗珠子。

    傅老二人在空中还是不老实:“杜老三,你不是此人的对手,快去让帮主来!”

    杜老三见机得快,急忙松手丢下了大刀,转身就想走。我可不想让他就这么走了,手腕一抖,就把傅老二水牛一般的身子扔了出去,正好砸在杜老三后背上,两个人一起做了滚地葫芦。

    可是那个杜老三嗓门太大了,不管不顾的喊了起来:“帮主,您快来呀,有个小白脸不但抢了你的女人,而且还打人!”

    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别看这两个家伙长得怪吓人,却是欺软怕硬,只要吃了亏,也不管丢脸不丢脸,就开始搬救兵了。不过有一点可取,就是人家最起码不矫揉造作,不会打肿脸充胖子。

    青青连忙走了过来:“李大哥,你快走,那个帮主挺不好惹的,擅长鹰爪功,我看到他一抓下去,大理石桌面就被他抓出五个窟窿来。”

    “鹰爪功?有意思,我倒想会上一会。”我看了青青一眼:“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青青红着脸说道:“自从超云酒吧事件之后,油猫嫌我是丧门星,所以把我送给了一位外地来的帮主。反正都是陪男人吗?陪谁都是一个样子,像我这样的女人,还能计较什么呢?可是那个帮主是个变态,竟然让我一个人陪他们三个,我不乐意,就悄悄溜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回事,这三个真是一帮畜生。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我看了青青一眼:“你如果不是自甘堕落的话,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。”

    青青忍不住抽泣起来:“我也不想丢青丘狐族的人,可是我父亲练功岔气,必须得用黑石城的黑石才能够救命,我也是没法子呀!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位青青姑娘还是一个孝女,我对她的印象一时间大为改观,我看她的脸上已经流血了,就对鱼泡泡说道:“泡泡,我在这里等那个劳什子的什么帮主,你先青青姑娘带过去包扎一下伤口,然后就把她留在滨海雅筑帮你做事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明,那你小心一些。”鱼泡泡是一个善良的姑娘,当即答应一声,就扶着轻轻下去了。

    鱼泡泡和青青刚走,从旁边兰字号包间里就走出来一个人,细长的身躯,细长的眼睛,精光四射,那个鼻子真的是货真实价的鹰钩鼻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:“我当是什么帮主呢,原来是翼族人。只是恕我孤陋寡闻,不知道还有哪一个翼族人出去另立山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打赢了我的两个手下,就可以任意妄为了?小子,你还差得远呢!”那人根本没有将我放在眼里:“你的确是孤陋寡闻了,小子,我就让你死个明白。我叫扑天雕,是翼族弃徒,如今是黑石城五族帮的副帮主。”

    黑石城!五族帮!扑天雕……这几个字眼灌进我的耳朵之后,我不禁又惊又喜,还真的是踏破铁鞋诶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我正想着如何在黑石城站稳脚跟呢,没想到这个扑天雕却直接送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拱手道:“我当是谁呢?原来是黑石城五族帮的扑天雕,真是失敬失敬。”

    我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这让扑天雕非常受用:“小子,既然听说过爷爷大名,那还是磕头赔罪,再把那个小美女送回来,那样的话,爷爷还能够饶你一条小命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就多谢你的宽宏大量了。”我说着,突然话锋一转道:“只不过,很可惜,你是五族帮的副帮主又怎么样,竟然敢在滨海欺男霸女,真的是皮子痒了,小爷今天就好好教训一下你!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!”扑天雕笑得差一点岔气了:“你知道吗,我以前可是翼族的长老,在翼族之中,本事比我大的人不超过五个。”

    我摸了一下鼻子:“是吗?那么飞天蜈蚣王道人和你比起来如何?”

    扑天雕惊讶的问道:“你认识我王师兄?我们两个应该是平分秋色吧。”

    此时不装逼,更待何时?我慢悠悠的说:“我当然认识飞天蜈蚣王道人了,他在我手下败过两次,第二次甚至将飞天蜈蚣都丢下了。而那时候,我的修为还非常弱,如果现在碰上的话,他绝对不是我的一招之敌!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就吹吧。我说滨海怎么没看见牛呢,原来都被你吹死了!”扑天雕哈哈大笑道:“像你这样的小白脸,怎么会是我王师兄的对手?还有,你还想缴了他的飞天蜈蚣,只怕你还没见到那只蜈蚣的面,就已经死翘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这么说是我在吹牛了?”我不动声色地问道:“这么说来,你一定见过那只飞天蜈蚣了?”

    扑天雕很得意地说道:“那是当然,想当年,在翼族,我和王师兄交情莫逆,所以见过。可以说,我是这个世界上,见过飞天蜈蚣,仍然还活着的人,至于其他的人,只怕都化作累累白骨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微微摇了摇头,然后从纳戒之中,把那五毒吃剩下来的蜈蚣渣子掏了出来,拿到了扑天雕面前:“那你看看,这是什么?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