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外城虽然不产黑石,但是来黑石城做生意的客商,很多喜欢在外城落脚,所以这里的繁华,也就没什么可意外的了。

    我突然觉得,这里的情况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,只要我控制住了外城,虽然没有黑灵石的开采权,但是扎稳脚跟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旁人都把目光聚焦在黑灵石的产地上,却不知道外城也是至关重要的,因为这里商机无限。有了外城在手,再一步步地蚕食东西南北四城,那就变得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实地考察才能够得出来的结论,如果我一直呆在滨海的话,那么就算是想破脑袋,也觉得没辙。

    我看时候不早了,就找了一家旅馆,先住下来再说。

    非常巧,这家旅馆的名字也叫悦来,只不过并不是五星级的酒店。这里的生意看上去不错,基本上都住满了。我开了房间之后,就又点了几个小菜,让服务员直接送到房间里。不过我身上没带零钱,就直接用蒜条金结账了。那个胖老板眼里的贪婪吓了我一大跳,可是当我一眼望过去的时候,他却装出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心里一惊,难道自己点这么笨,一下子就碰到黑店了。不过我又想,碰上黑店也好,正好可以检验一下,那些明月军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也许是看我是头肥羊的缘故吧,胖老板对我的服务还是蛮周到的,我回到房间没多大一会儿,就有服务员把饭菜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检查了一下,饭菜里并没有什么猫腻,就放心大胆的吃了起来。吃饱喝足之后,我打算美滋滋地洗个热水澡,然后再好好好好睡上一觉。就在我哼着小曲冲淋浴的时候,我突然听到房间门不知道被谁打开了,我用灵力感受了一下,听到一个人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,脚步非常轻。

    我身上贵重的东西都放在纳戒里,所以我并不担心自己的东西被偷,再者说,我也想看看,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,所以就不动声色,继续哼着小曲冲着淋浴。

    我擦觉到那人把我的衣服翻了个遍,最后一无所获,想必他的脸色一定很失望吧。我想了想,决定给他来一个雪上加霜,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。我只是往身上裹了一条浴巾,就把浴室的门,猛地一下拉开了。

    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,对方并没有吓得失声惊叫起来,反倒是我有些张口结舌了。因为那个人竟然堂而皇之地睡在我的床上,衣着暴露,身材玲珑,小脸蛋也非常精致,姿色竟然不在那位青青姑娘之下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我,眨巴了一下无辜的大眼睛,接着朝我抛了一个媚眼:“大哥,长夜漫漫,小女子是专程过来侍寝的。”

    我靠,怎么回事?不是我不明白,明明是个窃贼,怎么秒变成特别服务了。

    我紧了紧浴巾,防止它突然脱落了,那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。然后冷冷地问道:“你是谁?我又不认识你,谁让你进来的?”

    初来乍到的陌生地方,黑夜,洁白的床单上,突然多了一个貌美肤白的女人,浑身上下充满着诱惑,而且还摆出一副任君采颉的姿势来。我心里很是奇怪,这个人看上去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窃贼,或者是寻常的失足妇女。我不知道,她是不是旅馆老板拍过来的,或者是来自于那三股可怕的势力。

    可是我来黑石城之事,知道的人并不多,无论是五族帮,或者是火树族和孤魂帮,都没理由知道我的身份呀。

    别说我来之前已经和鱼泡泡鼓过掌了,就算是我如今非常饥渴,也不会对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怎么样,毕竟我李某人这辈子,都不会那么饥不择食过。

    不过,我感受了一下这个女人的修为,她是一个修行者不假,但是身上的灵力波动非常有限,可以说对我的危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这才稍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很重要吗?重要的是我漂不漂亮才对。大哥,夜深人静,你我孤男寡女,同处一室,难道不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吗?”那个女人媚眼如丝地说道:“大哥,我会的挺多的,什么姿势都可以解锁,保证让你*,你还等什么呢?”

    我笑了:“你的确挺漂亮的,虽然差了我的女人八条街,但是就那些庸脂俗粉而言,已经是极品了。乐子可以找,但是得把话说明白了。你得告诉我,找这个乐子,我得付出什么代价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付出任何代价,因为我看你挺顺眼的,这难道还不够吗?”那人又用眼神勾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看我挺顺眼的!不过我还没有那么自恋。我家乡有句俗话,叫做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!”我不为所动,而是厉声喝道:“我最后再问你一句,你是谁?到底是如何进来的?是谁给你的房间钥匙?”

    “刚才你的门没有关,所以我就直接进来了。有什么问题吗?”那个女人眼珠子滴溜溜一转:“这年头,像你这么不解风情的男人真是少见。看你一副放不开的样子,不会还是个雏儿吧。那就更好了,我可以好好*你哟!”

    她带着一脸的媚态大笑起来,特别是胸前的那两只小兔子,也在随着笑声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女人一直在勾引我,但是我也是在花丛中走过的男人,我敏锐的察觉到,其实她的动作一点儿也不老练,根本没有那种浑然天成的感觉,反而说话的时候,有些些许的紧张,倒像是一个带着任务来,不得不曲意承欢的女人。

    我甚至怀疑,如果我真是扑上去的话,她肯定会大叫救命。

    我觉得心里好笑,就来了一个以退为进,指着门口说道:“我不管你是谁,请你马上出去,我要休息了。否则的话,我就喊店老板了。”

    “哟嗬,你生气的样子挺萌的。”那个女人根本不把我的话当一回事,反而咯咯笑了起来:“小子,你知不知道我们黑石城的规矩呀,识相的,就把蒜条金交出来,我们一拍两散,否则的话,只要我叫一声,就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闹了半天,原来是冲着我的荷包来的。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,也就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以为我害怕了,继续说道:“小子,强龙不压地头蛇,破财消灾的道理你应该懂,我如果是你的话,早就把蒜条金交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:“想要蒜条金?简单!不知道你想要多少?”

    那个女人娇笑着,就像看着一个白痴似的看着我:“我想要多少?这不是废话吗?谁嫌钱多咬手不成?自然是多多益善了。你有多少,我就要多少!”

    “我就怕你饭量小,吃不下!”我说着,从纳戒里翻出一大堆蒜条金来,几乎摆满了整个茶几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看了看我,小嘴巴长的,几乎能塞得下一个囫囵鸡蛋。

    她不是个笨人,当然看得出来我不是一般人了。只见她犹豫了一下,忽地银牙一咬,把被子拉开了,往自己身上一盖,接着三两下把自己的头发给弄乱了,最后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叫声还没落,只听砰的一声,房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,紧接着七八个彪形大汉闯了进来,为首的那个一进来就指着我大声叫了起来:“你这厮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欺负我的妹妹!”

    还没等我做出任何的反应,那个女人已经开始配合了,只见她楚楚可怜地靠在床头,做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,那样子真的就像是刚刚被人蹂躏过似的,然后指着我尖叫起来:“哥,你总算是来了,你如果再晚来一步的话,我就要被这个人渣欺负了。这让我以后怎么见人,还不如死了算了!”

    演技逼真,简直就是惟妙惟肖,这样的女人如果不去做演员,实在是可惜呀。我万万没想到,自己在黑石城的外城,竟然会碰上传说中的仙人跳。

    我冷笑了一声,黑石城虽然各种势力盘踞,但是就整个外城来说,还掌握在明月军手里,谁能想到,我这个新任城主竟然在自己的地盘上,让人给阴了。呵呵,有意思,既然想玩,那就玩大的,我倒要瞧瞧,谁能玩得过谁。

    我拿定主意之后,也没说话,竟然大马金刀地在床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个大汉贪婪的望了望茶几上的蒜条金一眼,然后恶狠狠地说道:“小子,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刘超,从小就在这外城厮混,江湖上都叫我一只虎刘超,你小子一个外乡人,真的是吃了熊心,吞了豹胆,竟然敢欺负我的妹妹,你说吧,这件事情如何解决?”

    我淡淡一笑:“我是无所谓,先听听你的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算你识相!”刘超笑道:“如果报官的话,就让你小子到明月军的牢里吃牢饭,三年五年出不来。如果我们自己私下解决的话,茶几上的这些金子就是我的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